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死後 鄧穎超才恍然大悟

周恩來
作者:黎梓

中共的宣傳真不能聽,關係特鐵的林彪和葉群被描寫成冤家對頭,而一直被人羨慕的模範夫妻周恩來和鄧穎超實際像現在官場上的政敵。林彪對葉群無話不說,周恩來對鄧穎超守口如瓶。

周恩來死後多年,鄧穎超才公開透露,周恩來不但處處防範她,而且黨要提拔她,周也絕對不允許,鄧穎超的人大副委員長是在周恩來死後才得到的。

周恩來在一次會議中說:「保密的事非同小可,回家後,不要一時高興就說出來」,「我老婆是老黨員,中央委員,不該說的我對她就是不說」。

1982年6月30日人民日報上有鄧穎超的一篇回憶文章,說她和周恩來結婚後,聚少離多,他到哪兒去,「去幹啥、呆多久、什麼從沒有講」。周恩來一向「守口如瓶,滴水不漏」,「我們之間相互保密的事是很多的。」

周恩來的侄女周秉德在《我的伯父周恩來》一書中,泄露了一個秘密,那就是周恩來拿鄧穎超當得到信任和好評的墊腳石,當周死後,鄧穎超才恍然大悟,並恨到咬牙切齒。


周真不是人。

書中寫道:七媽(指鄧穎超)說:「今天我倒要說說我的委屈。你們做了名伯父的侄兒、侄女,名兄的弟弟、弟媳婦,沒有沾光,反而處處受限制,是不是感到有點委屈?可你們知道嗎?我做了名夫之妻,你們伯伯是一直壓我的。他死後我才知道,人家老早就要提我做副委員長,他堅決反對。後來小平同志告訴我說,就是你那位老兄反對。「解放初期,政務委員會,人家要我上,他不讓。我也君子協議,我不與他在同一個部門工作。我就向主席報告去婦聯工作。組織上安排我在婦聯做副主席,他和人家吵架,不同意我上。定工資時,蔡大姐(蔡暢當時是婦聯主席,鄧穎超是副主席)是三級,我知道他的作風,我按部長級待遇不定四級而定到五級,報到他那裏審批時,又給壓到六級。國慶十周年上主席臺,他看到名單有我,又劃掉了。因我是名人之妻,他一直在壓我。我的工作是黨分配的,不是因為他的關係,你們不要以為我現在又是副委員長,又是政治局委員、紀委書記,都是因為你伯伯的關係。這是黨員選的,是我自己的工作決定的。我們黨內開會,都是會上反映的意見,人家認為應提我選我,如果你伯伯在,他一定不會讓我擔任。」

從這段牢騷中可以看出,這對夫妻之間沒有任何信任可談。真要是信任,為何不在家裡告訴老婆,不長級不升資不升官的好處呢?為何死了之後,老婆才發現原來最大的絆腳石是自己的丈夫!這和周恩來在顧順章滅門血案中把有救命之恩的恩人斯勵都殺死連起來看,周真不是個人。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