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安娜的出道方式,叫不作就不會死

姚安娜

文 :南洋富商

01

一出道就翻車,只怪天賦太差

姚安娜一出道,就翻車。她可能還沒意識到她的藝人生涯已經到此為止。 

藝人這個行業,不是有錢就可以打造出來的。有錢人可以拍電影過把癮,比如說拍個「功守道」之類,那是花錢買開心的娛樂活動。沒有誰把Jack Ma真當藝人。

有個縣委書記想過把癮,找個交響樂團給他的二胡伴奏,但是他沒有自知之明,竟然真的登台演出,後果可想而知——這就是作死。

這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你光看新聞報道或者官方消息,是看不出什麼名堂的。比如說,給你看一份姚安娜的簡歷,你會發現她的芭蕾舞竟然拿到了xx最高獎。這種東西拿來去哄哄哈佛大學招生辦還可以,若是自己也信了,結果可能跟那個拉二胡的縣委書記一樣,成為笑柄。

姚安娜的名字,應該改為任安娜。因為大家都知道,她的走紅不是因為她姓姚,而是因為她姓任。

如果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孩子,姚安娜的人生軌跡或許是這樣的:

她讀書努力,熱愛跳舞,因為爹媽買不起學區房,從小只能在「菜場小學」讀書,通過努力考上普通高中(而沒有被分到職高),後來畢業於中國大陸的二本大學(或浙江省金華市橫店影視職業技術學院),成為鎮上學歷較高的文藝女青年之一,拿著畢業證書找工作,為了一份月薪4200元-6800元的工作而投遞大量簡歷。大多數情況下,她的簡歷會在第一輪被扔在垃圾桶。

她的容貌也會停留在以前的水平,因為「改頭換面」是需要花費很多錢的。

如今的姚安娜要當明星,觸犯了一條禁忌:用金錢和地位,讓自己及名列原本應該屬於演藝天才的陣營。

姚安娜有很多選擇,她可以干一些不至於觸犯眾怒的行業。比如投資股票,投資房地產,也可以做個跟她姐姐類似的工作。

但是,她竟然覺得自己適合做為一個占據大眾眼球的藝人。這種自戀和狂妄,讓人驚訝,這完全不是一個大戶人家應該有的家教。

即便是對任家很有好感的某些人,也難以理解姚安娜的選擇。但是他們提出了一個他們自己可以接受的合理解釋:或許姚安娜是為了分遺產的時候可以多一點競爭力,而採取了讓自己迅速出名的辦法。

比如賭王何家的某人,也是採用類似的做法。何家也有名媛,與姚安娜還是閨蜜。

 

02  姚安娜出道,詮釋了「資本家」

最近「資本家」三個字成為熱點。

普通中國人已經很少有人提到馬克思主義這種高大上的深邃思想。年青一代也很少用階級來分析社會。雖然靠資本實現財務自由、當一個不勞而獲的資本家是無數中國人的夢想,但是整體上,資本家依然是貶義詞。

底層人對資本和資本家的厭惡和反感,已經到了一個新高峰。這原因是多方面的。貧富不均,持續不斷的996討論,拼多多的諸多熱點新聞,還有一些是來自官方的鼓勵,比如對螞蟻金服這個大資本家的批判。

資本家靠著資本可以剝削勞動者。資本家通過資本可以控制網絡熱搜。資本家甚至可以讓美國總統在主流媒體上的帳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資本的力量,已經觸目驚心。

各種潮流蜂擁在一起,推高大眾對資本家的反感。而姚安娜所做的一切,最好地詮釋了「資本權力」,這是把自己置身於浪尖風口。

姚安娜似乎並未了解到這一點。她擺出一副天真無暇的模樣。她覺得自己生活很簡樸,覺得自己花錢很節省,覺得自己很自立,從小爹媽沒空管自己,什麼都要靠自己去努力爭取。

這種話說給人民大眾聽,那真是作死。

姚安娜做錯的另一件事,是讓自己在巴黎名媛舞會上露面。巴黎名媛舞會是頂尖上流社會的標籤,即便是川普的女兒,或希爾頓的公主,都曾經被拒絕過。

巴黎名媛舞會,把階級對立更鮮明地展示在大眾面前。世界各地的無數大資本家和權貴,他們的夢想就是把自家的女兒弄到這裡來露面。參加這個俱樂部的,或者想參加卻被拒絕的,有代表封建時代權貴的歐洲王室和頂級貴族,有無產階級革命家紅三代萬寶寶和葉明子,有代表愛國企業家(資本家)子女的姚安娜,也有代表反華勢力的川普的子女伊萬卡。

在中國,你若是開賭場或走私,可能轉眼就鋃鐺入獄,但是這行業做大了,就是港澳的霍家與何家,他們家的後人,也參加巴黎名媛會。

所以,巴黎名媛會或許是讓人了解馬克思主義的一個窗口:那些表面上看起來敵對的人,其實他們是一個階級,都是「巴黎名媛會」階級。

而你我,是在權貴和資本腳下艱難匍匐的小人物。

03    哈佛畢業生與她的國籍

有人這樣評論姚安娜:你既然只是要當個藝人,為何要讀哈佛?哈佛隨便把入學機會留給哪個高考狀元,也比錄取姚安娜好。

很多中國人不知道的是:哈佛大學本來就是美國上流社會的社交俱樂部。為了學術水平和聲譽,他們也需要邀請一些雖然身世不夠顯赫,但是學業比名流子弟更優秀的年輕人來讀書。

同樣到哈佛讀書,結果是不一樣的。在階級固化的年代,權貴名流的後裔通常還是權貴名流,窮人家的孩子即便進了哈佛,十有八九也還是處於普通階層,或者說是他們權貴同學的陪讀。

哈佛大學的錄取方式,看重的是校友未來的成就。億萬富豪和國家元首的孩子,和你家的小鎮做題家孩子,誰更有成為傑出校友的潛質?

哈佛那些錄取標準,其實已經淘汰了絕大多數的普通子弟。一個小鎮做題家是不可能有很多機會學會各種才藝和周遊世界的經歷的,一個底層孩子是不可能組織一個社團去搞NGO社工活動的。即便你的孩子也去學鋼琴參加比賽,你家孩子只能去一小時80塊錢的大班,有錢人的孩子請的是每小時幾千元的名家做家教。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競爭起點。

潘石屹曾經給哈佛捐過一億美元。這筆錢的用途,潘石屹說「用於資助在世界大學攻讀本科的中國貧困學生」。

姚安娜不是靠潘石屹贊助學費讀哈佛的。她不缺錢。整個哈佛大學的中國本科生,大概在接下來的一百年都不會有人需要潘石屹的錢。

姚安娜有哈佛學位,所以大家都認為她智商不低。畢竟哈佛是名校,智商80以下的很難入學。那一年哈佛大學在中國錄取了7名學生,其中四名是中國國籍,另三名據說是其他國籍。

在介紹哈佛錄取學生的中國學生宣傳頁面上,是這樣寫的:

所以,在姚安娜的高中學籍記錄中,她的國籍應該是美籍。中國的學籍管得很嚴格,絕不至於連學生的國籍都搞錯。

但是姚安娜公開否認自己是美國國家,再三強調自己是中國國籍。

在中國有個規矩,一般的護照上的名字是自己的姓名的拼音。如果申請外國學校,用的名字也是漢語名字的拼音。

姚安娜原名姚思為,這個名字顯然比姚安娜這種土鱉村姑名字好聽。如果是藝人把姚安娜改為姚思為,我們可以理解。但是把姚思為改為姚安娜這種土氣名字,就讓人匪夷所思。

她小時候還有一個名字叫姚一婷。如果按照正常情況,她申請上海中學國際部用的名字應該是姚思為,申請哈佛大學用的名字應該是「Yao Siwei」,而絕不會變成「Annabel Yao」。所以有人認為姚思為的身分證上應該是中國國籍,她會有一個中國護照,但是可能她還有一個外國護照,護照上的名字叫Annabel Yao。她申請上海中學國際部的時候,用的可能就是這個外國護照。

姚思為到底為什麼改名字,她到底有幾個國籍,迄今依然是個謎。有一點是肯定的:中國是單一國籍國家,任何人只要加入外國國籍,就自動失去中國國籍。

當然也有別的可能性,比如說姚安娜曾經是美國國籍,但是又改回了中國國籍。畢竟對於權貴富豪人家,這些都不是什麼難事。

或許需要搞清楚的是:姚安娜在哈佛大學的學籍上,她到底叫Yao Siwei,還是Annabel Yao。在上海中學國際部的學籍記錄中,她到底是什麼國籍。這都是很容易查到的事。姚安娜要是連這點證明都不拿出來,以後的人設可能會崩塌,畢竟在中國,愛國主義思潮還是很高漲的。畢竟在她們任家,還是打愛國招牌的。

姚安娜若是名字別改來改去,一直用姚思為的名字,一切麻煩都不會存在。但是,現在,她自己作的,要自己去解決。

04    為什麼都喜歡姐姐,而不喜歡我? 

姚安娜犯的一個大錯,是提到她姐姐。

「為什麼都喜歡姐姐,而不喜歡我?甚至覺得不公平,後來就釋然了,每個人都會受到質疑」。

以她有限的小聰明,或許是要打親情牌,把那些支持她姐姐的人變成她的粉絲。當然,也可能這不是她的決定,而是為她包裝的豬隊友團隊的策劃。

首先,對於她姐姐,評價是很分離的。有些人非常崇拜,另一些人卻並不喜歡。比如說,姐姐作為涉及國家核心利益的重要企業的頂級高管,竟然是加拿大綠卡,並且在加拿大擁有價值一千多萬美元的豪宅。

雖然有錢人擁有豪宅是基本自由,但是,在中國這樣一個對資金外移控制極其嚴格的國家,她的錢是怎麼合法轉移到加拿大的?

「為什麼都喜歡姐姐,而不喜歡我?」這句話暴露了她的智商。

她雖然讀過上海中學和哈佛這種名校,並沒有得到足夠好的教育,以至於連這種社會常識都不懂。

在一個最不應該高調出道的年份,姚安娜高調登場。這算剽悍、自信,還是顢頇、愚蠢?

或許是公主當久了,一帆風順,聽慣了恭維話,真以為自己是靠天賦和努力獲得成功的。

有一句話叫「不作就不會死」。接下來,姚安娜的公關團隊應該如何救火,我們拭目以待。畢竟人家有的是錢,資本的力量還是很大的。

資本連美國總統的網絡言論都可以刪得乾乾淨淨,或許有一天也能把反對姚安娜的言論刪掉。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