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後中國大陸科學家境況一覽

中國科學家

——兼論1949年後中國大陸為甚麼沒有科學大師

文:黃河清

中國科學院於1949年11月成立,中科院學部於1955年成立,學部委員233人, 1993年改稱院士。本文一律稱院士。從1958年至1979年,二十一年間,中科院沒有增加一名院士。為甚麼?折騰階級鬥爭了。1949年前中華民國中央研究院院士81人,留在大陸和從海外回歸59人,59位院士續選為中科院院士者46人。有中研院院士翁文灝,1951年從法國回大陸,系以戰犯身份而非科學家受到中共事先承諾的寬待。故中研院院士留在大陸和從海外歸來者是59人,非現行資料中所說的包括翁在內的60人。

中科院院士233人,連同未進入中科院院士行列的原中研院院士14人,共計247人是中國大陸科技、人文精英中的頂尖者。這247人在1949年後無一不遭階級鬥爭整肅,有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摧殘至死者。所有大陸記錄介紹他們的官方正式文字,以及1999年上海出版的《辭海》,他們在各次政治運動中二、三十年的經歷多是空白或是一句帶過或是語焉不詳。中研院院士的資歷,在《辭海》中基本不提,這在最講究連續性的科學領域是不可思議的事。這種著意的抹殺歷史割斷歷史蔑視人本、欺瞞世人的做法與科學精神完全徹底背離。

1949年後中國大陸沒有產生科學大師,這與1949年前中國沒有產生科學大師是兩碼事。1949前的中國剛從清帝制的舊陶范中走出來,軍閥混戰,兵連禍結,沒有一個安定的建設環境。1949年後的大陸,中國共產黨主政,和平的大環境已鑄,卻以階級鬥爭為綱治國折騰半世紀余,科學家被劃為敵對的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成為需要無產階級的共產黨人和工農兵大眾予以改造,以至整肅、批判、打倒的對象。大小三十餘個政治運動每個歷時數月至數年、十年,科學家都遭整肅或曰鍛練。1952年開始的思想改造運動則如影隨形終身相伴著每個科學家。1957年反右運動和1966年開始的文革運動,科學家無一倖免遭到批判鬥辱、下放勞動改造以至殺害。一言蔽之,1949年後中國大陸的人文環境科研環境,較前半世紀的戰火為禍更烈更深,科學家不僅不能靜心研究科學,更遭全面的整肅,又如何能產生科學大師?!

1957年後全世界華人獲諾貝爾科學獎者8人,以時序為李政道、楊振寧、丁肇中、朱棣文、崔琦、李遠哲、錢永健、高錕,皆為美籍、英籍人,居美國、台灣、香港,沒有一位是大陸的。中華兒女在海外、港台的總數約六千萬,不及大陸十三億人的二十分之一。

科學家益世惠民,功在民族,功在國家,功在百姓,功在人類,功在千秋。有劉東生者,作《楊鍾健教授與美國科學家學術交流簡史》序言曰:「他們繼承了東方文化,引進了西方科學。他們開拓了中國近代歷史的一個中西科學交流的時代。他們的業績和品德不僅充實了中國近代歷史而且對今天許多知識份子的發展方向和精神世界都產生了影響。他們還可能將會影響到後代人。……我們需要把這些科學家們遺留的歷史保存下來。」(轉引自孟津:《歷史的聘書》,載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4699&do=blog&id=269394)。愛因斯坦給居里夫人的悼詞中說:「第一流人物對於時代的意義,其人格的力量常常遠勝於單純的才智。」劉東生和愛因斯坦的話是1949年後中國科學家正面價值的定位。本文同時努力詮釋這一價值定位。

本文選擇在大陸的中研院院士、中科院院士和其他自然科學家71人,簡述他們的遭際,以記錄保存歷史事實,以說明1949年後大陸科學家的境況,見證為甚麼沒有產生科學大師。這71人中遭整肅摧殘致死者26人,多為科學建樹豐碩而人品道德高尚者。分述如次。

71人中中研院、中科院雙院士遭整肅折磨自殺傷病至死者10人:謝家榮、周仁、許寶騄、葉企孫、饒毓泰、張景鉞、鄧叔群、梁思成、曾昭掄、王家楫。

謝家榮(1898.9.7—1966.8.13),生於上海。地質礦床學家,中國礦床學奠基人,中國地質學啟蒙者之一。最早提出陸相生油理論,為在大陸尋找油田奠定了理論基礎。發現礦床最多的全方位地質學家。第一個注意到在華北和東北平原可能存在石油的科學家,其石油地質理論和預測,直接導致了中國第一個油田——玉門油田和中國第一大油田——大慶油田的發現。謝在1957年反右運動中遭整肅為右派。其長子謝學錦同在地質部遭整肅為右派,父子科學家輪番批鬥、入煉獄廿餘年。文革中,謝不堪抄家掛牌遊街折磨摧殘凌辱,吞服安眠藥死。彼時自殺是向黨示威,要罪加一等;謝子謊稱心臟病突發身亡。謝父死後一個月,謝母也服安眠藥走了。謝妻吳鏡儂畢業於北平女師大,文革中亦遭批鬥,要她交出金銀財寶和首飾。「解放以後,她拚命地要進步。參加居委會。居委會有一陣子提倡奉獻,她就把她的首飾全都捐掉了。我記得她有一顆非常大的翡翠戒指,也捐了。到了『文化大革命』,就說她還私藏著珍寶,要搜查。因為她捐過,人家就認為不可能全捐,捐的也許只是一點點,剩下的可能還藏在家裏,就要抄家。你看,她拚命地要進步,結果倒霉不倒霉?」(據《紅巖兒女》第三部:歡樂和悲傷交織的生平——勘查地球的戰略家謝學錦院士的自述。香港中國文化出版社,2009年版)。

周仁(1892.8.5—1973.12.3),祖籍南京,生於江蘇江寧。冶金學家,陶瓷學家,中國特殊鋼和合金鑄鐵最早研究和生產者之一。周娶妻聶其壁,婚禮上宋美齡是伴娘,岳母是曾國藩么女。文革中,週遭批判鬥辱,因妻族故,抄家抄了整整一星期,運走了幾大卡車。時年75歲的周仁被反覆鬥辱摧折至一眼瞎一腿斷,臥床奄奄待斃,仍遭隔離審查,關進四壁無窗的房間。1973年慘死。(據大陸《文史博覽•》)

許寶騄(1910.9.1—1970.12.18),祖籍杭州,生於北京。數學家,概率論、數理統計學科開創者。北大教授。許出身名門,長期多病,1.76米高,體重不到40公斤。1966年開始拖著病軀,一步三歇應命前往指定地點接受批鬥,如是三年。捱至1970年底終於不支死了。其兄許寶騤著文曰:「文化大革命中,寶騄身蒙災難,兢兢自克。親屬往訪,輒閉門不納;偶或遙遙一望,便揮手令去,不交一言,其精神痛苦可想見矣!寶騄偶染肺炎,不數日,竟在家屬毫無所聞情況下溘然長逝。……數頁寫著未競的殘稿散落在地,見之淒然掩涕,愴然神傷而已!」許氏表兄、姐夫俞平伯回憶曰: 「七舅,你學的是算術。」許很生氣地說,「不是算術,而是數學!」

葉企孫(1898.7.16—1977.1.3),上海人。物理學家,教育家,中國近代物理學奠基人之一。1999年中共表彰的23位「兩彈一星元勳」有15位出其門下;李政道、楊振寧也是葉的學生,吳健雄是葉的再傳弟子。1966年葉遭整肅為「帝國主義走狗」,1968年遭中共中央軍委辦公廳正式逮捕下獄,罪名是「CC特務頭子」。1969年被折磨得神經失常放出獄。「當時不少人在海淀中關村一帶見到了這種情景:「葉企孫弓著背,穿著破棉鞋,躑躅街頭」。「有時來到一家店舖小攤,或買或向攤主索要兩個明顯帶有蟲咬疤痕的小蘋果,邊走邊津津有味地啃著,碰到教授模樣或學生打扮的人,便伸出一隻枯乾的手,說『你有錢給我幾個,所求不過三五元而已。』」(據胡昇華《葉企孫的貢獻與悲劇》,載《自然辯證法通訊》1989年第3期;岳南:《中研院那些人和事》,中華書局2010年版)。1977年慘死於北京,死因至今未明,有傳是病餓至死,有傳是自殺而亡。1992年,海內外127位學者呼籲為葉鑄立銅像。1995年葉銅像落成儀式在清華舉行,被安置在一間冷清的房間。無論中共黨文化如何迫害、如何著意抹滅,葉企孫在物理學和教育事業上的豐功偉績永遠鐫刻在民族的歷史上。

饒毓泰(1891.12.1—1968.10.16),江西臨川人。物理學家,教育家,中國近代物理學奠基人之一。1949年拒絕赴台,留任北大理學院院長。1952年三反運動中遭整肅致暈倒,精神失常。1966年遭批鬥遊街。1968年清階運動中不堪凌辱,在北大燕南園寓所自來水管子上自縊身亡。鄧小平么女鄧榕說:「北京大學,這所中國最著名的學府,竟然變成了法西斯的集中營,變成了血腥暴徒們施虐的場所。在這裡,不知有多少人被冤、被屈、被整、被迫害,不知有多少人在武鬥、批鬥、刑訊中致殘、致死。一位教師不堪受侮辱被虐待,自覺生不如死,竟然1次不成2次,2次不成3次,3次不成4次,跳樓、服藥、割腕、臥軌、觸電甚麼方法都用過了,反覆自殺。原北大校黨委書記、校長陸平被用鋼絲纏捆著兩隻手的大拇指,吊在天花板上逼供刑訊。著名哲學家馮定也被逼得3次自殺。『文革』期間,在北大被迫害致死60餘人,其中包括著名物理學家饒毓泰等諸多享有盛譽的一級教授。」(據鄧榕《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第94頁。中央文獻出版社2000年版)。

張景鉞(1895.10.29—1975.4.24),祖籍江蘇武進,生於湖北光化。植物形態學家,中國植物形態學和植物系統學的開拓者。張因長期患帕金森病,早就臥床不起,腦子清醒但說話不清,四肢活動極困難,文革中竟被用平板車從家中拉到生物樓與妻子一起批鬥,聲稱揪出了北大生物學系反動學術權威和黑幫分子的祖師爺。張妻崔之蘭教授,耿直不阿,非議江青種種醜惡,「這樣的女人,不是一個好人」,遭人檢舉告發,被定為現行反革命分子,「交群眾監督改造」(據葛明德《張景鉞傳》,載北大生命科學學院網站http://www.bio.pku.edu.cn/news.php?id=1246)。崔被鬥得死去活來,1971年亡故。張在妻垂危時,央人抬自己去與妻握手,生離死別,天悲地愴!1975年,一代植物生物學宗師張景鉞在北大燕東園寓所溘然長逝,終於被黨文化革掉了老命。

鄧叔群(1902.12.12—1970.5.1),福建閩侯人。微生物學家,中國真菌研究奠基人,森林病理學創始人之一。1966年鄧氏是科學界最早遭批判鬥辱的,因其胞弟鄧拓是「三家村」反黨集團主帥。鄧叔群自然受株連,被扣上「三家村黑幫」、「三家村科學顧問」、「學閥」、「惡霸」、「流氓」、「反革命分子」等帽子,受盡摧殘凌辱。鄧的家庭和子女無一倖免,家破人亡。1970年鄧終於被迫害致死。

梁思成(1901.4.20—1972.1.9),祖籍廣東新會,生於日本東京。建築史學家、建築師。父梁啟超。梁力主保護北京古建築,時中共北京書記彭真在天安門上對梁說:「毛主席說,將來從這裡望過去,要看到處處都是煙囪!」梁遂遭批判。1952年思想改造運動中,梁在清華全校「洗澡、脫褲子、割尾巴」大會上檢討三小時,聲淚俱下,自我污辱。1955年又遭 「以梁思成為代表的唯美主義的復古主義建築思想」批判。1966年梁被抄家鬥辱遊街,抄家發現屬於其妻弟林恆烈士獲蔣介石所贈佩劍,成了要復辟要殺人的大罪狀。1972年,梁在貧病中不堪折磨去世。

曾昭掄(1899.5.25—1967.12.8),湖南湘鄉人,曾國藩曾侄孫。化學家,中國化學學科奠基人。1949年後任北大教授、教育部副部長、高教部副部長。1957年整風運動中,曾昭掄主持撰寫了《對於有關我國科學體制問題的幾點意見》報告,與費孝通、錢偉長、黃藥眠、陶大鏞、吳景超諸教授在座談會上說話談看法。報告被判為「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科學綱領」,談話是右派言論。六教授都被劃為右派,曾昭掄居首,是為著名的「六教授」事件。文革中,曾在武漢大學屢遭鬥辱抄家掛牌遊街,1967年不堪折磨自殺身亡,68歲。

王家楫(1898.5.5—1976.12.19),江蘇奉賢人。生物學家,中國原生動物學奠基人,中國輪蟲學開創人。1966年遭批判鬥辱抄家。1969年遭「毛澤東軍工宣隊」懷疑為國民黨軍統、中統特務系統骨幹,遭刑求,被打昏厥過去,軍代表怕承擔責任,才把他放出牢房,監外候審。王夫人李素君精心護理丈夫至能下床走動。王崇敬恩師秉志:「在他身上,每句話和每個動作都代表了一種尊嚴」。戴著「特嫌」帽子的王在1970年代初,依然尊嚴地活著、工作著、科學研究著,捱至1976年終於傷病重不起離世。

71人中中研院院士遭整肅折磨自殺傷病至死者5人:胡先驦、吳定良、周鯁生、李宗恩、翁文灝。

胡先驌(1894.5.24—1968.7.16),江西新建人。植物學家,中國植物學分類奠基人,中國近代植物學、生物學先驅之一。1952年思想改造運動中,胡不願罵「蔣匪」,萬言檢討三次不過關。中宣部部長陸定一說:胡先驌是可不帶上右派帽子的右派份子。文革中,胡因留美經歷,是「裡通外國」;因發表過其文的《Taxon》雜誌也發過台灣學者文章,有「製造兩國中國」之嫌;更根本說不清他曾受命創辦「中正大學」的彌天大罪。批鬥無日無之,人身摧殘精神侮辱無以復加,掛牌、戴高帽、下跪、反剪、噴氣式、搧耳光、拳打腳踢、吐唾沫是日常功課。胡一家從原住300平米房子被掃地出門,龜縮在10平米斗室;平生藏書文物科研資料悉數遭劫,片紙無存。1968年,胡不堪鬥辱,悲憤交集,心臟病突發遽逝於北京。

吳定良(1893.1—1969.3.24),江蘇金壇人。人類學家,中國人類學主要奠基人。文革中在病榻上受批判鬥辱和多次抄家。1969年清查「5•16」分子運動中,再受株連,寓所再次遭劫,眼睜睜地看著凝結自己一生心血裝訂成冊的論文集以及計算機、直腳規、彎腳規等科研工具都被抄走時,年近耄耋癱瘓病榻的吳氏號啕大哭,當晚病情轉劇,翌日晨終於被逼死了。

周鯁生(1893.6—1971.4.20.),湖南長沙人。國際法學家。1949年選擇留在大陸,任外交部顧問、外交學會副會長。1955年中科院選拔院士,法學專家、中研院院士周鯁生與錢端升雙雙落選。新政權否定一切法學思想、法學理論和法律條文,沒有打算以法來規定和約束各種人群的權利和義務。文革中週遭批鬥遊街抄家關押,不堪摧殘折磨,1971年在北京死亡。

李宗恩(1894.9.10—1962),江蘇武進人。熱帶病學醫學家。1949年後留在大陸,續任北京協和醫學院院長。1957年被指為右派頭子「章伯鈞在醫學界的『統帥』,和黨爭奪醫學界的領導權」。1958年貶遣雲南邊陲,四年後死於昆明。有學人謝泳論李曰:「像他們那樣的人才,在中國現代歷史上,是積了多年的精華才出現的,然而在一個非常的時代,就那樣輕易把他們葬送了。」謝泳之責,其辭也婉;李氏之苦,其命也慘!
翁文灝(1890—1971.1.27),浙江鄞縣人。地質學家,中國近代地質學四大奠基人之一。1951年從法國返回大陸後不願罵蔣介石,頗遭猜忌教訓,認罪自白書一改再改通不過。1966年遭批鬥。其子翁心源1970年被連續批鬥3天後死亡,次年翁文灝在驚恐中死於北京。翁在1949年前,道德文章有口皆碑,做了十幾年高官,且多是油水極多的肥缺,最後棄官而去時還是兩袖清風。翁以貳臣之身,死於大陸文革風暴,然其學人、科學家本色在地質學上仍舊閃耀著光輝,難以磨滅。貳臣中有他不多,無他不少,中國地質科學的歷史則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71人中中科院院士遭整肅折磨自殺至死者2人:湯飛凡、趙九章。

湯飛凡,(1897.7.23—1958.9.30)湖南醴陵人。醫學微生物學家,中國免疫學奠基人。被稱為世界上第一個分離出沙眼病毒的人,被視為最有希望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中國人。1958年「拔白旗、插紅旗」運動中橫遭批鬥凌辱。第一天還是「白旗」,第二天就升級為民族敗類、國民黨反動派的忠實走狗、美國特務、國際間諜、冒充大科學家,把沙眼病毒送給外國人把分離方法告訴外國人的賣國賊。翌日晨,湯在寓所自盡身亡,以死逃脫繼續受辱。在大陸平反昭雪恢復名譽也成為運動的1978年,沒有湯飛凡的份,因為黨沒有給他戴過甚麼帽子,既非右派,也不是甚麼壞分子,他是自己尋死,所以無反可平。1979年,醫學界為湯平反的呼聲太大,衛生部才不得不為湯舉行追悼會。國際醫學界沒有忘記這位為人類的眼睛作出卓越貢獻的科學家。1980年,中國眼科學會收到國際眼科防治組織(IOAT)短函:因為湯博士在關於沙眼病原研究和鑑定中的傑出貢獻,國際眼科防治組織決定向他頒發沙眼金質獎章。希望能夠得到湯博士的通信地址,以便向他發出正式邀請。可是,這世上早已沒有了湯飛凡。為湯頒發金質獎章的儀式在1981年全法眼科學大會上舉行。原定由湯的學生王克乾代領獎,頒獎前夕,中共組織決定改由張曉樓領獎。張領來的獎章上刻著兩個名字,第一名居然是張,湯居次。大陸媒體採訪報導,張曉樓成為沙眼病毒的第一發現人。湯飛凡未亡人何璉拍案而起,在知情者和仗義者支持下,於1986年寫信到國際眼科防治組織(IOAT),要求一個公正公道。IOAT回信:沙眼金質獎章是授予湯飛凡的,為了澄清起見,IOAT將複製一枚新的獎章。不久湯家收到新獎章,新獎章只刻著一個名字:湯飛凡。

趙九章(1907.1.15—1968.10.26),浙江吳興人。氣象學家、地球物理學家,中國氣象科學從定性描敘走向數值預報的先驅,把數學、物理引入中國氣象學的第一人。中國地球物理和空間物理的開拓者,中國人造衛星事業的倡導者、組織者和奠基人之一。趙是國民黨元老戴季陶外甥,與蔣緯國留德同學,因此,歷次政治運動中無論做了多少次交待檢查,也說不清。文革中遭遊街,頸繫鐵絲拴的十幾公斤重遊鬥牌,趙不肯低頭彎腰,便被用煙頭燙腿、腰、嘴,直到煙頭燙滅了,他的腰還是沒有彎下去。1968年在北京中關村寓所吞藥自殺,61歲。留下的最後文字是「我的檢查,我的交代,我的認罪!」 1999年,趙被追授予「兩彈一星功勳獎章」。趙不是中共黨員,但他以每月交100元工會會費表明對黨的忠心。近廿年如一月。趙大約是全中國交工會會費最多的人。據說,周恩來聞知趙死訊,「流下了熱淚」。周當然沒有鬥辱趙、也不會要趙死,但他所遵奉的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階級鬥爭學說,是非要吃掉自己最忠誠的兒子不可的。周下令追查死因,能查明麼?周不過是真誠地演著必須演的戲罷了。劉少奇、賀龍、陶鑄、乾女兒孫維世……尚且不保,何況一個「臭老九」科學家趙九章!

71人中著名科學家遭整肅折磨自殺傷病致死者9人:錢寶琮、王季梁、查謙、熊慶來、陳建功、徐瑞雲、葉雅各、施今墨、傅連璋。

錢寶琮(1892.5.29—1974.1.5),浙江嘉興人。數學史家,與李儼同為中國數學史研究先驅。1952年思想改造運動、1959年反右傾運動,錢皆被作為資產階級白專思想,只專不紅,目空一切的「白旗」典型,遭整肅「拔」掉。文革中挨批鬥,被罰干重體力勞動。1969年78歲時被驅離北京,孤身一人淒然南下投奔兒子後病死。

王季梁(1888—1966),浙江黃巖人。化學家,中國現代化學開拓者之一,中國分析化學和中國化學史研究先驅。1949年後杭州大學一級教授。文革中遭批判抄家,家中所養貓和花被處死拔掉。被抄走錢財後來發還,緣「上頭」發話「王季梁教授是保護對像」。發還後,即遭竊賊入室搶劫,殺王死。凶手供認:得知王教授被抄錢財發還而生意。

查謙(1896.11.22—1975.1.23),安徽當塗人。物理學家,教育家。歷任東南、金陵、中央、武漢大學教授。1953年受命創建華中工學院,任院長。文革中遭批鬥抄家遊街示眾。查平時講話作報告習慣稱「女士先生」,都成為罪證和最易煽動群情激奮聲討的內容。批鬥會上,學生被蠱惑,認台上彎腰掛牌的老人是萬惡的階級敵人,用石子投擊查至擊中前額流血以取得毛澤東思想偉大勝利為止。文革後期,近耄耋之年的查生活已不能自理,尚須經組織審查批准,獲允搬到武大兒子處居住病死。

熊慶來(1883.10.20-1969.2.3),雲南彌勒人。數學家,教育家,中國近代數學先驅,有「中國數學界的伯樂」之譽。嚴濟慈、陳省身、華羅庚、趙九章、趙忠堯、錢偉長、錢三強、楊樂等人皆出其門下。1937年出任雲南大學校長,將雲南大學辦成國內一流大學。1949年離國赴法,居法期間患中風,右手癱瘓,遂練習左手寫字自如。1957年因總理周恩來親筆信敦請,重返祖國,任職中科院數學所。文革中屢遭批鬥抄家遊街凌辱,捱至1969年初遭迫害至死。

陳建功(1893.9.8—1971.4.11),浙江紹興人。數學家,中國函數論方面開拓者之一。陳與錢寶祿、蘇步青齊名,同在復旦任教。1959年調任杭州大學副校長。1962年申請參加中共,獲基層批准,卻最終擱置,未能成為共產黨員,原因至今未明。文革中屢遭批鬥遊街凌辱,1971年胃大出血慘死於杭州。

徐瑞雲(1915.6.15—1969.1),女,祖籍浙江慈溪,生於上海。數學家,中國第一位數學女博士。1952年被從浙大調往浙師院任教。1966年遭整肅批鬥抄家遊街。1969年不堪凌辱折磨在杭州自殺身亡,54歲。

葉雅各(1894.4.30—1967.12.24),廣東番禺人。林學家,中國近代林業開拓者之一。1962年,有感於大躍進毀林煉鐵,餓殍遍野,撰文《森林對風調雨順的關係》:「民以食為天,而食之所賴是靠莊稼。在今天,年成之豐歉,絕大部份要靠風調雨順。森林和氣候有著密切關係,多造林有助於風調雨順。」文革中成為罪狀,被作為反動學術權威和走資派遭鬥辱,1967遭迫害致死。

施今墨(1881.3.28—1969.8.22),祖籍浙江蕭山,生於貴州。中醫學家。北京四大名醫之一。溥儀、齊白石諸名人以及毛澤東、周恩來諸黨國要人,都慕名延請過施氏診治。1959年,施氏無償獻出十大驗方,製作中成藥,澤被百姓後世。文革中施被作為封建餘孽、反動權威、牛鬼蛇神批鬥抄家至「掃地出門」,勒令全家搬出私宅東絨線胡同路南的小院。施氏一生懸壺濟世,積善行德,年屆八十有六時竟無處安身安家,悲憤交加,病情加劇至1969年夏終於被折磨死了。施絕筆遺詩,遺囑死後呈送周恩來夫婦。詩曰:「大恩不言報,大德不可忘。取信兩君子,生死有餘光。餘恨生亦早,未能隨井崗。路歧錯努力,誰與訴衷腸。」施若生遲而「能隨井崗」,則中國少一良醫矣,萬幸努力「今墨」而未「錯」為「路歧」。施氏「衷腸」誰與訴?應是其祖神農氏、張仲景也。

傅連璋(1894.9—1968.3.29),福建汀江人。醫學家。中共高幹,中將。青年時受西方醫學教育。1930年代參加紅軍,女兒女婿和兩位學生,都被作為AB團分子槍斃了;傅本人命懸一線,在押往刑場之前幾分鍾意外獲救。紅軍敗逃長征路上,傅3次救過毛澤東的命,周恩來、朱德、劉伯承、陳賡、徐特立、王樹聲、邵式平、賀子珍等人都在危急時刻得到過傅氏的救治而驅死回生。中共建政後,傅任總後勤部衛生部長,國務院衛生部副部長。文革中傅仍逃不脫批判鬥辱。1968年傅與妻子同時被捕,關押在秦城監獄,獄中被打斷3根肋骨。74歲高齡的傅「拖著斷了3根肋骨的身體倒在地板上,翻來覆去地在地上打滾,痛苦地呻吟著,一會兒又在屋子裡四處亂爬,將身子鑽進了床下。3月29日8點多鐘打開牢房時,傅已死去多時。傅從入獄到死,只有半個月時間,死時手上還戴著手銬。」(據大陸「百度百科•傅連璋」條目)。中共黨爭中泯滅人性是普遍現象,如此全體完全徹底泯滅人性,則僅見。中共黨內軍內高層人士從傅處受惠受益受救命之恩者很多很多,全都作壁上觀。或以自顧不暇辯,正是這自顧不暇!為甚麼會造成這樣一種可以自顧不暇至全體徹底泯滅人性的局面?治國馭民整黨階級鬥爭為綱也!此根本不除,人性不復,科學永遠是婢女侍妾玩物也。

71人中中研院中科院雙院士遭整肅鬥辱者26人:吳有訓、秉志、羅宗洛、嚴濟慈、趙忠堯、華羅庚、吳學周、莊長恭、李四光、黃汲清、竺可楨、楊鍾健、候德榜、茅以升、貝時璋、張孝騫、俞大紱、湯佩松、馮德培、伍獻文、陳楨、錢祟澍、蔡翹、殷宏章、戴芳瀾、童第周。他們多是其學科的奠基人、先驅,學科研究工作的帶頭人,學養深湛,成就卓著,年高德劭。他們中的近一半參加了中共,吳有訓、嚴濟慈、李四光、竺可楨、童第周還是中科院副院長,仍無一倖免遭整肅摧殘。

植物生理學家羅宗洛下獄六年放出來還要監督勞動改造。

物理學家嚴濟慈兒子被鬥死,老父見到的是「一領蘆席下面……嘴裡只剩下一顆牙」。

「中國原子能之父」趙忠堯因是鉛筆廠股東,1952年起遭整肅至文革成為「美蔣特務」。

數學家華羅庚女婿遭整死女兒陷獄,自己險成竊賊,幸學生陳景潤拒絕誣師,才免大劫。

化學家吳學周在鬥爭大會上被銬下獄,查無實據放出時已被折磨得一眼全瞎一眼半瞎。

地質學家李四光死時周恩來不敢擬悼詞,以讀其女信代。

與李四光齊名的地質學家黃汲清1957年遭整肅為右派後入煉獄廿餘年。

以侯氏制鹼法聞名於世的侯德榜文革中遭鬥辱,要求工作不拿工資仍不獲准。

橋樑專家茅以升老妻被抄家的霸道活活嚇死。

生物生理學奠基人、從不與人爭的貝時璋也遭鬥辱抄家,罪名是不關心政治。

地質學家楊鍾健被抄家抄出一封毛澤東1920年寫給他的信而倖免遭打鬥。

消化病學奠基人張孝騫遭鬥辱遊街,抄家抄了三次。

植物生理學奠基人之一湯佩松1952年起就遭鬥交代返國動機,文革被疑為特務關押。

神經生理學奠基人馮德培遭勒令跪在上海分院大門口挨鬥,關暗室中差點被打死。

動物遺傳學創始人陳楨因為是美國摩爾根第一個中國弟子和追隨者,屢受批判。

生理學家蔡翹文革中遭鬥辱迫害。

植物生理學家殷宏章文革中遭批鬥凌辱驅往農場干最髒最累最重的活。

真菌學主要奠基人戴芳瀾文革中遭鬥辱,近耄耋之年被驅離北京。

魚類學家伍獻文遭軍統、中統潛伏特務之誣,慘受監禁刑訊。

植物病理學家名門之後俞大紱文革中被折磨至右眼失明,其家族遭整肅至死者6人:表兄陳寅恪唐篔夫婦、胞妹俞大絪曾昭掄夫婦、堂妹俞珊趙太侔夫婦,受批鬥抄家掛牌遊街關押牛棚者難以勝計。

科學界元老近代生物學開拓者和奠基人秉志、有機化學研究先驅曾任台灣大學校長半年的莊長恭、近代植物學主要奠基人之一錢崇澍,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需檢討交代留學外國任職台灣的歷史問題而永遠也交代不清。

71人中中科院院士和著名科學家遭整肅摧殘者19人:周明鎮、黃萬里、胡剛復、胡煥庸、蘇步青、江澤涵、陳希孺、吳文俊、陳景潤、林巧稚、黃家駟、蔣彥永、錢偉長、丁石蓀、鄧稼先、袁隆平、陳一文、黃相寧、楊顯東。

古脊椎動物學家、中國恐龍研究之父周明鎮不堪整肅鬥辱之慘酷,多次自殺未果,搶救回生繼續批鬥,口渴求飲不得,喝痰盂裡的水;其子周西蒙遭整肅臥軌自殺,其妻瘋了,捱了廿餘年也自殺了。

地質水利學家、當代大禹黃萬里遭毛澤東御批右派,為反對阻止禍國殃民的長江三峽工程上馬,多次上書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李鵬、江澤民以及克林頓,獨克林頓回信,鄧胡趙李江不予理睬。

科學界元老、近代物理學奠基人之一胡剛復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需交代檢討留學外國的歷史問題而永遠交代不清。

地理學家胡煥庸遭整肅下獄十年險死還生。

數學家蘇步青遭鬥辱時被一瓶紅墨水倒在謝了頂的頭上,推倒在地,責令在曬得冒泡的柏油路上作狗爬,關押拘禁百餘天。

拓樸學奠基人之一、胡適堂妻舅江澤涵1952年起遭整肅至文革住房被佔,掃地出門。

數理統計學家陳希孺以有「不當言論」罪下放農村,文革遭鬥辱和肉體摧殘。

獲最高科技獎的數學家吳文俊文革中遭整肅批判下放工廠勞動改造。

數學家陳景潤多年龜縮6平米閣樓點煤油燈捲起被褥床板當桌作「哥德巴赫猜想」。

婦產學家萬嬰之母林巧稚遭整肅批鬥強令到絨癌病房做護工,拖地板、倒痰盂、洗便盆。

胸外科奠基人之一黃家駟文革中遭鬥辱關牛棚。

薩斯瘟疫肆虐期間真話救中國的軍醫蔣彥永夫婦遭拘押監禁。

近代力學、應用數學奠基人之一錢偉長遭整肅為右派入煉獄廿餘年。

數學家丁石孫1957、1959、1960、1966年皆遭整肅批判鬥辱,關牛棚。

核物理學家鄧稼先在西北核工業基地毒太陽下差點被鬥死。

「水稻之父」袁隆平被迫宣佈由於研究經費匱乏,將與美國公司合作。

地質學家陳一文、黃相寧說出了汶川唐山地震震前都曾有預報的真相遭整肅。

棉花專家、農業部副部長楊顯東遭整肅打斷骨頭,餵豬清糞坑十餘年,他最早揭露毛澤東樹立的全國農業學習榜樣山西大寨大隊是假典型。

2009年中科院新增35名院士,80%是高校或研究機構的現任官員;中國工程院新增48名院士,85%是現任官員。(據中國新聞週刊•本刊記者/王婧文/林茵《兩院新增院士超8成為現任官員引發質疑》,載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2月17日11:07)。這是權力對科學的公然強姦和侵害。新世紀,科學精神遭到另類的金錢的腐蝕誘惑,學術與權力聯姻結盟,走向了全面的叛賣墮落。

中國大陸科學家平日的工作時間完全不能保證科學研究工作的正常進行。這一類「人要吃飯才能活著」的「科學家要作科學研究才是科學家」的普世常識,在大陸一直是大問題, 1950、1960年代曾多次煞有介事地提出「六分之五」工作日問題,進行所謂的調查研究討論。實際上二十世紀的後五十年和新世紀,這都是中國大陸科學家的問題,因為從未停止過政治運動,從未停止過科學家需要改造思想、需要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需要學習無產階級專政理論、需要學習四個堅持三個代表、需要與時俱進與中共中央保持一致等等所謂大是大非問題。

1955年、1960年中科院的幾個調查表,說明與證實著中共治下的中國科學界曾經如何輕易輕鬆輕快輕飄而又實在認真執著專注地荒謬過。

根據國家關於幹部勞動鍛練的規定,科學家每人要下放勞動一年,此外每年勞動一個月。以五年計算,每一個研究人員要有一年四個月,即約四分之一的工作日進行勞動鍛練。實際上,有些地方在規定之外,還佈置了許多臨時的義務勞動,調動了許多研究人員去修路、修廣場、搞基建、搞綠化、搞機關生產、運輸副食品,把研究人員當作一般勞力來使用,佔用的時間甚至比規定的勞動時間要多得多。超負荷勞動使一些體力較差的研究人員病倒,長時間無法正常工作。

(以上各表據:路振朝、王揚宗文《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科學家的科研時間問題》,載中科院•科學文化評論網站sourcedb.cas.cn/sourcedb_scr_cas/zwqkk/gwqkwz/200911/t20091123_2673192.html)。

2012年3月13日於馬德里蝸居

【註:本文據拙書稿《當代中國史略•科學家列傳第一》縮寫,首發台灣《公共知識份子》雜誌2012年第三期。首發文的註解雜誌編輯改為尾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