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富豪的私密生活

德國富豪

全世界有很多這樣的富豪,人們對他們的名字可謂耳熟能詳,甚至如雷貫耳,如美國的比爾·蓋茨、扎克伯格、巴菲特、索羅斯;日本的松下幸之助、孫正義;法國歐萊雅的貝當古;中國內地、香港、台灣的富豪,我們就更熟悉了。

甚至連俄羅斯、印度、墨西哥,我們也聽到過響噹噹的富豪,如俄羅斯首富阿利舍爾·烏斯馬諾夫、印度太陽藥業老闆桑哈維、墨西哥電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盧等。

許多國家的富豪,不只是本國民眾,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可以通過媒體了解到他們的長相以及生活方式,如乘坐什麼型號的私人飛機、駕駛什麼牌子的汽車、住在什麼模樣的宅第裡等。

由於這些富豪們經常出席各種活動,被媒體大量曝光,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有些富豪還喜歡當導師,不斷進行演說,介紹自己的成功經驗,他們的有些言論甚至成為商業經典,被世界上的年輕人喜愛和追逐,享受到了娛樂明星的「待遇」。

但是,卻有那樣一個國家:經濟高度發達、製造業處於世界最先進水平、隱形冠軍傲視群雄,奇怪的是,很少有人知道這個國家的富豪姓甚名誰。

這就是德國

難道這個國家沒有富豪嗎?當然有,而且不少,但他們的人生態度與世界上許多國家的富豪有很大差異:避免參與各種公眾活動,甚至拒絕參加生活在不同層次的老同學聚會,

也不對外展示自己的生活方式,儘量做到低調。那麼,德國的富豪到底有多低調呢?

德國富豪過著「隱身」的日子

前幾年過世的德國最大零售商阿爾迪兄弟,是德國首富家族,他們共同財富超過400億歐元,但是他們的生活完全隱蔽,從來不接受採訪,迴避任何公眾活動,留給世界只有不多的幾張照片,讓人感到他們似乎只生活在商業傳奇之中。

德國首富阿爾迪兄弟,他們平日極為低調,絕少在媒體曝光,此為被德媒認同的唯一兄弟照。

德國第二富豪、零售店利德的創始人之一迪特·施瓦茨擁有大約170億歐元的財富,人們至今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仿佛這個世界沒有他的存在一樣。

網上只有他比較年輕時的一張照片,也不知真假。所以,即便他在大街上散步,人們也不知道這就是一位頂級富豪。

目前他住在德國南部一個小鎮,當地居民和媒體也不知道他到底住在哪棟別墅。他不僅從來不接受採訪,甚至還拒收政府發的各種獎章和榮譽證書,平時開一輛普通的汽車,穿著極其普通,喜歡和太太去參加音樂會,但從來沒被人認出過。

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筆者曾為一位生活在慕尼黑的富豪的住宅提供勘察設計服務,之前我和許多人一樣,根本沒想到這位富豪就住在普通的街區裡。

這些街區不設圍牆,也沒有門衛保安,每棟別墅的前後車道、人行道都是公用的,路人就在富豪的別墅大門前行走。

雖然富豪的別墅占地面積頗大,但外觀設計與其他別墅相比並不顯眼,一般人並不會去留意別墅主人的身分。

在別墅大門口的門鈴旁,寫著五排姓名,讓人感覺到在這棟大型別墅裡住著五家人。其實,整棟別墅就住著富豪一家。而且,五排姓名都是化名,恰恰沒有富豪自己的名字,這個祕密只有當地郵局的投遞員明白。

如果不走進別墅和它的後花園,只從街道憑外觀看別墅,是無法想像它內部特別是後花園是怎樣的壯觀,它裡面包括有天然式游泳池、燒烤場、灌木叢、玫瑰園、小型體育場、大面積草坪和一排竹林等。

別墅的保安當然是有的,除了嚴密的電子防盜系統外,無人知曉的是別墅兩側,還有五名荷槍實彈的保鏢全天候輪班保護。

別墅內的地下車庫,收藏著五輛價值不菲的古董老爺車。但外出時富豪總是自己或讓保鏢開著不顯眼的汽車,而且上下車都在別墅內的車庫完成,外人是無法看到的。

所以,多年來,周圍居民並不知道「富豪就在他們身邊」。我為他的別墅進行勘察設計之前,就與他簽訂了隱私保密協議,內容包括不得公開他全家人的姓名、地址和他提供的一切資料等等,長達兩頁紙。

再舉一個例子。

有一位德國頂級富豪在他的別墅裡舉辦生日慶祝活動,邀請了二十多位來自全國各地的圈內富豪到家裡聚會,儘管這位富豪別墅外的街道亦是開放式的,可是行人見不到來聚會的富豪們泊在門口的豪車。

原來,富豪們大多是由自己的司機駕車送來,司機將他們送入別墅後,就駕車離開,在別處等待。待活動結束後,司機再分別前來接他們離開。

所以,儘管別墅內有二十多位德國大富豪正在品嘗名酒、高談闊論,但行人在別墅門前就看不到一輛豪車。

德國富豪的氣質是如何煉成的?

富豪們對自己擁有多少財富從不主動對外公布,外界並不知曉他們的真實財富情況。當然,對於那些上市的公司,財富調查機構可以通過股權分配等數據來猜測他們的財富情況。

但德國「隱形冠軍」企業占了世界的一半以上,而且多是家族企業,代代傳承,並不上市,雖然這些企業的擁有者身家非凡,

但他們往往拒絕一切媒體和調查機構的採訪,對自己的財富情況不透露一星半點。

曾經有機構曾聯繫了400個百萬富翁,想對他們進行採訪,結果,願意接受採訪的不到1%。而那些頂級富豪,就更不願意接受釆訪了。

所以,德國富豪的財富調查報告,大多是建立在媒體猜測及相關機構的分析之上,沒有一個是權威的。

而用常規的「富人生活方式」來識別富豪們的財富,也行不通,因為他們大多並不熱衷於勞斯萊斯、法拉利或大型遊艇等外露之物。

雖然他們也在享受生活、日子過得相當奢華,但他們就這樣無聲、低調地生活著。

然而,他們卻非常看重家庭生活的和諧,十分重視對子女的教育。這就是德國富豪們的氣質:低調不張揚,奢華有內涵。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德國富豪如此行事呢?

首先,這和社會的整體價值觀有關。

在經過經濟奇蹟和擁有深厚文化底蘊的德國,富豪們知道,想得到社會和別人的尊重,憑有錢是不行的,還要靠自身的文化素質和社會責任感。炫富,只會被社會和民眾視為低俗和缺乏教養之舉,受人鄙視。

所以,不僅是富豪,就是那些高收入群體如企業高管等,也不炫富。普通的德國人,更不會在同事之間、朋友圈內去炫耀什麼。

德國富豪的低調,與他們絕大多數是靠穩紮穩打發家致富有關,一夜暴富的極少,故不容易出現「有錢就任性」的心理。

而德國的富二代、富三代甚至富四代們,也深深懂得自己財富的背後凝聚著家族幾代人的打拚和努力,自己並沒有炫富的資格。

此外,德國的富豪極少著書立說傳播什麼「經典謀略」、「管理法則」及成功學。因為他們明白,自己的經營理念和成功法則都有與眾不同之處,往往難以複製,更難以生搬到其他行業。

德國富豪對於世界上那些通過著書立說來顯擺自己的經營智慧和能力的富豪,往往嗤之以鼻。

其實,富豪們和他們後代,也在不斷學習,像德國女首富、寶馬家族傳承人蘇珊·科萬特,就是從公司的最基層干起,後來靠自己的經營能力和努力,讓寶馬走出了困境,並創造了產值和利潤連創歷史新高的佳績,成為德國工業的一顆明珠。

德國第一富婆、寶馬傳承人曾隱身在寶馬工作,竟無人知曉

其二,德國社會安穩,福利制度健全,物價穩定,人人可以享受平等的教育和醫療,有效地保障了國民生活的質量。

因此,人們不會對財富表現出特別的興趣,更不會以財富的多少來衡量人生價值和幸福感。對於炫富者,人們絕對不會給予掌聲和歡呼。

「金錢不是萬能的」、「金錢不代表幸福」的口號,確實成了德國民眾的共識。所以,人們並不盲目崇拜富豪,更沒有人會放棄尊嚴去巴結有錢人。

其三,德國富豪大多具有強烈的社會責任感,他們積極參與公益事業,喜歡進行「不留名」捐贈。

受捐機構經常會收到隱身富豪的巨額捐款。每當收到這樣的捐款,受捐機構往往會委託銀行倒匯一歐分給捐款人,以傳達這樣的信息:感謝捐款,希望捐款人提供地址和電話,以便開出發票(捐款人可以去報稅)。如果捐款人不回復,他們就視作匿名捐款。

幾年前,美國富豪蓋茨和巴菲特發起的富豪捐贈財產行動,在美國獲得廣泛稱讚,然而,德國富豪對此卻有質疑和批評,並拒絕跟隨他們的步伐捐出財產。

他們認為,蓋茨和巴菲特的「捐贈誓言」等實在太招搖了,「真正的捐款應不作聲張」、「高額捐款不如按時交稅」等。

文章來源:「格局瞭望臺」微信公眾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