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化妝品,意想不到的高級

古代 化妝品

你知道嗎?化妝品的使用最早竟然可以追溯到夏商周時期!

從皮膚的清潔,保養到面部的彩妝、唇妝可謂是應有盡有,下面就讓小印帶著大家來探尋古人愛美的祕密吧~

NO.1

萬物皆可當成化妝的工具

說起化妝,小印又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用彩筆糢仿媽媽的妝容但卻洗不掉,用馬克筆把自己變成蠟筆小新的各種社死經歷……

但這個創造力可不止是小孩子才有。

據說在還沒有特定的畫眉材料之前,婦女會把柳枝燒焦後塗在眉毛上。但從文獻記載來看,最早的畫眉材料是黛。

不僅染眉不是現代人的專利,染髮也是早已有之

不僅染眉不是現代人的專利,染髮也是早已有之。

除《博物志》卷四和《外臺祕要方》中所記錄的以胡粉和白灰進行染髮外,在古代還會使用一些草藥製成用於染髮的化妝品。

古籍上有許多關於染髮的記載,比如說《漢書·王莽傳》的:欲外視自安,乃染其鬚髮。《菽園雜記》的:「陸展染白髮以媚妾,寇準促白髮以求相。」

六十多歲的王莽染黑髮是為了穩定軍心,粉飾太平,而陸展的染黑髮則就顯得格局小了一點,只是為了博取老婆的歡心。

不過寇準卻恰好相反,他更希望黑鬍子趕快變白,顯得自己成熟穩重,從而博取皇帝信任,成為一朝宰相。

NO.2

除了佛媛還有佛妝?

在北朝周宣帝時國家規定了一種民間婦女面妝名為「黃眉墨妝」。

但廣為人知的更多的是之前被狠狠吐槽過的額黃妝,其實「黃眉墨妝」就是由此演變而成的,只不過從塗額頭變成了塗眉毛。

到了遼代更為誇張,女性已不滿足於僅染黃眉,甚至將整個面部都塗黃,觀之如金佛之面,謂之「佛妝」。

河北遼地民間詩雲∶」有女天天稱細娘,珍珠絡髻面塗黃,南人見怪疑為瘴,墨吏矜誇是佛妝。」

低情商:你怎麼把臉塗的那麼黃 ,高情商:呀,你這個糢彷彿祖的妝容糢仿的真好。

在唐代張泌《妝樓記》中記載著這樣一則故事:「夜來初入魏宮,一夕,文帝在燈下詠,以水晶七尺屏風障之。夜來至,不覺,面觸屏上,傷處如曉霞將散。自是,宮人俱用臙脂仿畫,名曉霞妝。」

大意是魏文帝曹丕宮中新添了一名宮女叫薛夜來,文帝十分寵愛她。某夜,文帝在燈下讀書,四周是水晶製成的屏風。

薛夜來走近文帝,沒留意到屏風,一頭撞上,頓時臉頰撞傷,傷處仿若曉霞之將散,其他宮女見而生羨,也紛紛糢仿薛夜來,用胭脂在臉頰上畫上血痕,取名曰「曉霞妝」。

N

NO.3

這才真正的無添加洗臉神器

現在的許多洗面奶都打著無添加的,純天然的口號,殊不知無添加的洗面奶早在古代就已經出現。

據古籍記載,古人有用溫的洗米水洗臉的習慣。

小印不得不佩服起古人的智慧,既利用了其中的鹼性成分來洗去臉上的汙垢又節約了水,真可謂是一舉兩得,一水兩用。

不僅如此,名字也起的非常文藝。《禮記 內則》記載:「其間面垢,覃潘請洗」。這裡的「潘」就是我們上面所說的洗米水。

不僅洗面奶在古代有替代品,我們便宜大碗的香皂在古代也有替身。

它就是澡豆,主要是由豌豆、綠豆磨成粉後加入豬胰、皂角等去汙成分製作而成。但澡豆可並不便宜,在南朝時只限於皇家使用,所以一般平民百姓都對它比較陌生。

《世說新語》(南朝宋 劉義慶)記載:「王敦初尚主,如廁……既還,婢擎金澡盤盛水,琉璃碗盛澡豆,因例著水中而飲之,謂是乾飯。群婢莫不掩口而笑之。」

大意是王敦是士族,不認識澡豆,竟把它吃掉了,鬧出了笑話。小印內心的OS:「大哥,咱長點心吧,誰會在你上完廁所後給你送東西吃的!」

NO.4

不同朝代的畫眉術,可太講究了

眉和目作為人類面部最生動、最能表現感情、反映個性的部位,眉毛搶先一步成為了每個朝代的特別關註。

根據《詩經》及春秋典故的記載,先秦的審美觀比較質樸,不太重人工彫琢。受當時原始崇拜的影響,對蠶蛾觸鬚的糢仿(即蛾眉)成了主流。

漢代流行的長眉就是在蛾眉的基礎上變化而來的。漢代還流行過愁眉苦臉的愁眉,但代價不是一般的大,姑娘們需要將自己本身的眉毛剃掉後再來自己來畫眉毛。

偷懶不畫的話就會變成無眉大俠,這可能也是眉毛叫愁眉的原因之一吧。

到了魏晉南北朝時眉色便開始多姿多彩起來

到了魏晉南北朝時眉色便開始多姿多彩起來。

雖說流行的是眉式還是長眉和蛾眉,但顏色從「黑」變成了「翠」,併兼有「黃」,眉妝也從宮閨豪門擴大到了民間。

唐朝眉毛的式樣逐漸變得多了起來,初唐的月眉,盛唐的蛾眉、遠山眉、青黛眉,中唐的八字眉,晚唐的「桂葉眉」等,甚至可以湊成「百眉圖」。

宋代婦女在種種禁錮壓迫之下,不僅不得刻意修飾,還得表現出馴服之狀。因此宋元眉妝的風格是纖細秀麗,端莊的,其宮女和民間婦女基本上都是復古的長蛾眉。

清代由於專制的進一步加強和完備,女子生活再次受到摧殘。我們不難發現清代人物畫和年畫中的女性幾乎都是曲眉,給人一種低眉順眼楚楚嬌羞之狀。

NO.5

原來皇帝才是美妝大佬

能以一己之力掀起美妝界波瀾的非皇帝和文人莫屬。

由於南朝宮體詩盛行,挾豔情文學之糜風,文人對女子妝飾的變態嗜好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庾信在《鏡賦》之中以大量篇幅淋灕盡致地描寫貴婦梳妝過程:」鬢齊故掠,眉平猶剃,飛花砧子,次第須安,朱開錦蹋,黛蘸油檀,脂和甲煎,澤漬香蘭。」

這種潮流甚至影響了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左思在《嬌女詩》中對小女」劇兼機桿役(比織布還要累)」的妝扮活動予以打趣,言之」明朝弄梳臺,黛眉類掃跡(早到梳妝檯,畫眉像掃地)」讀來令人莞爾。

《二儀實錄》載漢武帝劉徹」令宮人掃八字眉」,而好色的隋煬帝更是不惜加重徵賦,從波斯(今伊朗)大量進口螺子黛、賜給宮人畫眉。殿腳女吳絳仙更是因善長描長眉而得寵,被封為婕妤。

可見皇帝的審美對一個時代審美標準的影響。

NO.6

古代版萬聖節妝容?

在唐代中期,頭髮、妝面、首飾、衣裙的流行風尚一改盛唐面貌,都開始往誇張寬大發展。

濃妝高髻、大袖長裙之風盛行,形成了當時人所說的各種「險妝」「時世妝」。

其中的「險妝」包括了八字啼眉、烏膏註唇、面塗赭色、血暈橫道等。

所謂「赭面」,是吐蕃極具特色的一種面妝,上額、鼻、下巴、兩頰等部分,都繪塗各種條狀、點狀、塊狀的赭紅色。

到了穆宗長慶年間「血暈妝」又開始流行了起來,當時的婦人,頭梳直指向天的高大堆髻,眼睛上下用丹紫畫出幾道橫道,宛如被劃傷的血痕一般所以被稱之為血暈妝。

妝如其名,險妝險妝不讓人感覺到危險又怎麼能叫險妝呢?

NO.7

古人也喜歡「紋身 」?

紋身一直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被很多人誤解也被很多人追捧。紋身的部位和花樣也越來越多樣化。

但是在以前,紋身(古稱文身)是一種象徵,《淮南子·泰族訓》說越人文身,「被創流血,至難也,然越為之,以求榮也」。

即把文身面當作一種成人儀式,以能忍受文身所帶來的痛楚為成人的標誌,同時以此取悅異性。

除了「紋身」還有「文面」,海南黎族和獨龍族的女性有著最完整的文面習俗。

黎族的文面相對文身而言比較溫和點,只是在臉上畫上特殊的線紋,但獨龍族的女性文面則帶著怪異的血腥感。

獨龍族的少女在十二三歲初長成時,便用竹籤刺臉,鍋灰敷面,顏料滲入皮下,靛青色似蝴蝶般的圖案便永留臉上。

當地民間的解釋則帶著獨有的神祕色彩,獨龍人認為人的亡魂最終將變成各色的「巴奎依」即一種大而好看的蝴蝶,只有文面,死後才能與自己的靈魂相認。

但是從當時的客觀事實來講,文面是獨龍族為了抵制異族土司強掠婦女為奴的一種消極反抗手段。

她們為了自由犧牲了美貌,但在神話故事中寄予了對於美的渴望和想象。

幾千年的中華文明,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化妝品在古代的社會生活中也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我們可以從它發展變化中可以了解當時的經濟狀況,人們的審美觀念以及為我們今天的生活提供一些思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