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剝離社會主義左派才有出路

文:楊威

美國大選舞弊的證據越來越多,雖然拜登團隊仍然在試圖組建所謂的白宮團隊,但真正的大選結果開始反轉。前總統克林頓和奥巴馬分別現身講話,他們表面上在挺民主黨和拜登,談到針對中共的政策時,似乎也表示知道中共政權的危害,卻又聲稱這樣那樣的原因,有意無意地為自己以往的關鍵性失誤辯解。

他們到底是在為民主黨站台,還是要撇清責任,甚至害怕引火燒身呢?

大選舞弊的證據,最後都指向了民主黨,中共參與操縱選舉的證據也眼看水落石出,不僅兩位民主黨前總統似乎要尋求退路,估計很多民主黨政客也很快會試圖尋求出路。儘管民主黨左派勢力如同中共政權一樣試圖抵賴、人身攻擊,但拜登即將成為民主黨的棄子,與拜登團隊迅速切割,讓自己離選舉舞弊越遠越好,應該會成為民主黨內更多人的共同策略。

僅僅與拜登切割,與選舉舞弊切割,甚至試圖與中共政權切割,就能過關嗎?

如果民主黨敢於切割內部的社會主義左派,才能真正闖過這一關,才會有出路;假如繼續默認左派用中共的手法耍花樣,民主黨會越陷越深,最後與中共政權的結局無異。

民主黨在選舉舞弊中會輸掉什麼?

當更多選舉舞弊的事實曝光,民主黨無疑將深受其累,今後的出路將成為大問題。民主黨輸掉的將不僅僅是一場大選,還將輸掉美國人的信任,更將輸掉正義。左派媒體與民主黨在這次大選中的表現,將令民主黨東山再起失去根基。驢像之爭恐怕將出現長期一邊倒的局面。

民主黨原來以為可以擴大在眾議院的優勢,並準備向參議院多數和總統寶座發起衝擊,結果,民主黨卻失去了不少眾議院席位,民主黨政客們應該看到了民心所向。這還只是目前的形勢,如果再有證據曝出,眾議院、參議院選舉中也出現了舞弊,像總統選舉一樣出現戲劇性的反轉,民主黨最終是否可能大敗,目前還很難說。

民主黨內也有眾多的傳統人士,他們對中共政權的認識也比較清楚,在制裁中共迫害人權、抵制中共滲透擴張的政策上,實際與川普團隊並無不同;這些人在民主黨內應該還有不少,但他們的失誤在於,為了保住民主黨的勢力,不敢當面拒絕社會主義,甚至對Antifa、黑命貴(BLM)等激進的共產主義組織都不敢輕易表態,卻時常為了反川普而反川普,為了反共和黨而反共和黨。

民主黨在選票中迷失,縱容社會主義左派作亂,是選票舞弊的根源,也必然出現與中共政權相勾結的醜事。如果民主黨繼續試圖遮掩、抵賴,將令人神震怒,也將輸掉整個未來。

民主黨總統或候選人表現出的根本問題

拜登在民主黨內初選獲勝,目前難以確認是否也有舞弊的情況出現,不管怎樣,拜登這樣一個政績平平、缺少個人政見和魅力、又老態龍鍾的候選人,最終成為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至少表明民主黨後繼無人。

拜登的出現,也是民主黨內傳統人士被迫接納社會主義左派的結果。為了獲得這些社會主義左派的選票,面對公開的社會主義叫囂,民主黨內的傳統人士選擇了沉默,也恰恰被社會主義的左派所利用,從而令民主黨失去了正確的方向。

相信一個個選舉舞弊的證據落實後,應該都與民主黨的社會主義左派有關,抵賴中也會繼續暴露出與中共在香港一樣的作亂手法。應該相信,民主黨內的傳統人士,很多人不會認同選舉舞弊的下作方式。目前,很多民主黨人應該還不敢相信這樣的事實,或者說,出於黨派之爭,暫時不願意輕易表態。但很快,更多的民主黨政客將不得不表態。

默許選舉舞弊無疑會葬送參與其中的左派人士,也會牽連不少民主黨人。在這歷史的關鍵時刻,正義的民主黨人應該認真思考,選擇暫時從選舉舞弊中脫身,還是選擇痛定思痛,重新思考民主黨的未來,從更大層面來說,選擇重新思考美國的未來。

拜登對中共政權的政策模糊,實際也符合他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左派的態度,與前總統歐巴馬、克林頓並無本質不同。他們的共同點幾乎一致,偶爾會表露出對中共政權的強硬態度,但在具體做法上,實際屢屢對中共政權保持了綏靖政策。

克林頓幫助中共加入了WTO,歐巴馬眼看習近平違背諾言,在南海、東海、台海不斷挑釁擴張,卻沒有出手制止。歐巴馬的亞太再平衡策略,更多停留在口頭上,他卸任時,把中共在西太平洋擴張的爛攤子丟給了川普,也包括朝鮮核問題、伊朗核問題、中東問題,當然還有巨額的美中貿易逆差、中共間諜、滲透、大外宣等。在這些問題上,拜登都有份,拜登與中共政權的交易遲早曝光,也將付出代價。

他們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容忍,在美國社會應該是相當奇怪的,也導致了美國在21世紀初前後對中共政權的戰略性失敗。這不是某個人、或某幾個人的問題,這應該是民主黨內的系統性失策造成的,因為民主黨在美國內部就容忍社會主義左派佔有一席之地,企圖拉攏社會主義左派選票,結果卻被社會主義政策和思潮所左右,自然就出現了對中共政權的綏靖政策,這才是民主黨最根本的出路問題。

民主黨需要直面選舉舞弊的真相

川普不是政客,他能清晰的看到中共政權的危害,在4年內徹底扭轉了美國對中共政權的政策,當然因為他有過人之處,也因為他獲得了共和黨傳統人士的大力支持。那麼民主黨內完全沒有這類的清醒之人嗎?相信不是,但他們卻無法做出類似的扭轉。

拜登一再說,中共政權不是最大敵人時,幾乎聽不到民主黨內的反對聲;當拜登在總統辯論中稱,Antifa只是一個想法,不是一個組織時,也沒有聽到民主黨內的反對聲。政治正確擋住了大多數民主黨人的思維邏輯,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默許、縱容,導致了民主黨偏離了方向。

今天,這樣的惡果終於產生,民主黨不但無法扭轉對中共政權的策略,也不敢對民主黨內部的社會主義左派有微詞,一切只為了選票。於是,在選舉無法獲勝的情況下,民主黨左派策劃、實施了選舉舞弊,這實際也是社會主義左派的日程表。他們的最終目標當然是組建龐大的威權政府,包攬一切;主流媒體已經被控制,教育機構已經被滲透,與中共政權的勾結是必然事件;再下一步自然就是美國民主的消亡,選舉作弊早晚會在左派的手中發生。

美國社會主義左派也採用了與中共一樣的策略,先放下駭人聽聞的共產主義口號,暫時包裝成一個可以被接受的虛偽的社會主義綱領,以蒙蔽更多人。

這次大選之爭,舞弊的出現,應該令民主黨內的傳統人士、正義人士清醒了,與社會主義左派的聯合,正在葬送民主黨的未來。

與拜登切割,與選舉舞弊切割,或者假意表態與中共政權切割,都是權宜之計,也改變不了民主黨走下坡路的命運。徹底剝離內部的社會主義左派,才是民主黨真正的出路,這不僅關乎民主黨的未來,也關乎美國的未來。

民主黨內的正義之士,現在就應該站出來,明確的反對選舉舞弊,明確譴責左派的違法行為,主動尋求真相,揭露左派見不得人的勾當,絕不能允許中共政權的手法在美國存在。

真正的民主黨人,應該徹底與左派脫鉤,真正站在美國人民一邊,重新定位民主黨的方向,重新走回美國的傳統,民主黨才能有真正的未來,才能繼續得到神的照看,這才是美國之福。

来源:大纪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