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的高招:回歸「一妻多夫」的母系社會

文:轅固小生

日前有一個名叫黃有光的經濟學家,提出了一個「一妻多夫」的理論,認為要緩解勞動力不足與大眾生育意願普遍降低的狀況,這樣做比較合理。

消息一出,迅速引起了熱議,這麼一來,我們是要返璞歸真,重新回到母系社會嗎?發展了這麼多年,直接與原始社會接軌,真是活久見。

不知道一些所謂的專業人士總會提出這些奇葩的建議,真是讓人摸不清頭腦。本來人類文明的進步在婚姻上的表現就是十分明顯的,從母系社會到父系社會,逐漸規範了家庭倫理。而古代的一夫多妻制在漫長的歷史發展中,成為壓制女性權益的一種枷鎖,直到近代,在科學文化昌明後,才逐漸廢除,也遇到了極大的阻力,但終究得以確立,使得人類真的脫離了腐朽的傳統,從蒙昧中走向了成熟。而專家在功利主義的指引下,再次將發展成果推翻,顛倒道德秩序,讓大眾走向墮落,不明白是什麼居心。

採用一妻多夫制的話,就等於把人當做機器與生產工具來看待,是對女性的再一次戕害,其產生的後果是難以估量的。而且在國外,這種情況因為女權運動的興起也對社會帶來了不少的衝擊。

據統計,在美國的民權運動興起後,女性未婚生子的情況比以前增加了四倍,單身母親增加的幅度超過了以往,而對社會的福利形成了重大的負擔,造成治安惡化,犯罪頻發。傳統的家庭價值觀是維繫人類生存的根本,人本身是目的不是手段,要是只為了增加生產力,把女性當中生育工具,予取予求,那整個社會的墮落狀態不知道會到什麼程度。

歷史上,蘇聯在完成了十月革命後,曾經在一段時間內推行過共產共妻的政策,要求婦女解放,消滅家庭,結果違背了公序良俗,製造了無數荒謬與悲慘的事件,成為了國家歷史上無法抹去的傷痕。

此外,在東歐各國,也有一些國家為了應對人口危機,推出過不少怪異的政策,造成了人倫慘劇,演繹了荒誕現實。上世紀二戰後,波蘭由於勞動力匱乏,想要鼓勵男性儘快結婚,不惜採取經濟干預,收取「公牛稅」,意即適齡青年如果依舊單身,或者結婚後沒及時生出孩子,就要按需收取高額的國家養護費,進行賠償。而羅馬尼亞在齊奧塞斯庫時期,出現了一個新的群體——月經警察。當時,因為經濟衰敗,發展停滯,國內人民的結婚意願低落,生育信心更是持續走低。針對這種情況,統治者竟然突發奇想,頒布法令阻止女性墮胎,市場禁售避孕藥品,醫院不能操作相關手術,而且要派遣專人檢查女性的月經,了解她們的身體情況,以防有人「漏網」。這些變態的政策是人民造成了極大的戕害,不少女性都因此留下了終身的殘疾,陰影伴隨餘生。

這些國家發生的事件還歷歷在目,要引以為鑑,生育是非常神聖的問題,屬於天賦人權,不能過多干預,尤其是專家的這些「高招」簡直是跌破了下限,堪稱無恥之尤。

而這還沒完,黃專家除了在孩子身上想轍以外,又把眼睛盯上了死人。他提議:政府應把公民同意捐贈器官作為默認選項。什麼是默認選項呢?就是說原本應該我們主動打勾捐贈器官選項,才會在死後進行捐贈。但經過修改的話,將變為沒有在不予以捐贈器官選項打勾,我們死後會被默認捐贈。

只有不置可否,我覺得這一切首先從專家及其親屬開始最好,讓他們做個表率,再交由公眾評斷吧!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
\n\n\n',once_per_page:0,debugmode:!1,blog_id:1,type:"adsense",position:"",privacy:{ignore:!1,needs_consent:!1}}},type:"ad",id:42095,placement_info:{type:"post_content",name:"\u6587\u7ae0\u6bb5\u843d\u6700\u540e",item:"ad_42095",options:{lazy_load:"enabled",placement_position:""},id:"%e6%96%87%e7%ab%a0%e6%ae%b5%e8%90%bd%e6%9c%80%e5%90%8e"},test_id:null,inject_before:[""]}},window.advads_has_ads=[["32549","ad",null],["42095","ad",null],["69172","ad",null]],(window.advanced_ads_ready||jQuery(document).ready).call(null,function(){window.advanced_ads_pro||console.log("Advanced Ads Pro: cache-busting can not be initial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