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貨幣的九個謬論

貨幣

真相總是出乎尋常的簡單,謬誤才複雜多樣。至少在貨幣問題上是如此。簡單的真相是:以政治干預強制推行與市場參與者原本的選擇相異的貨幣是沒有必要的。人們苦心設計出許多理論,不過是為人為乾預提供辯護。關於貨幣,有幾種廣為流傳的謬論:

1、紙幣是自由市場的產物

紙幣從未自發地出現於自由市場,它總是政府的寵兒並且受到特殊法律特權的保護。

紙幣制度是由一系列事件創製而成的:首先,通過直接地禁止其他貴金屬的使用,或間接地利用強製手段推行複本位制,政府設立了壟斷錢幣體系;然後,政府賦予一家擁有特權的部分準備金銀行發行的銀行券以壟斷法定貨幣的地位;最後,當特權銀行券把所有其他交易手段逐出市場後,政府允許這家它寵幸的銀行拒絕其契約協定的銀行券的兌現,這種中止償付於是把之前的銀行券轉變為紙幣。

在所有已知的歷史史實中,紙幣的存在都是源於政府支持的毀約行為,以及對私人產權的其他侵犯行為。

在一個真正自由的市場,紙幣無法對抗商品貨幣的競爭,它被取而代之可能在短短幾秒鐘之內完成,但也有可能持續幾年,不論怎樣,它會被完全清除。政府法令確實可以賦予紙幣以價值——那就是不受警察糾纏的價值,社會成員只剩下兩種極端選擇:要么使用政府的紙幣,要么完全放棄貨幣經濟的益處。

這實際上只能確認我們的觀點:紙幣從來不是自由市場的產物。

2、紙幣是有價值的

一種商品要被人們自發地選擇作為交易媒介,必須要有人需要它的非貨幣價值(其自身價值)。有了起初為該商品的非貨幣性價值支付的價格,以後的買家就能夠合理地預期轉賣它時的將來價格。支付給非貨幣用途的價格是商品用於間接交換的現實基礎,商品的貨幣用途最終依賴於其非貨幣用途。

也就是說,自然貨幣提供兩種價值:貨幣性價值與商品性價值。貨幣最初就是用來消費的,適銷性是貨幣的真正本質之一。當一種物品作為交易媒介被社會普遍接受時,它就被稱為“貨幣”。

金、銀、銅等貴金屬即具備上述客觀屬性——先於其貨幣用途而自身有價值,物理特性適合做交易媒介。

與之相對,紙幣只提供貨幣性價值。由此可見,紙幣的價格可以貶值至零;而商品貨幣,只要還能產生非貨幣性需求,其價格總是正數。

所以,人們使用紙幣總是伴隨著完全且永久喪失其價值的風險。

3、貨幣供應要與經濟增長同步

一個天真的信條是:假設經濟增長率為每年5%,那麼貨幣供應也應每年增加5%。

然而這是徹頭徹尾的謬論。任意數量的財貨和服務差不多都可以用任意貨幣供應量來交易。市場上增加了財貨和服務,貨幣供應量不變,無非就是財貨和服務的貨幣價格下跌,經濟照樣能夠增長。

有的人爭辯說,企業在更低的價位出售產品將會導致破產。這是僵化地看待企業家精神。事實上,企業家能夠預測其產品在未來的價格下跌,他會削減其成本開支,從而在物價下降時也興旺發達。

在19世紀最後30年間,德國和美國都經歷了消費物價下降時的高增長。市場規模快速增長與產品價格持續下降是結合在一起的。

4、囤積貨幣阻礙經濟高效運行

使用貨幣而不持有一定量的貨幣是不可能的,因此每個貨幣經濟的參與者都在囤積貨幣。事實上,在很多情況下,人們持有大量現金(注:是指自然貨幣)都是明智的。

囤積僅會導致物價的下跌。如前所述,經濟中絕對貨幣供應數量幾乎是無關緊要的,任意貨幣量都能使經濟良好地運行。囤積不能作為人為擴張貨幣供應量的理由。

5、通貨緊縮有害,必須與其作鬥爭

認為通縮有害的理由通常是:對總生產有負面影響;消費者推遲購買;債務償還難度加大;銀行業危機;導致失業;名義利率降低。

但是,通縮對總生產沒有明確的負面影響。突如其來的通縮確實會使人們推遲購買,但並不必然導致總生產的減緩。其首要原因是“民以食為天”,並且人總是有正的時間偏好。實際上,有限的開銷削減不僅不會減少總生產,反而會增加它,因為節省下來的資源會被用於投資,並因此將生產擴展至之前收益不足以吸引投資的領域。

認為通縮使過去訂立的債務契約難以償還是正確的,這會導致企業破產。但是從社會角度看,誰來控制資源是無關緊要的,要緊的是資源保持完好無損和物盡其用。通縮不過是生產性資產的再分配,對生產的影響可能為零。

通縮會直接威脅銀行業,但對整個社會卻並非如此。銀行信貸不能創造資源,信用收縮也不會摧毀任何資源。

通縮主要威脅的是那些要對貨幣供應膨脹增長負責的機構,它損害部分準備金銀行及其客戶的財富。但這種破壞將現存的實物資源解放出來,用在了新的地方。因此它通常是熊彼特意義上的“創造性破壞”。

6、黏性價格促進充分就業

根據某些謬論,操縱貨幣供應量可能是一種重新建立某些市場(尤為顯著的是勞動力市場)所失去的均衡的合適工具。

假設強大的工會抬升所有行業名義工資率,以致於企業家以此工資僱傭大部分勞動力將不再有利可圖,結果就是大規模失業。但是如果可以大量增加貨幣供應,那麼產品出售價格就可以提高到足夠的程度,允許失業的勞動者重新融入勞動分工。

這一謬論實際上預設了貨幣政策的製定者可以用一次又一次的貨幣擴張來持續地愚弄工會。這是一個愚蠢的假設。工會不是傻瓜,面對擴張性貨幣政策,他們會要求增加工資,以補償貨幣購買力的下降。

其結果就是:滯脹——高失業加高通脹!

7、廉價​​的紙幣促進利率下降從而推動經濟增長

這一謬論認為,信貸供應的增加會導致信貸價格——利率——的下降,人們就會投資更多,經濟增長因此而加強。

但是,只有資本家預期獲得投資收益(利息)時,他們才會投資;而且他們並不關註名義收益率,而是實際收益率。如果他們預期貨幣單位購買力在未來下降,只會去投資有更高名義收益率的項目——他們會要求更高的溢價。如果溢價正好補償了損失的購買力,那麼實際利率不受影響。

無論在什麼時候,可獲得的生產要素限制了可以成功完成的投資工程的數目。人為地降低實際利率會增加啟動的工程數量,但是能夠完工的投資的總量並沒有隨之增加,因為這個總量完全取決於完成工程所需要時間內的客觀可用生產資源。利率的人為降低因此會誘導商人投資各種無法完成的投資項目。其後果是更多的浪費,更少的增長。

8、貨幣應有穩定的購買力

亞里士多德早就觀察到,所有事物的價格都處在持續變化之中,貨幣亦無例外。

在自由市場上,人們傾向於選擇最優貨幣,購買力是否穩定是其中的判斷標準之一。只要公民有選擇貨幣的自由,他們就能通過簡單地改用其他貨幣來規避購買力的劇烈波動。那麼問題就在於:貨幣購買力穩定是否是最為重要的目標,足以成為政府控制貨幣供應量來調控購買力的充分理由?

首先貨幣購買力難以有一個合適的定義。如果電話價格上漲而汽車價格下跌,不能用任何標準判斷貨幣購買力是上升了還是下降了。將各種商品價格配以權重計算出指數進行數學表達,但這些指數卻不是某種經濟的恆定量尺。商品和服務的構成在不斷改變,沒有一種指數傳遞出總體合理的信息,不同的人購買不同的東西。指數只能表現出具體情況的平均值,然而具體情況卻有較大的差異,可正是這些具體情況而非平均數才對個人決策有價值。

貨幣購買力概念本身就充滿了含糊之處,只能依靠那些試圖使用它的人的隨意判斷來減少模糊程度,它賦予了那些有權制定算法的人以巨大且隨意的權力。

拋開這些問題不談,要求一個穩定的購買力是否有用?其錯誤根源在於他們把貨幣當成了價值尺度。但是支持這一說法的所有理由都是虛假的。企業核算的本質不是去度量企業資產的絕對價值,而是去比較不同的行動策略。

9、金屬貨幣成本高昂,紙幣生產成本低廉

金屬貨幣相對於紙幣生產成本高,但卻並不是缺陷。恰恰相反,其自然成本高才是它比紙幣更好的理由。

成本高昂意味著金屬貨幣不會被隨意增產,這意味著金銀等商品貨幣有著對抗貨幣購買力過度貶損的內在自然保障。

成本也不僅僅是各種貨幣實物的製作成本,而是每一種貨幣體系需要的總成本。紙幣運行需要央行及其他金融機構設立龐大的官僚體系,以及同樣重要的央行觀察產業。單憑這兩部分,就足以產生可觀的勞務費用。

紙幣的鼓吹者從未認真考慮過以競爭為基礎建立他們心儀的體系。李嘉圖及其追隨者鼓吹採用強製手段將更昂貴的財貨用廉價的替代。顯然,在生活的任何其他領域,我們都會拒絕這樣的提議,認為這過分且荒謬絕倫。我們不會把破布和茅舍強加給偏好衣服和房屋的人,同樣我們也沒有理由把紙幣強加給那些喜愛經久貨幣的人。

根據約爾格·吉多·許爾斯曼《貨幣生產的倫理》縮寫

來源    觀念的後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