揭露邁克爾傑克遜一生冤屈,以及各路抹黑行徑實錘(上)

邁克爾傑克遜

我猜,一看到我這個標題,很多對邁克爾傑克遜稍有了解的人必會長吁一聲:「啊,又來了,老生常談了,孌童案那事我們都聽好多回了!」

對不起,請你們見諒,其實比起你們我才是最不願意提孌童案這回事的,這也是我整整十年都沒專門寫過相關話題的原因。當你關心一個人的時候,你也一定希望圍繞著他的都是好的事情,不會願意總去想有關他的那些很痛苦很冤屈的事情,人嘛,都希望自己能過得開心點,回憶裡能裝得溫馨點,所以請你們相信我,實際上我巴不得孌童案這檔子事快點從地球上消失,讓我在任何一個有關邁克爾傑克遜的話題下永遠不再看到它!

但,逃避不是辦法,想要了結這一切,就必須拿出事實的真相,想要讓整個世界清淨下來,就必須讓那些人云亦云胡編亂造的牛鬼蛇神徹底閉嘴!

何況,孌童案即使是個老生常談的事,但在各方勢力不斷攪混水的影響下,大眾並沒因為時間久,就了解那重重陰影籠罩下的真相。你們很多人都是聽了一鱗半爪,隻言片語,就自以為了解了真相,然後到處去傳播。有的人還動不動以自己的想法為中心,巴拉巴拉給MJ和那幾個造謠的騙子小男孩寫一大堆所謂的人格分析,自以為頭頭是道自圓其說,其實通篇都是自己想當然的yy和腦補。而很多人即使相信MJ是無辜的,也不知道他到底為什麼無辜,有哪些真憑實據足以證明他無辜。

下面,我就給大家用事實和實據說話,將MJ的孌童案事件,以及國內外這麼多年發生的各種問題,逐一給大家抽絲剝繭,揭露出來。

孌童案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首先,我可以很確定地告訴各位,MJ是絕對無罪的,而且這個無罪並不只是MJ被法院判無罪,也不是很多持懷疑論調的人嘴裡說的那樣,是因為證據不足法院才不得不存疑判無罪。長期以來,孌童案和辛普森殺妻案經常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拿來對比,但實際上兩者在證據層面有著本質的區別。不同於辛普森案的失敗取證,MJ的孌童案證據鏈從來就沒有任何問題,所有的證據都足以證明他是徹底,完全,毫無爭議的無罪。

當然,這個毫無爭議的前提是你知道庭審時審出來的真相到底是什麼,而不是道聽途說一些所謂「專家」「媒體」的各路分析,以及媒體捕風捉影出來的一鱗半爪。

我說話是講真憑實據的,待會我就會告訴你我為什麼敢於這麼說。只是在擺出事實和論據之前,這句話我必須先說在前面。

一、1993年錢德勒事件:

這件事起因於一對父子,兒子喬迪錢德勒是MJ的粉絲,且在一次拋錨事故中與偶像結識,而控告MJ孌童的是他的父親,埃文錢德勒。

原本,喬迪錢德勒是在父母離異後由母親撫養,且母子對MJ的印象都很好,但孩子的父親埃文由於嫉妒兒子對MJ的崇拜,加上想要從MJ處攫取利益而失敗導致的惱羞成怒,使得他決定魚死網破,誣告MJ性侵自己的兒子來詐取錢財。埃文錢德勒給自己的兒子使用了一種致幻作用很強的藥物阿米妥鈉,騙得了喬迪的關於xq細節的口供(大家可以自己去搜這種藥,我可以告訴大家的是這是一種用於治療精神病的藥物,人們服用後就很容易受暗示的影響,人在阿米妥鈉的影響下會順著提問者的思路說話做事,甚至說一些根本就不真實的事),MJ堅決否認了埃文錢德勒的所有指控,拒絕埃文錢德勒提出的「封口費」要求,並因此被迫服從當地警方的調查接受了全身檢查和拍照存檔。隨後不久,由於出於自身利益的考慮,保險公司在MJ並未首肯的情況下同意和解,埃文錢德勒從保險公司拿到和解金並撤訴。

這件事的詳細過程,已經有網友寫文章論述,想了解的可以點如下鏈接查看:

GQ報道的邁克爾.傑克遜93孌童案真相(1)_香榧_新浪博客​blog.sina.com.cn​blog.sina.com.cn/s/blog_470e61ac0100em5v.html

【原初真相】 邁克爾·傑克遜1993年案件解密 【紀錄片】_嗶哩嗶哩 (゜-゜)つロ 乾杯~-bilibili​www.bilibili.com​www.bilibili.com/video/av98837484?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OFs6CzwLaAo-BzRXK1crinfoc&ts=1609055720387

我在這裡主要給大家出示以下幾項重要證據,以破除大家的疑慮:

1.埃文錢德勒控告MJ孌童的目的完全就是為了錢,在後來曝光的錄音中,可以很明確地聽到這一點:

1993誣告mj的埃文錢德勒(男童生父)的錄音_嗶哩嗶哩 (゜-゜)つロ 乾杯~-bilibili​b23.tv/jS8wqM

該錄音截圖如下:

你見過這樣的父親嗎?大家可以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孩子真的被xq了,父母為什麼是這個態度,倒好像兒子被侵犯是父親一次得來不易的發財機會似的?當然這個下面還有旁證,我一會再貼。

為了確保能打贏官司,埃文錢德勒還特意找來了一個名叫巴里羅斯曼的跟他自己一樣貪婪,骯髒,欠了一身臭債的人做律師。

科普一下這個羅斯曼,他是個被之前所有雇員都看作「惡魔」的臭名昭著的法律工作者,善於賴帳,借錢不還,連一萬多元的離婚贍養費和子女撫養費都長期拖欠。1992年這個信用已經損失到極限的律師走到了窮途末路,不得不宣告破產,法院還拖走了他的座駕充公,埃文錢德勒的這場官司,無疑正中這種人的下懷,反正他走投無路,大可魚死網破一次。

在二十多年以後,當時錢德勒使用的律師祕書之一接受了採訪,再一次證實了埃文錢德勒打官司只為了勒索錢財的動機:

注意了,這個人是原告方的律師哦!所以她的話不可能是完全向著MJ這邊的!

2.有關MJ的下半身,錢德勒父子確實進行了相關描述,喬迪甚至還畫了所謂的MJ下半身外形和白斑(MJ有白癜風)有很多人一聽這個可能會認為人家小男孩連你的形狀都描述了,還給畫出來了,那你肯定對這個小男孩做了點啥。

但是大家都不知道,網傳特別廣泛的那個所謂的畫,實際效果其實是這樣的:

誰能告訴我這畫的是個什麼鬼?一朵蘑菇?

一個小男孩畫了一朵「蘑菇」,然後就足以證明MJ對他做了什麼嗎?

可能有的人會添油加醋說小孩子靦腆羞澀不好意思畫太全,這只是一個草圖,只要大致的形狀對的上就行。那請問諸位在座的男同志,你們誰家的小兄弟結構和這個有區別,頭部不一樣?軀幹不一樣?還是根部不一樣?如果有不一樣的,你們不妨找個大夫仔細檢查一下,男科、遺傳科、內分泌科或者是精神科都可以。

至於有人說這個圖可能不是喬迪畫的原圖,是訛傳的,真正的圖畫的很細緻很相似,那好,在下誠摯請持此觀點的麻煩告訴我你是在哪裡見到過真圖,時間,地點,網站以及實物都煩請出示一下。如果你沒見過,只是聽別人說,也請你把那個「別人」叫來,我可以和他暢談一下。

比如下面:豆瓣的某用戶(此人一次性發表了一大堆所謂的MJ犯罪「石錘」,實際沒有半條真憑實據,純屬一面之詞單方面抹黑,我在下面還會挨個扒他的那些黑料),這裡先放他抹黑MJ言論的第四條,言之鑿鑿MJ的形狀與喬迪畫的一模一樣:

行了,哥們,別的暫且不提,我現在明確知道您和您家屬的小兄弟長得肯定和這朵「蘑菇」很不一樣了,要不然你怎麼會認為這樣的圖足以作為實據,你也肯定不會這麼事不關己嘲諷別人,對不對。

被其他人反駁以後,這位小兄弟長得很別致的哥們還氣急敗壞地反駁了如下言論:

您一個頂著披頭士頭像的人,對MJ的事還挺認真啊,既然您這麼認真,那我也跟您認真一下好了。

首先,您說的「斯奈登何苦作偽證」這句話本身就說錯了,斯耐登本人是檢察官,他既不是法官可以給證據下定義是否真實可信,也不能親自作為證人說證言證詞。

其次,我把您發的這張像素模糊角度奇葩的圖仔細看了一下,雖然我英語委實不怎麼樣,但我還是發現斯耐登在裡面說了一大堆這樣的詞:

我查看了被告的照片和原告的畫像,「我覺得」被告器官右側確實有白癜風的斑點,所以和喬迪所說「大致大概」算是相似的罷,「我相信」被告說的這些特徵不是憑空想出來的,「我相信」以喬迪的知識如果不是見過應該畫不出這些形狀,「我相信」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就這?別說斯耐登宣誓沒有現在都不確定,這種似是而非的話,他宣誓又有什麼用?他一句準話都沒說,說的全是「應該」「大概」「我覺得」而已,你看出來他還說了什麼別的有營養的東西嗎?除了白癲風的「大致相符」,就沒有一個相符的。而他僅僅強調「右側有斑塊所以和原告描述大致相符」,對於一個確實身患白癜風的病人,說人家長有斑點不等於是廢話嗎?白癜風這玩意又不認位置,隨便那裡有皮膚都會長,MJ得白癜風都快十多年了,整個人都都已經被白癜風改變了顏色,你靠猜都能猜出來人家身體上肯定到處都是斑塊,這算什麼石錘?

事實上這次拍照取證的結果是,喬迪的描述與實物並不相符,連刑事訴訟都沒法進展。 原告埃文錢德勒一直在民事訴訟上打擦邊球,利用白癜風的問題糾纏來糾纏去,斯耐登更是十分熱衷於坐實MJ的罪證。

要是像這位小兄弟長得很別致的哥們說的那樣,拍照結果確認MJ下體部位與喬迪描述相符,這官司早就直接打到法院去了,還用你在這裡拿著斯耐登那幾句沒用的廢話上躥下跳嗎?

再來說說這個割還是沒割bp的問題,這個黑子的邏輯也很搞笑,前面斯耐登在白癜風的描述上做了一大堆「我認為」「我相信」的描述,他卻說這說明斯耐登說的肯定是石錘。而等到包皮問題上,屍檢報告和當年的檢查都已經確鑿無誤地確定MJ未做過包皮手術了,他卻又畫風突轉,擺出一副一言九鼎地架勢說:

真拿你沒辦法,大概是你自己家人的小兄弟長得很別致,就對別人的小兄弟形狀如此執著,細想想也是難為你了。好吧,我捨命陪君子,給你多拿幾份證據過過目:

這可是官方的翻譯,別告訴我你不信,the penis appears uncircumcised英文意思就是男人的yj未割b皮哦。

不懂英語可以去學哦,或者你懂得更加準確的表達方式可以告訴我哦!

還有這個,也是石錘,這才叫真正的石錘,你可以學學:

對了,我在此也給大家科普一個知識,白癜風的斑塊是可以隨著時間逐漸改變形狀和移動位置的,大家不信的話也可以去科普查一下。

事實上,喬迪錢德勒的叔叔的一本書All That Glitters上也提到了這件事,這本書中有一個耐人尋味的細節(202-203頁)。埃文特地去了解過白癜風的症狀,得知病人身上的斑塊位置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改變,他對此感到十分高興,然後他表示「這麼一來喬迪怎麼說都沒關係,因為斑塊會移動和改變」,「這對我們很有利」,「如果他說對了,那就對了,如果他說錯了,我們就有了解釋。」

這就很有意思了,還沒出庭作證呢,就先想著如果猜錯了該找什麼藉口。

而且細想想這個態度真的是太欲蓋彌彰了,兒子被侵犯,父親急著想要還兒子一個公道,那應該盼著斑塊的位置不變才對,這樣兒子的說法才有可信度。白癜風斑塊會變化意味著你兒子描述得即使正確,也有被看做撒謊的風險,這不是不利於你給兒子討公道嗎,你為啥反而對此表示開心?你是來伸張正義的啊,怎麼會害怕lose什麼東西?這種心理正常嗎,分明是怕被戳穿以後無法狡辯被反告敲詐勒索吧!

談論這件事的同時,又牽出了我們的下一個問題:

3.MJ是否在1993年的孌童案中選擇了和解,以及MJ這邊的人為什麼要和解。

唉,提到這個私下和解的問題我就很無奈,因為這件事,MJ不知道白白背了多少年的罵名,為了MJ的清白四處奔波的人們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不過對於大家的懷疑我也表示理解,人家告你,你卻乖乖掏錢私下和解,確實會給人一種這個人心裡肯定有鬼的感覺。

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首先MJ根本沒想和解,和解這件事也不是很多人想的那麼簡單。

先上圖

這是93案件文件中有關和解部分的相關資料以及翻譯,和解是MJ身邊人員以及保險公司的主意。

至於為什麼他們傾向於先和解呢?這就要涉及到一個美國法律方面的相關知識,也即美國刑事訴訟與民事訴訟的區別,在美國,刑事法庭上公訴人要反證被告——假定無罪,證明有罪,也即所謂的「疑罪從無」。但是民事法庭上公訴人則要假定被告有罪,然後找證據證明被告無罪。而且,這次的案件還有個對MJ很不利的方面,就是這次的民事審判要先於刑事審判。

你可能會問,假定有罪證明無罪又怎麼了,先進行民事審判怎麼了,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好,我現在打個比方,我去法院告你偷了我的一隻羊,當然實際上我從來都沒有過一隻羊,我就是對你懷恨在心,故意編瞎話誣告你。那麼如果這件事直接按刑事案件來走程序,就得我原告方拿出證據,證明我有過一隻羊,然後你某年某月某日偷了我的羊。這種情況下,你很容易自證清白,因為我本來沒有羊,任何人根本不可能拿出證據證明一個從來不存在的東西。

但是如果先按民事案件走,就需要被告方也就是倒楣的被冤枉的你,去找證據證明這隻羊從來不存在,證明我在誣告你。那你想想,你要怎麼證明一個被我憑空編造的東西不存在?它本來就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跟它有關的任何痕跡,你自然也不可能偷它,你上哪裡找證據證明一件你沒做過的事?

你只能帶著警察去你家,讓警察看:「我家每一個房間都沒有一隻羊,廚房沒有,客廳沒有,臥室沒有,院子裡也沒有。」

然後警察也許還會說:「這也不能證明你沒偷,沒準你把羊賣了或藏在你的親戚朋友家了!」

於是,你還要帶著警察去市場找遇見過的每個人,讓他們證明你這幾天從來沒有賣過一隻羊,你也要帶著警察拜訪所有你的親戚朋友,讓警察看他們家裡有沒有藏著你偷來的一隻羊。如果這些人裡有某幾位不在,你就得等他們回來再找他們,如果有人嫌麻煩,不想給你證明,你還得想辦法求他們出來說話。

頭疼了吧?

這還沒完,警察一無所獲的回來以後,原告也就是我靜靜地聽著你們的結論,還可以嘿嘿一笑,信口胡說一句:

「找不到,那就是被他吃了唄」

所以警察沒準還要查查你家這幾天扔過的垃圾,有沒有羊毛,羊骨頭,再查查你的排泄有沒有羊膻味,反正,這件事想徹底完結就需要把你幾乎所有可能藏有一隻羊的地方全排查一遍,而且即使這樣,警察可能還是無法下結論,證明你是被我誣告的。

民事審判拖多久,你就得等多久,民事審判要是始終就不能完事,你一直等個幾年都是有可能的。而如果你想要等「疑罪從無」的刑事審判,刑事這邊還沒立案,因為我本來就是誣告你,證據也都是假的。結果就導致了你只能在民事審判這邊糾結個沒完,這個期間,你還要一直積極配合警察,警察什麼時候讓你去你就得去,請假也得去,被辭退也得去,吃不起飯也得去,老婆生病孩子沒人管也得去!

這就是MJ當時遇到的情況。

正如我上面兩個問題裡所說,儘管喬迪錢德勒對MJ的下體描述不準確,還有男孩父親的種種異常表現可以供大家參考,但因為先進行民事訴訟,走「假定被告有罪,證明被告無罪」的程序,你要證明傑克遜徹徹底底無罪,就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精力,牽扯很多跟MJ和喬迪錢德勒一家有關係的人。而且因為傑克遜的臥室裡沒有攝像機也沒有第三目擊證人(這兩樣證據也不可能有,誰會在自己睡覺的地方裝攝像機或者請別人來觀看?),第一證人根本就不可能有,這就是為什麼這個民事訴訟將會持續遠遠超過6個月之久。

當然,MJ也不是沒有抗爭過,他嘗試讓法院先進行刑事審判,但是失敗了。

MJ當時還在舉辦危險之旅巡演,如果民事審判他要硬扛到底,那麼他就得不斷配合警方筆錄、調查、記錄以及取證。唱片公司和保險公司都覺得這樣做即使贏了,損失也太大了,所以極力想先把民事官司和解,趕緊把這件事翻頁過去再說。這個和解也根本不代表認罪,事實上MJ這邊和檢察官斯耐登都巴不得法院先進性刑事審判,要是刑事審判的話早就沒這麼多破事了,然而埃文錢德勒卻只想民事審判。

這一點可以更加明確地看出,埃文錢德勒壓根不是為了什麼公道,也不是關心兒子,他就是想要錢,試想下兒子如果真的被性侵了,父母怎麼可能不在乎刑事審判的結果,只想進行曠日持久的民事審判,甚至巴不得能拖對方久一點?

在拿到michael團隊的「和解」金後,埃文一方就突然放棄刑事訴訟,MJ律師團一直希望進行刑事訴訟,就這麼被對方擺了一道。而喬迪也不再配合警方調查,導致MJ希望結束民事審判後重啟刑事審判討回清白的希望就沒了找落。

上圖是來自1994年1月28日US TODAY的新聞稿截圖,摘要部分也很有意思。「這個男孩的民事訴訟本週已經達成庭外和解。男孩的律師稱,這份和解協議並不能阻止男孩在刑事訴訟中做出指控,不過原告方也不能違背他個人意願強迫他作證」。

我還得強調,MJ當時並沒首肯和解,他還是想堅持一下的,和解的費用是保險公司在MJ不知道的情況下出的。

大家看到了嗎?

其實,這個世界上很多的誤會,都是因為人們彼此之間不了解對方的環境、經歷所導致的。很多人想當然的以為,和解就是認罪,和解就是心虛,和解就是證明這個人心裡有鬼。

我現在想問一下大家,如果換成你,你不想和解,但是身邊每一個人都在對你說:「和解吧,不和解你付出的代價更大,你損失的比他要的錢會更多」「邁扣,你真的要跟這個該死的官司犟到底嗎,你看看我們大家,如果你再堅持,我們都要賠得血本無歸了,到時候我的老婆孩子怎麼辦」「也不用你掏錢,保險公司替你賠還不行嗎,再說賠了也不代表你輸了啊,他拿了錢就撤訴,這就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一件事,沒人會真的覺得你有罪啊!」你要怎麼辦。

而且MJ本來還在堅持,保險公司卻先斬後奏,把錢直接給了埃文錢德勒,然後告訴你:「我已經給錢了,你再堅持也沒有意義,隨便你吧。」

真的是能把你氣死,你卻還是沒辦法。

以上就是93孌童案在公眾眼中長期存在的幾個所謂「疑點」,相關的證據我手裡也都有,能放到這個文章裡的我會都放進來。(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