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羅志祥比,他才是史上最慘的「劣跡藝人」

羅志祥

文:林比利

1983年10月,河北易縣,一部名為《金不換》的電影正在這裡拍攝。

一天下午,劇組正在賓館裡休息,縣公安局的警察突然找上了門。他們點名讓正在房間裡打牌的男主角出來,跟他們走一趟。

屋裡走出一名模樣俊朗的後生,兩位工作人員不由分說,用一幅手銬銬住了他。

他被投進了看守所。同一間小看守所裡,原本就有兩個犯事兒的人。一個是因為偷看女廁所,最終判了死刑,緩期兩年。另一個強行摟抱了一個女青年,被判了4年。

這位男主角的結果也沒好多少。3天後,他被帶到南京受審,最終他以流氓罪被判了4年。

這個男主角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非常知名的劣跡藝人。最讓人吃驚的是,等他出獄歸來,反而比進去之前更紅了。

他的名字叫,遲志強

1

遲志強祖籍山東,1958年10月16日出生於哈爾濱一個幹部家庭。他從小喜歡文藝,初中畢業就不上學了,被長春電影製片廠招收為演員。

那個年代當演員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尤其是東北人,很看重這個。長春電影製片廠也是名演員輩出,包括劉曉慶、龔雪、潘虹、方舒等等,都在長影的片子裡出現過。

所以,遲志強被長影選中很轟動。當他離開哈爾濱,準備去長春的那一天,家裡的親戚、朋友、同學等幾十人齊聚在火車站的站台相送,鑼鼓喧天。

遲志強雖然沒學過表演,但他的優點是悟性強,去了長影很快就適應了當演員。尤其厲害的是,15歲時,他就參演了自己人生的第一部電影《豔陽天》。

之後,他又參演了《創業》《暗礁》《濟南戰役》等電影,都是非常有那個年代特色的電影。

1979年,遲志強在21歲的時候,終於迎來了自己的成名作《小字輩》。在這部電影裡,遲志強並沒有演一個正面形象,而是演了一個稍微有點思想落後的公交車售票員,也就是說,是個反派。

遲志強在《小字輩》裡飾演的公交售票員小黃(左一)

但電影中,往往是反派讓人印象深刻。遲志強演的這個售票員深入人心,讓全國許多觀眾藉此認識了他。

很快,屬於他的事業巔峰就來了。

1980年,遲志強與唐國強、劉曉慶、陳沖、潘虹等11名青年演員獲得「文化部優秀青年演員創作獎」,遲志強成了不折不扣的青年偶像。

他當時火得一塌糊塗,跟如今的易烊千璽有的一比。那時候,基本上每個月的電影院都會有他的戲。沒想到,正當他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犯事了。

1983年,遲志強到南京拍攝影片《月到中秋》,有不少他的粉絲自然而然就跟他接觸很多。當時,他們八九個男孩和女孩經常在一起玩,聽著鄧麗君的《甜蜜蜜》跳貼面舞,看內部小電影。

這期間,遲志強認識了一位比自己大10歲的離婚的女子,並且和她發生了關係。這其實不算啥,關鍵是他們跳舞的事情被舉報了。

好事的群眾向警方報告說,遲志強和人 「跳光屁股舞」、「集體搞不正當男女關係」等,這罪名可就大了,要知道那時候可是正在搞嚴打。於是,當遲志強正在河北拍攝《金不換》時,被南京警方跨省逮捕了。

2

帶回南京之後,警方進行了認真調查。發現事情的真相根本不是跳什麼光屁股舞,就是遲志強跟他的一幫粉絲跳舞,期間難免發生了摟摟抱抱的情況。

比較誇張的是,他們一起坐著車在南京的街頭招搖,給廣大南京市民的觀感非常不好。畢竟,他也是個一線流量明星,於是就被舉報了。

警方覺得,這件事,充其量讓單位教育下遲志強就夠了,以後別再犯錯。他們就跟長春電影製品廠做了溝通,讓他們到南京接人。沒想到,正要了結此事時,一篇《銀幕上的新星,生活中的罪犯》的文章在一家主流媒體發表了,一時輿論譁然。

裡面赫然寫著,遲志強如何把姑娘們帶到紅旗車中,集體淫亂,輪姦、強姦。

新聞報道出來後,短短一天的時間,全國各地無數個電話打到南京公安局,聲稱:像遲志強這樣的敗類、退化分子,這樣骯髒的人,還留著幹什麼?我們在等待公審槍斃!公安局看到形勢不太對,於是對長影廠的人說,現在不行,不敢再提放人的事情了。

長影廠的領導還幫遲志強據理力爭:你們既然已經決定要放人,就說明事情不嚴重,怎麼能受輿論的左右呢?對方的回答是,不行,現在很為難,遲志強暫時不能放。最終,遲志強這群在一起跳舞的男女青年,全部以流氓罪論處,紅旗轎車裡那些女孩子也無一倖免。

遲志強被判了4年。他不服,進行上訴,結果被駁回,維持原判。他想死的心都有了,當時他已經有了一個空姐女朋友,不僅吹了,對方父母還找到遲志強的父母,要求賠償損失,還破口大罵:你們家就是養了個畜生!

入獄後半年,那個空姐就另外嫁人了。嫁的原因是,那個追求她的小伙子表態:我不追究你跟遲志強談過戀愛。

3

在牢裡面,遲志強的演員優勢還是對他有好處。1985年春節,為了豐富犯人的文娛生活,勞改隊決定成立一個犯人新生藝術團,過年給犯人和家屬表演。勞改隊把這個任務交給了遲志強。遲志強一聽,這個他在行,畢竟是他是專業幹這個的。

那個年頭的嚴打,抓進去不少演藝圈的人士,搞雜技的,跳舞的,基本上什麼人都有。遲志強為了保證節目質量,常常不睡覺,連夜排練。

有一個節目是遲志強的詩朗誦,他不僅配了音樂,還讓獄中的一個體操運動員給他伴舞。他聲情並茂地說道:

媽媽過去我是你的驕傲,今天我是你的恥辱,看著你蹣跚的背影出現在鐵窗前,我無言以對……媽媽,我一生無法彌補給你的創傷!

此時,那個會翻跟頭的體操運動員直接來了一個騰空翻,雙膝跪地,然後,表演剛剛好結束。台下立刻爆發出長時間熱烈的掌聲,這個演出效果太好了,就連以前正經當演員時,遲志強也沒受過這麼熱烈的掌聲。因為演出效果太好,他們開始到社會上去巡演,走遍了南京各個區。

南京廣播電視局甚至當時想拍一部叫《遲志強》的電影,劇本都寫好了,但遲志強不答應拍,他覺得自己又不是英雄人物,靠這麼出名不好。

1986年4月17日,遲志強由於獄中表現出色,被減刑一年半提前釋放。勞改隊給遲志強的鑑定是:遲志強屬於在運動當中處理過重,建議重新回廠。有這麼一個鑑定,加上他在獄中有3次立功的記錄,長春電影製片廠很爽快地就接受了他的歸來,但同時告訴他:回來不能馬上進劇團,還得下放到車間過渡一下。

在車間裡,他相當於一個苦力。拉著一個大車,送煤、蓋房子、修電燈、和沙子、抹牆,全是一些打雜的工作。就這樣幹了一年,沒想到遲志強又能拍戲了。當時吉林電視台有一個電視連續劇《二等巡官與馬車夫》,想讓遲志強演二等巡官,也是一個男主角。對方來長影廠調人,沒想到廠裡竟然同意了。拍完了這部,他又拍了一部。

遲志強的心情大好,在廠裡的時候開始自己唱起歌來。因為他嘴裡老是哼以前在獄中自己作詞作曲的歌:鐵門啊鐵窗啊鐵鎖鏈被單位音像公司的人聽見了,覺得他唱得挺好,就對他說,不如錄個磁帶吧。遲志強還有點心虛,覺得這不登大雅之堂。結果對方說,沒事,改改歌詞。

1988年,遲志強把磁帶錄完,並沒太當回事,就跟李幼斌,就是後來《亮劍》裡的李雲龍,去長江源頭、唐古拉山拍《天鼓》去了。等他們從山上下來,到了上海,遲志強才驚覺,他錄製的《鐵窗淚》已經在全國發行,而且火得一塌糊塗。

4

1988年,《電影世界》創刊35周年紀念晚會,在遼寧瀋陽體育館舉行。

晚會上的大腕雲集,閻維文,毛阿敏,蔣大為……很多知名的歌星都去了。主持人也是響噹噹的國內一姐,倪萍。當倪萍宣布「下面是大家久違了的長春電影製片廠著名演員遲志強」時,萬人體育館立刻炸開了鍋。

紅旗、彩旗,連人民幣都往台上扔,大學生則打出橫幅「遲志強我們愛你」。遲志強走到台當中,整整5分鐘,他都沒辦法講出話來,因為觀眾實在是太過熱情了。後來他每唱一句,台下就歡聲雷動,根本唱不下去。排在遲志強後面出場的本來是毛阿敏,但她根本上不了台,觀眾絲毫沒有讓遲志強下去的意思。

後來體育館的館長說,他們的體育館只有兩次這麼歡呼過,一次是郎平領銜的中國女排在這裡五連勝,再一次就是你遲志強。那一年,收錄遲志強「囚歌」系列的磁帶《悔恨的淚》銷量達到一千萬盒。

周亞平

作為一名有過劣跡的藝人,遲志強沒想到以這種形式火遍全中國。當時在祖國的天南海北,走到哪裡都會有《失足恨》《鐵窗淚》《獄中十二月》等遲志強的歌曲。

而大街小巷,時常也會傳出這樣畫風的歌詞:

手裡呀捧著窩窩頭,菜裡沒有一滴油,監獄裡的生活是多麼痛苦呀,一步一個窩心頭,手裡呀捧著窩窩頭,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犯下的罪行是多麼可恥啊,叫我怎能抬起頭

遲志強也開始四處走穴,無論走到哪裡,都是萬人空巷,一票難求。可是這中間有個問題,其實那些磁帶裡的歌,並不是遲志強唱的。


5

當年負責那張大熱專輯製作的,叫周亞平。

他是一個很有名的音樂製作人,後來還策划過《縴夫的愛》、《兩隻蝴蝶》等通俗又傳播廣泛的歌曲。

這張專輯的真正演唱者叫翟惠民,遲志強只是說了幾句旁白。但當時發行專輯時,周亞平為了讓銷量好點,就把遲志強的大頭像和名字印上了專輯封面。

專輯上面其實寫著三個主唱,但遲志強的名字最大,其他兩個很小,而且朗誦一欄也寫的是遲志強,很容易讓人誤以為,就是遲志強出的個人專輯。

當年遲志強看到專輯時,也很生氣,質問他們,為啥把他唱的換成別人,而且這些人他都不認識。他們說,因為你遲志強有過鐵窗的經歷,又是個明星,打別人的旗號都流行不起來呀!就這樣,稀裡糊塗地,遲志強火了十多年。

直到2005年,在專輯中為遲志強「代唱」的翟惠民,向媒體爆料此事。而在此後參加鳳凰衛視《魯豫有約》節目中,遲志強和周亞平,均迴避了這一問題。

周亞平在節目裡的說法

沒想到,又過了三年,周亞平自己卻把這事兒爆出來了。2008年11月11日,他寫了博客《二十年前「囚歌」流行始末》,把事情真相說出來了,徹底將遲志強推入輿論旋渦。

二十年前「囚歌」流行始末三部曲

一時間,網民們群情激奮,遲志強被認為「欺騙全國觀眾20年」。遲志強自己也很委屈,他說當年他們製作專輯的時候根本沒跟他商量,他出去拍戲回來才知道,但一切已經晚了。

如今,沒想到兩個重要參與者都出來爆料,遲志強認為他們別有目的:周亞平的公司要和翟再出什麼作品,先把這事捅一捅,然後讓他們的名氣大一些。但這對我來說是不公平的,你想火起來不能以傷害我的名譽為代價。

周亞平則說,他決不是為了炒作,不會像傳聞講得那樣要和翟惠民聯手推出新專輯。在他看來,造假不存在道德因素,就是一個商業運作的手段:有些產品造假可能會危害大眾身體健康,但我這個屬於藝術產品,聽眾買了專輯,身心受到愉悅,目的就達到了。

6

遲志強之後,中國這片大地上,又湧現出各式各樣的「劣跡藝人」。比如偷稅漏稅的劉曉慶、毛阿敏,吸毒的滿文軍,生活作風出問題的吳秀波。

好在廣大觀眾還是寬宏大量的,好多明星栽過大跟頭之後,都以各種形式重返舞台。

劉曉慶恢復自由身之後,成了有名的「橫店第一漂」。她那時候啥都演,從50元一天的群眾演員到龍套演員,只要能賺錢就行。在其後的13年間,劉曉慶拍攝了20餘部電視劇、6部電影、1部舞台劇,獲得了3次「華鼎獎」終身成就獎。

而毛阿敏則在擺脫了醜聞後,於2009年重新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再次獲得主流媒體的認可。

洗心革面的滿文軍,則多從事公益活動,他常常以自己的親身經歷,現身說法,告誡那些明星們,千萬別走他的道路。不過,大眾對於那些生活作風有問題的男演員,可沒那麼寬容。

去年深陷出軌門風波的吳秀波,不僅各檔綜藝、影視劇迅速將他換下,至今他也沒有再次露臉的機會。這些天,娛樂圈吵吵鬧鬧的又是關於中國台灣藝人羅志祥的出軌事件。

在經過第一輪的周揚青爆料之後,羅志祥已經被徹底掀翻在地,沒想到「520」他又發表一篇長文,讓廣大自媒體工作者再一次有了口誅筆伐的對象。

毫無疑問,像羅志祥這樣熱衷於「多人運動」的藝人,是沒什麼機會露臉了。眼前的羅志祥事件,又讓我想起了遲志強。

今天的後浪們,應該不知道遲志強是何許人也了。他也早已過上了隱居的生活,結了婚,生了孩子,時不時靠當年的歌曲走走穴。去年6月,還有人看見他在四川眉山演出,認出他的歌迷也會上前要求合影。至於那些真唱假唱的傳聞,早已不重要了。

今年5月12日,@長影集團 官方微博開設了八十年代長影電影中的硬漢小生專欄,介紹的第一位就是遲志強。

@長影集團 還轉發了《南方人物週刊》對他的評價:

遲志強的人生雖歷經磨難,卻始終如一的真誠、善良。在種種的順逆榮辱中,他的熱情和坦蕩,他對生活的嚴肅和樂觀,他對事業的無限摯愛,保持得那麼頑強,頑強的成了一種本色……

現在回想當年,雖然都屬於「劣跡藝人」遲志強跟現在的年輕人相比,實在是慘多了。他本來就沒犯什麼嚴重的事,因為時代的關係,失去了好幾年的自由。遲志強之所以能夠出獄後,重新走紅,並不是那個年代的吃瓜群眾更容易原諒他們。

只是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可以表達意見,並可能被放大,而藝人們的優缺點很容易被用顯微鏡無限倍數的放大。就像我的朋友「8字路口」說的那樣:

人性從來都沒變。只是大家突然進了東北浴池,十分徹底的坦誠相見了。誰的大金鍊子漂在水上,一目了然。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