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12 日

美國亂局背後的鬥爭——恐怖組織Antifa的前世今生

文:房東的ID 

明尼蘇達的警察暴力事件過去了好幾天,如今已經發酵並蔓延到美國多個城市。

現在的真實情況是怎樣的呢?借用明尼蘇達州州長的一句話:這些人在做的事情已經與George Flyod之死毫無關聯。

美國人民真是太野了,抗議的第一天就把明尼阿波利斯市的警察局給燒了,這裡曾經拘捕過我們中國的一位知名企業家,如今明州人民也算是為他出一口惡氣了。

隨著越來越多的信息出現,我們會發現美國亂局不是美國的官民對立,而純粹是美國民間以Antifa為代表的極左翼勢力趁火打劫,背後則是美國社會的左右之爭和大選年背景下的兩黨之爭。

Antifa的前世今生

Antifa的全名為Antifaschistische Action,源自於1920年代的歐洲,字面含義即反法西斯行動。但是,這個組織在今天的美國早已變味,作為激進的左翼,今天他們已經沒有了法西斯這個對手,他們現在的主要力量集中在傳播和踐行極端左翼思想和無政府主義。 2017年以來,越來越多反對川普的人成為Antifa群體,使其規模空前增長。

這回Antifa雖然借黑人George Flyod被警察暴力至死鬧事,但其中成員並不是以黑人為主力,白人也不在少數。

昨天,Antifa在社交平台發布消息威脅白人居住區,我們從他們的口號「 Fuck The City」、「 Fuck America」就可以看出這個群體有多瘋狂。他們是打著反法西斯的旗號行法西斯的事情。這次Antifa的過火行為引來了主流民意的反感,還被總統定性為恐怖組織,算得上是Antifa的一次嚴重挫敗。


美國在這​​一輪亂局中出現的「 打砸搶燒」幾乎全都拜包括Antifa在內的左翼群體所賜。今天我們就來一起看看Antifa的台前幕後、了解混亂中的美國民意、探討族裔間的公平、以及分析美國社會的潛在矛盾。

幕後大佬

索羅斯今年雖然已經89歲了,但影響力一點也不比當年小。或許是政見不合、或許是個人偏見,川普可能是索羅斯心底里最恨的一個總統。

在2018年,索羅斯就曾炮轟川普:這個「 超級自戀狂」將會毀掉全世界

在今年年初,索羅斯再次批評川普:這位美國總統是一個騙子和自我陶醉者。川普會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而犧牲國家利益,為了能成功連任,他幾乎會做任何事情。

因此,為了把川普搞臭、為了把川普的事情搞亂,索羅斯非常盡力。他被外界廣泛認為是Antifa的幕後金主。早在2018年,川普就曾公開吐槽索羅斯為左翼勢力提供大量資金。

Antifa的一個傳單上顯示,參加一次活動可以得到多至200美元的回報,而且這筆錢來自名為Open Society Foundation的基金,而這個基金是「 funded by George Soros」.(由喬治索羅斯贊助)

Antifa的傳單

智商捉急

左翼的政客和資本家們雖然都精明老道,但架不住Antifa的信眾們智商實在感人。

比如波特蘭的Apple Store被他們最早洗劫一空的Apple Store。令人好奇的是,事情的源頭在美國中部的明尼蘇達州,怎麼西海岸的波特蘭的反應這麼快這麼激烈?最大的原因還在於Antifa在波特蘭的勢力強大,波特蘭的Rose City Antifa是美國Antifa群體中最早成立且目的最明確的一個組織,他們也是是美國目前最活躍的反政府組織之一。

Rose City Antifa的Logo

波特蘭的一家Apple Store遭到洗劫

但是,這些搶劫犯可能沒有留意,所有蘋果的設備一旦首次聯網就會被定位,蘋果可以自動生成被盜清單,並且對於強盜的位置一清二楚;對iPhone來說,如果插上了sim卡,警方還可以通過手機序列號找出插卡的sim卡號,由於卡號大都是實名制,要抓捕他們就更是易如反掌了。這說明一個問題:沒文化別去搶劫。

被搶的iPhone提示用戶將手機送回給Apple Store

作為Antifa的信眾,搶劫都搶的這麼不專業,這樣的智商是乾革命的料嗎?索羅斯恐怕都要看不下去了。

川普忍無可忍

川普當然知道這背後的一切,他早就看Antifa不順眼了,這回Antifa的人趁火打劫,而且下手居然如此沒有底線,終於忍不住發推: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will be designating ANTIFA as a Terrorist Organization. (美國將把Antifa定性為恐怖組織)

在不預設立場的前提下,我支持他的這項決定,因為對於公民來說,你要表達訴求沒問題,但如果通過暴力的方式去表達,就會嚴重削弱自己的合理性與合法性,就會適得其反,最終導致自己被絕大多數人拋棄。

你今天或許會看到一些媒體描述,指大統領強行把「 反法西斯主義運動(Antifa)」列為恐怖組織,意圖表達大統領就是法西斯、他侵害了這一團體的自由、他被人罵死了…

如果你信了,你就又上當了。

目前美國民間對於這些左翼組織極其激進活動極為反感,正如我們上文所說,暴力會嚴重削弱自身立場的合理性,最終被大多數人拋棄。於是全美對Antifa的抨擊越來越多並逐漸成為民間的主流聲音。我在Twitter上搜了一下「 Antifa」這個關鍵詞,無論是搜索出來的熱門推文還是根據發佈時間出現的最新推文,幾乎所有內容都是對Antifa的猛烈批評。

熱門推文↑

最新推文(實時刷新)↑

因為暴力並不是自由,自由的邊界是在行使自己自由的過程中不侵犯到其他人的自由。毆打市民、搶劫LV店和Apple Store、損毀銀行、超市、餐廳等他人財產顯然是嚴重侵犯他人自由,已經遠遠超出抗議的範圍,他們說Black Lives Matter,或是Gorege Life Matters,那麼別人的生命和財產matter不matter?

美國這樣一個把自由當成標籤的國家能容忍這樣的事發生嗎?肯定會下狠手啊。所以,截止美國時間5月31日,全美警方已經逮捕了超過1700名暴徒,其中大部分都是Antifa為首的極左翼群體以及其帶動下的少數美國人。

昨天網友發的一張搞笑圖

現在美國存在的另一個爭議在於,你川普既然把左翼的Antifa定性為恐怖組織,那麼3K黨和白人至上這些也有爭議的右翼群體為什麼不是恐怖組織呢?你這樣只打自己不喜歡的人不是雙標嗎?

從局外人的角度看,鑑於這些右翼群體曾經做過的事,判他們是恐怖主義的確也不冤枉,但他們並沒有主導這次美國各地的暴力行動,相反,Antifa的旗幟倒是普遍存在,如果他們不想被處理起碼也要注意一點啊,自己留了小辮子給人家,就不能怪。立場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不能極端。

Antifa的旗幟

毫無邏輯的垂死掙扎

在川普宣布Antifa是恐怖組織之後,Antifa作何回應?他們並沒有第一時間和暴力行為劃清界限以證明自己並不是恐怖組織,而是以一份來自黑客組織Anonymous的材料指控川普有戀童癖,並且曾經性侵過一個12歲女孩和另一個13歲女孩。目前這份材料暫時無法確定真偽。 Anonymous黑客組織始終就屬於左翼,在這次事件中更是與Antifa站在了一邊。

黑客組織Anonymous提供的法庭材料之一

Antifa的信眾們為了讓更多人相信川普的確有戀童癖,不惜再次拿出伊万卡和川普的一些親熱的父女合照來指責川普,在他們看來,父女親熱到這種程度是很不合理的,你覺得呢?

川普和伊万卡的部分合影

無論川普是不是戀童癖,也不管這則「 法庭文書」是否真實,用這種指控來回擊川普對Antifa的恐怖主義定性本身是很無力、很沒有邏輯的。

我們梳理一下,事情大概就是下面這樣的情況:

川普:鑑於Antifa的暴力行為,我宣布Antifa是恐怖組織。

 

Antifa:我不管,反正你有戀童癖、你是強姦犯!

 

你看,牛頭不對馬嘴,這就叫不會就事論事

其實這個場景我們中國人也挺熟悉,當你在網上談個什麼社會熱點話題或國際新聞,很多反對你的人並不是反駁你的內容,而是說你不愛國、說你屁股是歪的,至於這種扣帽式的指控是否真實成立他們是不會管的。

這樣一對比,簡直是太像了,這充分說明全世界反智者的腦迴路都是一樣的,腦殘無國界。

說回這份對川普的指控,我對它的真實性表示懷疑。如果這份材料是真的,只能說明美國民主黨全都是白痴,民間組織能做的事他們都做不到,而我不相信他們都是白痴。

想像一下吧,有多少民主黨人對川普恨之入骨,如果真有這樣的材料,這麼多頂層政客掌握這麼多的資源,會拿不到一個實錘的證據來打擊老川嗎?有的話恐怕早就拿出來了。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這麼有乾貨的實錘信息,破解和洩露還輪得到你一個民間黑客組織出來裝神弄鬼?

善良的普通民眾

以Antifa為代表的極左翼激進活動反而團結了美國的理性群眾,他們的規模和影響力遠大於Antifa,於是,到了5月31日白天,各地市民紛紛出動,清理前一天被破壞的城市,這些市民甚至還包括孩子。

一位小女孩與其他人一起把地圖擦乾淨↑

騷亂的起點明尼阿波利斯市,市民開始合作清理亂局↑

美國是個多數決定的民主社會,如果我們相信人的進步和善良,就不用擔心極端思想作亂,因為他們越過分,就會有越多的人拋棄他們,未來他們自然就會越弱勢。

廣泛的爭議和衝擊有助於大眾盡可能快地看清真相。這次亂局一開始對川普的競選來說是一個重大威脅,但隨著Antifa等極端群體的群魔亂舞幫倒忙,反而可能加強他的支持率。

上世紀60年代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影響力比現在的事情大一百倍都不止,但為什麼沒有繼續下去?一方面是因為美國對於黑人的保護由於運動而得到重視;另一個原因則是運動從一開始恪守的「 非暴力」原則最終變成了無數的騷亂和暴力衝突,只要有暴力在,正當性的喪失就只是時間問題。

難以兼顧的公平

對於這次亂局的出現,明尼蘇達黑人之死只是一個導火索,探究其深層次原因,是美國社會普遍存在的不公以及這些年來美國越來越大的貧富差距。

作為一個有著多人種的移民國家,美國處理公平議題時難度遠高於其他國家。因為不同族裔之間總是存在著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隔閡、存在膚色這種天然標識,而且不同族裔總有自己特有的長處和不足。

公平很難定義也很難讓所有人滿意。

舉個例子,美國大學在招生過程中對申請者按照族裔分組,最後的結果是60分的黑人可以得到錄取,但80分的亞裔可能不能錄取,因為亞裔學霸太多了;可是如果採用統一錄取,黑人將失去受到優質教育的機會。這種情況下,你覺得怎樣才合理呢?

又比如在職場,假設一個年輕人要去谷歌找工作,包括谷歌在內,不少矽谷的公司都追求公平和公司的多樣化。所以他們對於一些在科技行業相對少的群體,例如女性、非裔,或者LGBT的碼農會很友好。假設有一位黑人姑娘,而且她是同性戀,那麼即使她的能力弱一點,她成功拿offer的難度也會遠低於印度裔和華裔直男碼農。這還沒完,如果她沒有被錄取而且想無理取鬧,她還可以藉公司對她的膚色和LGBT進行了歧視為由起訴公司。

下面這張圖很說明問題,人們對公平的理解是不一樣的:有些人認為公平是起點公平,有些人認為是結果公平。但起點公平必然導致結果不公平,而結果公平又必然導致起點不公平。

可是換一個場景,在NBA或奧運會的田徑賽場,能不能給我們相對弱勢的亞裔一點照顧呢?不能;我們亞裔和黑人比100米短跑時,能讓我們10米嗎?也不能。

從無數細節來看,美國對包括黑人在內的有色人種已經做到極致了。這個移民國家經過了一百多年的融合與調節,對於少數族裔的保護和反歧視已經發展到了敏感的地步。

如今,對黑人的歧視不是過去那種歧視,而是一種偏見、誤解、擔憂。比如有人內心覺得他們不安全、覺得他們有暴力傾向,但表面上還是客客氣氣。很多人說華人在美國地位不如黑人,我覺得這個理解是有偏差的,華人的政治地位的確不如黑人,但美國社會對華人的偏見和擔憂比對黑人要少得多得多。畢竟華人學習能力強、工作能力強、沒有暴力傾向、還蠻有錢。

有時候,我們對特定人群的過度關照本身就是一種歧視,比如,你不讓一個孩子和所有人一起競爭,而是保護他給他加分,這什麼意思?覺得他智商不行嗎?人要自強、自重,才能贏得別人的尊重。

在美國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體會到對弱者的關照,比如殘趴(殘疾人停車位),對於沒有殘疾人車牌的司機來說殘趴都是一個要全力避開的地方,因為你佔用殘疾人的資源會被重罰。可是,殘疾人的確是弱者,膚色不同並不是弱者啊。

美國真正應該反思的是,為什麼Antifa這樣的極端思想能夠有生存的土壤? Antifa這個組織要發展,光有索羅斯的錢是不夠的,市場才是關鍵。 Antifa能有今天這麼多的受眾本身就說明問題。

這些年來美國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如今美國最富裕1%的人口收入佔據全國總收入的超過20%,而對於全美後50%的人口來說,他們的收入只佔全美的10%左右,這個趨勢從1970年以來就在不斷惡化。

美國前1%和後50%人口收入對比

收入是流量,資產是存量,如果我們再看看資產的分配,同樣非常不均衡。美國後90%的人,只佔據全部人口資產的23%,剩下的77%的資產全歸前10%的人所有。即使是在前10%的人口當中,貧富差距也是大的驚人,前1%的人口擁有的總資產和緊隨其後的9%的群體擁有的總資產一樣多。

美國各階層資產佔比

美國經濟在發達國家中成長性最強,是全球1000萬人口以上國家中人均GDP最高的國家,美股過去十年更是氣勢如虹,牛冠全球,但美國貧富差距擴大帶來的結構性問題也變得非常嚴重。

貧富差距的持續拉大使得中低收入者積累了很多怨氣,再加上疫情的影響,美國很多年輕人失去了工作,只能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明州的黑人之死引爆了這些怨氣。這次事件很快會過去,但貧富差距的拉大會長期提供矛盾爆發所需的土壤,這才是真正值得擔心的事。

美國的不同族裔經過了兩百年的融合,尚且無法做到完全有序地和諧相處,而即使是在高度發達的經濟狀況下,貧富差距的擴大也會帶來新的隱患。對於中國來說,在引進移民、發展經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的過程中,應當從美國的經驗和教訓中學到一些東西。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