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很多的演員都跑去上綜藝是一件好事嗎?

演員的誕生

作者:吳懟懟

不是好事,是種消耗。

2017 年,《演員的誕生》名場面頻頻出圈,歐陽娜娜黃聖依社死現場,周一圍藍盈瑩嶄露頭角,章子怡一言不合激情開懟,演技伴著「信念感」走進話題中心。

那以後,演技類綜藝出了一個又一個,出圈的大多是演技導師的懟人場面,爾冬升痛斥流量明星,李誠儒直言不諱。

然而幾年過去了,演技類綜藝並沒撈著幾個滄海遺珠式的好演員。縱觀內娛,前赴後繼的流量藝人演技依舊難精進,反倒是一些早被認定的演技派,被追問「演技是否被高估」。

哪裡出問題了?

01. 匠藝演員耽於自我糢仿

暑期熱播的電視劇,《理想之城》和《掃黑風暴》,主演孫儷、孫紅雷都被質疑演技了。

不少人覺得孫儷演啥都是甄嬛,孫紅雷演黑社會永遠一套表情。

12.jpeg

有這感覺,表面原因是他們所演角色身份 / 性格相似性過重,歸根結底,因為他們在演戲時,用了一套既定的表演糢板,千人一面久了,這個面具就長在了演員臉上,變得「演誰都像演員自己」。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在《演員自我修養》中把這種演員叫匠藝演員,把他們對角色的表現手法叫「橡皮圖章法」。

拿孫儷來說,甄嬛是轉型、出圈、高光之作,當年演甄嬛時,孫儷提前跟劇組借戲中要穿的花盆底鞋子、做長指甲來找人物感覺,開拍前半個月,劇組把所有演員聚集到橫店找感覺。

那是孫儷第一次演古裝戲,也是第一次演年齡跨度那麼大的角色。

在此之前,孫儷演的角色多是白月光式的年輕姑娘,第一次面對甄嬛這麼複雜的角色,註定要花大量精力走進人物內心,然後設計動作表達出來。

甄嬛之後,孫儷演了好幾個同類型大女主戲,一回生二回熟,《羋月傳》《那年花開月正圓》故事打磨本身夠不上《甄嬛傳》精細,那麼演員演繹難度在熟練基礎上,就又有了降級。

幾次下來,同類型角色的重複,讓演員很容易走入自我糢仿軌道。

 

有一點難過時用甚麼表情,非常傷心時用甚麼表情,委屈時如何表現,憤怒時怎麼表達,當一個情緒點來臨時,演員想到的不是最符合當下這個「角色」的精神狀態,而是下意識表現出套路化的那個表情。

如此,每當孫儷睜大眼睛據理力爭時,哪怕她頂著短發黑眼圈不是妝容精致的甄嬛了,觀眾還是出戲了 —— 她又開始表演了。

孫紅雷同樣。

出道以來出圈的角色多是黑社會大哥和硬漢,那一套表情已經用得純熟。

第一次看的時候有新鮮感,在不同角色身上看多了,難免覺得千人一面。

我們看戲,雖然知道那是假的,但看的時候忘記演員在演,才會帶感,才覺得演員戲好。如果隨著劇情發展,都已經預判這演員有啥表情了,那戲的好看程度,也就大打折扣。

02. 實力派耽於綜藝

孫紅雷演技被質疑,又不止於同質化角色過多。

不少網友說,如今看孫紅雷演戲,跳戲。

對於 00 後年輕觀眾而言,認識孫紅雷是從《極限挑戰》開始的,那裡面的孫紅雷不「大哥」,憨、搞笑、顏王是標簽。

孫紅雷的個人特質在綜藝中被放大,觀眾一開始驚喜於這個與影視劇截然相反的形象,短時間內讓演員本人性格更立體。

隨著綜藝一季一季播出,個人特性被不斷強化後,再回到影視劇裡塑造角色,已經習慣了綜藝節目中孫紅雷形象的觀眾,會覺得難入戲。

鄧超也一樣。

作為一個嘗試多類型角色的演員,鄧超在《跑男》之前並沒有十分固定的角色類型,年代戲能駕馭,古裝能駕馭,懸疑可以演,喜劇也能行。窮小子他可以,土豪也 OK。與同時期的黃曉明陳坤陸毅比,鄧超長得沒那麼偶像,與黃渤孫紅雷這種長相情緒明顯的演員比,鄧超長得又格外「平靜」。

所以演充滿煙火氣又多變的角色,他戲路其實很寬。

問題是不便於觀眾記憶。

《跑男》放大了鄧超的喜劇人特質,讓「逗比」鄧超深入人心,也糢糊掉了他的演員屬性。

鄧超拍《影》時,減重 40 斤,就為了塑造出人物前後的差異,用心良苦,身體也受苦。夠敬業了,表現是好的。

上圖《影》劇照;下圖《奔跑吧,兄弟》截圖

可是播出後,微博上「我好害怕鄧超下一秒忽然開始搞笑」的評論並不少。

鄧超完成了角色,等呈現到觀眾面前時,綜藝節目中的那個鄧超,成了演員鄧超的障礙球。

一個演員在綜藝上展示的個人光芒深入人心,完全蓋過了他煞費苦心塑造的角色的光芒,綜藝紅利反噬演員本職,對鄧超而言,綜藝給的曝光,過量了。

章子怡跟他們一樣,通過綜藝圈得一波好感,也一定程度上被綜藝反噬。

上演技類節目當導師,用過往作品認證演技派,把觀眾期待值拉到頂峰,但進入綜藝語境重演經典時,《胭脂扣》難追梅豔芳,《青蛇》難媲美張曼玉。

客觀來說,在難以超越的經典面前,大眾早已先入為主,印象很難被顛覆。況且綜藝現場不像真實拍戲,經過長時間演繹一個完整故事,跟短期內進入故事最激烈的戲劇段落,不是一個範疇的事情。拿來比較,其實不公。

但綜藝看的是熱鬧沖突,在這個語境裡,許多所謂客觀,可以被忽略。

綜藝節目表現小翻車,綜藝拉高期待值後,在新劇《上陽賦》裡的表現,是真翻車。

再好的演員也做不到演誰是誰,這是客觀事實。

可一旦她足夠好的演技深入人心,觀眾就是會期待她真能演誰像誰。

港臺日韓早在十幾年前就有明確的影視綜藝分工,專門的綜藝咖在節目中以風趣幽默的言談、豐富的才藝或搞怪糢仿帶給觀眾歡樂,又被稱為「通告藝人」。

內娛用跨界人做專業事,短期收效甚好,長期隱患重重。

成為綜藝常駐嘉賓放大演員性格卻消耗了演員潛質,不夠專業的綜藝素養又不能長期給綜藝 IP 供給養分。

短線雙贏,長線雙輸。

03. 少女系耽於社交平臺

《喬家的兒女》播出後,唐藝昕演技遭人詬病。

有一場戲,得知喬一成(白宇 飾)絕癥命不久矣,唐藝昕在病牀前抱著白宇,眼睛裡蓄滿淚水,但那嘴角揚起的弧度,是網上隨手一搜就能出現的唐藝昕標志笑容的弧度。

「你愛人就要死了,你怎麼這幅表情啊!」網友恨鐵不成鋼。

唐藝昕是盡力在妝造上往那個年代打扮了,但表情實在太「出賣」她是明星而不是角色項南方了。

很難讓人把鋪天蓋地通稿裡「笑容治愈」「嫁給愛情的女孩」忘了,去相信她跟電視劇裡的苦情角色就是一體。

演技真不夠是一方面,明星本人標簽太重壓過角色也是重要原因。

她的人設在通稿裡,在社交平臺廣為流傳的愛情故事裡,以至於她演戲的時候,比起角色本身,觀眾更願意相信,這是女明星出來工作了。

一旦觀眾有了這種意識,演員演戲,跟穿上戲服 cosplay 差別還大嗎?

不止唐藝昕,沒有過硬代表作、借社交平臺人設紅起來的女明星,都不容易讓人入戲。

網友從 vlog、plog 中看過太多她們展示的精致生活了,當這些看起來一直都像 18 歲的、沒有經過人間疾苦的情緒單一的臉,走進偶像劇之外的故事,沒有真實生活的粗糲質感,太新太現代的面孔,會是職業發展的掣肘。

吃著顏值紅利的少女系明星,又是最拋不下包袱不敢扮醜的。

她們沒有過硬演技,意味著作品很難給商業價值加成,那麼能維護商業價值的,就只有在社交平臺持續輸出美貌,以此獲得關註,得到廣告主青睞。

於賺錢而言,這是個短平快的好思路。

但要做演員,其實是惡性循環。

社交媒體快速給人曝光的同時,也在快速給人貼標簽,當同個標簽重複被貼,意味著明星人設越來越有確定性。相反的,作為演員,沖破刻板印象的難度,也就又增加了。

邱天在紅毯照沒出圈時,是《金剛川》裡的通訊兵,靠紅毯不斷出圈成最新一代「紅毯殺手」後,再有新戲上時,觀眾的關註點首先會跑偏,這就從源頭上開始消耗作品和角色了。

04. 演員需要保持神祕

歸根結底,演員的職業屬性,就是需要保持神祕的。

哪個演員經常在公眾面前蹦躂,過多展示自我,都會消耗掉觀眾對 ta 的好奇心。

如今人們懷念以前的演員戲好,演員認真對待所有戲是其一。他們跟觀眾保持距離,也是原因。

拿沒有爭議的老戲骨陳道明來說,2001 年拍《黑洞》時,陳道明個人氣質硬到,劇組要根據陳道明的特色,把他飾演的反派角色重新按照他的形象寫出來。

那個戲中反派企業家的一些行為舉止,跟 2020 年《流金歲月》中企業家如出一轍。

陳道明沒有接太多同質化角色,也沒有時不時出現在大眾面前展示自我、過分消耗個人特質。因此,觀眾看到陳道明詮釋這個角色,會覺得區別於市面其他人,一脈相承又耳目一新。

觀眾通過作品認識了演員,再通過新作品加深了對演員的認識,認識的是這個演員駕馭不同角色的能力。

演員想要持續不斷讓大眾看到自己的突破,要學會跟觀眾保持距離。

距離消失了,新鮮感就沒了,新戲上映 / 開播期間,去綜藝節目露臉增加曝光度對演員而言是必要的,演員塑造出最能代表自己的作品也是必要的。

但要有享受和放棄「階段性甜頭」的清醒認知。

再好的戲都會結束,再受人歡迎的人設,總有光環消減的一天,再深厚的老本,吃著吃著也就吃光了。

演員是個創造性的職業,一旦表演陷入套路,創作不靠感受,就會陷入內耗。如此,被推上殿堂的演技,也會被拉回地面。

來源:知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