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解讀:節約與浪費

文: 曈小曈

有智慧的人,總是能把深刻的問題用簡潔的方式表達出來,著名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就是這樣的人。他指出,人類社會有四種花錢方式:

1、花自己的錢辦自己的事

這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每時每刻都在發生的事情,每一筆支出,大家都會權衡,把錢花到刀刃上。

這種支出最為節約。

2、花自己的錢辦別人的事

比如,到醫院看病人買禮物,比如做慈善幫助別人,花自己的錢,人們總是會非常謹慎。

這種支出最有效率。

3、花別人的錢辦自己的事

比如公費醫療,比如公款請客、吃飯和送禮。看看那些暢銷的天價菸酒,大家心裡就有數了。

這種支出最為浪費。

4、花別人的錢辦別人的事

比如國企的決策、採購,比如政府辦公樓的建設。都是花納稅人的錢,給「 公家 」辦事。

這種支出最不負責。

生活中的案例,不勝枚舉。

去年美國紐約市為應對疫情,匆匆建立了方倉醫院。花費5200萬美元,最後接收了79名病人,每個病人的平均支出超過60萬美元。從外地緊急支援的醫生護士紛紛抱怨,雖然每天得到一二千美元的高額補貼,卻無聊得成天玩手機。

東海岸也不甘落後。加州上屆州長任內比較節儉,卸任時有超過216億美元財政盈餘。而油頭粉面的Newsom上任後以來,不僅把原來的積蓄揮霍一空,還創下了五百多億美元的赤字。他乾了什麼?給非法移民增加醫療健保,給無家可歸者大量補貼,把罪犯從監獄中放出來,……。入不敷出的結果,聯邦可以印錢,州里就是加稅。

現在,加州有全美最高的企業和個人所得稅,並成為2019年全美流失人口最多的州。新的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大約20萬人在2019年從加州搬到了其他州,而第二名是紐約州,失去了大約18萬人。率先離去的,是作為納稅主力的精英階層。

東部的紐約和西部的加州,這二個地方,從州長到議會,長期被民主黨控制,那麼官員上下其手,也就不奇怪了。前些天加州洛杉磯官場爆出了房地產醜聞,從現任規劃負責人、市議員,到前任副市長、建築安全官員、公共工程官員,被一網打盡。

但這些官員和克林頓、奧巴馬比起來,又是小兒科了。這二人混入官場最高位置,資產增加幾百幾千倍,最後都成了億萬富翁。而絕對值增加最多的是前紐約市長佈隆伯格,這個變色龍在任職多年後,巨額資產翻了一翻。

各類世界組織也是浪費的高發地。以世界衛生組織為例,2018年WHO總支出為22.92億美元,其中差旅支出約佔8%。對比一下,七千多名員工的世衛花費1.8億美元於旅行,而三萬七千人的獨立國際人道救援組織「 無國界醫生 」(MSF),一年的旅行支出僅為四千多萬美元,兩者的人均差旅支出的差距達20多倍。媒體爆料,WHO管理者出行經常是頭等艙和豪華酒店。

小結

討論浪費和節約,需要明確前提。

重點是消除對「 公 」與「 私 」的誤解,公私之分,與道德無關。比如「 公款 」,就是納稅人「 私款 」的集中。任何公共支出,都是納稅人「 私款 」的貢獻。沒有個體的私,就談不上群體的公。政府只是損耗財富,不會增加任何財富。

個人的錢怎麼支出,是個人的自由。每個人有自己的消費能力和觀念。只要花自己的花錢,都無可厚非。所以,討論節約和浪費,核心是稅費收取和財政支出的公正、公開、透明的問題,本質上是公權力的製約問題。

美國之所以成為腐敗和浪費的重災區,核心問題是聯邦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大。聯邦政府支出佔國民收入的比例,從最早的3%到現在超過了40%。當越來越多的權力和資源轉移到了官僚集團手裡,上下其手的空間大增,越來越多的人趨之若鶩,參與分贓機制。看看最近的1.9萬億美元的紓困補貼案,只有9%直接發給民眾,其它都成了官僚集團的自留地。

在弗里德曼看來,社會最佳的節約(資源配置)方式,就是保護個人產權、保持低稅收。當個人產權受到良好保護,必然是低稅收的小政府。這時候,民眾可以自由支配個人的財產,並對公共稅收和支出實現嚴格監督。

簡單的說,老百姓的浪費和節約,不需要別人操心。

 來源      歷史之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