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萬懸賞的逃犯?冰天雪地的東北他如何潛逃一個月之久?

朱賢健

文: 南洋富商

他從監獄翻牆逃亡一個月,一個月尚未被抓捕。

他不是從古代的監獄逃脫,也不是從非洲落後國家的監獄逃脫。

他從吉林逃脫。在一個遍地都是攝像頭和各種監控設備的網格化周密管理的社會,眾目睽睽之下,逃脫了。

他逃脫之後,懸賞金額一個月時間內飛升到79萬,創下了中國懸賞金額飛漲的最高記錄。

你上網一搜尋,到處都是眾人的疑惑:這傢夥到底逃哪兒了?

逃亡後下落不明的二隻厲害動物,一隻是杭州動物園的金錢豹,另一隻就是這位傳說中的朝鮮人。

70萬元是很大一筆錢,尤其是在工資不太高的東北地區,這幾乎是底層工人20年的工資。這筆錢無疑是有吸引力的。但是要找到他卻並不容易。

這傢夥到底去了哪裡?他會躲在什麼地方?

他不是個普通人,而是受過嚴格訓練的人。

他應該不會躲在大城市。因為現在的城市遍地都是攝像頭,人臉識別,大規糢建立每個人的人臉和走路姿態檔案,只要在城市露臉幾次,被天網工程識別出來的概率極大。

其次,他應該沒有去偷手機。只要去偷手機,失主一報案,手機的號碼以及手機的出廠鑑別串號,就立即進入監控系統,移動基站的定位精度是「800米時空接近」,若是加上手機信號強度辨識,配合地圖,就可以達到更小的範圍。

手機若是開著WiFi,在室內根據WiFi可以定位到WiFi附近十幾米的範圍。

手機若是開著GPS ,在室外定位精度可以達到幾米。很多APP都必須授權它讀取GPS位置,或許很多APP可以配合有關部門跟蹤GPS定位。

他沒有自己的證件,所以他也沒法買手機。若是偷一個證件,剛好長得與他相似的概率極小,而且他的照片早已貼變互聯網,即便搞到假證件,也絕不敢去辦卡。

總之,他有手機的概率接近於零。想依賴手機定位抓捕他,並不是一個可行的方案。

由於他的越獄,毫無疑問他所有的親友相關聯繫資訊也會被監控。或許還會自動記錄所有打給他的親友的各種電話,然後根據聲紋判斷是否此人。

所以,即便他借得到手機,或者有朋友願意借手機給他,他也不會親自給家人打電話,最多只能是由別人轉告。但是考慮到電話內容可能被監聽,或許他也不會讓別人直接聯繫他家人,會通過更間接的方案。

由於他沒有證件,沒有錢,既不能坐火車、飛機、長途汽車,也不可能住宿。任何需要出示綠碼和行程碼的地方都不會有他的蹤跡。

擔心攝像頭和引起朝陽群眾的註意,他也不可能在城市逗留。

所以他的躲藏和逃亡軌跡,主要是在農邨和荒野。

這種受過訓練的人,他的逃亡路線,一定是第一時間盡可能跑得遠。因為警方首先會在附近搜尋,但是由於人力限制,搜尋的範圍不會太大。只要逃出幾十公裡的半徑,就不大可能被地毯式搜尋抓到。

為了防止被攝像頭跟蹤,這個逃犯在搞到可以遮蓋囚服的衣服以及遮掩面部的偽裝工具(比如口罩、帽子、圍巾、太陽鏡之類)之前,應該一直在田野逃亡。攝像頭一般都設置在路上,而不是田野。攝像頭所在位置一般都有電線桿和路燈。只要避開電線桿和路燈,被發現的概率就會降低。

野外有很多可以躲藏的地方,比如秸稈堆,青紗帳,灌木叢,茅草和蘆葦叢,還有農民挖的菜窯。

在東北田野找到一些食物很容易,掉落的玉米棒,甜菜,蘿蔔,都可以挖來吃。基本上不會餓肚子。若是路過有人住的地方,還有可能搞到一些曬在外面的臘肉、香腸之類。農民菜窯裡更是食物豐富。

如果他要逃亡,該往哪個方向?他有幾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是留在中國境內。與人群保持距離,但是也不太遠,因為距離人群稍微近一點比較容易搞到各種物資,保暖衣服,食物,錢,自行車,都更容易搞到。

第二個選擇是去邊境。絕不能去的是鴨綠江方向。需要謹慎的是俄羅斯方向。最可取的是外蒙古方向。或許有一種可能:他早已經在蒙古境內,正在接受蒙古的庇護。

從吉林到蒙古,有大片的山地,若在大雪來臨之前逃到蒙古,就不容易被發現。

他會在冬天如何禦寒?如何住宿?

自從他逃離至今,吉林連下三天雪,氣溫下降,最低氣溫零下8度。

大雪覆蓋,也沒能發現其蹤跡。最大的可能性是他已經早不在吉林。

在這樣的冬天,如果他躲在中國境內,該如何過冬?

顯然,他無法進入普通家庭,也很難在野外點火,因為那樣容易暴露自己。

他最可能的是,是找到可以容身的保溫地點。比如在某個廢棄的礦洞,防空洞,菜窖,溶洞。這些地方溫度遠高於地面。

還可能在廢棄的廠房、爛尾樓之類的地方住宿。

更有一些農田裡的小棚,比如農民在莊稼水果成熟期住的那種小房子。

還有一種可以躲避的地方,是農田裡的大棚。到處都是大片大片的大棚農作物,躲在塑料布大棚下面,遮風避雨,外面人也不容易看到。有些種菜的農民也經常住大棚,所以裡面也可能找到農民留下衣服和一些生活用品,或許還會有香煙打火機之類。在大棚裡面,即便被看守的農民發現,就地殺人滅口埋在地下,都不容易被發現。

可以禦寒的,除了衣服,還有路上到處可以撿到的各種包裝垃圾,聚乙烯泡沫珍珠棉,聚苯乙烯泡沫板,都可以用來禦寒。

氣溫降低的另一個好處是野外水源裡的細菌含量大大減少,喝生水拉肚子生病的概率也會降低。

除了躲在靠近農田的地方,他也有可能搞到一袋食物後躲到山地。東北的山沒有很多溶洞,但是有很多凹坑。清末到民國東北小股土匪的居住點,就是找個凹坑處,蓋一個屋頂,上面用枯枝和草偽裝,外面不容易發現。據說在東北,如今還有不少土匪和抗聯戰士留下的地坑窩棚。

逃犯會用什麼交通工具逃亡?

無論多麼強健的身體,都無法短時間逃離很遠。或許有可能是藉助交通工具。

在農邨最容易獲取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車。一輛破舊自行車丟了也不會有人去報警,路過各種檢查站也不會引起註意。若是他帶戴上帽子,戴上口罩,就可以逃過攝像頭監控。即便新一代智能識別系統有走路姿勢識別,但是對於騎車的人就無能為力。在邨道上,一個騎著自行車的普通矮個子男人,絕不會引人註意的,甚至不會認為他是外來逃犯,因為騎車的幾乎都是在本地居住的。

或許他還可以偷二輪電動車。這是中國遍地都有的交通工具,即便沒有鑰匙,只要打開外蓋,把鑰匙開關的電線短接一下,就可以開走。開到沒電了隨地一扔,換個地方繼續偷。

他甚至可以扒車。比如走到停車場,找個運送機器的大卡車,爬上去像檢查貨物的樣子,躲在遮蓋機器的防雨帆布下面,無論過檢查站,還是收費站,都不會被發現,甚至可以在高速服務站不斷換車,可能幾天時間就到了幾千公裡之外。大貨司機還有一些習慣晚上把車停在大路邊休息,這時候他可以趁機下來。

如果他採用扒貨車的辦法逃亡,那搜尋他的難度就極大,因為全國任何一個縣都可能是他的藏身之處。

所以這個逃犯到底躲在哪裡,現在很難預料。這70萬懸賞會落到誰的手裡,我們拭目以待。

 

來源 金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