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賞金千兩」,真的就是100斤黃金嗎?

文:張嶔

古裝劇裡的一個出名土豪橋段,就是「皇帝賞金千兩」,常見的劇情套路,就是傳旨太監一聲「賞金千兩」,然後捧著托盤的小太監就快步走來,托盤裡亮澄澄的黃金,把多少電視觀眾看得眼熱,那麼真實历史上的「皇帝賞金千兩」,也能這麼豪?

其實,單是好些古裝劇裡,太監捧「千兩黃金」的橋段,就是嚴重不靠譜。 「千兩黃金」就算按照現在的單位換算,那也是100斤的重量。只靠雙手捧著托盤,托著100斤重的貴金屬緩緩走來?換哪個膀大腰圓的公公都辦不到,也就放《西游記》裡才靠譜。

那麼問題來了,古代皇帝賞的「千兩黃金」,真的就是一百來斤金燦燦的黃金?這事兒,就得分不同朝代說說。

秦漢之「壕」

作為世界上較早開採和使用黃金的國家,早在戰國年間時,黃金就成了中國人公認的「大額貨幣」。當時的河南、陝西、湖北、江西等地,都是黃金產地,市場上也充斥著大量黃金。當時從買房買地到戰爭賠款,主要是用黃金支付。比如「紙上談兵」的趙括,就常用黃金購買「便利田宅」。當時挨揍成習慣的南韓,也多次給秦國「獻金」,用黃金「賞人」更是常事,比如周游列國的孟子,就收了薛君「五十鎰」黃金。

但要論「賞黃金」熱情最高的,還要屬西漢皇室。漢代的黃金採集技術更發達,西漢王朝也對黃金實行嚴格壟斷制度,專門設立「銀錢之官」負責黃金開採。各諸侯與皇室間,還有嚴格的「酎金」制度,即諸侯向皇室貢獻黃金。西漢黃金的純度成色,要求也十分嚴格,西漢海昏侯墓出土的800斤黃金,純度就高達百分之九十八。這樣高品質的黃金,也大多被皇室所有。漢武帝年間皇室儲藏的黃金,就達到了全國黃金總量的一半。

坐擁足量黃金的漢朝,「賞金」也不含糊。漢文帝年間打賞功臣周勃,出手就是「五千金」,漢武帝年間痛擊匈奴時,賞賜有功將士的黃金也曾一次「五十萬金」。 《資治通鑒》上記載了漢代「用金」橋段,就有93次之多。那麼,在漢代獲得皇帝「賞金千兩」,財富是不是堪稱巨額?這事兒,還真不一定。

首先,雖然漢朝黃金有成色有數量,但其購買力卻有限。漢代的黃金,法定價值是「值萬錢」,但很多時候卻只值五六千銅錢。現代一些學者也估算說,漢代300克黃金,大約能買10袋小米。而且因為度量衡的差異,漢代的一斤,只相當於今天166克,所以皇帝一聲「賞金千兩」,拿到手的很可能只是30多斤黃金。

而且在當時,受賞者拿到手的到底是不是黃金?這也著實值得商榷。早期確實是,比如西漢七國之亂時,大將軍竇嬰受命出徵,漢景帝出手就賞他一千斤黃金。這筆賞賜是實打實的黃金,竇嬰卻絲毫都不拿,全公開擺出去,讓麾下軍官隨便取用。而到了西漢晚期,西漢「掘墓人」王莽早年把女兒嫁給小皇帝時,按規定皇室要給他二萬斤黃金,實際給他的,卻是折算後的銅錢。以《中國貨幣史》等資料觀點:漢代賞賜黃金,只有三分之一是給真金。

所以,就算在黃金充足的漢代,接受皇帝「賞金千兩」,拿到手的也極有可能是一堆銅板。

而這個過程,也是西漢黃金儲量不斷縮水的過程。漢初為甚麼會有那麼多黃金?一是這些黃金,既來自當時的開採,也來自戰國年間的積累,而到了漢朝後,用黃金殉葬的風氣興起,大量黃金從此被埋入地下。商品經濟的發展,更讓黃金的用途越來越廣,不再只是貨幣,相反被用於多個領域。因此西漢覆亡後,雖然黃金的產地在擴大,開採技術不斷提高,但黃金卻變得越來越金貴。東漢皇室的「賜金」數量,就只有西漢的百分之二。

富宋有多「富」?

到了號稱「富宋」的宋代,中國本土黃金的產區已空前擴大,北宋全國有25州產金,新興的膠東等地的金礦更大量出金。北宋每年黃金產量一度達到了萬兩。但即使這樣,看上去有錢的宋朝皇室,其實也很缺金子。特別是北宋末年金兵南下時,死到臨頭的宋徽宗求和心切,硬是把祖傳的兩個金牌融了,制成金子讓使者送過去。後來汴京淪陷,「鐵血強宋」為了求和,把整個城池挖地三尺,「孝敬」金人二十多萬兩黃金。

黃金稀缺到這程度,皇室「賞金」也就變得難得。有時就算「賜金」,給的也往往是「金器」。特別是南宋年間宋金「紹興和議」後,宋高宗的母親韋太後得以歸國,但她依然對金國那邊的「實在親戚」,特別是宋高宗的「疑似後爹」完顏宗賢念念不忘,經常給他們「賜金」,韋太後咽氣前還留下遺囑,命人給金國那邊的「實在親戚」送「金器兩萬兩」。宋高宗退位後,「實在兒子」宋孝宗,也曾給過他「黃金酒器二千兩」。

所以,如果在那時獲得「賞金千兩」,得到的很可能是一堆「黃金器皿」。而且只看宋高宗母子「賜金器」的數額就知道,這娘倆不但骨頭軟,也絕對稱得上敗家玩意。

明清缺金嗎?

相比之下,明清年間皇家「賞金」這事兒,就正規多了。明清禮制更加完備,只要是「打賞」,每一樣物品都有嚴格規定,該是甚麼就是甚麼。比如明初功臣裡的「幸存者」湯和,一次就獲得明太祖朱元璋「賜黃金三百兩、白金(白銀)二千兩,鈔三千錠」,每一種貨幣,都分得十分清晰。

但明清年間,黃金的價值,已是空前飆升。如果拿白銀做參照系的話,魏晉年間時,中國金銀比價是一比三,但到了明初,就變成了一比六,從明朝中後期起,中國金銀比價更突破了一比十。其「高貴」身份,甚至還反映到了戰場上。明末薩爾滸大戰前,扯旗造反的後金可汗努爾哈赤,其實自己心裡也沒底,提條件說明朝只要給他三百兩黃金,他立刻就罷兵受撫。三百兩黃金,對這場「明亡清興」的戰爭,意義還真不小。

昂貴的黃金價格,也給了明代騙子們發財的機會,萬历年間的大太監魏學顏就被騙子蠱惑,不惜重金學習「煉金術」,多次被騙走錢財。甚至「盜墓業」也興起,許多明朝高官權閹們還動用人力物力,狂刨各類古墓。明末太監陳奉刨了唐朝姦臣李林甫老婆的墓,一次就撈了數萬兩黃金,這口子一開,明末全國都刮起「盜墓」歪風,鬧出無數痛心活劇。

為甚麼金銀「差價」會這麼大呢?一個眾所周知的原因,就是明清年間白銀地位的提升。

隨著對外貿易的發展,國外白銀大量蜂湧入中國。以外國學者估算,明朝最後四十年,僅日本一地,就有兩億兩白銀被中國賺走。從馬尼拉輸入中國的白銀,每年在百萬比索以上。清朝康熙年間雅克薩之戰後,中俄貿易火熱起來,每年中國通過棉布貿易,就從俄國賺走價值百萬盧布以上的白銀,巨量白銀充斥中國市場,成為中國的法定貨幣。

圖片相比白銀的巨大增量,曾是秦漢年間「大額貨幣」的黃金,當時開採量卻銳減。明代的黃金產地,主要集中在雲貴地區,昔日作為主產地的湖廣等地,產量卻接近枯竭。明朝中葉的湖廣金場,動用勞力數萬,每年卻只產金三十五兩。清朝中葉時,新疆等地的採金業興起,而東北等黃金產區,一直到到清末才發展起來。可以說「缺金」,是明清王朝的共同煩惱。

所以在那年頭,電視劇裡的皇帝「賞金千兩」一幕,真實历史上極為罕見。比如在《明史》裡,明朝皇室哪怕給藩王公侯「賜黃金」,也常是「賜黃金三百兩」「賜黃金二百兩」,「賜黃金千兩」幾乎沒有。倒也有一次真「賜」了:清兵入關後,南明王朝求和心切,派遣龐大使團北上求和,使團送給清軍的禮物裡,就有「黃金一千兩」,這麼十萬火急的時刻,也就舍得拿這麼點黃金。當然,這咬牙拿出的黃金,結果只是送肉上俎。

不過,也不能說那年頭真缺黃金。明清年間的黃金,雖不再是貨幣,卻已是昂貴藏品。所以雖然明朝崇禎帝上吊時,皇宮裡只剩下十七萬兩黃金。但崇禎帝生前曾無比器重的「清流領袖」丁魁楚,後來主動向清軍賣身投靠時,卻當場帶來了八十六萬兩黃金做見面禮。結果清軍笑納黃金後,接著把「丁清流」全家殺得一個不剩。是為明亡清興時期的又一活劇。可見「缺金」只是表象,真正關乎王朝興衰的要點是:黃金被誰摟去了。

古代「賞金」的話題,看上去比較遙遠,但黃澄澄的金子背後,既藏著多少古代生活,又有多少反思在其中。

 

參考資料:

《縱欲時代:大明王朝的另類历史》

《中國貨幣史》

《西漢黃金問題的探討》

《論中國古代黃金的作用》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