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就是自取滅亡的前奏

習近平

文: 令狐不敗 

無論文學還是歷史,都喜歡站在勝利者一方,所謂成王敗寇,就是此理。

《水滸》裡,三打祝家莊是梁山總公司戰鬥力的高潮之一,梁山用盡全力,終獲勝利。

我們今天不聊梁山如何用計,就反其道而行之,分析分析祝家莊為什麼會失敗,為什麼自取滅亡。

1

祝家莊滅亡的第一個原因,是吹牛,公開吹噓厲害了我的莊。

石秀、楊雄、時遷三人欲投奔梁山,途徑祝家莊地盤,和酒店的小伙計有個對話,頗為好玩。

石秀在店裡看到十幾把刀,問你店裡怎麼有這東西,店小二說是主人留下的。

石秀說你家主人是什麼樣的人?小二可就吹開了。

吹牛的第一句,客人,你是江湖上走的人,如何不知我這裡的名字?

這口氣夠大吧?隱含的意思就是你這個白痴,連我老大都不知道,其中那種得意、那種自豪,透過紙面都能看得出來。

接著,小二開始講我這獨龍崗多麼巍峨,我家主人祝朝奉多麼了不起,三個兒子多麼英雄無敵。

然後,告訴石秀,主人留下刀,是因為這裡離梁山泊不遠,防備賊人來借糧。

所謂借,就是搶。

吹了半天,當石秀想買把刀的時候,小二暴露了真相。

他說,這個不行,不敢賣啊,刀上有編號,小人吃不得主人家的棍棒。

這暴露了他是多麼無足輕重,只不過是別人可以隨意捏死的小螞蟻而已。

我們身邊很多這樣的人,比如一個人可能在發改委工作,天天到處吹,說我委如何如何有權,來個副省級幹部我們處長都不待見。

其實,這麼吹的人,很可能只是個看門的。

同理,有些天天發文章說美國怎麼樣怎麼樣的人,一輩子都沒去過美國,連美國人都沒見過,也是在吹牛而已。

一個小二都如此吹噓,祝家莊整體的對外宣傳策略也可見一斑,那就是拼命展示實力,告訴大家我們多麼厲害,讓賊人不敢來。

所以,石秀和楊雄投奔梁山時,宋江告訴晁蓋,我也經常聽人說,祝家莊那廝要和山寨敵對,現在正好出兵去打他。

這牛吹得倒是正好,給了梁山來借糧的藉口。

等到兩軍対圓,祝家莊大旗飄飄,寫著“填平水泊擒晁蓋,踏破梁山捉宋江”。這個口號,嚴重超過了自身的能力,自己也根本沒有這個準備和意願,因為憑藉三莊聯盟,不過一兩萬軍馬,打破梁山根本不可能。

但這樣說過癮,就說了,這麼說,讓宋江大怒,決心戰鬥到底,發誓說,我如果打不下祝家莊,永不回梁山泊。

2

拒絕和平解決糾紛,不團結盟友,是祝家莊失敗的第二個原因。

時遷只不過是偷了一隻雞,楊雄和石秀也還不是梁山的人,所以說,此事可大可小,完全沒必要引火上身,給敵人進攻自己的藉口。

這點小摩擦的確也有和平解決的機會。

楊雄和石秀,也沒有第一時間去梁山搬兵,畢竟這種偷雞摸狗的事兒還是蠻丟人的。他們碰到老朋友鬼臉兒杜興,杜興是李應莊主的大管家,李應的李家莊是祝家莊的盟友。這關係一層層的,看似非常有可能解決問題。

這,也是古今中外多年來解決問題的方式,衝突雙方有矛盾,找個能說上話的第三方進行協調,大家各退一步。

套個理論,這就是和平學。和平學的核心,就是遇到衝突要有第三方來協調溝通,就像朝美有矛盾,中韓出面協調開會一樣,矛盾雙方都得給點面子。

李應是個明事理的人。

他先是派了個副主管寫信給祝朝奉莊主要人,言辭客氣,但被祝家公子斷然拒絕。

面對拒絕,李應繼續和平解決爭端的努力,派大管家杜興帶親筆信去說情,提出把時遷要回來,把燒了的房子按原樣蓋好。

這麼說,可謂仁至義盡,不要說是生死之交的親密盟友,普通朋友如此說和,也需放過一馬,得饒人處且饒人麼。

但祝家莊認為自己很厲害,基本的禮儀都不講了,三少爺祝彪撕碎李應的信,趕走杜興,並且吹噓說,把老爺惹急了,連李應一起捉來。

在古代,撕碎別人信件,乃是極大的侮辱,是斷交的姿態。李應怒而發兵,結果被祝彪打傷。

按理說,祝家莊應該內部好好研討一下利害得失,是否有必要因為時遷得罪李應?是否有必要因為時遷得罪梁山?自己和梁山的實力對比如何?如果對方真的來打,是對攻還是立足防守?等等。

但他們沒有做些理性分析,而是隨著能打的兒子們的性子辦事,徹底得罪了李應。

結果是,梁山進攻時,李應拒不合作,和梁山簽訂了互不侵犯條約。此事的潛在影響是,扈三娘被林沖抓了後,扈成去求宋江要人,也不去求祝朝奉,他知道辦不到。甚至,祝彪兵敗逃到扈家莊,還被出賣。

本來是三家同盟抗衡水泊,結果變成孤軍奮戰,焉有不敗之理?真不知道祝家的少爺們哪裡來的如此強大的自信。

誰都懟,不好!

3

戰鬥失敗,只是表象。

任何比拼,都是整體實力的比拼,就像戰國時的長平之戰,不是趙軍軍力差,而是和秦國的整體內政和外交差距。

內政外交出了問題,這就是祝家莊失敗的第三個原因,也是根本原因。

店小二和石秀吹牛,最後一句是吃不得主人的棍棒,主人家法度不輕。這說明莊子的安定團結不是自願的,是被迫的。

也許,很多村民、佃農受祝家欺壓,盼著他們被打敗呢。一打祝家莊的時候,石秀奉命去當密探,碰到了鍾離老人,老人詳細告訴他村里的地理形勢,楊樹如何如何是路標,甚至連紅燈是信號這樣的軍事機密也告訴了石秀。

所以,宋江進攻迷路時,才有了石秀的指點,花榮射掉紅燈,梁山的隊伍才逃出重圍。

我們知道,在一個村子裡,少數姓氏是受欺負的,鍾離老人不姓祝,可能就是二等公民,民分了三六九等,戰鬥力就會弱化。

外交方面,祝家莊和政府的關係,處理得也不好。

中國古代實行鄉紳自治,政府的手頂多是伸到縣里,派個縣委書記,再往下就靠鄉紳大戶治理了。鄉紳自己武裝自己,到了一定程度,也不買官府的賬。

一些鄉紳力量打到一定程度,加之朝中有人,就不把地方政府放在眼裡,形成自己的獨立力量,目中無人。

祝朝奉抓了時遷後,說是要押解到州里去,這個州是鄆州,而梁山則屬於濟州的轄區。

可以想見,作為鄆州知府,對於這等招惹鄰州山賊的行為,並不喜歡。各地都是自掃門前雪,誰也不願意招惹是非。

所以,祝朝奉自以為是朝廷的人,想當個自乾五給朝廷分憂,殊不知,做的卻是里外不討好的事情。我估計,鄆州知府聽說他要押解梁山賊寇時遷到州府衙門後,得嚇得閉門裝病,不願意接這個燙手山芋。

一個明證就是,時遷從未送走,打來打去,更不見鄆州官方派出一兵一卒來助陣。

你看宋江,捉了扈三娘連夜送回梁山總公司交給宋太公看管,人家這效率才叫高呢。

從祝家莊捉了時遷,到梁山宣布來攻打,這段時期究竟發生了什麼?祝朝奉是否上報了鄆州?鄆州知情嗎?官方為何不採取任何行動?

這些,都是謎,我們不知道。

我們知道的是,正因為祝家莊和鄆州官方溝通不利,才有了孫立冒充鄆州官方隊伍的可行性;我們也知道,如果鄆州官方及時採取行動,哪怕是派人來指導一下工作,祝家莊也不會這麼容易中了反間計。

這,才是祝家莊失敗的關鍵點。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