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姆斯基竟然贊揚起川普來了

川普

文:梁惠王

喬姆斯基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語言學家,也是一個很著名的左派公知。他反越戰,反共和黨,反美國霸權,和卡斯特羅是好朋友,甚至同情恐怖分子,稱恐怖行為是弱者的武器。不過他又宣稱,之所以不離開美國,是因為美國有些成就,特別是在鹽論自游方面,幾個世紀來有領先地位。

不過似乎他對民主黨鉗制鹽論的做法沒有說過甚麼。

馬斯克前不久剛買下推特,還沒正式過戶呢。奧巴馬就急了,呼籲政府應該管制鹽論。話音剛落,拜登立刻成立了「錯誤資訊管理委員會」,至於甚麼「錯誤資訊」,那就由牠們定義了。

但似乎依舊沒看見喬姆斯基說甚麼。所以啊,不要看有些人怎麼說,要看他怎麼做。對此,我想蠊刖先生會頻頻點頭,心領神會。只有鐵榔頭砸到自己腦袋上,才會哭天搶地。

記得兩年前,喬姆斯基也掙紮過一回。他雖然左,但要跟上新一代美國革命青年的飛快腳步,還是有一定難度。馬斯克前幾天還發了一個推,闡述自己作為一個本來是中間偏左的人,如何被被甩到右邊的過程。喬姆斯基估計也有相似的心理歷程,只是他沒有馬斯克那麼直接。他和JK羅琳一樣,也被美國革命青年揪出來批鬥過,兩年前,就聯絡了一批老左棍,寫了一封公開信,要求革命青年寬容,不要動不動就「取消」這個,「取消」那個,尤其不能誤傷友軍。

我看得蠻開心的,就仿佛看見一個老左棍在搖尾乞憐:「我們都是一家人啊。」

誰跟你一家人?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要革命,就跑步跟上;跟不上,就是不革命。

喬姆斯基是猶太人,出生在費城,父親是烏克蘭血統,母親是白俄羅斯血統。關於當前的俄烏沖突,他終於憋不住了。大概作為一個人,多少有點故國情懷。但神奇的是,他竟然點贊起川普來了。

這很不對頭啊,要知道,他對共和黨就一向仇視,更別說共和黨裡的另類川普了。曾經宣稱,川普是最危險的人物。

不過這是真的,昨天我看到一篇文章,喬姆斯基說: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是為解決俄烏危機提出了「明智」建議的「唯一的一位西方政治家」。原文是:
Chomsky Calls Trump the 『One Western Statesman』 With a 『Sensible』 Plan for Resolving Russia-Ukraine Crisis
話說得很重,是「唯一的一位」,還是「政治家」。「statesman」的英文釋義是「a skilled,experienced,and respected political leader or figure」,有技巧和經驗的,值得尊敬的政治領導人。
依照川普的性格,聽到這個話估計會樂得睡不著覺,再猛發一推,奔走相告。可惜他沒有推了。在喬姆斯基的心目中,我猜在此之前,川普甚麼都不是,更別提是甚麼政治家了。
這就很耐人尋味了,喬姆斯基為甚麼這麼說?難道他右轉了?我所有的朋友都覺得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喬姆斯基自己有解釋,在周二接受蒂伊曼·斯普拉克爾的採訪時,他說,解決俄烏沖突的方案應該是「促進談判,而不是破壞談判,並朝著在歐洲建立某種和解的方向發展」,不應該有軍事聯盟對抗,只能相互理解和遷就。而唯一嘗試過和平解決方案的,是唐納德·J·川普。」
他還不忘了聲明,特朗普並不是他「最喜歡的人」,他認為「他可能是歷史上最危險的人」。其實這有很大漏洞,既然川普是解決某事的唯一明智的政治家,你為甚麼又不喜歡他呢?這不是反常識嗎?但是左派說話,往往都是顧頭不顧腚的,不能深究。
喬姆斯基雖然左,智商還是在線。作為一個烏克蘭裔,他應該看出烏克蘭進行的是一場無望的戰爭,也是對普通百姓毫無益處的戰爭。
當然,他可能還有很多話沒有直說。不過,冒著革命青年之大不韙去贊揚川普,已經足以被革命青年打倒,並被踏上萬只腳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