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末路,傳統華夏文化精英的慷慨悲歌

孫傳廷

文:亦鳴

身無半畝,心憂天下;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中國傳統的文化精英,往往就是一群有如此天下情懷的高尚人群。

身為明朝官員的孫傳庭,相比並不漫長的仕途,完全是一個傳統的中國文人,在他50年的人生歲月中,大多數時間,他都不過是一介書生。

1593年,出生於山西代縣一個軍籍家庭的孫傳庭,自幼智力超常,聰明絕倫,是那種天生的讀書料。13歲的小小年紀,就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了童子試。而根據歷史典籍記載,孫傳庭在26歲前,大小數十次考試中,幾乎都是次次頭名,妥妥的學霸型書生。

1619年,26歲的孫傳庭,順利考中進士。對任何人,這都當然都是足以自傲的榮譽;但對於他,卻可能多少有些遺憾:從來獨占榜首的他,他這次只是三甲第41名,排在40名的袁崇煥之後。

兩個排位並不靠前的書生,從來握筆捧卷的雙手,卻最後成為指揮千軍萬馬的巨臂、大明朝扭轉乾坤的軍事希望:一個在東震懾外患,一個在西盪壓內憂。——可惜,是無力無能面對歷史風浪的平庸崇禎,浪費了的希望!

誰還記得那前面39人呢?——這,也再一次說明,一次考試,單純的名次,都不能說明一個人真正的能力和未來造化。

完美的傳統文人情操

中進士後,孫傳庭按照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傳統讀書人路徑,進入官場。

他仕途的起點,是當時權力體系的基層:知縣。先後在河南永城、商丘主政。期間,關心民生疾苦、辦事得力、手腕高明,政聲口碑很好。

僅僅5年後,31歲的年紀,就提拔到中央政府,成為吏部驗封主事,再升至稽勛郎中。

此時,正是魏忠賢的宦官勢力與東林黨人激烈政爭的時期,內有天災人禍不斷,外有滿清外患日濃;大明朝廷上下,卻君昏臣劣,黨同伐異,你死我活。

有心報國,卻四望無門;遵循孔子教訓:天下有道則見,無道則隱。目睹政局污濁的孫傳庭,毅然辭職回鄉,遠離朝廷是非。

這一去,就是十年!

從32歲到42歲,在政壇,這無疑人生建功立業最關鍵的十年,孫傳庭就這樣果斷放棄,重新歸位為純粹的知識分子。

在我們的印象中,滿清斯拉夫進一步蠻夷化後,此後已降的官場,更多的,是不知廉恥、沒有底線的買官賣官、是不擇手段的蠅營狗苟,哪裡還能聽到,這樣道不到不與謀、主動棄官不做的奇聞。

天下有難,捨我其誰

然而,退隱江湖,依然心憂天下。

1630年,陝西起義軍攻入了山西;1634年,滿清軍隊竟然繞道大同越過長城,突入塞內,並攻克了孫傳庭的家鄉代州。「虜乃三入(三次入關),寇則七年(作亂七年)」。內憂外患中,大明已如風中殘燭、大廈將傾,

天下大亂,哪裡還容得下一張清靜的書桌。

許多聰明人,已經一眼望見了帝國的末路黃昏,開始了改朝換代後安身立命的考慮。

對國家混亂與民眾苦難憂心忡忡的孫傳庭,無奈合上書卷,打破多年退隱的沉默,開始逆流而上。他給崇禎上了一道疏,叫《有敵情必有虛怯之處疏》,主動請纓陝西巡撫。

當時的陝西,天災人禍,民眾了無生路,「賊亂關中」,成為數量達到百萬的所謂「賊窩」。這種地方的行政官員,自然是火燒屁股的交椅,不可能安穩,從1626年至1636年間,10年間,陝西巡撫連換7人。

焦頭爛額的崇禎,面對陝西這個爛攤子,四顧無人時,正好來了上書獻策的孫傳廷。

1636年,孫傳庭被任命他人避之不及的位置:陝西巡撫。然而,除了一頂烏紗帽,基本的軍隊和糧草,崇禎一樣也給不了。

最後,帶著象徵性的6萬兩軍餉,書生孫傳庭,無中生有,在榆林徵募了3000人,命為秦軍,開始了力挽狂瀾的個人傳奇。

動刀利益集團,扭轉危局

此時的陝西,多年戰亂災荒後,朝廷加征「遼餉」「剿餉」「練餉」不斷,民眾的負擔,早已不堪忍受,民怨達到頂點,無法生存的百姓,只能加入起義隊伍。形成惡性循環。

減輕民眾的苦難,必須創造安定的社會環境。

然而,要恢復社會穩定、平息內亂,必須養兵打仗,要糧要錢,怎麼辦?

孫傳廷的做法,是崇禎皇帝自己,到死都不敢採取的作法。

他採取的做法:是挑戰潛規則,向既得利益階層的富戶豪門下手。

他發布命令,要求豪強權貴,交出多占的屯田,交齊偷漏的糧款,「地不容失一畝,糧不容遺一粒」,拒不執行,則亂世重典,直接砍頭示眾。

這其實是並不難想到的辦法,但是,卻是最考驗膽略的辦法。面對有權有勢的既得利益階層,是比直接找老百姓收錢,壓榨民眾,阻力和難度都大得多的選擇。後來,他也的確由此禍起入獄。

苟利國家生死以,無私則無畏的孫傳庭,依靠清屯,解決了糧款難題,最終養成了一支精銳的秦軍。

如果崇禎是一個稍微明智的君主,其實,他已經不難從孫傳廷的實踐中,得到打破明末僵局的啟示,可惜,他不是。

書生練的兵,能行嗎、管用嗎?

其時,崇禎任洪承疇為三邊總督,專剿潼關內的義軍;任盧像升為五省總理,專攻潼關外的義軍。這兩人,都是聲名赫赫的將領,洪承疇手中的秦軍,盧像升的天雄軍,均是明朝的主力部隊。但是,他們一直未能徹底挫敗「闖王」高迎祥的義軍。

地方官孫傳庭的任務,僅僅是協助這兩個朝廷正規主力軍。

誰曾想,一介書生的孫傳廷,卻表現出傑出的軍事天才,作為地方部隊的秦軍,卻完成了精銳主力沒有完成的任務。

孫傳廷設計,引誘高迎祥深入關中,在著名的黑水峪之戰中,激戰四天,徹底打敗了義軍,活捉了高迎祥等主要將領。高迎祥等人被押往北京,凌遲處死。

從未帶兵打仗的書生孫傳庭,一戰成名。

隨後,他連續剿滅了幾股重要的義軍勢力。迫使殘留的義軍,無法立足陝西,被迫轉移到河南發展。短期內,他的威名,超過了名將洪承疇。

他以其獨有的睿智、多謀、果斷,使造反義軍多次處境艱險,一次次扭轉局面,成為獨撐大明的柱梁。

1638年,孫傳庭奉命出征,合力洪承疇,打敗招降了過天星、混天星、大天王、張獻忠、羅汝才等幾股義軍勢力。最主要的李自成部,僅剩十八騎突圍而走,幾乎全軍覆滅。

陝西民眾,得以從戰亂饑荒中,得以安寧喘息。崇禎的西部心頭大患,終於平定。

然而,平庸豬頭的崇禎,卻又下了一步臭棋,他把洪承疇、孫傳庭、盧像升,全部從剿寇主戰場調走。這,給李自成留下了死灰復燃、東山再起的空間。

更可悲的,是豬頭崇禎,根本辨不清是非曲直,在打亂了既得利益的權貴誣告下,是非不分,竟將孫傳廷以類似莫須有的罪名,關進監獄,長達三年。

卸磨殺驢,誰知,磨還沒拉完!

這期間,明朝可堪一用的名將孫承宗、盧像升先後去世,洪承疇、祖大壽則「晚節不保」,投降了清軍。而這邊,因河南大災,大量饑民走投無路,李自成的力量,如雨後春筍,迅速燎原。

豬隊長崇禎,沒有得力者去賑災安置,化解災難;而是親手把大明最後的長城,關起來了。

於是,局勢迅速惡化。1641年,李自成攻破洛陽;接著,兵圍開封。開封告急。

崇禎環顧四周,無人可用,這才想起了義軍的「剋星」、身處牢獄之中的孫傳庭。於是釋放,重用。

而他的面前,已經是糜爛不可收拾的殘局。

孫傳廷該如何選擇呢?昏庸刻薄的崇禎,明明是不值得忠;投靠協助李自成,百姓的命運會更好?他也看不上!推辭退隱,如何忍看天下鼎沸、蒼生受難?

我們不難推想,忍辱負重、心憂天下的傳統文人孫傳庭,這樣關頭的斟酌與權衡,最終,以捨我其誰的姿態,去承受他相信最利天下的壓力。

1643年八月,被委任兵部尚書的孫傳庭,在崇禎催逼下,在條件不備、時機不適之時,無奈親率白廣恩、高傑等部10萬人,出師潼關。

潼關之戰,明知出關迎擊李自成,猶如飛蛾撲火、必死無疑。但皇命難違,不得不迎敗而行,出關時,孫傳庭頓足嘆息:「奈何乎!吾固知往而不返也。」

最後,潼關戰役毫無懸念地失敗了。

九月,明軍在河南郟縣兵敗,李自成一日內追殺四百里地,明軍四萬餘人戰死。

十月初,李自成攻克潼關,總兵白廣恩、陳永福投降李自成。李自成以十萬精銳,主攻孫傳庭。

面對愚拙的上司、污濁的時代、不堪的危局,山窮水盡的他,又該如何選擇:

盡人力順天明、問心無愧地退隱江湖?或者繼洪承疇類之後,去滿清尋找自己的舞台?哪一種選擇,對他個人來說,似乎都算出路。

原本可以像歷史上無數戰敗的將領一樣、或投降或逃命的他。最終,卻以一介書生,躍馬揮刀,沖入戰場,力戰至死。

他,選擇了一個傳統文人,最體面的歸宿!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