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的黎明——西庇阿與韓信的人生寫照

傳統文化

文:轅固小生

歷史總是驚人的雷同,英雄的出現不是偶然,卻存在著諸多的巧合。

羅馬共和國的名將西庇阿•阿非利加努斯(Scipio Africanus,阿非利加努斯的意思是「非洲征服者」)和中國的韓信都是名垂青史,不世出的天才將領,在屬於各自的時空背景下,建立了曠古的功業,令後來者追思詠嘆。而他們人生際遇當中奇蹟般的相似,尤其是在戰場上交出了相同的「作業」,更是堪稱壯觀。

對比這兩個人生活的年代非常相近,西庇阿比韓信大6歲,又比後者多活了13年。而且建功立業的年紀相近,大西庇阿出山獨當一面是在24歲,韓信拜大將是在27歲。

此外最關鍵的是兩個人面對的對手相似,都是大神級的boss,西庇阿面對的是10幾年打遍亞平寧無敵手的漢尼拔(Hannibal Barca);韓信面對的是讓人聞風喪膽的項羽,秦末蚩尤轉世超級戰神般的人物。

觀察兩人選擇的戰略十分類似:西庇阿是迂迴先打西班牙、再打漢尼拔的老家——北非的迦太基,逼漢尼拔撤出意大利、回援老家。韓信是先迂迴打魏、趙、燕、齊,完成對項羽的大包圍和孤立。

因而兩人都有名垂千古的最後一戰,阿庇阿有「扎馬會戰」( Battle of Zama),韓信有垓下之戰。兩人KO掉大boss的戰術都是雷同的,都用的是U形口袋陣,「三面包圍」的戰術。

特別無奈悲催的是兩人都有類似的結局,西庇阿被羅馬政治家老加圖(Cato)嫉恨,一個勁兒地彈劾,變著花樣地查他的經濟問題,最後被擠出政治圈、孤獨病死。韓信被劉邦所嫉恨,死於呂后之手。

出現如此多的「巧合」,不得不引人懷疑,這是不是同一個人的兩個分身,在兩個環境下演出了相同的故事。就像美劇《西部世界》第二季的劇情,在「西部世界」主題公園「甜水鎮」(sweet water town)之外,還有一個日本江戶時代的主題公園,只是把甜水鎮裡的妓院老鴇換成了藝妓館的老闆娘;把美國西部的大盜換成了日本的浪人武士,故事情節和人設都是一樣一樣的。看起來像是天意安排的造化弄人,但他們的偉大不容置疑。

然而,西庇阿畢竟還是比韓信幸運得多,雖然鬱郁辭世,但還是歸於善終。韓信則為了報答劉邦的知遇之恩和體貼之懷,在忠誠的搖擺之中,下場悽慘,可謂是不得好死,家族滅絕。而且這位擊敗漢尼拔的西庇阿,在自己的將星隕落之後,由其子小西庇阿再拾乃父之志,發揚光大,終於成為了羅馬又一代名將,真是虎父無犬子。韓信的精神傳人很多,但是正統血脈從此根誅,不復存在。

撫今追昔,英雄的黎明如朝陽般燦爛,可凋謝的晚景太過匆匆,留下不盡的懷念,供爾憑弔。

略地攻城志已酬,

陳辭欲伴赤松游。

時人苦把功名戀,

只怕功名不到頭。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