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病死前後24小時,才是關鍵

金正恩

文: 令狐不敗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但老大的突然變動,會引發權力大洗牌,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我們就以梁山總公司為例,來看一看吧。

1

晁蓋被宋江架空後,一直當甩手掌櫃、無權的董事長,醒悟過來後,決定親自帶兵打曾頭市,結果被毒箭射中。

中了毒箭,生死未卜之際,權力的角逐開始了。

首當其衝的是前方部隊的領導權。

宋江系的將官,本來就看不上晁蓋的領導能力,不想給他賣命,晁蓋出戰失利長吁短嘆之際,他們就勸諫說,您別急,公明哥哥也有過失利,最後還是贏了。

這話明著是勸諫,其實激怒了晁蓋,也堅定了他不勝不歸的決心,恐怕這也是導致他輕易上當中箭的心理作用。

晁蓋昏迷不醒,被送回山寨,留下的將官裡按照山寨規矩,應該是排名第五的林沖說了算。論資格,他夠老;論能力,戰鬥力超群;論功勳,也是屢立戰功。可他說我們還是撤軍吧。

宋江系的呼延灼立馬反對,他說,此事須等公明哥哥將令。

這個意思非常明確:我是二當家的人,老大昏迷,必須二當家說了算,其他人說話我不聽。

怎奈軍心不穩,戰鬥失利,只得退卻,恰逢戴宗傳宋江命令班師回山,這才取得一致意見。

2

回山後,晁蓋已經是水米不進,全身浮腫。通常,這是權力移交的關鍵時刻,我們看看宋江是怎麼做的。

第一,他守在床前啼哭。

啼哭,是大聲的哭。真的悲傷,是淚如泉湧,垂淚不絕。宋江大聲哭,不代表真的悲傷,而是哭給兄弟們看的,這符合他一貫虛偽的性格。

第二,親手敷貼藥餌,灌下湯散。

這個親手,用得妙,越發顯示宋江的虛偽和做作,水滸從未說過宋江有學醫的經歷,親手煎藥是做給兄弟們看的。

這裡面透露了一個權力移交時刻的重要信息:只有接近將死的領導人的身邊,才有可能控制局面。

秦始皇巡遊路上駕崩,蒙恬等忠貞將士不在身邊,給了趙高串通李斯篡改遺詔的機會,太子扶蘇自刎,胡亥繼位。李斯和趙高,在始皇帝去世24小時內,就決定了誰來繼承皇位,也決定了帝國的前途。

宋江的守候,是為了禁止其他人獲得繼承權的機會。

水滸裡,還有一個煎藥的情結,便是潘金蓮和武大郎煎藥灌下,從而要了武大的命。

晁蓋被毒箭射中,很多人猜測是宋江安排的,我覺得有些腹黑了;倒是親手煎藥的過程中,做點手腳的可能性最大。

所以,自古以來,皇上的御醫是特別核心的崗位,一旦佔據了這個位置,將無往而不勝。強如曹操者,也險些被御醫吉平所害。

當然,我不是說晁蓋是被宋江毒死的,只是有這個可能而已,概率不到1%。

3

宋江的守候,如果只是一個人就好了,晁蓋一死,他就可以即位。可惜,兄弟們也不放心,都守在賬前看視。

這個看視,一是看視天王的病情,二也是關心後事的安排。

按照梁山的權力架構,宋江是二把手,威望高,把位子傳給他,是毫無爭議的。

誰知道,晁蓋的遺憾並沒有明確宋江的領導地位,而是模糊處理:

當日夜至三更,晁蓋身體沉重,轉頭看著宋江囑付道:“賢弟保重。若那個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言罷,便瞑目而死。宋江見晁蓋死了,比似喪考妣一般,哭得發昏。眾頭領扶策宋江出來主事。

晁蓋的遺言,說是誰捉到射死我的,就接班。這話分明是否定了宋江即位的可能性。您想想,憑宋江那點三腳貓的功夫,連個尋常武士都打不過,怎麼可能給天王報仇?

據說,人在將死的那一刻,通明澄澈,會看透一切。

晁蓋水米不進的時刻,肯定想到了自己如何上樑山後給宋江送銀報恩,如何在宋江被押送江州之際鼎力相助,如何憑一封信收留眾多宋江的兄弟,又如何遠赴江州劫法場救出宋江,又如何坦蕩地要讓位給宋江。

可宋江呢,一面虛偽地不要當老大,理由卻是晁蓋比他年齡大;另一面讓新頭領和舊頭領左右分開坐。結果是,偌大的聚義廳,一邊淅淅瀝瀝9個人,另一邊擁擠不堪27人。

這場景該有多難看?再豁達的人,也無法忍受吧?

晁蓋最後明白了,自己的死,一部分原因是自己指揮能力不夠,一部分原因則是被宋江逼的。

別人是逼上樑山落草為寇,他是逼下樑山中箭而亡。

晁蓋的遺言,讓宋江沒得到合法的繼承權。宋江從啼哭,變成像死了爹娘一樣哭得發昏。大家如果見過農村的孝子哭爹娘,就能理解,他是如何嚎啕表演的。

表演之外,更深層的原因是沒有得到合法即位的權利,心裡鬱悶得緊。

一鬱悶,哭得更逼真了。

4

晁蓋的遺憾,是有深意的。捉到射死我的,便為山寨之主,顯然不利於宋江,而有利於林沖,可能晁蓋內心深處想傳位給林沖。

第一,林沖火併王倫扶他上位,和宋江處處爭權,形成鮮明對比,讓晁蓋這個爽直的漢子覺得應該報答林沖,這是他的心理原因。

第二,晁蓋的9人小團隊裡,三阮、劉唐有勇無謀,公孫胜閒散道人一枚,吳用已經成了宋江的人,甚至都不肯幫著天王去打曾頭市。只有林沖,是排名第五的常|委,存在即位的合法性。從管理層的架構來看,公孫胜、吳用本來都是晁蓋的人,如果他們不叛變,扶持林沖,是有可能翻盤的。

第三,晁蓋知道宋江的影響力,不能明說。如果明說,就等於是害了林場。因為吳用投誠了宋江,公孫胜也是宋江派李逵請回來的,可以說心也變了。無奈之下,只得說哪個捉了射死我的便為山寨之主。顯然,從武功而言,林沖梁山第一,捉住射死晁蓋的人,概率最高,至少是宋江的10000倍。

除了假哭以外,宋江又是怎麼應對呢?

他先是修改遺囑,說天王說了,捉到史文恭的才能當老大,理由是毒箭上有史文恭的名字。即便毒箭是個理由,他也是改了遺囑。這一改,目標愈發清晰,無需調查天王死因,直接就甩鍋給史文恭了。

修改遺囑,讓它有利於自己,是奪權的關鍵一步。

接下來,林沖和吳用、公孫胜議定,讓宋江為山寨之主。繼立晁蓋之後,林沖又在立第三代領導人的過程中發揮了作用。

林沖本身謹小慎微,無野心,也缺乏權力欲,這是內因;外因則是,在前線呼延灼要等公明哥哥將令,讓他明白如果他膽敢爭權,會是和晁蓋一樣的下場。

果然,李逵拿著大斧子吆喝上了,別說做個山寨之主,我哥哥做皇帝都行。

整部水滸,李逵說的,都是宋江的心裡話。李逵的直爽和宋江的虛偽,是最鮮明的對比。

林沖當然清楚官場那一套,於是乎,立即表態對宋大哥的支持和絕對忠誠。

5

無論多麼表示忠誠,前朝重臣是需要防範的。

宋江對於當老大,早有準備,焚香之後,立即展開權力架構調整。水滸原著裡,他的這次部署接近一頁紙,間接說明他早已謀劃完畢。

他和吳用、公孫胜組成新的高管層,把林沖排除在外。

新的架構裡,左右開始平衡,不再分新舊頭領,表示宋江已經一統梁山泊。左邊是林沖為首,右邊是呼延灼為尊,既給了林沖足夠的面子,又對他有所限制。

對於林沖而言,雖然地位下降,但新領導給了自己活著的機會,也知足了。

接著,宋江宣布聚義廳改為忠義堂,一字之差,表明公司的戰略層面做出調整,忠高於義,為以後招安埋下了伏筆。

這個投降派,一直偷偷摸摸隱藏自己的戰略意圖,生怕老大發現。如今老大屍骨未寒,就立即亮劍,顯然是蓄謀已久。

然而,天王的遺言,怎能棄之如履?可如果出兵攻打曾頭市,林沖捉住了史文恭,怎麼辦?

於是,在吳用的配合下,宋江演了一齣戲。宋江說,要給老大報仇啊!吳用說,百日之後,方可舉兵。

自此,天王的仇就被擱置了,梁山總公司的第三代領導人獲得了足夠的鞏固權力的時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