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陽親友如相問,說我在喝板藍根

文:二大爺

曾經一屁股爛債的羅永浩前不久在某綜藝上驕傲的宣稱,自己已經是直播帶貨界的翹楚,還債大業指日可待。

有情懷的老羅始終還是太年輕,一點微不足道的小成績就洋洋自得。其實要說貴圈翹楚,哪裡輪得到你老羅嘛。和有金項鍊的鐘院士比起來,中間至少隔著十個李佳琦。

這些年,鍾院士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為我們帶過冬蟲夏草、蓮花清瘟、血必清、氫氣霧化機……醫藥之外,還不忘記刺梨、牛奶……還有這十幾年如一日的板藍根。我感覺從疫情到現在,板藍根就像一個中藥掃地僧,默默的看著小弟們大紅大紫,只為了等神龍的最終召喚……還好,院士沒有忘記你。從非典帶到新冠,不離不棄,包打天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板藍根!

而且人家不僅帶貨,連同股票一起帶。生產蓮花清瘟的以嶺藥業的股價最高漲幅曾達到驚人的 236%,高管隨後密集減持套現;生產板藍根的白雲山藥業立馬這幾天迎來漲停潮,市值狂漲100億,為死氣沉沉的A股打了一劑中成藥強心針。垂死病中驚坐起,終於等來板藍根。

我其實一直很努力的理解「體外有效」這個很高深的詞彙。按我的延伸理解,高度白酒、婦炎潔、馬應龍之類的殺菌滅毒東西也是體外有效的,祖國的醫學寶庫還值得深度挖掘一下。保個健、泡個澡、洗個腳,那都是功德無量的體外防疫啊。經常有同學朋友擔心我在美帝誤入毒窟,危在旦夕。我說不要擔心,洛陽親友如相問,說我在喝板藍根。

川普在疫情期間安撫子民,先後推薦過羥氯喹、阿奇黴素,自己得病後,又推瑞德西韋、地塞米松、單克隆抗體……雖然已經是親身實踐後的良心帶鹽,但還是被不領情的美國媒體和民眾罵得狗血淋頭,你又不是院士又不是股東,你帶個毛的鹽啊。借問神藥何處有,你就遙指板藍根嘛。

之前美國有個諾貝爾獎得主詹姆斯·沃森——就是發現DNA雙螺旋結構的人,晚年潦倒沒有科研經費,被迫變賣自己的諾貝爾獎章湊錢。老先生太耿直,非要研究種族差別這種政治不正確的東西,你但凡研究一下連花清瘟和板藍根,也斷然不會淪落到這種地步。人生在世不如意,皆因不識板藍根。

中國人之所以推崇浪子回頭而鄙夷晚節不保,是因為年少無知誤入歧途是一種天性不足,尚可通過教育挽回;而晚年利令智昏,利用名節來換取血籌,則是人性墮落之例證,只堪唾棄不能原諒。當然,說的就是建國和沃森。

以前有記者採訪鍾院士,談及他文革中不堪受辱憤而投江的母親時,鍾院士老淚縱橫:「母親的不幸離去,永遠是難以言說的痛……」看來時代還是可以抹平這種痛的。

股票再次漲停日,家祭無忘板藍根。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