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殺手思想家

布雷維克

文:西奈山峰

2011年7月22日,挪威發生了一起震驚世界的爆炸槍擊案,先後共致死77人,主要是挪威工黨青年營的參與者,他們多是政客們的子女,未來的政治明星。

2012年8月24日上午,挪威法官宣布,判處殺害77人的33歲的布雷維克21年監禁。

關押小布的哈爾登監獄,斥資15億修建在挪威最美麗的森林裡,森林裡面有雲杉、蘇格蘭松、藍莓灌木這些優美的植物,讓人的心情非常放松,同時還有陽光海灘。

圖片

單人間,現代化設施一應俱全,冰箱都有,而且每個牢房的風格都是囚犯自己提出來的,有專門的設計師來滿足他們喜愛的風格。

圖片

還有圖書館、超市、健身房,基本就是別墅度假。

吃的特級廚師給犯人準備的營養餐,如果稍有怠慢,犯人就可以馬上投訴。甚至監獄還給犯人提供頂級的洗牙服務。

圖片

但是小布認為自己的人權被挪威監獄侵犯了,理由如下:

1、游戲版本過低。2、缺乏護膚品,房間裝修質量不行,要求重新裝修。3、失去了通信權!4、手銬不夠舒服。5、咖啡太冷了,監獄超市裡面的速食根本不好吃,面包的黃油太少了。等等。

2016年的奧斯陸法院表示:小布勝訴,堅決捍衞小布的人權。

對上述這些,此岸人看了肯定會五味雜陳。首先會震驚於小布的冷血,放著北歐天堂一樣的生活不好好享受,卻制造讓劣等民族都笑話的慘案;其次震驚於殺了77人竟然只判21年,並且還住在比自己家還豪華舒適的大別野。

更重要的是,肯定會頂禮贊嘆歐洲的人權,嘖嘖,看人家,畢竟是文明國家呀。

但是,如果只把小布當成一個吃飽撐的無腦冷血殺手,那就太淺薄了。此公可以說是現當代歐美西方最重要的一位思想家,其重要性不遜於那些耳熟能詳的家夥。

襲擊當天,小布在網上發布了一份長達1500多頁的《歐洲獨立宣言》,表露了他支持文化保守主義、右翼民粹主義、反伊斯蘭穆斯林文化、極右錫安主義以及塞爾維亞副軍國主義,而且支持暴力消滅伊斯蘭教、「文化馬克思主義」和多元文化政策,以保持基督教歐洲等觀點。

當代歐洲國家領導人、記者和公眾人物,在此岸啓蒙巨嬰們看來都是自由正義的捍衞者。但在小布看來,他們是「A級叛徒」,應該「執行死刑」,原因是他們推行「文化馬克思主義」、允許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進入。

小布的作案動機源於移民,但是他的獵殺並沒有針對移民和難民,而是對挪威自己人展開的外科手術式的精準打擊。

他認為:移民、難民是問題,但聖母治國才是問題的根源。如果現在當權的政客不好解決,那就幹掉他們的繼承人,給白左物理絕戶。於是在精心籌備好以後,他開始了對挪威白左政客的子女大規糢的屠殺。

當時挪威精英政客的子女們正在於特島聚會,在80分鐘分鐘內,布雷維克殺死了68個年輕人。

許多人都已經理解,布雷維克的行動針對的是「白左」,但「白左」到底是甚麼,所有人都說不清楚。小布的「宣言」中指出,它就是「文化馬克思主義」,也就是現當代美歐西方的「政治正確」和「歷史正確」。

圖片

 

圖片

 

小布認為:

第一,古典馬義和文化馬義都認為未來是一個「無階級的社會」,一個不僅機會平等,而且條件平等的社會,布雷維克認為,這種願景和人性相矛盾,因為人和人的不同,最終只能走向不平等。

第二,兩個版本的馬義都有強制性,古馬是「總路線」,文馬是「政治正確」。

圖片

第三,古馬認為歷史是由生產資料的所有權決定的,而文馬認為歷史是由性別,種族,宗教等等來定義的。

第四,兩個版本的馬義都會定義一些人是善良的,一些人是邪惡的,比如古馬認為工人和農民是善良的,資本家是邪惡的;而文馬認為穆斯林,黑人、女權主義婦女,LGBT等等少數群體是善良的,而歐洲白人基督徒是邪惡的。

圖片

第五,兩個版本的馬義都有強制作用,古馬獲得權力後,會奪走資本家的財產,由國家行使財產權;而文馬獲得權力後,會對任何不同意他們的人進行懲罰,並賦予少數群體特權。

第六,兩個版本的馬義都認為自己在任何情況下都是正確的,古馬的分析是從經濟入手。而文馬的作用是解構,任何東西都能被文馬主義者解構出對穆斯林,黑人、婦女,同性戀等少數群休的壓迫。

圖片

圖片

看看當今美歐的黑命貴、LGBT、取消文化、變性潮,以及對質疑這些的人的打壓,不得不嘆服布雷維克全都說對了。當今西方所謂的白左政治正確,其實就是高舉文馬主義的修正版的蘇維埃。

此番俄烏開戰之前,普京及其智囊多次公開指出了西方後現代主義與當年蘇聯的異曲同工,他們所指的現象正是布雷維克在宣言中指出的那些現象。他們用的概念是「偽自由主義」,其實就是布雷維克宣言中的所指的文馬主義。

啓蒙巨嬰們之所以自認為自己啓蒙了,是因為他們叛出了古馬,但之所以是巨嬰,是因為他們緊接著一頭紮進了文馬的糞坑,還自以為義,甚至不惜承認舞弊竊位的偽君拜登。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