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與名聯

文: 楊聞宇 

對聯作為特定的文學樣式,與古典詩文相互滲透,在文苑裡自成風韻,別具一格。千多年來,對聯所涉及的內容相當廣泛,意境廣遠、內容深刻的對聯,逐漸升格為名聯。

與女性關涉的名聯,相當有限。

女性與名聯

宋人《仿顧愷之洛神賦圖》卷(局部),選自遼寧省博物館「 山高水長——唐宋八大家主題文物展」

1.

個別女性是藉助於名聯,留下了姓名。

咸豐年間的京師名伶翠琴病故,眾多輓聯裡有這樣一副:

生在百花先,萬紫千紅齊俯首
春歸三月暮,人間天上總銷魂

夏曆二月十二日為百花生日,翠琴生於二月十一日,病逝於三月晦日,這裡將其生卒年月與其妍麗風姿、卓越技藝融為一體,譽其演技,亦悼其早逝,切題切景,別成韻味。

袁枚的女弟子金逸,有奇才,不幸新婚一載即病卒,年僅25歲。閨友汪玉軫寫下這樣的輓聯:

入夢想從君,鶴背恐嫌凡骨重
遺真添畫我,飛仙可要侍兒扶

上聯說我在夢中也想隨從你,可又擔心你所乘坐的鶴背負載不起我這個凡俗女子;下聯謂你的遺像應當將我也畫上去,你已升為瑤池仙姬,需要我做侍兒來服侍你的。汪玉軫也是袁枚的女弟子,此聯構思靈巧,筆涉仙凡兩界,顯示了姐妹二人的青春才華、珍貴情誼。

2.

有的女性與名人交集應對,致使她們也流傳於世。

湯顯祖年輕時才名遠播,張居正數次召見,他恥於與權貴為伍,堅辭不去。新婚之夜,新娘是才貌出群的閨秀,對新郎僅是耳聞,從未實見,便微笑著說:「 蘇小妹三難新郎,眼下燭明如晝,我想一難於你。」說罷,指著熠熠紅燭,吟道:

紅燭蟠龍,水里龍由火裡去

燭體上刻的蟠龍,在蠟燭燃燒時漸漸銷熔而逝,是為「 由火裡去」。

匆促之間,湯顯祖見新娘足穿紅繡鞋,忽得下聯:

花鞋繡鳳,天邊鳳從地邊飛

才子佳人入洞房,這無疑是風趣橫生的一副「 絕對」。湯顯祖著名的劇作是《牡丹亭》,杜麗娘形象的形成,自這裡也可窺得幾分消息。

沈葆楨的夫人是林則徐的女兒林普晴。妻子病逝,丈夫寫下一副泣語連珠、感情淒惻的輓聯:

念此身何以酬君,幸死而有知,奉泉下翁姑,依然稱意
論全福自應先我,顧事猶未了,看床前兒女,怎不傷心

沈葆楨咸豐五年(1856年)擢九江知府,後隨曾國藩佐理軍務,林普晴亦隨夫參贊軍機。林氏辭世,曾國藩的輓聯為:

為名臣女,為名臣妻,江左佐元戎,錦緞夫人分偉績
中秋日生,中秋日卒,天邊圓皓魄,霓裳仙子證前身

周瑜在九江的甘棠湖操練過準備抗曹的水軍,夫人小喬似曾參贊過軍機;沈葆楨任職九江知府時,林普晴參贊過軍機嗎?沈葆楨、曾國藩在輓聯裡所表述的內容與情懷,曲折地透露了此中消息。

3.

有的女性,本身就是歷史進程中的一個重要節點。

韓信之墓在山西霍山,「 生死一知己,存亡兩婦人」的墓聯,從歷史緊要處觸及朝野多人,簡潔扼要地總括了韓信的一生。一知己指蕭何:蕭何月下追回韓信,使韓信獲得新生;十年後,呂后也是用蕭何計,由蕭何騙至長樂宮,斬之。兩婦人一指呂后,一指漂母。韓信少時窮困,「 有一母見信飢,飯信,竟漂數十日」。韓信當初沒有變作餓殍,依仗漂母。

岳陽樓東北隅的小喬墓,墓不大,墓聯卻不少。其間有這樣一副:

銅雀鎖春風,可憐歌舞樓台,千古不傳奸相塚
杜鵑啼夜月,也為英雄夫婿,三更猶吊美人魂

奸相是曹操,美人指小喬。淺顯平易的文字背後,掩遮著奠定三國鼎峙前至為關鍵的赤壁大戰。據郭沫若先生認為:「 在赤壁之戰時有小喬參加。」英雄割據終歸於一枕黃粱,抔土埋香能熏染名士胸襟——名聯與文史詩詞互為滲透的效用,這裡體現得尤其圓融、到位,自銅雀台始,以美人魂收,史冊裡著墨不多的小喬,很不尋常。

杭州西湖的岳墓之前,有鐵鑄秦檜夫婦及万俟卨、張俊跪像。

青山有幸埋忠骨
白鐵無辜鑄佞臣

此聯看似隨意,實則是意境遼闊,寓意深邃得超乎尋常。該聯的作者竟然是清代一位姓徐的女子(上海松江人)。撰聯者沒有留名,但拜謁岳墳者,誰能不讀此聯呢?

4.

出類拔萃的傑出女性,彷彿讓名聯也閃耀著絢麗的風采。

武則天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執政期間,廢除門閥制度、促使生產發展,可又濫殺文武臣僚,私生活不加檢束,其功過是非實在難於評說。有人就選中乾陵墓園的無字碑,吟下這樣的聯語:

大功俱在史
小節不須書

簡潔、乾淨,以少少許勝多多許。

關於虞姬,安徽靈璧縣城東有「 虞姬墓」,墓聯爲:

虞兮奈何!自古紅顏多薄命
姬耶安在?獨留青塚向黃昏

上聯用高明「 紅顏自古多薄命」,下聯取杜甫「 獨留青塚向黃昏」,上下聯之首字綴成「 虞姬」,設問作答,不著痕跡地蟬遞成聯,又極其自然地隱寓著東方女性難於破解的命運機密。

虞姬廟在浙江上虞,其廟聯是:

今尚祀虞,東漢已無高後廟
斯真霸越,西施羞上范家船

此聯用典渾切,褒貶分明,開闔淋漓,弦外有音。高後就是斬殺韓信的呂后,至東漢光武帝時,即以薄太后配祀高祖劉邦,呂后已沒有資格享受祭祀了,可虞姬的廟宇,至今猶存。而下聯又將虞姬與西施相比較,進一步襯托出虞姬展袖自刎的貞烈氣節。

所謂名聯,名人效應是極其強烈的——項羽也是虞姬的精神底襯,當年的項羽如果是覥著臉過了江東,虞姬的身份就會非常掉價。

女性之剛烈體現在名聯裡,還有近代女俠秋瑾。秋瑾1906年從日本歸國從事反清鬥爭。有一天,她同幾個革命黨人來到天姥山,登上動石夫人廟。當地人為之介紹此廟的傳說:金兵侵宋,趙構倉皇南渡,剛逃到天姥山,風雨大作,山石滾滾而下,金兵遭到猝然打擊,狼狽遁去。趙構一夥得救,人們遂說是廟裡的娘娘顯靈了。嗣後,便稱娘娘為「 動石夫人」。秋瑾聽到這裡,想到清廷的腐敗,列強的欺凌,山河的破碎,國民性的怯懦,心潮難抑,隨即口述一聯:

如斯巾幗女兒,有志復仇能動石
多少鬚眉男子,無人倡議敢排金

破廟敗落,秋瑾便從地上揀一尖鋒石塊,將聯語刻畫於廟牆。剛剛寫罷,忽地潑下一陣滂沱大雨,「 浙東飛雨過江來」,瞬息間又雨過天青,奇怪的是,秋瑾方才刻寫的字跡沒有被雨水沖刷模糊,反而像填潤了墨汁,益發清新。在場的人深以為異,競相傳告。秋瑾著名的詞句是「 身不在,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天姥山聯語正是三年前的《滿江紅》一詞的賡續。又過去一年,秋瑾被害於紹興古軒亭口,被難之處的亭柱上,當即就出現了這樣的聯語:

悲哉秋之為氣
慘矣瑾其可懷

「 悲慘秋瑾」,這是歷史老人深長的一聲嘆息。

5.

名聯裡輓聯甚多,因為輓聯是將文化長河裡的一波波巨瀾化作了歷史陵園裡的一峰峰碑刻,挾有蓋棺論定的意味。

蔡鍔是近代軍事家。當年,究竟是誰幫助蔡鍔潛出北京城的?至今論說不一,有人說是時在交通部任職的曾鯤化,有人說是澳大利亞駐北京的記者端納。蔡鍔病故,輓聯眾多,人們一致認為小鳳仙​​的輓聯是難得的妙品:

萬里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成一夢
十年北地胭脂,自悲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

蔡鍔被袁世凱軟禁於北京時結識了小鳳仙,小鳳仙敢作敢為,幫助蔡鍔潛逃回雲南,起兵討袁,贏得了中國近代史上護國戰爭的勝利。孫中山的輓聯是「 平生慷慨班都護,萬里間關馬伏波」,以班超、馬援隱喻蔡鍔之忠勇殉國。蔡鍔積勞成疾,客死於日本。

小鳳仙的這副輓聯典雅悠永,摯情入骨。有人考證,此聯是易順鼎代筆而成。易為光緒舉人,代筆之時,年近花甲了。

34歲的蔡鍔與17歲的小鳳仙往來時,蔡有兩副對聯贈予小鳳仙,其一為「 此地之鳳毛麟角,其人如仙露明珠」,嵌「 鳳仙」二字於其間。其二是:「 自古佳人多穎悟,從來俠女出風塵」。當年的蔡鍔,擬將一位妓女冠之為「 俠女」,可不是輕易能下筆的了。琢磨先後聯語,忖度世情人心——當年掩護蔡鍔者,小鳳仙功不可沒。

來源      文匯筆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