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潛伏7年,他拍下281張照片,清華教授忍不住讚歎:每一張都一眼萬年

好的照片,是會說話的。

故宮別樣之美

你去過故宮嗎?

如果去過的話,我相信大多數人都會情不自禁掏出手機或相機,記錄故宮的恢弘與壯美。

的確,去過故宮的人很多,拍故宮的人也很多,但極少有人像蘇唐詩這樣,把故宮拍得這麼美。

白雪鑲紅牆,碎碎墜瓊芳,

白雪鑲紅牆,碎碎墜瓊芳,凝固了歲月,驚豔了時光。

凝固了歲月,驚豔了時光
閱盡往昔世相,歷經風雲變幻,

閱盡往昔世相,歷經風雲變幻,回眸一瞥,倏忽已是百年。

回眸一瞥,倏忽已是百年
任時光流轉,時代變遷,

任時光流轉,時代變遷,我自靜待花開,歲月安瀾。

我自靜待花開,歲月安瀾
故宮的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故宮的春花、秋月、夏日、冬雪,綠柳紅牆,龍闕鳳簷,全都被蘇唐詩收入鏡頭,一眼萬年。

一眼萬年
簡約的構圖,澄淨的畫面,

簡約的構圖,澄淨的畫面,和諧的色調,詩意的風景。

每一處都散發著

深遠的意境,極致的驚豔,牢牢鎖住人們的目光。

牢牢鎖住人們的目光

靜觀這些照片,有過往盛世王朝落幕的蒼涼,又有泰然處之的淡然,故宮帶著它獨屬的尊貴典雅,靜觀歷史變遷。

靜觀歷史變遷
蘇唐詩鏡頭下的故宮,

蘇唐詩鏡頭下的故宮,不再是傳統印象中的威嚴高冷,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神秘皇權,而是走下神壇貼近生活,鮮活又富有溫度的古建築。

鮮活又富有溫度的古建築
連著名的攝影家林銘述先生,看後都忍不住讚歎

連著名的攝影家林銘述先生,看後都忍不住讚歎:

「來自並不專業地方的攝影師,卻拍出了最專業的中國古建築攝影作品。」

而中國攝影家協會副主席劉魯豫先生,更是直言不諱:

「蘇唐詩用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攝影器材,行走的是大眾遊客路線,但他用自己獨特的視角,拍出了別樣的故宮,為人們呈現出一組驚豔絕倫的視覺盛宴。

只是,美的背後需要忍受極度的孤獨與辛苦

只是,美的背後需要忍受極度的孤獨與辛苦。

為了拍故宮,7年時間蘇唐詩先後往返河南與北京之間40多次。

「我心中的故宮,每個角角落落,每一分分秒秒,都充盈著一種平常的美——任何時刻、任何角度,無處不在的美。

我用去好多年的時間,試圖去解讀這種極平常又極不平常的美,試圖解讀其中的密碼。」

七年辛苦無人知,好在:好的照片,自己會說話。

當他從3萬多張照片中,層層篩選出148張放進攝影集《看見,不一樣的故宮》裡,故宮前院長單霽翔都被他的作品打動,併為這個素未謀面的攝影師親自作序。

「我和蘇唐詩先生並不相識。他寄了一本樣書給我·······我理解他的意思,開始並不打算回覆。但當我翻看這本畫冊之後,便改變了主意。

我被眼前這些有關故宮的照片所打動···在翻看這本畫冊的時候,我便認識了蘇唐詩先生。雖然尚未謀面,但已惺惺相惜。

單院長執掌故宮7年,

單院長執掌故宮7年,蘇唐詩拍故宮7年,單院長剛退休,蘇唐詩的畫冊便集結完成。

兩個互不相識的人,就這樣不謀而合,把最赤誠的熱愛獻給故宮。

把最赤誠的熱愛獻給故宮

也難怪,無數人看過這些照片後,都被驚豔得說不出話!人們好奇,到底是何方攝影大神才能拍出這樣精美的照片?

但任誰也想不到,蘇唐詩並非全職攝影師,而是在河南一個小縣城工作了近30年的基層民警。

蘇唐詩

蘇唐詩

他出身書香門第,受家庭的影響,自小就喜歡傳統文化,喜歡攝影、繪畫、書法。

長大後成為一名民警,但由於工作繁忙,長年累月的辛勞,導致他右耳失聰,腰椎病發作成月都站不起來,後來迫不得已從一線崗位退下來。

為了緩解壓力,2006年他重拾年少時的愛好,買了第一臺相機。

剛開始練手,他決定拍家鄉的黃河故道溼地的晨霧。為了一張照片,他連續十幾天天還沒亮,就開車從縣城趕到黃河故道拍照,拍到早上七點,再開車回去上班。

黃河故道的冬

《黃河故道的冬》

為了拍公園的水鳥過冬,他在嚴寒刺骨的冬天,連續八天凌晨起床,一等就是兩三個小時,從不會為了節約時間,而故意轟趕水鳥。

就是用這樣的「笨」方法,他拍了8年,那時候的蘇唐詩見山拍山,見水拍水,古建築拍的並不多,說起與古建築的結緣,源於2014年的一次古建築攝影大賽。

十訪開封山陝甘會館

《十訪開封山陝甘會館》

當時在網上看到這個比賽後,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他投稿了一組在山東單縣牌坊街拍的照片,卻沒想到從百萬張照片中,一舉獲得總賽區三等獎,繼而被評為十佳「年度古建築攝影師」。

牌坊古韻組照之一 攝於山東單縣

《牌坊古韻》組照之一 攝於山東單縣

第二年再次參賽,更是直接拿下總冠軍。

守望千年

《守望千年》

冥冥之中,命運似乎指明瞭方向:他註定是為拍古建築而生。

骨子裡的傳統讓他愈發痴迷古建築,對古建的熱愛從此一發不可收。

為了拍山陝甘會館,他連續10次開車前往。

山陝甘會館攝於河南開封市

《山陝甘會館》攝於河南開封市

為了達到最好的光影效果,他一直拍到遊客散盡,甚至被管理員放犬驅趕,才戀戀不捨地離開。

會館夜韻攝於河南開封山陝甘會館

《會館夜韻》攝於河南開封山陝甘會館

在五臺山顯通寺,為了拍出滿意的照片,他在香爐腳獸旁趴了近1個小時,因為太過專注,燃著的香火掉落在衣服上竟渾然不覺。至今蘇唐詩的右胳膊還留有被燒灼的疤痕。

殊途同歸 攝於山西五臺山顯通寺

《殊途同歸》 攝於山西五臺山顯通寺

正是在這種忘我的專注裡,他拍的照片越來越有禪意,越來越有深度。

清華大學建築學院教授賈珺評價道:「蘇唐詩的鏡頭描畫了不一般的建築之美,在一磚一瓦、一梁一柱之間,以如幻的光影承託厚重的歷史文化,經得起久久品味。」

民警與攝影師,兩個身份看似千差萬別,卻又相輔相成,兩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專注與堅韌,不輕易放棄和妥協。

在很多人眼中,古建築代表著枯燥與平淡,蘇唐詩卻深知這背後,蘊藏著千年的歷史文化。

拍攝於五臺山南山寺

拍攝於五臺山南山寺

拍遍了全國各地的古建築,蘇唐詩突然意識到:故宮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為完整的木質結構古建築之一,之前幾次拍故宮都只是為了「練手」,卻沒有真正為其出一個系列,所以,他決定專心拍故宮。

為了拍故宮的雪景,他時刻關注北京的天氣情況,在春運返程高峰期,費盡力氣搶到一張站票,站了5個小時去故宮,腿都站僵了。

結果拍完剛回家,又遇上故宮上元夜,故宮首次夜間接待遊客,蘇唐詩還沒來得及歇腳,又一刻不停歇地趕回北京。

在零下十幾度的天氣裡,手腳已經凍得失去知覺,卻一直不捨得放下鏡頭。

為了拍故宮的雨景,暴雨天,他顧不上穿防護服,只給相機套上袋子,在雨裡一紮就是許久,就算全身淋透,相機進水淋壞他都在所不惜。

一次在閉館時,故宮突然天降暴雨,雨停後,故宮上空風雲變幻,極其壯觀,但工作人員正在清場,捨不得離開的蘇唐詩,厚著臉皮瘋狂地按快門,只為留住這一瞬間的驚豔。

為了避免拍攝過程中游客入鏡,他大清早就去故宮排隊,常常是第一個檢票第一個進故宮,然後在遊客進入之前,快速搶先站位拍照,拍完立即甩開遊客往後跑,常常是進去的最早,走的最晚。

故宮當了蘇唐詩七年的模特,他早已經對這個「老搭檔」瞭如指掌。每條路每道門都一清二楚,幾點幾分光線會到什麼地方,哪個角落的站位會有什麼樣的場景,甚至連御花園中花開的時間都記得清清楚楚。

三月的杏花,四月的丁香,六月的荷花,七月的凌霄,九月的菊花,十二月的臘梅···

說起這些,蘇唐詩如數家珍。

說起這些,蘇唐詩如數家珍

正是在這樣一步步踏實的實踐積澱中,在雨雪風霜、花開花落裡,他拍的每張照片都能令人遐想深思,傳遞出歷史的厚重和滄桑,展現出萬千工匠的勤勞智慧。

隨著攝影技巧的愈發純熟,他的作品被越來越多的人欣賞與學習,有人建議蘇唐詩把照片集結成攝影集,他認真地考慮了一下,覺得可行,出發點只是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關注古建築,關注古建築之美。

蘇唐詩說:

「能夠為民族血脈的傳承做出自己的貢獻,能夠讓更多的人關注古建築文化,把散亂的目光聚焦於古建築,進而樹立起對古建築的保護意識,就足矣。」

他不追名逐利,但「有一個小小奢望:

地球那麼大,人那麼多,

每個人都能看見這樣的故宮,這樣的美···」

這樣的美···」

本文轉自:藝非凡(ID:efifan)

圖片來源:蘇唐詩《看見,不一樣的故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