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紅十字會的高光時刻

文:叉少

湖北紅十字會最近很忙,除了忙於發放防疫物資,還忙於回應各種質疑。正月防疫忙,疫情等同戰情,作為傳遞愛心的機構,紅十字會應本著博愛胸襟,增人類幸福,就像七十年前他們所做的那樣。 

1941年,抗戰正酣,美國時代週刊發文盛讚活躍在中國戰場上的兩位醫生,一位是不遠萬里前來救死扶傷的加拿大國際主義戰士白求恩,另一位是時任中國紅十字會總幹事、救護總隊隊長、中國生理學之父林可勝。 

中國紅十字會成立於1904年的上海租界,是我國第一個全國性慈善團體。1938年,武漢成為抗戰的中心,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在漢口成立,協和醫院的首位華人系主任林可勝博士擔任總隊長,他帶領紅十字會的救護人員與中國軍隊共同進退,在戰火中築起了一座豐碑。 

1  可勝

林可勝生於1897年,祖籍福建海澄,父親林文慶曾擔任過孫中山的機要祕書兼醫官,姨父是中國防疫事業的先驅、抗擊過東北大鼠疫的伍連德。 

林可勝 

22歲那年,林可勝獲得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和化學的雙學位。在大學期間,恰逢一戰爆發,林可勝應徵入伍,被分配到軍醫院當外科助理,還遠赴法國主持過新兵的戰地救護訓練。 

洋裝穿在身,心是中國心。1924年,林可勝回到祖國,進入協和醫學院擔任生理學教授兼系主任。回國第二年,上海發生「五卅慘案」,林可勝毅然帶領學生上街示威。九一八事變發生後,他又組織協和學生救護隊,開赴長城前線實施救援。

 1937年,日軍兵臨北平城下,林可勝向協和校長、美國人胡恆德建議,派遣醫療隊去南京待命,以便在戰事爆發後為前線部隊服務,但是胡恆德為了美方的利益,拒絕了林可勝的提議,還把他派到英國休假。 

抗戰打響後,林可勝回到中國,他在給友人的信中寫道,「我必須說,我不能回到日本占領區去工作。我的初衷是為四萬萬人民服務,而不僅僅是華北的一萬萬人」。 

1937年底,中國紅十字會撤到武漢,成立臨時救護委員會,林可勝借休假之機把家人送到新加坡,然後隻身南下,接受紅會聘請,出任總幹事兼救護總隊長,半年之內,有32名外科醫生、160名內科醫生在總隊受訓,同時訓練了一千四百多名醫務工作者。 

協和醫院 

林可勝為救護總隊確定了「救死扶傷、博愛恤兵」的宗旨,同時訂立8條救護信條:具豐富情感,抱犧牲志願,本博愛襟懷,獻科學身手,作精密準備,求迅速效率,保傷兵安全,增人類幸福。 

2   戰場 

1939年9月,第一次長沙會戰打響,紅十字會救護總隊趕赴湘北前線,救護隊員立下誓言:中國部隊所能到的地方,我們救護人員也應該能到。當時,軍中士兵深受傷寒、回歸熱等傳染病之苦,生病人數比傷兵還多。

據救護總隊第九大隊隊長林竟成回憶,他們將滅虱站設置在距敵人僅五里地的戰壕裡,通過飲水消毒、清潔廁所等一系列措施,成功降低了天花、瘧疾等疾病的發病率。

在第二次長沙會戰中,救護總隊冒著敵機轟炸和湘江水雷的危險進行救護,隊員們不僅沒有一個人掉隊,還能預判傷兵的必經之路,他們的英勇引起了美國援華醫藥協會主席柯爾波的注意,他在視察前線部隊時,對衛生環境的優良大為驚歎。 

四次長沙會戰,救護總隊始終隨軍進退,時而淡定搶運價值萬元的醫療器材,時而開設診所為軍民預防注射。時刻關注敵後戰場的林可勝還派出三支醫療隊深入西北,為八路軍開展醫療救護。 

救護總隊滅虱洗浴站

其中,遠赴陝北的第23醫療隊在800天完成大小手術3000多例,傷員無一死亡,創造了紅會救助史上的奇蹟。 

1942年,中國遠征軍入緬甸作戰,林可勝帶領50名醫生前往異國戰場,途中為避開日軍阻截,這群白衣將士上野人山轉道印度,在叢林險境迂迴了26天,完成了驚天泣鬼的轉移,獲得了羅斯福總統頒發的榮譽勳章。 

抗戰八年,林可勝以自身聲譽從海外募集善款6600萬美元,並悉數用於救護事業。他領導的救護總隊抱犧牲志願燃盡所能,共完成外科手術12萬台、骨折復位近4萬人次,敷藥880萬人次、內科住院214萬人次、預防接種463萬人次,醫治軍民600餘萬人,康復無數軍人上陣殺敵。 

3  奉獻

抗戰勝利後,林可勝推辭了衛生部長的官位遠走美國,繼續鑽研醫術,並在1955年成為美國科學院第一個華裔院士,作家史沫特萊稱他「為了抗戰,放棄了諾貝爾獎」。

晚年,林可勝定居牙買加,他把對戰爭的記憶轉移到了對阿司匹林鎮痛機制的研究上,通過一系列實驗,他證實阿司匹林是在外周發揮鎮痛作用的。

1969年,懸壺濟世的林可勝因食道癌去世,享年72歲。

2015年,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曾經和林可勝一同戰鬥過的醫生後代齊聚貴陽圖雲關——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會在戰時的駐地,德國醫生羅伯特說,「那是父輩生命中最精采的部分」。 

大家在星羅棋布的山裡找尋當時用茅草當屋頂的簡陋宿舍,貴陽雨水多,趕上陰雨不停的日子,山溝水就會倒灌進屋。 

奧地利醫生富華德望著山谷出神,他一邊比劃一邊說,「看到那個山谷了嗎,那裡曾有一排看不到頭的竹棚子,那就是當時中國的樣板醫院。每個棚裡住著六十個病人,一個緊挨著一個,中間沒有一點兒空隙,床都是粗木板做的,下面是還帶著樹皮的圓木。每個病人只有一套被褥,沒有床單。我們很害怕,但每個人想到的都是多救幾個人」。

 過了幾十年,林博士的勇敢仍然被津津樂道,每當敵機襲來,眾人在慌忙找掩體隱蔽時,他總是不斷地念叨,「如果為空襲停步,中國將一事無成」。 

茅草屋,光板床,餓肚皮,那是紅十字會最危險和閃光的日子,也是七十年後的今天他們最不該忘記的日子。

主要參考資料: 

[1] 李微,《試析抗戰時期中國紅十字會的救護活動》

[2]何雁,《圖雲關——青山碧水記友誼》

[3]池子華,《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抗戰救護的幾個斷面》

[4]池子華,《中國紅十字會救護總隊的”林可勝時期”》

 文章來源:叉燒往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