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賠30億,慘遭關停!被粉絲罵上熱搜的「慈善」生意,錯在了哪?

相互寶

最近,一場天價「分手」被罵上了熱搜。

中國最大的網路互助平臺「相互寶」發布公告:一個月後正式關停。

突如其來的關停背後,相互寶給7500萬粉絲準備了不低於30億的「分手費」。

但這並不能平息用戶的怒火:相互寶說關就關,前期投入的錢怎麼辦?這不是詐騙嗎?

但相互寶並非只顧著收錢不幹實事。

自2018年上線到宣布關停,相互寶共完成71期互助,共救助17.9萬人,比其他所有網路互助平臺的總和都多。

互助人數最多的一期,公示顯示有1.06億人參與互助金分攤。

這樣的大平臺、好應用,為何說關就關了?

「保險」界的拼多多,

10天吸引1000萬人

「全國每人給我一毛錢,我就能成為億萬富翁」。

這個夢想,被相互寶實現了。

最火爆的時候,每14個中國人,就有1個用相互寶。

因為它的用戶有三成來自邨鎮和小縣城,相互寶還晉升成為與拼多多、快手、趣頭條並列的「下沉市場四大天王」之一。

相互寶的火爆,首先是因為眼光準。

一次溝通會上,記者向當時的負責人尹銘提出疑問:「社保、商業保險都不能保的『罕見病』,患者該怎麼辦?」

在一個賠付案例中,一位得了家族性遺傳性「戈謝病」的西安男孩,打一次針就要2.3萬,一個月支出就近10萬元,花錢如流水。

圖註:兒童醫院專家對「戈謝病」的講解

相互寶的做法是,減少對輕癥的賠付金額,將更多罕見病加入到賠付範圍,把錢用到刀刃上。

不僅如此,相互寶還做對了兩件事。

1、瘋狂壓門檻,1毛錢換30萬

根據相互寶的使用規則,只要芝麻評分650以上,年齡低於59歲且身體健康,就能加入相互寶。

每個月參與「救助金」分攤,在未來自己生病時就能得到5-30萬元的救助金。

舉例來講:一個30萬元的賠付,平臺規定必須湊夠330萬人才能進行分攤,每人只要拿出1毛錢。

2、死磕可信度,1年救助1萬人

相互寶最大的難題,是讓不懂的人相信。

在相互寶上,接受救助的人員資訊都會提前公示,不管誰對申請人提出異議,救助金都可能到不了對方的手裡。

這種運作理念,與如今爆火的「區塊鏈」如出一轍:透明、去中心化、不可篡改。

相互寶負責人尹銘說:「很少有保險業務員到農邨和小縣城去賣保險,因為路程遠、客單價低。但這部分人卻更需要保障。」

相互寶曾收到過一封感謝信。

湖南龍山縣的一位用戶胡友斌,在使用相互寶1年後確診口腔癌,不僅無法工作,還花了十幾萬醫藥費。

相互寶用戶胡友斌

胡友斌申請賠付,相互寶的工作人員上門核實。

上門當天,胡友斌的多名親友都來圍觀,就是想看相互寶是不是「騙子」。

收到10萬元的救助金後,邨子裡很多人都開始使用相互寶。

相互寶一周年發布會當天,尹銘精神抖擻地說:「相互寶幫助了1萬多人」。

救了17.9萬人卻被狂罵,

相互寶錯在了哪?

雖然救了17.9萬人,相互寶還是關停了。

很多人認為,擊垮相互寶的是價格。

因為相互寶便宜、槓桿高,很多患病風險高的人,也從傳統重疾險轉戰相互寶,讓分攤費用水漲船高。

比如在早期的一次分攤中,5000萬人為3名成員分攤90萬元,每個人只需要花幾分錢。

而在2020年的分攤公示中,需求救助的用戶已經躥升到3000人以上,每個用戶的分攤費漲到了5-7塊錢。

但價格並不是最關鍵的因素。

被上億人瘋狂追捧的相互寶,一直處於負面輿論的漩渦之中。

最主要的,就是「騙保」和「濫保」造成的信任危機。

2019年6月28日,一條「移植甲狀腺癌細胞騙保」的消息在微信群裡瘋狂傳播。

傳播者稱:徹底治愈甲狀腺癌花費不過5萬,但有人通過往自己體內植入甲狀腺癌細胞,拿到了相互寶30萬元互助金。

這並不是空穴來風。

據相互寶公示數據顯示,在6月第二期公示名單中,需要救助的甲狀腺癌患者竟有47例,占比高達31%。

有用戶提出猜測:「為甚麼甲狀腺癌這麼多?因為不是自己得的,而是病毒植入的」、「互助金領的是30萬,完全治愈三四萬就能搞定,剩下的錢去哪了?」

疑問背後,很多用戶還發現,在賠付公示中多次出現用戶疑似「騙保」的情況。

比如焦作市的一位29歲用戶,2018年10月入駐平臺,轉年1月就確診就得了心肌梗死;同期,廣東省的一位30歲用戶,確診的是淋巴癌。

為了防止平臺名譽及用戶利益受到損害,相互寶竟然多次修改賠付規則,包括降低甲狀腺癌的賠付金額、變相延長惡性腫瘤等待期等。

但抬高賠付門檻後,相互寶並沒有成功「上岸」。

2020年11月28日,河南衞視《民生大參考》節目曝光了一個案子:一位張先生發生了心肌梗死,希望能得到相護寶的賠付,最終卻得到「讓死者做心電圖」的回覆。

鬧劇背後,相互寶是一個籌錢治病的平臺,沒有「死亡賠付」功能。

但很多人明顯不符合賠付規則,卻急需用錢。

正是為了盡量幫助用戶,相互寶推出了「賠審團」機制。

「賠審團」成員,都是普通的相互寶用戶,大多不具備法律、醫學相關知識。第一次參與審核,「賠審團」成員就吵翻了。

案例起因是,相互寶成員唐某因意外跌入洪澇溝中,隨後深度昏迷,急需用錢。

問題是,唐某曾因為皮肌炎長期服用激素藥物不符合相互寶的賠付規則。

在「賠審團」介入的5個小時中,超過25萬「賠審員」參與了討論和投票,成為迄今為止規糢最大的網路爭議案例。

更有甚者,曾有賠審案例中,支持賠付比例49.9,不支持為50.1,極其接近的投票結果之下,平臺沒有專業人員介入,直接判定「不賠付」。

至此,相互寶的公平性受到嚴重質疑。

從用戶「騙保」,到平臺審核不力的「濫保」,再到「不保」,巨大的信任危機,讓粉絲瘋狂出逃。

在從2020年初到2021年3月,相互寶成員數量從從1.058億,降到了9601.6萬。

到如今,相互寶面臨徹底關停,平臺上依然有7500萬粉絲。

這些核心用戶其實也犯了一個明顯的錯誤。

互相寶的小缺陷,

其實是網路互助的致命傷

在相互寶關停後,也有很多粉絲評論:自己不被救助是好事,慶幸幫助了別人。

這樣的想法,正是相互寶希望看到的。

但實際上,多數用戶並非這麼想。

相互寶上越來越多的求助用戶,以及越來越高的分攤金額,表達出用戶最大的訴求:賠付。

嚴格來講,「賠付」是保險中的一種機制。

消費者買保險,簽訂一份合同,只要符合合同要求,就能在一定情況下得到「賠付」。

合同定死了保障時間、範圍,以及每年要繳的保費,就算保險公司倒了,監管也會把這些合同指派給另一家保險公司,理賠款項不會少。

但早在2016年底,中國保監會就已經明確指出:網路互助不是保險。

相互寶啓蒙的重點是「互助」,不是「賠付」,也沒有保險能實現的嚴格約束。

把網路互助當成高性價比保險來用,瘋狂薅羊毛,最終將這一行業都推向了危險的邊緣。

如今幾乎所有網路互助平臺都沒有逃過關停的命運:

百度旗下燈火互助只活躍了300天;美團互助也只開了1年多,關停之前還「流血」返還了所有用戶的5000萬「互助金」。

今年3-5月,騰訊旗下的輕松互助、水滴互助、小米互助也都相繼關停。

來源:我是韓行長

要想網路互助健康發展,糾正大眾的使用觀念是重點。

與此同時,網路互助還必須有自己的監管體系。

2020年5月,國內社會保險領域專家鄭秉文曾提交一份《關於將網路互助行業應盡快納入監管的提案》,提出了對網路互助行業「五條監管糢式」的建議,其中「牌照」和部門監管是重點。

12月28號之後,由相互寶轉至購買螞蟻平臺上的商業保險產品「好醫保」的人數,已經突破3000萬,頁面一度因為用戶太多而崩盤。

把有隱患的平臺關閉,讓有牌照和監管的產品去服務粉絲,這樣做明顯更負責。

畢竟,誰不希望自己的「退路」更加安全。

有需求就有市場。「相互寶們」不是沒有活路,在所有美好的設想之下,

必須做到的前提是兩個字:安全。

圖片來源於網路,侵權請聯繫刪除

本篇作者 | 經旭

來源:金錯刀頻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