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贡处决 :左派媒体如何渲染「氛围」?

文: Fabian Llou

如果你看到這張照片,第一反應是什麼?同情?悲憤?譴責?還是狐疑?

面對一個穿著平民衣服且手無寸鐵的人被處決,任何人都會泛起廉價的同情心,然而同情有時,我們卻容易忽略許多信息。

1

這些被忽略的信息中包括這位「可憐的手無寸鐵的平民」在前一天剛剛以更強硬地手段處決一個南越官員。

他砍斷了名叫阮段的南越官員的頭,並用機關槍掃射的方式,殺死了阮段的妻子、五個孩子,還有他80歲的老母親。

這種殺全家的方式並沒有通過這張照片傳遞出來,反而給人一種悲慘柔弱的形象。

 

2

這位名叫阮文斂的北越突擊隊員被名叫阮玉鸞南越警察局長槍斃,而這一瞬間又被名叫艾迪·亞當斯美聯社記者拍下。

而這張照片被送到了美國主流媒體最具影響力的報紙《紐約時報》的編輯伯恩斯坦面前。報紙的編輯們有點顧慮,表示最好平衡一下可能產生的震撼效果。伯恩斯坦同意把艾迪的「西貢處決」一照放大發表在頭版正面,但是同時在該照片下方附加一張越共殺死兒童的圖片。

儘管如此,報紙出版後,讀者只記住了1968年2月2日頭版「西貢處決」這一死亡瞬間的殘酷畫面,以及西貢南越政府最臭名昭著的惡棍阮玉鸞

 

3

這件事透露出一個信息,艾迪·亞當斯作為一個新聞記者只是忠實地記錄了新聞事件發生的一瞬間;而伯恩斯坦們也深知照片背後的故事以及發表照片會造成的影響。

只是,憤怒的瓜眾為何就像一群不明事理的人一樣,只顧眼前的現象,而不管事件背後的真相呢?

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媒體在這件事上並沒有引導公眾憤怒的情緒,而公眾卻對這件事揪住不放,最終,這一系列事件也導致了美帝在越南的戰爭無法繼續下去……

這一切,或許只是因為信息偏差。

 

4

我們明白,阮玉鸞執行的是戰爭權利,面對一個換上便裝且又處死平民的北越軍官,作為警察總長的阮玉鸞自然認為他有執行死刑的權力。

然而美國公眾早已習慣了對罪犯一套起訴、辯護、定罪、行刑的程序。在他們眼中,不論罪犯犯有多重的罪行,程序不正義也是難以接受的事情。

這種差異,媒體自然深知。這種差異會造成什麼後果,媒體也非常清楚。然而,媒體為何又要渲染這種「氛圍」呢?

 

5

媒體是市場化所產生的事物,他們只對市場負責。那麼刊登這張照片無疑會對媒體產生最大的價值。

那麼,媒體自然會選擇一種讓人感到窒息的「氛圍」,他們在乎的是生意,其他並不關心。

 

我們總是以為媒體是公正的,起到的是監督的作用,這顯然是我們想太多。

又或許,這不是我們想太多,而是別人對我們灌輸了這方面的信息。因此,我們天然會以為媒體說得都有一定道理,而不會想到,其實這也不過是生意。這也是目前左媒最擅長做的事情。

真正的市場化觀念,離我們還是很遠。

來源:雪夜出門未歸

Chinese (Traditional)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