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城市在燃燒 共產者在煽動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revor Loudon撰文/林達編譯

數日來,美國許多城市發生騷亂。汽車和建築物被燒,暴民在街頭打砸搶商店,甚至明尼阿波利斯第三警區也遭焚毀,警員不得不逃離大樓。更糟的情況或許還在後面。

抗議導火索表面看上去是因為黑人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被捕過程中死亡。左派專家認為,系統性種族主義和警察暴行是罪魁禍首。一些左派人士稱,正如2011年占領華爾街運動(Occupy Wall Street)中所發生的那樣,抗議活動被意圖抹黑的暴力分子所劫持。

另一面,保守派評論人士則認為,這是數週來對封閉症所引發憤怒的宣洩。

依我看,兩種說法均屬皮相之談:這完全是一場共產主義分子所煽動的叛亂——不多也不少。

美國社會主義者

在明尼阿波利斯的雙城,美國最大的馬克思「民主社會主義者」組織(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DSA)的600名同志(成員)一直在積極支持並參與這場街頭暴亂。

DSA與「安提法」(Antifa)密切合作,(「安提法」起源於上世紀30年代,標榜反法西斯,但卻是一個崇尚暴力,反自由社會和資本主義的激進組織)DSA在全國大會上通過一項決議,以組成一個「全國工作組,幫助推動協作和資源分享,來支持「安提法」)。他們直言不諱地表示:「一隻腳要踩在機構裡,一隻腳要踩在街道上。」

5月27日,雙城的DSA在社交媒體上發出呼籲,要求向他們的同志們「供應物資」,當夜稍晚,一個汽車商車展區即被燒毀。「想要幫助湖邊第三區的抗議同志嗎?」 DSA的馬克思主義同志在facebook上說,「這是來自當地民眾需要的物資清單」,隨附的清單包括醫療用品、「防護用的膠合板」、「任何可防範警察的東西」、「網球拍」、「曲棍球棒」,還有對私家車的需求,為騷亂者提供乘車服務。 這是在要求私人救護車呢?還是幫助暴亂者逃離現場?

雙城DSA的同志們還發推文上表示:「支援工人階級街頭起義!」「請援助TCDSA團結基金,因為未來幾週人們需要幫助」這意味著保釋金和律師費。

5月28日,DSA全國政治委員會發表了一份頗具煽動性且帶有極端偏見的聲明,支援暴亂者:

「我們譴責明尼阿波利斯警員當街處決佛洛德,他的被殺,出於一個根深蒂固的暴力模式:他們壓迫黑人、反對黑人,搞『白人至上』」

「來自資本主義的種族歧視、警察暴力是常態,他們需要維持統治,但我們需要以戰鬥來爭取一個好一點的世界,警察威脅示威者,他們衝破糾察線,專門對黑人和工人階級施暴,以保護那些特權階層。」

「我們和這些憤怒的人群站在一起,傾聽他們的街頭怒吼,他們被警察、被貧窮、被大公司、被地主階級、被百萬富豪壓榨得太久太久了!」

亞特蘭大和西雅圖DSA同樣參與了街頭騷亂。

DSA孟菲斯、洛杉磯分支為所謂「弗洛伊德全國起義」募集資金。

工人世界黨

支持北朝鮮、俄羅斯、古巴、中共和伊朗的斯大林主義-托洛茨基工人世界黨(WWP)在美國約15個城市設有分會。他們全面染指了此次騷亂。

5月28日,WWP的莫妮卡·摩爾黑德(Monica Moorehead)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反對警察暴力和資本主義,反抗沒有錯」。

「工人世界」向明尼阿波利斯所有抗議者敬禮,目前,該市已成為反對警察的暴力抗議活動中心。

「我們還向洛杉磯、孟菲斯和其它城市的維權人士致敬,他們組織抗議,冒著疫情,走上街頭或大篷車,顯示出:團結一致為弗洛伊德和因警察暴力的所有受害者伸張正義的決心。」

莫妮卡接著引用了WWP創始人山姆·馬西(Sam Marcy)為1992年洛杉磯黑人暴力騷亂的辯護詞——在那場騷亂中,有63人死亡:

「當民眾奮起反抗,把資產階級逼到墻角時,後者會放軟,運用各種欺騙,利用抗議民眾中的少數造反派,去反對守法的大多數。」

「馬克思主義的暴力革命觀點,區分了壓迫者的暴力和民眾反抗暴力的暴力。這種區分本身就是一個長足之進,從而遠離資產階級對非暴力的讚美。」

革命共產黨

毛派革命共產黨在利用弗洛伊德之死鼓吹「一場真正的革命運動」。他們發布6號公報,題目是 「警察謀殺、謀殺再謀殺,對那些厭惡這種瘋狂的人們,起來,來一場真正的革命」。

「假如你厭倦了觀看一個又一個警察謀殺視頻,你需要參加一場真正的革命,以打造一個時機,去率領萬眾摧垮舊體制,在北美建立一個新社會主義共和國!」

社會主義解放黨

信奉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社會主義解放黨(PSL)親中共、伊朗、朝鮮、古巴、委內瑞拉和俄羅斯,該黨2004年成立於美國,在大約30個國家設有分會。他們試圖利用佛洛德的死,將這一暴亂稱為「絕對關鍵時期」,以實現其共產主義理想:

「只要這種種族主義國家存在一天,警察將永遠是白人至上和資本主義的打手。」

「在這個絕對關鍵的時刻,我們堅定決心去建設一個用於階級鬥爭的組織,去迎戰種族主義國家及其統治階級……在深度的危機中,種族主義者殺害了弗洛伊德、艾哈邁德·阿貝里(Ahmaud Arbery)、布雷翁娜·泰勒(Breonna Taylor)、肖恩·里德(Sean Reed),所以,此次反抗鬥爭一定要繼續並強化!」

漫漫夏日長

儘管共產主義者參與此次暴亂鐵證如山,卻沒有幾個記者願意報導真相。

其中有一人例外,他是研究極左組織「安提法」(Antifa)的專家安迪·恩戈(Andy Ngo):

5月29日,恩戈發推文如下:

「我們正在目睹極端左派幾十年來一直在進行的全面叛亂中的一瞥。幾小時內,全國各地的「安提法」(Antifa)組織動員起來,以接應BLM(「黑人也是人」組織)暴亂者。他們說:兔子急了也咬人,起義大旗迅速豎起。」

「媒體、政客、公眾小看了極左分子的培訓能力。每一處擾亂都有一個目的。火焰燒毀了經濟。暴亂分子蓋過了警察甚至軍隊。如果延續下去將破壞社會秩序。」

馬克思「民主社會主義者」組織(DSA)現在有66,000 人分布在幾乎全美各地。還有其它共產黨組織如美國共產黨(CPUSA)、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社會主義選擇(Socialist Alternative)、工人世界黨(Workers World Party)、社會主義自由黨 (Party for Socialism and Liberation)、社會主義團結黨(Socialist Unity Party)、革命共產黨(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及其盟友「黑人也是人」黨(BLM) 、反法西斯黨, 它們能在短時間內動員數以萬計的好戰分子。

在 2014 年弗格森(Ferguson)騷亂期間,親中共的解放之路黨(原名:Freedom Road Socialist)及其盟友稱,他們帶來了近萬名活動分子進入密蘇里州聖路易斯,以增援暴亂分子。

雖然沒有共產黨仍然會偶爾發生種族衝突,然而,20世紀60年代所有重大種族騷亂,都有共產主義武裝的身影在裡面。他們在裡面煽風點火助陣鬧大事端。

除非強力反擊,否則目前的騷亂和抗議活動將持續整個夏天,直到大選。其中有兩個目標:阻礙美國經濟復甦,阻擊川普連任。事實上,這些暴亂與種族無關,與政權更迭和革命無關。

除非採取果斷行動,否則美國人將度過一個漫長而炙熱的夏天。共產革命可能會來到你的身邊。

作者簡介:

Trevor Loudon是新西蘭的作家,電影製片人和公共演講者。 30多年來,他研究了激進左派,馬克思主義和恐怖主義運動及其對主流政治的隱性影響。 他以《內心的敵人:美國國會的共產黨員,社會主義者和進步主義者》(Enemies Within: Communists, Socialists and Progressives in the U.S. Congress)以及類似主題的紀錄片《內心的敵人》(Enemies Within)而聞名。

Trevor Loudon即將出版的書是《白宮紅人:2020年競選美國總統的共產黨員,社會主義者和安全風險》(White House Reds: Communists, Socialists & Security Risks Running for U.S. President, 2020)。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