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文體界,左派大本營

川普

文:轅固小生

美國總統川普自從上台以後,因為他不順從常規,特立獨行的做法,遭到了多方的詬病,尤其是左派勢力浸淫多年的文體界

川普

在疫情爆發以後,美國方面對於世衛組織的表現很不滿意,批評嚴厲,並且暫時中斷資金援助,要求其大力整改。但是預期與料想差距甚遠,就在最近,美國總統川普公開在新聞發布會上宣稱,已經決定徹底「斷供」,與世衛脫鉤。消息一出,又引起軒然大波,尤其是戳到了左派控制的新聞媒體的肺管子,諷刺挖苦,無所不用其極。

對於此事,還有些知名的體育界明星也來湊熱鬧,藉此證明自己的左派本色。美國籃球巨星勒布朗詹姆斯就在社交媒體上怒懟川普,辱罵總統腦子已經神志不清,甘願為世衛組織站台,強調這麼一個失職的國際組織卻正在努力團結世界消滅病毒。顛倒黑白之後,污衊川普的做法是在破壞國際合作,漠視美國嚴重的疫情現狀。

其實這一點都不奇怪,美國左派大本營就是深深地紮根在文體領域,那些成就卓著的大明星就是護旗手,標榜著自己的正確,漠視著社會的現狀。

至於左派的來源是在二戰以後隨著民權運動不斷累積造成了這樣的社會群體,很多知名成功的人士都躋身其中,享受勝利果實。誠然在歷史上,不平等的現象一直存在,尤其掌權者和大資本家,在按照自己設定的公平界限上,壓迫底層人民,收穫了無限的剩餘價值,造成了貧富差距的嚴重懸殊。而且美國的種族問題十分突出,白人對其他族裔,尤其是黑人們的剝削非常殘酷,長此以往,積累了重大的社會矛盾。等到美國真正強大,走向世界舞台之時,內部的騷動就更是鋪天蓋地,不一而足。

早期的左派運動是有進步意義的,對於推動勞工制度改革,實現民權平等產生了重要影響,令美國普世的價值觀更有內涵,自由所覆蓋的權利更加廣闊,是對極右狀況的一種糾偏,所以得到了普羅大眾的擁護支持,而且精英群體中有良知理想的人物也熱衷參與,共同繁榮。

但是事情到了後來,一起就都變味了。左派在當今的美國,勢力如日中天,不可一世。而左派文化的精神內核已經蛻變,不再是為推動公眾的平等而做出努力,去改變不合理的一切。眼下完全是憑藉立場說話,不問是非,只會煽動。他們自以為是窮人的代言人,將所有資本家乃至中產階級都視為洪水猛獸,認為這是歷史欠帳,應該向後來的無產階級們還清。於是美國就成了窮人的樂園,福利主義昌盛,完全不顧規則,只求搶奪富人來實現結果的絕對平等。

眾所周知的是,美國的保守勢力對待信仰和道德比較重視,強調勤勞致富,不想成為寄生蟲,淪為下流,所以整體上,他們的工作穩定,薪資客觀,經濟水平處於中上游。但是左派陣營的組成派別,則是一些自由派的高級知識分子和下層的無業游民,他們掌握了社會的話語權以後,開始了仇恨宣傳。這些人把自由掛在嘴上,利用人民對窮人的同情來針砭時弊,蠶食著公正的社會規則。

美國的法律比較健全,而且具有人情味,有陪審法庭作為制約。隨著媒體的介入和情緒的導引,法律向犯罪的窮人偏向嚴重,但凡涉及這類人群,量刑寬縱,就成了判定依據。因為左派們的庇護,導致犯罪率持續走高,而窮人總有辦法解脫,形成了惡性循環。

美國正常的生活受此困擾太深,社會中對窮人的偏頗無以復加,尤其是文體界的人士,利用同情心,「大發慈悲」,將自己當做了正義的化身,唱高調。

其實可以理解文體圈中的人都是苦出身,他們來自於弱勢群體,長大之後為之代言無可厚非,但是因為個人認識的狹隘和金錢利益的驅動,使得他們的行事作風往往被人貼上了挑釁的標籤,對於解決實際問題沒有什麼意義。他們只會看到窮人受苦,不會看到他們犯罪,只是認為有錢人在占有財富,看不到他們平時的辛勤工作,汗水澆灌。如此作為真是令人厭惡!

文體圈中的生意不知局限於本國,他們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在全世界積攢驚人的財富,說他們具有崇高的理想和追求,絕對不配。左派文體圈的名人們,在國內高喊天賦人權,善用言論自由,煽動民眾情緒,攻擊他們眼中的「敵人」,有恃無恐,但到了國外,面對他們的金主,則是卑躬屈膝,連續跪低,夾著尾巴,謹言慎行,遇到不公正的事情,連屁都不敢放一個。這樣的人不就是精緻利己主義者嗎?

一言以蔽之,左派泛濫到了極致,將會釀成巨大的災難,而他們的作為實質上都不過是為了生意罷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