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黌水巷:古巷深深處,多少血淚流

大黌水巷

文:午夢堂主

以前在安徽省舒城縣一個叫大黌(ㄏㄨㄥˊ hóng) 水巷的地方上班。

那條街巷也不長,街道兩旁,遍植香樟玉蘭桂樹,於是一年四季,綠蔭匝地。春來玉蘭花開;夏至香樟花放;中秋時節,又是撲鼻桂花香濃。

大黌水巷

街巷這邊,是終年水流潺潺的玉帶河,走至街巷盡頭,往左一拐,又看到始建於明朝,高大巍峨的文峰塔。

所以,雖身處鬧市,這街巷,除去上下學高峰時期,倒格外安靜冷清,卻也溫馨。

記得第一次來這裡上班,看到路牌標識,居然不認識大黌水巷的「 黌 」字,後來細看路牌下方的一行拼音,才認識了。

其實這個「 黌 」字,音紅,是古時對學校的稱謂,這街巷內,以前有一所小學和一所中學,分列街巷兩旁,當真是名副其實。

不過,關於大黌水巷,還有一種說法是,原先是寫作大紅水巷的,因為明清兩朝,在此街巷,曾發生過數次激烈巷戰,血流成河,故得此名。

後來才改「 紅 」為「 黌 」,就是我們今天看到的大黌水巷。

大黌水巷

據計六奇的《明季北略》載,崇禎十五年三月,張獻忠率數万大軍,自霍山縣直撲舒城。

當時的舒城縣令王道光,以父死丁憂為名,回鄉不歸,翰林院編修胡守恆,便和帶有一千人馬的參將孔廷訓,率舒城軍民駐守城內抗敵。

張獻忠派人勸降,又向城內射招降書,這胡翰林,在高高的城牆之上,當著敵軍的面,當場焚毀招降書。

為表與舒地軍民誓死守城的決心,胡翰林登上城頭,親自督戰。

張獻忠見狀大怒,率大軍以牛皮蒙頭攻城,又以洞車鑿穿城牆,城牆被破者凡七八處。

這胡守恆,無懼無畏,毅然帶領軍民,以烈火澆油,自城上擊之,又和軍民一道,夜以繼日,修補城牆破處。

豈料這時,參將孔廷訓,眼見張獻忠大軍壓境,氣勢逼人,竟背著胡守恆,偷偷出玉帶河,投降去了。

勢單力薄的胡守恆,和兄弟子侄們一道,親率舒地軍民,血戰三日後,在四月初三這一天,城牆終被孔廷訓為敵軍引路,由南面順利攻破,張獻忠大軍如惡虎猛獸般,洶洶而入。

胡守恆帶兵衝殺至縣城南門外三里處的荷花塘,終被張獻忠部士兵俘獲。

張獻忠恨其守城不降,命人將其殘忍削去膝蓋骨,又「 刃其腹 」,腸開肚裂,血流如注,最終他身「 被數十刀以死 」,慘不忍睹。

此一戰,胡翰林的堂兄胡守身、胡守素、胡守己、胡守懸,堂弟胡守初,堂侄胡永禧、胡永耀、胡永翼、胡永佐,均在激戰中,英勇戰死在城頭,壯烈殉國,一門忠烈。

張獻忠大軍進得城來,又怒舒地百姓誓死不降,遂在今大黌水巷處,大開殺戒,慘遭屠戮的無辜百姓,屍骸相枕,血流成河,此巷因之名大紅水巷,以志慘烈也。

更有最慘而不忍言者,莫如舒城。

賊踞城中凡八閱月,人民廬舍,蕩然如洗,止留一片白地而已。 (《明季北略》)

參將孔廷訓,潛通賊,逾三日,賊由城南入,守恆、龍、光,皆死之,賊屠舒城。 (《明史》)

張獻忠部佔據舒城後,將舒城改名「 得勝州 」。這年五月,復攻破廬州,後又陷六安。在六安,稱「 大西王 」,改元「 天命 」,正式建立武裝政權。

2017年,在四川岷江考古發現的江口沉銀,多塊銀錠上刻有「 得勝州 」三字,即為當日張獻忠部佔據舒城時所鑄銀錠。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兩百餘年後,昔日的明末戰亂,猶如輪迴般重現,舒地百姓,再罹清末戰亂。

這一次是太平天國。

原來,改朝換代,換的只是封建王朝的名字,百姓的災難,從來都是周而復始。生生不息,苦難不已。

清咸豐三年和八年,太平軍與清軍,在此巷,又先後發動過三次伏擊戰,屍橫遍巷,死者無數。

再次上演,兩百多年前,血流成河的慘烈景象。

咸豐三年,洪秀全派春官正丞相胡以晃,率部西征。

這年十月二十日,胡以晃、曾天養部,從桐城攻入舒城境內,旋破縣城,殺主事朱麟琪。

第二日,清廷兵部侍郎呂賢基、縣同知徐啟山,走投無路,投水自殺後,太平軍勢如破竹,遂佔舒城。

咸豐八年九月,自太平天國天京事件,元氣大傷後,清將李續賓,趁勢率13營6千餘眾,發起反攻,連陷太湖、潛山、石牌等地。

九月初六日,清軍開始攻打舒城西門外太平軍城壘。

初七日,陷城,駐舒太平軍,被逼撤至三河鎮,清軍再佔舒城。

但是,這年十一月,陳玉成、李秀成分別率數万大軍,奔赴三河鎮,連營數十里,截斷湘軍退路,最終取得著名的三河鎮大捷,李續賓部全軍覆沒。

三河大捷後,陳、李兩軍,又乘勝南進,再次攻占舒城、桐城等地。

湘軍經此大敗,年餘不敢東犯。

咸豐十一年,太平軍安慶失守後,舒城的形勢也急轉直下。

這年9月11日,清廷候選道曾國荃、副都統多隆阿,再次率軍攻打舒城,當時駐守舒城的太平軍守將朱風奎部,一番激戰後,敗退三河。

城內未來得及逃走的太平軍,均被當時舒城知縣陳元泰、參將桂學高等人,屠殺殆盡。

至此,太平軍在舒城一縣,前後共駐紮軍隊近十年之久,而太平軍佔領舒城期間,與清軍數度激戰,各有勝負,雙方均傷亡慘重。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生活在舒地的無辜百姓,被迫一再捲入清末戰亂,終落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十室九空,無辜枉死者,不計其數。

而作為城內巷戰主要發生地的大黌水巷,在每一次戰爭發生時,無疑首當其衝,軍民死傷最為慘重,尤讓人不忍聽聞。

這太平軍與清軍,不論誰勝誰負,於百姓而言,都是一場災難。

真是,勝,百姓苦;敗,百姓苦。

大黌水巷

慶幸得是,歷史終於翻過這至為黑暗、慘痛、血腥的一頁,如今的大黌水巷,街道寬闊整潔敞亮,街巷兩旁,樹碧如雲,夏至滿目香樟花開,秋來桂花香飄十里。

如今的縣教育局、體育局、圖書館,還有兩所小學,都靜靜佇立在香樟玉蘭環合,桂樹枝葉蓊鬱處。

若清晨你來,這里便是遍街巷朗朗書聲;夜幕降臨,星光月光路燈光,又透過層層斑駁樹影,春夜細雨般,窸窸窣窣密密篩下來,輕輕落到你的眉間心上。

有悠悠踱步的老者,身著唐裝,手拿折扇,在樹下寂寂走過。

有身穿白色襯衫,騎著腳踏車的少年們,一路搖著清脆車鈴聲,言笑晏晏地,從你身邊,呼嘯而過。

這時候,風中到處都是五月的和煦暖陽和鳥語花香,你再不會想到,這街巷兩側,一側是喧囂擾攘的鼓樓街,一側竟是人頭攢動的菜市場。

大黌水巷在中間,遺世獨立般,獨自享受著這紅塵鬧市,難得的靜謐與美好。

這滄桑人世,數百年時光漫漫,終於等來這山河無恙,歲月安好。

但願後人,永遠只記得,大黌水巷,這滿溢古色古香的書香名字。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