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身家200億到入獄,中國股神的悲劇人生

徐翔
文:挖數 

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 是中國股市1995-2005年的傳奇,2003年2月15日,《中國證券報》曾在頭版刊發《漲停板敢死隊》一文,曝光該營業部的操作手法。

1996年12月26日起,中國股市開始設定每日不超過10%的漲跌停板,以限制股市的劇烈波動,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當時市場上開始出現形式多樣的漲停板玩法。

寧波敢死隊就是其中最頂尖的玩家,當某一隻股票出現特大利好並即將觸及10%的漲停板時,敢死隊的操盤手會下一個大買單,將賣單全部封住一直到停盤,形成搶單的局面,吸引眾多散戶入場,第二天趁股票被散戶搶購股價繼續推升時悄悄賣出,迅速盈利,然後再尋找下一個獵物以同樣方式進場。

2002年解放南路營業部的交易量為90多億,一家營業部就佔了整個寧波股票基金交易量的7.8%,經過媒體報導,當時寧波敢死隊幾乎成為全體股民的偶像,以至於市場上出現「 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 的說法。

當年位於該營業部4樓貴賓室有三大高手,營業部絕大部分成交量都來自他們,而其中的1號人物叫徐翔。

1、初出茅廬

徐翔1978年出生於寧波一個普通人家,父母經營著一個菸酒商店,1993年徐翔高中畢業,放棄高考跑去當的哥,跟表哥馬信琪合開一輛夏利牌的出租車。

90年代寧波街區

當時的股市正值熱火朝天之際,受賺快錢的誘惑,徐翔表哥賣了出租車,徐翔也從家人處借來3萬塊,二人迅速把錢投入了股市。

三萬塊很快就虧光了,徐翔又從表哥家人那裡籌集了10萬元,後面陸續賺到一些錢,也替別人炒股,到了1997年底其手中操盤的資金滾到了大概300萬左右,雖然資金量已經不小,但那時的徐翔還沒什麼名氣,直到1999年的5月。

2、一字斷魂刀

中國股市有個著名的「 五一九行情」 ,指從1999年5月19日開始大盤走出了一波凌厲的升勢,在不到2個月時間,上證指數從1100點開始,最高摸到1725點,漲幅超過50%,眾多股票被炒作到一個匪夷所思的高度,而後大盤不斷創新高,並於2001年6月14日達到最高點的2245.44點,持續了整整2年的大牛市。

 

90年代股票營業所

徐翔團隊正是在這波牛市中,以著名的封漲停的打法,在股市中賺取了上千萬,完成了原始的財富積累。

當時寧波的股民經常聚在一起討論徐翔的「 一字斷魂刀」 ,這是徐翔獨創的賣出股票的手法,即前一個交易日尾盤快速拉升至漲停後,次日早盤再次快速拉高,然後以低於現價3-7%的價格賣出,價格瞬間掉下時會吸引眾多買盤,趁散戶瘋狂吃進時將股票全部賣出,等到空倉時股票的當天價格保持不動,在K線圖上顯示「 一」 的字樣,其高超的操盤技巧可見一斑。

據紐約時報報導,當時徐翔在寧波當地是神一般的存在,甚至成為兩大上海黑幫搶奪的對象,後來被中國一個臭名昭著的黑幫頭目調停,這個插曲後面成為一系列香港黑社會電影的題材。

電影竊聽風雲2

3、無趣的人

當時的徐翔沒什麼人脈,勤奮是其成功的唯一特點,據《錢江晚報》報導,為摸透強勢股的脾氣,徐翔等人在3個月內畫了足足3千張圖紙進行分析,又經過一段時間的摸索,漸漸總結出「 漲停板八大原則」 作為操盤秘訣。

據徐翔妻子應瑩的說法,徐翔很早就喜歡看巴菲特、索羅斯等投資方面的書籍,很多書都翻爛了,當時跟朋友一起去香港購物,別人買了一堆衣服,而徐翔卻捧回來一堆股票分析的書籍。

身邊人回憶,徐翔一直保持普通人的習慣,除了在營業部4樓炒股,他幾乎沒有個人生活。

在已有300萬資金時,徐翔買的唯一奢侈品就是2套價值數千元的雅戈爾西服。

2004年,寧波南苑一家飯店裡舉行了一場盛大的婚禮,江浙不少游資界大佬都到場,賓客給新朗準備了一份禮物,那是一尊索羅斯的小銅像,上面刻著五個字「 東方索羅斯」 ,27歲的新郎很高興,他對新娘說:我的理想,就是有一天能和索羅斯對決!

當時的新郎就是徐翔,新娘是當時解放南路營業部的出納應瑩。

2005年7月的一天,應瑩臨產被送入產房,徐翔並沒有去陪伴,而是在電腦前盯盤,當得知兒子出生時,他對著電腦手舞足蹈。

在徐翔擁有過億資金時,他還和父母一起住在走過去解放南營業部只有20分鐘的孔雀小區。

 

寧波孔雀小區

4、血洗上海灘

到了2004年,徐翔的資金量已經達到了數億,分倉在所難免,於是他和朋友悄然趕到上海,國泰君安江蘇路營業部從此成為其主戰場。

在2007-2008年的A股大牛市中,徐翔成功把資金量滾到了百億左右,2009年,徐翔決定成立澤熙私募基金。

從技術至上的短線游資到陽光私募,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概念和思路,這意味著徐翔需要從純粹的技術派,轉型到人脈積累和企業經營,是什麼讓徐翔有這樣的轉變?

導火索就在於2008年1月,徐翔死黨周建明因涉嫌虛假申報操縱股票被證監會查處,這迫使徐翔需要盡快浮出水面,在合規上邁出大膽的一步,同時通過管理一些大人物的資金來獲得相應的庇護。

2010年三月澤熙發行了第一期基金-澤熙瑞金1號,規模10億,成立三個月該基金就拿到了25.47%的收益率,市場人士均嘖嘖稱奇。

媒體收集了2010-2015年澤熙買過的牛股。

這些股票都在短期之內大幅上漲,翻出上述第一支股票萊寶高科。

可以看到股價在短短1個月內從21迅速拉升到50,幅度達238%。

澤熙出貨後,股價從此進入了下跌通道,再沒翻過身。

將其2010-2011買的幾支股票在2010年的K線圖都拉出,如出一轍的快速拉升。

2010年澤熙一期大獲全勝,全年斬獲71.35%的收益,而當年上證指數卻從3289掉到了2808,跌幅達15%,如此更讓澤熙名聲大噪。

5、風格轉變

自從徐翔2009年轉變成陽光私募後,他的投資風格有了明顯的轉變,從之前的純技術地追漲停板,變成更多通過和公司管理層合謀來賺錢,比如2010年與華麗家族原董事長的合謀減持大戲。

2019年中國經營網有過詳細的報導:

2010年10月,華麗家族董事長王偉林為解決資金困難,決定套現華麗家族的股票,於是找到了徐翔,徐翔答應接盤。

雙方商定減持底價每股16元,徐翔收取減持總金額2%的管理費。

在二者密謀下,2010年12月20日起,徐翔開始控制澤熙的產品購買華麗家族股票,一直到2011年8月9日,將華麗家族的股票價格拉升了73.75%。

而王偉林則控制華麗家族披露了2個利好消息,包括2011年6月25日的收購海泰投資有限公司100%股權和旗下研發的乙克項目,以此涉足生物醫藥行業,以及同年7月15日的向全體股東每10股送紅股6股,並派發現金紅利0.7元。

在利好刺激下,散戶大量買入華麗家族股票,而王偉林則大幅減持,最終成功套現了12.35億元。

在第二個利好公告發布的當日,徐翔控制的澤熙也大量拋售了之前為拉升股價而買入的股票,為掩人耳目,拋售過程中伴有大量競價買入行為。

通過華麗家族這個項目,徐翔在短短8個月內獲利1億5千萬。

以下是徐翔被捕後披露的在13家上市公司的獲利情況。

6、瘋狂買房

2005年徐翔和妻子搬到上海時,就在上海的樓王-湯臣一品買了一套房子。

該樓盤於2005年開盤,一共4棟,2棟40層和2棟44層,最小的套間都有434平方米,樓盤距離黃浦江僅有50米,真正的一線江景,其開售時的價格就達到11萬/平方米,被譽為中國第一豪宅。

自2005年開盤到2009年初,這裡僅賣出4套房,徐翔是其中之一,其財力可見一斑,從維基百科可查到4個知名戶主,徐翔居首。

徐翔平日上班就在湯臣一品對面的東亞銀行大廈,午飯在距離東亞銀行500米左右的國金中心,這就是他主要的活動範圍。

2014年,徐翔又斥資7千萬在寧波高檔小區新海景花園買入4套聯排別墅。

買房這些錢對於他上百億的身家來說都是九牛一毛。

7、引起證監會注意

到2012年底,澤熙管理的資金規模突破100億元,在當時國內位於第二名,僅次於重陽投資。

在2011年至2014年有連續業績記錄的491支私募基金中,澤熙的產品包攬了前三甲,澤熙3期以535.94%的收益率位居私募榜首,澤熙1號和澤熙5號分別以361.25%和181.32%居第二和第三。

以下是媒體記錄的2015年澤熙產品的收益,當時在各大電視台都有廣泛報導。

澤熙有30多個研究員主要做行業調研,據一位曾在澤熙工作過的人描述,徐翔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

每天一早,澤熙開始晨會,每位研究員匯報市場信息和公司情況,開盤後進入交易室,交易時間絕不離開盤面,中午一般與賣方研究員共進午餐,下午繼續交易,收盤後又是一到兩場路演,晚上复盤和研究股票。徐翔每天研究股市超過12小時,幾乎沒有娛樂和其他愛好。

2014年11月,徐翔把工作重心從上海轉到北京,在外資投行林立的英藍國際金融中心設立了澤熙北京分公司,這裡離中國證監會所在的金融街富凱大廈僅800米,徐翔週一到四在北京工作,週五坐高鐵回上海。

自2014年起,市場就一直傳出徐翔被證監會調查的消息。

2014年中期,澤熙重倉的寧波聯合被證監會點名。

2014年5月,澤熙因捲入東方鋯業的重組交易而被證監會調查。

2014年12月19日,證監會通報了18隻股票涉嫌市場操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寧波聯合,該股票的第二大流通股東正是徐翔,2014年4月的股東大會上,徐翔曾提議寧波聯合實施高送轉,但最終被股東會否決,市場人士質疑此舉是為了將股價炒高後賣出。

而正式對徐翔有大動作的是2015年的夏天,當時中國股市開始大跌,大盤從2015年6月15日最高點的5178,短短2個月,跌到2015年8月26日最低的2850,跌幅達45%。

大跌之下仍能賺錢的澤熙頓時成為眾矢之的,還沒等證監會動手,上海公安部門已經介入。

8、被捕

2015年11月1日星期天上午的10點33分,寧波交警在官方微博上發布了一個輕描淡寫的消息,「 由於突發流量控制,G15高速公路杭州灣跨海大橋所有出入口已關閉。」

在那個週末,作為中國最富有的人之一,徐翔前往寧波老家,參加祖母的百歲生日聚會,當時祖母還住在徐翔當時在寧波住的孔雀小區裡。

早上10點半,徐翔收到警報:當局將來找他。

徐翔立刻離開聚會,駕車狂奔上G15高速公路前往上海,他並不知道警察早已封鎖了高速公路,正對他擺開請君入甕的架勢。

當他到了橋上,警察立刻將他的車攔下,那天夜裡,網上瘋傳一張照片,那成了徐翔第一次在公眾場合露面的照片,照片中徐翔穿著阿瑪尼的白色外套,戴著無框眼鏡,頭髮雜亂,眼神有點茫然。

9、判決

2017年1月23日,在被關押了447天后,徐翔終於迎來了對他的判決,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宣判:主犯徐翔判有期徒刑5年6個月,同時沒收犯罪所得90億元,並處罰金110億元,罰金數額之大堪稱中國歷史之最。

根據媒體整理,徐翔當時的資產共有3處,120多億的信託現金、湯臣一品等房產若干套、證券等資產共合82.4億元,總共200多億,判決後其房產和辦公室大都被查封。

2019年8月7日,一個名叫應瑩的公眾號誕生了,第一篇文章叫做《應瑩:關於離婚案的一點說明》,從各種細節證實該文章的作者正是徐翔的妻子應瑩。

文章述說了因法院對徐翔資產的甄別問題遲遲沒有進展,導致其父母兄長甚至朋友們的資產都遭到凍結,因此她希望與徐翔解除婚姻關係,站在一個離婚妻子的角度,希望法院能夠加速資產的甄別速度。

後來該公眾號於19年11月和12月又分別發了文章,但截至今天(2020年4月8日)媒體都沒有任何關於徐翔資產的新聞曝出。

據新京報透露,徐翔將於2021年7月8日刑滿出獄,距離本文發稿僅有1年3個月,不知其出獄後,是否會繼續攪動乾坤。

參考資料:
紐約時報《The Fall of China’s Hedge-Fund King》
騰訊財經《誰推動私募一哥走向懸崖》
中國經營網《華麗家族原董事長的合謀減持大戲》
財新《徐翔案落幕 「 股神」 褪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