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每一場雨都有自己的名字

物道君語:「天地萬物不外於心。」只要留心觀察,我們就能擁抱每一場雨。

春聲入尾,花事將了,豐子愷卻說:「一年好景,莫過於此時。」明天穀雨,恰是此時,我們有雨可賞。

這雨落在青瓦屋檐上有聲音,降在鄉間田野會有節奏,伸手接一把,還可能有點甜潤的味道。

今天我們看到雨,脫口而出可能是毛毛雨、中雨、暴雨,古人卻會用心觀察,把雨表達得有新意、有韻味。

今日物道君邀你一起聽聽古人給雨起的名字,重拾這份美好心境。

圖1|華林 ©

圖2|快門哥 ©

雨的身世,先從初春說起。

周邦彥有一首《少年游》:「朝雲漠漠散輕絲。樓閣淡春姿。」元祐八年,他流寓荊州,回憶起昔日在汴京的一段愛情。

那天的雨彷彿沒有重量,輕若無物,如絲如縷。雖然是春天,但春景不深,淡雅得就像美人的清麗容顏。兩人在小樓中相會,卻只能依依惜別。

想到秦觀的另外一首詞,「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少年的情,無論何時想起,在雨的嘆息中,依然帶著一種如夢如幻的美好。

圖|totorounsei ©

同樣是微雨,「廉纖」讓人能感覺到雨的纖細、柔軟體態。

韓愈《游城南十六首》,寫的是暮雨晚景:「廉纖晚雨不能晴,池岸草間蚯蚓鳴。」

晚年的韓愈,回憶起少年時在安徽宣城的美好生活。比如這一天,天氣雖然不肯放晴,這雨只是蒙蒙如絲,撲在臉上柔柔的,並不惱人。池塘草岸間的小蚯蚓,也感受到了春雨的召喚,跑出來輕輕呼吸新鮮空氣。

他的閒情正好,雖雨猶游,一直玩到了城門要關才趕回來。

圖|totorounsei ©

蘇軾謫居杭州期間,最愛遊覽西湖,《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有記:「黑雲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這場夏日的陣雨來得又急又猛,黑雲還沒把山頭遮住呢,一眨眼的功夫,雨就撲過來了。大雨落在西湖中,也打在蘇軾的船板上,就好像是跳動的大顆珍珠,彈性強,力道足,「大珠小珠落玉盤」,聽起來就很暢快淋漓。

雨勢太大,放眼望去,在湖光山色的襯托下,白而透明,天地共色。

圖|紅歌520 ©

· 銀索、銀竹 ·

雨下得大了,也是有顏色的。它可以是「銀索」,似銀色的繩索從空而降:

「玉竿銀索傾瓶盆,誼威怒力凌乾坤。」

——宋代·文同《季百般已亥大雨》

也可以是「銀竹」,像銀白色的竹子,竿竿分明:

「白雨映寒山,森森似銀竹。」

——李白《宿蝦湖》

「至丁未日夜三鼓,有風徐來,淋潦頓收。」

——明代·劉基《祀方丘頌》

「淋潦」為大雨,因雨水過多而積在田地裡,或流於地面,是一種漫延的狀態。

對於農人而言,大水要是漫過了莊稼,這是要命的事情;可是少年偏偏不識愁滋味,大雨時記憶最深的事,卻是穿著高高的水靴,歡快地踏在路面的水坑上,左一腳,右一腳,濺起童聲無憂。

圖|左眼寂寞A ©

· 清露、寶露、瑞露、潏露、榮露 ·

雨落下來,就變成一顆一顆,圓潤飽滿,像露珠一樣可愛。

白居易寫《小池》,「荷側瀉清露,萍開見游魚」,讓我們如見夏日即景。

「清露」是雨後的水珠,殘留在荷葉上,圓滾滾的,晶瑩剔透,像灑落翠玉盤的珍珠。當一陣風吹過,荷葉慢慢歪過來,水珠隨風搖動了幾下,倏然滑落到池中。那浮萍一下子就被沖開,水底游魚頓時清晰可見。

「瑞露、寶露、潏露、榮露」,都是讚歎雨像露水一樣稀少、珍貴,特別是對農物而言。

唐代鄭畋《麥穗兩歧》曾寫:「瑞露縱橫滴,祥風左右吹。」這是「瑞露」,寶貴的雨水縱橫而下,什麼姿勢都可愛;美好的風兒左右地吹,怎樣都舒服。我們簡直能聽到麥穗唰唰搖動的歌聲,「下吧,下吧,我要長大!」

· 滂澍、滂沱、霶霈 ·

西周初年東征的戰士們,常年奔波於荒郊野外,此時他們在滂沱大雨中艱難行軍。那雨是冰涼無情的,打在身上、衣服上,讓人渾身冷意。

「月離於畢,俾滂沱矣。」

——《詩經·小雅·漸漸之石》

《三國演義》第二十八回也說:「行了數日,忽值大雨滂沱。」

「大雨滂沱」,這是我們熟悉的成語,「沱」指可以停船的水灣。這大雨傾盆而下,地面瞬間水流如注,簡直可以匯聚成河、停泊船隻了。可見這雨勢有多大。

· 春霖、積霖、淫霖、愁霖、霖霪 ·

《說文解字·雨部》有記:「霖,凡雨,三日已往為霖。」

譬如「春霖」,是無窮無盡的連綿春雨。「積霖、淫霖、愁霖」,都是久雨不停之意,讓人發愁。這愁可能是焦慮擔憂,也可能是惆悵低迷的情緒。

「傷心枕上三更雨,點滴霖霪,點滴霖霪,

愁損北人,不慣起來聽。」

—— 李清照《添字醜奴兒·窗前誰種芭蕉樹》

芭蕉的愁緒最適合秋天,更何況這夜雨淅瀝不停,打在寬大芭蕉葉上,聲聲入耳。這樣的「霖霪」,對於晚年多艱的李清照來說,更加愁傷。

每每讀起,卻又覺得這雨,剛好下在李清照的窗前,剛好留下這闕詞,下得值了。

圖|擬見 ©

· 甘霖、甘露、嘉澍、嘉澤 ·

久旱以後所下的雨,皆為及時雨,貴在恰逢其時,貴在知情知意。古人常說人生有四大喜事,其中之一就是這樣的甘霖。

「久旱逢甘雨,他鄉遇故知;

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

——宋代·洪邁《容齋四筆·得意失意詩》

「甘露」意為甘美的露水,彷彿自帶一種甘甜潤心的味道。

「曉枝滴甘露,味落寒泉中。」

——宋代·梅堯臣《和永叔桐花》

想起夏天經常吃的一款港式甜品,「楊枝甘露」。據說甜品取名來源於觀音手中的淨瓶,瓶中露水便是楊枝甘露,顆顆珍貴。觀音揚手揮灑幾滴,便給人間帶來幸運與吉祥。

小小一碗甜品,那裡面有芒果和西柚的酸甜、西米的彈滑、牛奶加椰汁的清香……吃完一份,神清氣爽。「老闆,再來一份,打包!」

圖|擬見 ©

· 靈澤、膏澤、龍潤、玄液 ·

古人認為雨乃上天的恩澤,是降臨人間的祥瑞,所以「雨」天然帶著令人敬畏的仙氣。

古時相傳雨有兩種,一是天雨,自然而然就嘩啦啦從天空降落;一是龍雨,風馳電掣,一下子就過去了,是龍布下的雨。

「李煜在國時,自作祈雨文曰:尚乖龍潤之祥。」

——宋代·陶谷《清異錄·龍潤》

名為「龍潤」,這一定是龍王降雨了。自古民間大旱有祈雨的習俗。李煜就曾寫過祈雨文,祈求掌管治理的龍神,為大地降下祥潤之雨。雨潤人間,太平盛世,從來都是我們最大的期盼。

圖|擬見 ©

除此之外,雨還有眾多美名,如水潦、霈澤、霢霖、奇水等等,都體現著古人的生活雅趣。

王陽明說,「天地萬物不外於心。」今天的我們,步履匆忙,四季困於空調房,少有機會感受自然風物。但是只要留心觀察,保持天真和熱愛,你也可以看見雨的顏色,觸摸雨的溫度。

春將逝,不如一起沐浴春雨,共聽最後一縷春聲,讓它的美好,落在你樓下那棵開花的樹,落在你窗外的天橋,落在你的每一個良辰。

圖|清涼地兒-了琹 ©

來源:物道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