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周曉輝:絕壁人工天河短命 背後充滿血和淚

紅旗渠

因善於創造各種「精神」而被譏諷為精神病的中共,於1971年拍攝了一部紀錄片《紅旗渠》,大肆炫耀所謂的「紅旗渠精神」,紅旗渠也因此成為中共的紅色教育基地。自然,中共推出的百集洗腦微紀錄片《百鍊成鋼:中國共產黨的100年》也不會忘記以此繼續洗腦國人。

洗腦片第三十六集《絕壁上的「人工天河」》中說,河南省林州市(原名林縣),歷史上嚴重缺水,是一個十年九旱、水貴如油的貧窮山區。每逢乾旱,不僅顆粒無收,連飲用水都成問題。1959年,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林縣決定「引漳入林」,即劈山導河、逼水上山,在太行山上修建一條引水渠,把濁漳河的水引到林縣的分水嶺,徹底解決林縣水源不足的問題。

1960年,「引漳入林」工程,也就是紅旗渠工程正式動工。在耗時10年,削平了1250座山頭,斬斷了264座山崖,鑿通了211個隧洞,架設了152座渡槽後,總長度達1500公里的紅旗渠修建成功。按照洗腦片的說法,「人工天河」紅旗渠解決了林縣60多萬人口、54萬畝耕地和40萬頭大牲畜的用水問題,因此被稱為「生命渠」、「幸福渠」。

無疑,從紅旗渠修建的規模,所花費的人工看,的確令世界震驚。美聯社就曾給予這樣的評論:「紅旗渠的人工修建,是毛澤東意志在紅色中國的典範,看後令世界震驚。」注意,是毛的意志,而非人民的意志。

2016年,大陸媒體曾刊登毛的前祕書李銳對紅旗渠看法的文章。文章稱,李銳撰寫的《論三峽工程》一書中,曾談到了紅旗渠。李銳說:紅旗渠「缺乏統一規劃,盲目建設」,「林縣紅旗渠和其它引水,沒有考慮上下游全河水量平衡」。充其量,紅旗渠不過是「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時代的政治產物,也因此,其實際的效用註定是短命的。

的確,紅旗渠建成20年後,工程就遭到破壞,而且出現了極為嚴重的老化現象。一方面,周邊其他缺水地區也紛紛效仿修建水渠,如位於漳河上游的山西,遠比下游的林縣地理位置優越,於是一口氣修建了上百個水庫,這導致流到下游的水越來越少,林縣再度出現嚴重缺水現象,1990年至1992年間,漳河上下游百姓出現數次械鬥,影響極其惡劣。還有一些人,跑來將渠壁生生砸爛、炸毀,導致盤陽村被淹。中央立刻派人對紅旗渠進行搶修、維護,但紅旗渠的斷水危機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最長的一次斷流超過70天。

另一方面,修繕工程成了豆腐渣工程。2008年,當地投資修繕紅旗渠,但沒想到的是,在技術遠超修建時的今天,質量卻沒有絲毫保證。原本計劃排水、清淤、鑿毛、清洗渠牆、渠底,結果無良承包方一樣都沒幹,直接用渠底混濁的污水將沙石、水泥和淤泥一起攪拌成混凝土,用於施工,這直接導致日後紅旗渠出現漏水坍塌。

此外,紅旗渠當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無水可引。按照專家們的說法,「如果現在無水可引,還修它幹什麼?」潛台詞大概是紅旗渠廢掉就廢掉了。可以說,紅旗渠的短命不過是中共修建的眾多水利工程的縮影。

不無諷刺的是,據大陸媒體2011年報導,目前紅旗街的水費早已不是主要的收入來源。因為紅色旅遊收入年平均在1200萬左右,而水費最多也不過300多萬。

只是現在的林縣人或許已經忘記,靠著紅色旅遊收入的紅旗渠,背後卻埋藏著許多林縣人的血和淚,拿著沾滿血和淚的錢,林縣人心不會痛嗎?

蹊蹺的是,在中共洗腦片和近年來的諸多宣傳中,常常忽略當年提出並領導修建紅旗渠的核心人物:時任林縣縣委書記、後任安陽地委副書記的楊貴。他彼時維護想起修紅旗渠呢?

原來,楊貴作為山區建設標兵列席了1958年5月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會上,毛澤東提出:水利是農業的命脈,要把農業搞上去,必須大興水利。得了聖旨的楊貴遂決定大幹一場。另根據中共文宣,楊貴是「不忍心林縣人民在『政治上翻身』後還受乾旱缺水的煎熬」,遂決定帶領全縣人民「重新安排林縣河山」。1955年起相繼修建了抗日渠、天橋渠、英雄渠和3個中型水庫,1960年動工興建紅旗渠。楊貴的辛苦勞作博得了中共中央領導的讚揚,當時的中央大報也多次予以報導。這和現在官媒的宣傳口徑有所差異。

原因就在於,這個看似「一心為民」實則是為贏得黨心的楊貴,在林縣老百姓中的口碑很差,人們都稱之為「楊鬼」。1976年,在毛死後不久,林縣老百姓曾自發組織起來集會高呼:「打倒法西斯獨夫害民賊——楊鬼!血債要用血來還!千刀萬剮楊鬼以平民憤!」

為什麼楊貴民憤如此之大?原來,開始修建紅旗渠時,楊貴為了趕進度,強逼老百姓不論男女老少皆如牛馬般勞動,導致傷亡者眾多,而且還出現了羞辱女性的場面。

當年民工們一走進勞動現場,就會聽見大喇叭高呼:「要當英雄漢,不做無賴徒!要當穆桂英,不做臭婆娘!小車兒不倒只管推!拔白旗插紅旗!打倒劉(少奇)鄧(小平)陶(鑄),死跟毛主席,革命到底!」按照縣委指示,無論男女老少,不分大閨女小媳婦,一到現場,一律脫光上下裡外衣服,只准穿一條小褲衩。如果有女子不脫者,幹部一發話,幾個青年就立即圍住她,把其按到地上強行將裡外衣服扒光,再去抬大筐運石頭。很多女人不得不忍受這樣的屈辱。而且,即便寒冬臘月也是如此,誰不不跑著干就只好凍死。

對於那些身體贏弱、勞動效率不高的人則罰跪罰站罰餓。當時每個農民工每天口糧八兩,紅薯乾玉米麵各四兩是由生產隊從農民家中收集起來交給工地大夥房的,早晚每人吃二兩紅薯乾沾辣椒鹽水吃,中午吃二兩玉米麵饃喝二兩黃麵糊糊加一小塊兒咸蘿蔔。罰餓就是連自己的口糧都不讓吃,還跪在天寒地凍或酷暑的陽光下,故此有很多民工或死於低血糖、心力衰竭和多種營養不良,或凍死或中暑。

有青年民工對此提出意見,當場就被逮捕,並被判處十年八年徒刑送監獄「改造」,其結果不是累死就是餓死。

此前中共官方資料顯示,修紅旗渠參與者有10多萬人,直接死亡為60多人,砸傷300多人。而在剛推出的洗腦片中,中共承認共有81名幹部和民工死亡,年齡最大的60歲,最小的只有17歲。至於如何死去的,中共是絕沒有膽量公布的。

面對著林縣人民的不滿情緒,為了予以警告,彼時的河南省軍區命令安陽軍分區在林縣實行民兵實彈大演習。然而,奇怪的是,在演習期間,不僅司令員、政委、警衛連士兵的槍枝彈藥不翼而飛,就連倉庫內的十挺輕重機槍、四台迫擊炮和數十箱子手榴彈等也都沒有了,而且根本沒有人為破壞偷盜的痕跡。一番調查後,中共有關部門得出的結論是:只能是超自然大能量大智慧者所能以做到的。最後首長宣布紀律:絕對保密不準外傳!

神祕的槍枝失蹤案是否與紅旗渠冤死之人有關,恐怕只有老天清楚了,但從佛家善惡有報之理來看,焉知不是對作惡多端的中共的警告?!至於迄今仍在宣揚的紅旗渠精神,也不過是中共洗腦國人的手段罷了。認清邪惡中共之人,又如何能再上當?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