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安檢,都像是開了一次盲盒

安檢

安檢應該是最具隨機性的工作之一,每天都像在開盲盒。

一旦上崗,基本就等於開啓了成為全物種鑒定大師的宏偉徵程,世界將工作中變得更加清晰。

其中有些東西拿在手裡,會帶來生命體驗上的迅速升華,比蹦極可刺激多了。

雖然這個「炸彈」是乘客攜帶的道具,並不能引爆,但剛出現時還是能讓周圍人一塊打個冷顫

想把業務幹好,除了技能需要打磨,也要完成良好的心理建設,用以應對隨時到來的驚喜。

可能是物,也可能是人,視野會在工作中被拓展,心性一天比一天堅韌,再也沒甚麼能激起波瀾。

這一行幹的時間久了,很容易對一切新鮮的玩意失去好奇心。

「你們聽過醫學生去北校區把醫療標本拿回南校區,途中過地鐵安檢的故事嗎?」

「想象一下,一群眼神疲憊臉色蒼白的人,拿出一袋肝,一袋腎,一袋胰髒。」

有個幹安檢的朋友告訴我,要在這種工作環境中穩固身心,得先明白人生處處皆道場,越精妙的道理越會在細節處得到展現。

曾經有位西安大爺用一面鼓測出了地鐵安檢機的極限尺寸,卡得嚴絲合縫,任憑多人拖拽仍穩如泰山,持續拉扯了一個小時,最終去找了機器生產廠家才取出來。

「當時說用手持安檢儀檢測就可以,大爺沒聽清,直接把鼓放上去,兩秒就卡死了」

一花一世界,一鼓一卡殼。

他們說人生就是這樣,一旦不小心走錯,結果往往就是進不去也出不來。

可以說每完成一次工作,就完成了一次對世界深度與廣度的探索,多角度觀察生活,自然能體驗更多元的處世哲學。

他們從來不用擔心與世界脫軌,只需要去上班,已經可以擴展自己的知識儲備了。

比如人與動物之間的距離沒有想象中那麼遙遠,隔閡常被溫情消弭,簡單的思維轉變,就能打造出一個可以上新聞的生物學奇跡。

「根據民警的仔細觀察,該女子腹部明顯偏大,並且還在不停蠕動,隨後從衣服裡掏出一只小狗」

據說不少人都從這份工作中體驗到了萬物之間的情感鏈接,大自然的和諧經常隱藏在安檢口等著你去發現。

只是面對那些具體操作方法,有時會分不清是太古老還是過於超前了。

「當事人表示蝸牛是在三亞旅游時買的,因為特別喜歡才出此下策」

也許城市中的鋼筋水泥並未把一些原始溫情掩蓋,才讓人們有幸能看到這種登峰造極的親密。

但溫柔向來伴隨著風險,要是有點失誤的話,估計大家都挺難受的。

更狠的直接藏嘴裡

「以前有位乘客在南寧機場過安檢,當時他神情緊張,安檢員敏銳地發現其襠部有一大塊不明凸起,經檢查,是一只一斤多重的活烏龜。」

「乘客說這是自己養的寵物,想帶回家,感情夠深所以才藏在襠部,希望能蒙混過關。」

烏龜包挺嚴實,只露了一個頭,咬人很方便

人是情感動物,但情感的指向並不只局限於動物,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寄托。

廣州白雲機場攔下過一名劍客,安檢人員通過他腰裡別著的「倚天劍」確認了他身份。

他說自己以前看金庸小說有所感悟,來廣州旅游遇到了這把劍,馬上被深深吸引,認定自己就是其主人,必須要帶走。

最終因為無法通過安檢,也沒有朋友幫忙保管,他當場舞了一套劍法,從此與劍告別,可謂是來去如風。

劍客往往不屑於潛伏,但擅長暗器的高手就不一樣了,他們更懂如何尋找掩體,屬於盲盒中的盲盒。

手法可以說是千變萬化,據說曾有旅客把硫酸藏在褲襠裡想帶上飛機,也有位女士直接把刀當成發簪插在了頭上。

「有工作人員表示,當時她擔心登機時間太長,就把刀藏在頭髮裡,準備在候機室裡吃點水果。」

「進安檢門前她還摸了摸頭上的刀確認位置」

根據一位機場安檢員的說法,這些盲盒是開不完的,每天都會有各種刀具被查到,一個月至少幾十把,他有次發現了火影忍者裡的手裡劍,還是開過刃的。

但同時他也表示,搜尋起來最有挑戰性的還是打火機。

你很難判斷到底會在甚麼地方發現它,可能是鞋裡、褲襠裡、頭髮裡、袖子的內兜裡,或者是繃帶裡。

「有時候找到那些打火機,再看看眼前的人,他們的執著都快令人感動了。」

要知道早在2015年,昆明機場就有位大哥把打火機塞進嘴中含了一路,直到安檢人員讓他試喝一下包裡的水才吐出來。

最後被相關部門罰款1000元

去年甚至有人把打火機藏進了骨灰盒,那種感覺估計真跟開盲盒一樣了。

2016年青島機場還在假肢裡查到過

盡管這些方法算是達到了百花齊放的程度,卻仍在一位石家莊機場的乘客面前落了下風。

很難說需要怎樣開闊的思路,才能搞出下面這種騷操作,就差把打火機直接藏胃裡。

有人主攻隱藏,也有人主攻偽裝,路徑雖然不同,但終點一致。

不像打火機那樣特徵鮮明,如果把目光投向點煙器的世界,則會得到更多邏輯上的延展,已經跟《國產淩淩漆》差不多了。

以為是個鉗子,其實是個點煙器

以為是個手表,其實是個點煙器

以為是個剃須刀,其實是個點煙器

這款走的路線更迷惑一點,屬於反向思維,以為是個打火機,其實是個錄音筆

沒人知道還有多少火種以不同形式在安檢口被查獲,也沒人能說清他們對火的執著。

當他們開始回溯人類發展的源起,有人幹脆選擇傳承遠古精神,恍惚間還以為是普羅米修斯的轉世靈童。

因此有人說,必須要兼顧直覺與邏輯,同時再帶著點膽量,才可能成為一名足夠優秀的安檢工作者。

畢竟你永遠沒法預測下一個從機器出來的是甚麼。

「2010年上海世博會做安保,火車站的,當時有一個人帶了整整一大包偉哥那類的藥。」

「我還在機場見過有人帶著一百萬毫安的充電寶,感覺都能給飛機充電了。」

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其他類型的狠貨,比如槍支彈藥或狼牙棒這類的高端兇器,據說很多地方早就能開辦武器展。

北京地鐵安檢還查獲過炸藥和迫擊炮彈

「有次在天津站過安檢,赫然看見安檢亭子邊,擺放收繳違禁品的小角落裡,放著一把青龍偃月刀。關二爺過五關斬六將,最後在天津衞被繳了械。」

可以看出天津站的安檢確實相當有經驗

媒體報道顯示,不同物體過安檢,安檢機上顯示的顏色也不同。

比如塑料跟食物一般顯示橙色,金屬顯示藍色,每種顏色不同的飽和度,所代表的物品還有更具體的劃分。


安檢視角

過去在安檢沒那麼完善的年代裡,常有因檢查不到位造成的各種問題。而如今它已在生活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幾乎覆蓋所有出行場所。

要知道現在如果有甚麼東西找不著了,最後沒準也是被安檢找到的。

某種程度上說,用心的安檢就像探險,結果完全隨機,每次都有可能帶來一個知識點,或者提前阻止一次即將發生的危險。

裡面經常蘊含著意料之外的沖擊力,又存在很大想象空間。

這讓我回想起很多年以前在火車上,曾看到一位大爺突然掏出一對飛刀開始把玩。

下車前我忍不住問大爺怎麼帶上來的,當時他捂著屁股笑了笑,說山人自有妙計。

現在看來,那可能就是我人生中見到的第一個盲盒。

資料參考:

安檢人員曾檢查出哪些可怕/奇怪的物品?——知乎

中國民航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