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泊梁山的地攤經濟學

地攤

文: 令狐不敗 

很少有人從經濟角度解讀梁山,大家總覺得他們是一群英雄好漢(或者強盜),打家劫舍而已,可108個中高層領導,帶著幾萬弟兄,人吃馬餵需要不少錢的。

這幾天,我又從經濟學的角度仔細讀了《水滸》,發現他們發家致富竟然是從地攤開始。從擺地攤到成功被朝廷收購的大型國企,梁山走過了一段不平凡的道路。

地攤不是瞎擺的,擺地攤之前要確定幾個關鍵要素:

第一,擺在哪兒,你到撒哈拉大沙漠擺攤,肯定會先餓死,選址很重要;

第二,客戶是誰,擺攤容易,選定目標客戶難;

第三,擺攤的團隊,攤主要有人緣,笑口常開,哭喪臉的人不能擺攤,背後也有有團隊支持,這其實不是單打獨鬥的事兒。

然後,還要確定出攤時間,保持流動性,否則城管大哥會罰款的。

《水滸》裡的這個地攤團隊,隨著劉唐帶來生辰綱的消息,開始組建。

晁蓋、吳用和公孫胜組成管理層,負責地攤項目的整體策劃,目標是截取這筆不義之財。擺地攤萬一碰到城管或地痞怎麼辦?這得有準備,所以吳用請了能打的阮氏弟兄來擔綱。

最後的問題是誰去擺攤,吳用這種教書先生擺攤,肯定不行;晁蓋作為一個莊主,也拉不下這個面子。想來想去,想到了白日鼠白勝。

白勝是閑漢一枚,經常賭場裡混日子。這種人見多識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擺地攤能忽悠。您還別說,你找個博士去擺地攤,還真不如白勝這樣的人好使。

大公司都有自己的slogan,晁蓋的團隊也不例外,白勝給生辰綱項目地攤設計的slogan成了千古絕唱:赤日炎炎似火燒,野田禾稻半枯焦,農夫心內如湯煮,公子王孫把扇搖。

別以為擺地攤容易,要經受風吹日曬,比坐辦公室的白領辛苦多了,一天掙3萬您也別眼紅,人家是真的付出了。他們擺攤的環境是這樣的:

熱氣蒸人,囂塵撲面。

萬里乾坤如甑,一輪火傘當天。

四野無雲,風寂寂樹焚溪坼;

千山灼焰,剝剝石裂灰飛。

空中鳥雀命將休,倒入樹林深處;

水底魚龍鱗角脫,直鑽入泥土窖中。

直教石虎喘無休,便是鐵人須汗落。

為掙點錢,在這麼熱的地方出門擺攤,容易嗎?

白勝的酒攤,目的是讓楊誌及其帶領的15人喝酒。就像競標要有陪標,為了搞定生辰綱,白勝賣酒,晁蓋等人弄了一輛大車,賣棗子。

說白了,這就是托兒。

果然,楊志這個老江湖擔心出問題,不讓大家買酒喝,可賣棗的這7位買了酒,喝個痛快,還打打鬧鬧,楊志手下的弟兄們忍不住了。

這就像大夏天你口渴的要命,旁邊有人吃雪糕的感覺一樣。

楊志起初還保持清醒,後來一看,都是一個桶裡的酒,賣棗的喝了沒事兒,自己應該也沒事兒,於是喝了半碗,然後就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推著生辰綱走了。

這裡面的關鍵細節,在於晁蓋他們喝的時候,酒確實是好酒,他們喝了之後,白勝一轉手在裡面下了蒙汗藥,神不知,鬼不覺。

案發後,他們消失得無影無踪,而且還無跡可尋。這就是地攤的問題所在,賣的時候口吐蓮花,詭計百出,出了問題,客戶根本沒有地方去找。

當然,我不是否定地攤,只是給大家一個善意的提示。只要你沒有生辰綱,地攤上買碗混沌,吃幾個餃子,妥妥的,沒毛病,但如果地攤上有人賣茅台,您敢信嗎?

話說回來,白勝的酒賣5貫一桶,到底貴不貴?

說實話,夠黑心的。為了買一桶酒,楊志手下的軍漢還是臨時湊的錢。北宋時期,一個普通從8品縣級官員的俸祿是15貫,普通士兵應該更低,所以,他們才要湊錢買酒。

一貫,是1000文銅錢,大約就是一兩銀子。魯智深曾經花5兩銀子,定制了一桿62斤重的水磨禪杖和一口戒刀。如此對比,白勝的酒簡直就是坑爹的天價。

實際上,酒的成本最多兩貫,加上棗的成本,車輛,大約5貫。之前吳用去請阮氏兄弟,花了點酒錢,晁蓋也曾給阮氏兄弟30兩白銀。另外,雷橫都頭抓劉唐的時候,晁蓋給了10兩銀子賄賂。

所有這些錢加起來,生辰綱項目的投入滿打滿算不過是100兩銀子,就是說,投資了100貫,收益是價值10萬貫的生辰綱。

投資收益率是1000倍,相當划算的一筆買賣,也只有CCTV說的一天收入3萬的地攤,才能一比。

用這筆錢,梁山才能招兵買馬,發展自己的勢力,得到被朝廷收購的機會。如此算來,晁蓋的風險投資,收益率何止千倍。

怎麼樣?這下有決心去擺攤了吧?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