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自古不產寶馬,可能是因為大片國土缺乏這種人體必需元素

寶馬
文:七君

絲綢之路大家都知道,絲綢之路上的一個重要商品是絲綢。古代中國的絲綢是重要的外貿產品,但是那時的中國人也通過絲綢之路進口一種重要的商品,這種商品就是馬。

古代中國缺馬,而且缺好馬,這件事引起了古今中外不少研究者的興趣。近年來一種新的聲音提出,中國古代缺良駒,可能是因為我國的一大片土地缺乏一種重要而稀有的元素——硒。

在古代,馬匹具有重要的軍事價值,比如戰車的動力系統就來自馬匹。很早以前古人就意識到了馬對戰爭和國家安全的重要性。

中國古代儒家要求學生掌握的六藝(六種基本才能,禮、樂(詩)、射、禦、書、數)就包括「禦」(駕駛馬車的技術)。圖片來源:wikipedia

比如,《後漢書·馬援傳》中曾記載東漢軍事家馬援關於馬的軍事價值的評論:「馬者,甲兵之本,國之大用。安寧,則以別尊卑之序,有變,則以濟遠近之難。」

不過,我國古代並不產良駒,那時候的國產馬的質量甚至被許多人罵。

公元前2世紀時,西漢政治家晁錯曾在《言兵事疏》中評論道,中國的馬沒有辦法在山丘上爬上爬下,和匈奴的馬沒得比(「今匈奴地形技藝與中國異。上下山阪,出入溪澗,中國之馬弗與也」)。

這種情報後來還被歐洲人掌握了。1583年,也就是明神宗萬歷十一年來到中國的意大利學者利瑪竇曾經這樣評價明朝軍隊的馬匹質量:「明朝軍隊裡有數不清的戰馬,但它們很弱,缺乏鬥志,韃靼人坐騎的嘶吼都能把它們打垮,這些馬在戰鬥中完全沒用。」

因為國產馬弱,進口馬就成了炙手可熱的硬通貨。

實際上,從中亞和更遠地區運來的馬匹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進口商品。從宋朝開始的茶馬互市也是用茶葉換取外國良駒的貿易手段,這種貿易政策一直延續到明朝。

1908年,英國植物學家威爾蓀(Ernest Henry Wilson)拍攝的四川茶馬古道上扛著茶葉的腳夫。

各朝政府也積極從國外進口好馬。漢朝就曾向費爾幹納(現在的烏茲別克斯坦)派出使節求良駒。因為無法繁育良駒,明洪武和永樂年間,朝廷也曾向中亞國家派遣使節,用絲綢和銀子換取良駒。關於當時官方重酬中亞和阿拉伯良駒的政策,《明史》中有許多記載,這裡就不一一贅述了。

南北朝時期拜占庭和中國之間的絲綢之路。費爾幹納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一站。圖片來源:wikipedia

不過,這些寶馬似乎過不了胡煥庸線,馬夫也是配套引進的外國人,並沒有滲透華東南地區,這點引起了眾多學者的不解。芝加哥大學的漢學家顧立雅(Herlee Creel)曾這樣評價:「古代中國的馬匹和騎兵總是在西北方,而中國古代藝術作品中,馬夫常不是漢人,這點令人驚訝。」

可是,為甚麼我國古代的國產馬不太行?有許多學者曾嘗試解釋這個問題,傳統的意見主要分為兩派。

英國漢學家魏鴻(Susan Whitfield)總結道,第一種解釋是,古代中國缺乏牧場,大量土地被用於種植糧食作物,首先保障人民的口糧;第二理由就是缺乏馬匹的養殖和訓練技術。

不過,許多人並不同意第二種說法。因為在元朝良駒也難覓。顧立雅曾這樣記錄:「在元朝,大量蒙古人移居到中國,許多人猜想馬匹繁殖技術也會在中國生根,但事實並非如此。」

不過在近幾年有人提出,我國的一大片土地缺乏硒,可能是中國古代缺乏良駒的重要原因,因為硒對於馬的健康太重要了。

硒單質的兩種同素異形體。圖片來源:wikipedia

硒(Se)這個元素是在1817年被發現的,它是人體必需的微量元素,是重要的抗氧化物質,參與重要的代謝過程。

在自然界中硒以兩種形式存在:無機物(如硒酸鈉),或有機物(如硒半胱氨酸)。植物可以把土壤中的無機硒轉化為有機物,然後通過食物鏈傳遞給動物。不過,硒在土壤中的含量比較少,土壤中的硒含量一般少於每千克0.2毫克,在某些地區含量更低,此時就會引起人畜健康問題。

比如,養在土壤貧硒地區的牛馬羊豬雞會得一種叫做白肌病(white muscle disease)的致命畜病。白肌病表現就是全身嬌軟無力愛躺平,動物的肉色發白。牛、馬、羊、豬、雞都有可能患上這種病,而患有這種病的馬匹死亡率在30%-45%之間。

患有白肌病的羊肉(上)和小羊(下)。圖片來源:researchlibrary.agric.wa.gov.a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2658&context=journal_agriculture4

比如,2017年發表在 BMC Veterinary Research 上的一項研究發現,因為荷蘭的許多地區的土地缺乏硒,那兒出生的馬駒容易患上白肌病。

許多人不知道,我國從西藏到黑龍江的一大片區域都是貧硒地帶。1984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英國經濟學者約翰·史東(Richard Stone)曾說:「世界上還沒有甚麼地方的硒水平像西藏到黑龍江這一大片土地這樣低。」

實際上,一種因為土壤缺乏硒而引發的高致死率疾病就是在我國缺硒省份首先發現的。

1935年,黑龍江克山縣爆發了一種原因未知的地方性心肌病,患有這種病的人心率失常、心髒功能不全。研究者們以發現地為這種病命名,這就是「克山病」(Keshan disease)。

克山病在當時的致死率達到了80%。1973年,時任哈爾濱醫科大學副教授的於維漢提出,克山病可能和當地土壤中的某種微量元素有關。1980年,中國醫學科學院的研究者 Chen Xiaoshu 和同事明確地將硒和克山病聯繫在了一起。

全球低硒地區。圖片來源:(DOI)10.3389/fpls.2018.00730

後來的研究發現,克山病很普遍,而克山病高發省份也恰恰在我國的低硒帶上。實際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地方疾病與環境因素圖集》,中國是一個缺硒大國,占中國國土面積的72%地區存在一條低硒地帶。在我國克山病高發地區,每人每天攝入的硒不到11微克,遠小於世界衞生組織(WHO)建議的成人每天每千克體重1微克的標準。

在缺硒地區,人們還會患上大骨節病(Kashin-Beck disease)這種類似關節炎的病。此外,缺硒還和男性不育、肝病等許多疾病有關。

大骨節病(Kashin-Beck disease)患者。圖片來源:wikipedia

20世紀70年代,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研究所的生化學家於樹玉和同事對江蘇啓東縣對13萬居民進行補硒對照實驗,結果發現補硒可使肝炎發病率減少35%,肝癌家族病史者的發病率下50%。在發現了這個情況後,我國政府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為缺硒人口補硒。

缺硒的馬沒力氣,人也會生病,看起來我國長長的低硒帶和馬匹質量之間的關系不是偶然。在過去,一些研究者只是註意到了我國某些地區不適合飼養馬匹,但沒有把問題歸因於具體的營養素。比如,美國漢學家富路特(Luther Carrington Goodrich)認為,長江以南的草料和氣候不適合養殖在西部草原上長大的馬匹。

20世紀的俄國人類學家列夫·古米廖夫(Lev Gumilyov)等俄國研究者是首先將硒元素和中國古代馬匹質量聯繫在一起的人。

在接觸了俄國學者後,一些西方研究者也開始採納這種觀點。最近,魏鴻在前人的基礎上對硒和中國古代馬匹的關系進行了進一步的梳理。

當然了,要證明我國古代的馬匹確實缺硒,還需要更直接的研究證據,而且也需要解釋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我國也有富硒地區(比如,甘肅、青海、廣東和湖北是四個富硒省),為甚麼古時候那裡沒有出現國產良駒?

不過,不管古代國產馬是否缺硒,現代人卻面臨著越來越大的缺硒威脅。由於氣候變化和密集種植,研究者們認為缺硒問題會變得越來越嚴重。

圖片來源:pxfuel

比如在2017年,瑞士聯邦水科學與技術研究所(EAWAG)的研究者 Gerrad D. Jones 和同事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的一項研究指出,隨著全球氣候變暖、降雨量增加,全球三分之二的耕地將面臨含硒量減少的局面,10億人將會因為低硒飲食而面臨疾病的威脅,其中就包括歐洲、印度、中國、南美洲、南非和美國西南地區。

人和馬的健康,都和稀有的硒息息相關啊。

古代騎手:馬上來

現代騎手:「馬上來」

古代騎手:用茶換金幣

現代騎手:用奶茶換金幣

封面來源:pixabay

參考資料:

https://docs.qq.com/doc/DVGFNRmJqd09xVndL

凡本公眾號轉載、引用的文章 、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因此產生相關後果,由版權所有人、原始發布者和內容提供者承擔,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來源:把科學帶回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