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為什麼不用拔智齒?

智齒,有的人長1顆,有的人4顆齊活,它在現代社會的唯一價值,或許是給醫生創收。

絕大多數人可能都認為,智齒就跟闌尾一樣,屬於人類進化的殘留。

畢竟進化論中有一條就是,演化不是某個超自然力突發奇想,像搭積木一樣拼湊出完美的軀體來,而是,一個性狀只要暫時沒什麼害處,那就不會被淘汰。

「 牙疼不是病,疼起來真要命」。既然智齒發炎疼不死人,那就索性將智齒萌發的基因傳遞給子孫後代?

真的是這樣嗎?歐美國家都開始流行「 預防性拔除」了。他們認為,既然智齒早晚要惹事,誘發發炎或者感染,那麼不如趁早拔了,以絕後患。

2011年,美國將1000萬顆智齒連根拔起,相當於每個紐約人都能分到一顆而且還有盈餘。

智齒真的是進化的殘留嗎?不知道你會不會有這樣的疑惑,為什麼我的父母不拔智齒?為什麼我的爺爺奶奶也不用拔智齒?

為什麼古人似乎也不拔智齒?

古人寫詩抱怨過自己近視眼,抱怨過自己頭髮白得太快,抱怨過自己牙口不好的,也不是沒有,但似乎沒有智齒發炎的線索……

雖然,吾自今年來,蒼蒼者或化而為白矣,動搖者或脫而落矣。

答案或許是這樣:智齒本來可以自然萌發並派上用場,只不過隨著工業化的發展,它無法好好長大了,從而成為了禍害。

也就是說,是工業化的生活讓智齒變得「 無用」甚至「 有害」,而不是進化遺漏了它。不是智齒變了,是我們變了。

據統計,全球有35%的人一生都不會長出智齒,和這些進化的天賦之子相比,剩下的65%的人會長出1到4顆智齒。

有人甚至會長出4顆以上,不得不說,這大概是另一種天賦。

智齒實際上是人類的第三磨牙。

不同的動物擁有各自各具特色的牙齒。老鼠的門牙會在短暫一生中不斷生長;鯊魚的牙齒壞了能輕鬆換上新的,一輩子能長幾千顆牙齒。


嚇死你!

不過鯊魚的牙,分工做的一般。

至於人類,牙齒分工有別。門牙負責切割,小犬牙負責撕扯,磨牙負責研磨。


不過我們只有兩套牙齒。第一套是乳牙,小嬰兒10到12月的時候萌發,然後6到13歲陸續脫落,換成第二套恆牙。

為什麼要換呢?因為年齡長了,腦袋變大,牙床也變大了嘛。但是小嬰兒時期長的乳牙可並沒有跟著變大,造成的結果就是小孩兒牙縫越來越寬,蛀牙越來越多。

所以為了適應頭大,人就必須牙大,這就是換上28顆恆牙的必要性。

人類的牙齒只有兩套,而且恆牙還是適應成長期的大頭早早就換上了,這就使得成年後,恆牙的耐久度非常沒有保障。

眾所周知,人類的門牙和犬牙非常雞肋,最重要的是磨牙。

所以20歲的時候,人體預設的另一組牙齒——智齒,就跟福利補丁一樣登場了。

智齒有兩個預設前提。

1、(距今4萬年前——1萬年前)作為漁獵採集者,人類的食物以燒烤為主,沒事兒還要用磨牙咬核桃,總之就是吃的比較粗糙吧,所以20歲估計已經蹦掉了幾顆。

這時候再長一顆牙,不僅可以補充寶貴的磨牙,還能縮小牙縫兒,免得塞牙。

(距今1萬年前——最近幾百年)作為農業社會的農民,人類的食物以糙米、苞米為主,沒事兒還要用磨牙咬核桃,總之還是飲食粗糙,比如中世紀的歐洲農民很少有一口整齊的牙齒。

這時候長牙,幫助很大。

另外順便說一句,農民吃的還真就不一定比獵人強,牙口說不定更差。


2、兒童童年時期的硬質食物,似乎能刺激下顎的生長。牙床稍微再長1厘米,以塞入一顆智齒,對從小啃紅薯、啃玉米棒子的人來說,並非難事。他們有久經鍛煉的下顎。

而工業革命以來,智齒生長的這兩個預設條件都不存在了。

首先,現代人集體牙口變好,在牙醫的照顧下,我們成年後通常既不缺牙,牙縫也不是很大。牙套還幫助我們的牙長得更整齊,牙縫更小。


其次,兒童吃的食物越來越軟了。

2011年《美國科學院院刊》的一篇論文,測量了6個農民和5個漁獵採集群體放在博物館的頭骨。

測量數據表明,吃軟質食物長大的農民,下頜確實變短了。也就是更容易誘發智齒問題了。

而農業工業化後,我們吃的食物更軟了,也更更容易誘發智齒問題了。

(可以跳過的補充:順便說一句,收集資料的時候,總看到有文章談人類進化過程中的頜骨變化,比如拿這張圖說事兒。


不過,問題在於啊,智齒是這個第三階段的問題,而不是前兩個階段的問題啊親!

所謂「 食物粗糙的獵人」,是指晚期智人,也就是圖3。而現代人類也就是智人,從進化成型後就沒再變過。

智齒的問題,並不涉及跟說話能力都不具備的直立人比較。否則你沒法解釋為什麼古人不需要拔智齒、父母爺奶輩很少受智齒困擾。

「 食物粗糙的獵人」是指現代因紐特人,或者幾百年前印第安人那種,他們在身體構造和智商上和中國人沒有區別。我們之間不存在頜骨逐漸變小的過程,只存在生活習慣的差異。 )

說到底,智齒是一種類似高血壓的「 富貴病」。

工業社會前,人類很難攝入足夠的食鹽,所以如果腎臟對鹽比較敏感,那他就能更好地活下去。

世界各地的人都有燒草木灰提取食鹽的方法。新幾內亞人把叢林中特定植物的葉子摘下來(這種葉子比其他植物的葉子含鹽量要更高),然後燒成灰,並收集起灰燼。

灰燼又鹹又苦,味道很可怕。他們會將灰燼投入水中,將水煮沸以濃縮鹽。然後,再放冷水,再煮沸,再放冷水,再煮沸……

而今天,一個巨無霸漢堡,含有1.5克食鹽,相當於這些人一個月的攝入量。

有些人的腎臟可以重新吸收體內的鹽,在過去,這是進化的優勢,今天,這讓他們患上高血壓。

智齒也是一樣。進化打的福利補丁反而成了禍害。

成年之際,我們的口腔被28顆整齊的恆牙塞滿,沒有智齒足夠的萌發空間。

智齒於是開始不擇手段,它斜著長、橫著長,甚至倒著長,還會潛伏。

哪怕長得還行,不疼,它比較靠後的位置,也無法被現代人的生活習慣:刷牙顧及到,於是會滋生細菌,誘發齲齒。

所以一切都是牙醫的陰謀?誰叫他們把牙護理得這麼好?補丁都沒得打?

總之,為了適應現代生活,我們只有把昔日象徵著進化智慧的牙齒,也就是智齒,連根拔起了。

來源    好奇心實驗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