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鑒定揭露的人性黑暗

親子鑒定揭露的人性黑暗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美國的一真人秀,叫《Maury show》,它是一場大型的親子鑒定節目。


這檔節目曾經上過微博熱搜,作為一檔熱播了28年的王牌真人秀,在Google擁有高達92%的支持率。

如此火爆,它到底有甚麼魔力?

看了一集就上頭了,這簡直是大型的撕x與蹦迪現場,備胎與隔壁老王同哭的真人故事會。

這檔節目的中文譯名《莫裡秀》,腦洞奇特的中國網友取名《喜當爹》、《爸爸去哪兒》。

和國內的情感調解節目不同,《Maury show》裡的主持人和觀眾有一種看熱鬧不嫌事大的狀態。

每一對嘉賓都有剪不斷理還亂的故事,有人大打出手,還有人現場撕x 。

節目最高潮的是主持人拿著親子鑒定結果的信封,揭曉全場最關心的答案——他到底是不是孩子的父親?

當男人知道自己不是孩子的父親時,開心到現場蹦迪,當女人知道他是孩子的父親,同樣開心到蹦迪。

不僅僅有人跳舞,還有人現場翻跟頭,忍不住感嘆,這節目沒點才藝還不敢參加了。

他們為甚麼會如此的激動?

因為一旦確認是孩子的父親,就意味著他必須支付贍養費,而孩子母親也因此找到了「長期保障」,所以雙方在親子鑒定前往往都變得異常緊張。

在親子鑒定面前充斥著太多的謊言和悲歡離合,越面對真相的時候,人性越暴露無遺。

首先來普及一下親子鑒定的知識,親子鑒定分為司法鑒定和個人鑒定。

個人親子鑒定是不公開的,鑒定結果只有鑒定委托人知道,樣本可以自行採取。

而司法親子鑒定是完全公開的,必須鑒定委托人父、母、孩子三方同意,面對面到場。

在中國,親子鑒定被稱為「婚姻粉碎機」,它讓很多人和家庭情感破滅,人生崩盤。

但鄧亞軍並不這樣覺得。

作為「中國第一代DNA鑒定師」,她堅定的認為,「後果不是我們造成的,我們只是用技術把結果公開化而已。我們沒有錯,鑒定機構也沒錯,錯的誰知道是誰呢?反正不是我們。」

親子鑒定這場「考試」只有一道選擇題,兩個選項,是與不是,自願報考,而親子鑒定師是最公正的判卷老師。

作為親子鑒定師,鄧亞軍經常聽到的話就是「這個孩子是我的嗎?」

百分之三十的回答都是「不是」。

有十多年DNA親子鑒定經驗、做過的鑒定有十幾萬例,鄧亞軍見過無數的謊言和欺騙,早已對婚姻的破碎見怪不怪。

在她的印象中,大部分做親子鑒定的人,在鑒定所時平靜如常,出門後開始崩潰痛哭。

有當場動手的、甚至有拿到否定結果「啪」把孩子扔到一邊的……

鄧亞軍的第一例親子鑒定是在2003年,委托人是一位孕婦。

這位孕婦久婚未育,卻在出軌後懷孕了,她不知道腹中的孩子是丈夫的還是情人的。

由於這名女子懷孕僅兩個多月,DNA樣本採集非常困難。很多種辦法都嘗試了,但都沒有成功。

鄧亞軍建議她先不要墮胎,因為她可能以後都沒機會再懷孕了。

這位女性答應再想想,可不久後鄧亞軍就接到她的電話。她說自己已經把孩子打掉,因為不能留下後患,她不想讓這個孩子破壞她現在的幸福。

孩子何其的無辜,整件事情對鄧亞軍的影嚮很大,她有很多的無奈和惋惜,但這畢竟是別人的人生,她只能尊重。

經過了十幾年,鄧亞軍對很多離奇的事情也見怪不怪,面對網友和媒體,她可以講出各種令人驚掉下巴的故事。

入行的前兩年,一位農邨的老人帶著兒子兒媳來給孫子做親子鑒定,因為兒子兒媳都有智力缺陷,孫子卻是個正常人。

邨裡的人都懷疑老人和兒媳有染,於是老人決定來做親子鑒定。

做完鑒定,結果顯示孫子真的是公公和兒媳的孩子。

有次鑒定中心來了3個女人和5個男人,當時鄧亞軍心生疑惑,以為是家屬陪同,結果,這群人並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他們都是來看懷孕女生熱鬧。

原來他們都屬於SM圈,在女生懷孕的當天,圈友一起組了個十幾人的大party,在一個大別墅裡,這5個男的同時和女生發生了關系。

女生懷孕之後,這群人好奇到底是誰中了獎,於是一起跑到親子中心做鑒定。

鑒定結果出來了,是5個男的其中一個,他們有說有笑的,很輕松。8個人在那邊討論要不要生下來,很有意思。

女生最後決定不要這個小孩,因為SM圈有一個原則:第一個小孩必須是老公的,要對老公負責。

鄧亞軍很難理解這群人的娛樂心態,在他們眼裡,甚至在那個懷孕當事人的眼裡,一條新生命敵不過濫交後的猜爹游戲。

除了遇到這些「性開放」的年輕人,鄧亞軍還遇到過道貌岸然的偽君子。

很多年前,有一個名人托人找到鄧亞軍所在的鑒定所,想給自己和一個小男孩做親子鑒定。

原來,小男孩的母親找到這個名人,說孩子是他的。

他開始不相信,女方一氣之下要把事情捅出去,他開始慌了,急忙穩住女方。拖了幾年,女方等不了,她要求用錢來解決這件事情。

這位名人不缺錢,但他想確認一下這個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便托人找到鑒定所。

鑒定結果顯示:小男孩確實是他的孩子。

拿到鑒定結果,他很快就給了小男孩母親一筆錢,為了不讓外界知道這件事,他把孩子送到國外讀書。

有一次,鄧亞軍看到那個名人在電視上講述自己的家庭生活,自己是如何做父親的,還提到很多自己和孩子相處的細節,完全是一副「好父親」的形象。

只不過他提到的孩子,是婚內那個已經成年的孩子,而身在國外,年紀尚小的另一個兒子,卻從來沒有得到過他的關心和照顧,只能被流放到國外。

千百句的謊言只一紙報告就能拆穿,數十年的夫妻出了門就能一拍兩散,親子鑒定機構仿佛是人性的屠宰場。

戴維是一名親子鑒定師,他還記得去親子鑒定機構第一天的情形,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手裡拿著一份親子鑒定報告,孩子不是他的。

男子轉身就往牆上撞,不一會兒就頭破血流,戴維嚇懵了。

領導安慰說:「這些情況不多見,放寬心」,領導並沒有說實話,之後的日子裡,戴維幾乎每天都經歷著這樣的場景。

幾年下來,戴維在這份工作中看到了太多的悲劇,身邊同事的流動性也越來越大。

一名五十多歲農邨男子,孩子已經有二十多歲了。男子從邨民的閑言語言中聽說孩子可能不是自己親生的,內心掙紮了一番之後,找到戴維做親子鑒定。

當鑒定結果顯示出孩子不是自己親生時,他怒火沖天地跑回家去把老婆的腿砍斷了。

這個男人被捕的時候卻對警察說:把她的腿砍斷後,自己本來就打算去自首的。

這件事對戴維的影嚮很大,那時他開始思考自己這一份工作的意義是甚麼?

如果沒有親子鑒定,如果真相可以不揭露,這個家庭會不會更加幸福一點?

最讓戴維難忘的是付某的案例。

發現妻子出軌之後,付某獨自做了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小孩不是他的,而是妻子與初戀所生。妻子求他原諒,保證以後絕不再犯,付某選擇了原諒。

一年後,妻子又懷孕了,付某每天陪伴左右、關懷備至,結果這小孩又是妻子和初戀的,付某崩潰了,天天想自殺。

欺騙和背叛變成家常便飯,戴維看到太多人活在謊言的泡沫。

有一種人叫做綠奴,他們很愛看自己老婆和別人發生關系。更有甚者,喜歡看自己女兒和別人發生關系,戴維就遇到過。

有一次,一個爸爸帶著女兒來做鑒定,帶了好幾個不同的檢材,這些都是和女孩發生過關系的男人。

並且這些發生過關系的男人,都是爸爸幫女孩物色的,這位父親給出的理由也是讓人大吃一驚:他想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他滿意的對象。

是的話,就讓女兒和他結婚,不是的話,就把孩子打掉。

看女兒和別的男人發生關系,他整個人會很興奮,並且看到後,他自己還會參與進來,女孩才十七八歲的年齡,甚麼也不懂。

她從小受到的教育,讓她覺得這樣是合理的,所以早就習慣了,都說父母的天性愛自己的孩子,可這麼反人性的事情依舊存在,這是戴維遇到的,中國人口十幾億,那些沒遇到的呢?

這些年的經歷不由的讓他懷疑世界,懷疑人生,甚至患上抑鬱。

2014年,戴維相戀10年的女友出軌,兩人分手,屋漏偏逢連夜雨,父親被診斷出癌癥晚期。

那段時間是戴維人生中最黑暗的時候,他辭職了。

入行十年,戴維拆散了2000多個家庭,之前他是「局外人」,現在他是「局中人」。

人類的眼睛有5.76億的像素,卻依舊看不穿人心。

人們戲謔親子鑒定為「綠帽制造機」,而親子鑒定師則是「綠帽鑒定師」。

如今,網路上對親子鑒定具有爭議,有部分人覺得這項技術破壞了社會家庭和諧,這臺「道德粉碎機」不應該出現。

在我看來,技術沒有錯,錯的是人,親子鑒定這項技術只是還原了事實,它非常公平的讓那些被蒙在鼓裡的人得到了真相,每一個人都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李銀河早年接受採訪時說過:「如果夫妻之間有很深的感情,根本不會去做親子鑒定。這麼在意孩子是不是親生的,證明夫妻關系本來就是不穩定的,這項技術只是證明了相互之間的不信任。」

親子鑒定的結果並不會改變這個家庭的命運和走向,它只是讓那些註定的事情提前到來而已。

盡管有時候,真相很殘忍,但我們依舊要擁抱真實,因為真實是人與這個世界相處最基本的要素。

一個女孩如果活在自己的想象中,不肯走到真實的世界,那她很容易被渣男傷害。一個家庭如果活在謊言中,充滿了欺騙和背叛,那這個家庭遲早要分崩離析。

以上,願我們都活在真相的世界裡。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