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鈞:韓寒是會咬人的瘋狗

鄭鈞:韓寒是會咬人的瘋狗

文:宋居寒

2010年,韓寒創辦《獨唱團》。第一期雜志就耗費了7個月才得以面世,並且收獲了21萬冊的銷售量。本是佳績,但卻被郭敬明以《小時代2》力壓成為年度銷量第二。

那時,媒體總是把韓寒和郭敬明作比較。郭敬明說,我不會像韓寒去扮演一個精神領袖,我是一個優秀的商人,我也不會要求韓寒必須去做一個優秀的商人。

30歲前的韓寒,罵過無數名人,以一人之力單挑整個文學界和娛樂圈。罵鄭鈞」當婊子立牌坊」、批陳凱歌太虛偽、餘秋雨的作品沒有文筆可言、陳逸飛不配當大師、嘲諷郭敬明性別、連帶羞辱郭粉是狗等等。自開部落格以來,韓寒得罪了無數名人,他總是一副戰鬥力驚人的樣子。

現如今,韓寒不再寫文章,也不再罵人。他當上了導演,拍過三部電影。票房越來越高,僅是處女作《後會無期》就打敗了郭敬明的大熱門ip電影《小時代3》。

今年春節檔,韓寒新片《四海》豆瓣僅5.6分,被批為韓寒最差的電影。

1982年,韓寒在上海市金山區亭林鎮出生。尚未出生,父親韓仁均就決定,無論孩子性別是男是女,一律取名「韓寒」。

韓仁均是鎮上小報社的編輯,「韓寒」是他最得意的筆名。得意到他不舍得將自己的本名改為筆名,他想要把「韓寒」當成財產,給妻子肚子裡的小孩繼承。

韓寒的母親一直想要一個男孩,在醫院聽到第一聲啼哭時,沒等護士告知,她就篤定是兒子。母親很滿足,覺得一切的痛苦都很值得。

十個月大的韓寒還不會說話,父母和他玩認字游戲,韓仁均把「上中下大小」寫成硬紙片放在兒子面前,問「上海的上是哪一個」,他轉了轉眼珠子,小手摸了「上」字。

小時候的韓寒對分數頗為較真。一年級期末考,韓寒語文差一分滿分,他把「一座橋」寫成了「一坐橋」,被老師扣了一分。他很不服氣,拿著卷子和新華字典找老師理論,指著字典上的註解說,可以這麼寫的。老師一看,原來在這個用法上,兩字是相通的。老師不僅給他改為100分,還誇他有勇於質疑的精神。

那時的韓寒,數學成績也很好,加上糢樣可愛,很討數學老師歡心。一次小韓寒回家悄悄告訴母親,數學老師親我了,媽媽不要說出去哦。

伶俐的韓寒,也有讓父母頭疼的時候。他老是丟東西,就連家裡的鑰匙都丟過不下二十次。錢也經常亂扔,家門前的冬青樹上,韓仁均總是撿到兒子藏在裡面的零用錢。韓寒總是順手把錢藏在樹枝上,一轉頭又把錢拋之腦後。

有一回,韓寒甚至連自己的」官位」也丟了。三年級時,韓寒是班上的學習委員,負責收班上同學的作業交給老師。可他把作業放在抽屜後就忘了,導致老師好幾天都沒改到作業。

老師為了給韓寒一個教訓,讓他「停職」幾天。可令父母沒想到的是,韓寒得知後,竟然松了一口氣說:「無官一身輕。」

1995年,韓仁均在朋友的幫助下,讓韓寒去縣城裡的重點高中羅星中學念書。入學後,韓寒摸底考273分,三科平均91分。韓寒原以為自己能排班上前五名,可他沒想到只考了個倒數第十,著實打擊了他。

上了初中,韓寒的課外讀物從《故事大王》變成錢鐘書的《圍城》。家裡厚厚的一本《圍城》被韓寒翻得變薄了不少,破破爛爛得不成樣子。他不再喜歡看少兒刊物,他覺得那些作者幼稚的要命,他完全可以寫得比他們好。

少年韓寒不像童年一般喜歡數學老師,由於不按時交作業、上課不守紀律、經常忘帶作業的毛病,他幾乎被各科目老師列入「黑名單」。班主任看不過眼,直接讓韓寒一個人一張桌,坐在教學臺旁邊,想著在老師眼皮子底下,總該老實了。

由於長期坐在黑板側邊,又離得很近,導致韓寒落下了輕度近視的毛病。盡管成績不好,也不討老師喜歡,但韓寒依舊刻苦學習。一次數學測驗,一直拿70分的韓寒考了100分。數學老師不相信這是他的水平,所以把他叫到辦公室讓他重新考試。

韓寒沒有考到100分,老師便斷定他舞弊了,就是個不誠信的小人。韓仁均認為,兒子絕對不可能抄襲,他很信任兒子。但這次的事情也讓韓寒徹底對數學喪失興趣,這也殃及了物理和化學。

初三時,韓仁均正準備去上班,就接到了韓寒班主任的電話,說韓寒作業沒交。眼看著中考將至,韓仁均心裡本就焦慮,一聽到老師的投訴就更加惱火了。他抄起棍子去韓寒學校,看著老師把兒子叫出來,一句話沒說就掄起棍子對韓寒一頓猛抽。

打完之後,韓仁均後悔了,他認為兒子會因為這事恨他一輩子。後來回想此事,韓仁均還自嘲,班主任這招「借刀殺人」著實是高。

韓寒不喜歡學習,恨極了數學。可為了和成績優異的女朋友一起考上區重點高中,他還是豁出去了。他惡補了幾個月數學,中考數學考到了114分,可卻因語文作文扣了太多分,拖了總分的後腿,最終只考了460分。

好在他體育細胞發達,初中就屢屢打破學校長跑紀錄。韓寒參加金山區中學生3000米長跑時,拿了第一,給中考成績加了8分。

按這個分數,韓寒只能進區重點自費班。韓仁均打聽到松江二中招收體育特長生後,就讓兒子拿上金山區長跑的第一名證明去測驗。1500米的長跑測試,韓寒不僅拿了第一,還比他之前在學校創下的校記錄快許多。他順利成為松江二中的體育特招生。

早在初二時,韓寒就瘋狂寫作,一篇5000字的小說,韓寒一個晚上就能寫完。他開始給一些雜志投稿,有一次《少年文藝》的編輯饒雪漫寄回信給他。說他寫得《彎彎柳月河》,還有另外兩篇小說和一篇散文準備刊用。

其中一篇文章《書店》還被主編寫了簡評:「韓寒把自己的筆瞄準了書籍出版中的弊端,用少年純真明亮的眸子,透視出當代圖書種種可笑可悲之處,毫不留情地將其中的荒謬乖戾、欺騙人、蠱惑人之處揭示出來。」

但《書店》並不為韓寒班主任所賞識,他覺得寫得真惡心,文筆忒下流。氣得韓寒站在講臺上宣布:「今後一百年內,我們初中沒有一篇文章可以超過我韓某人!」

和應試教育過不去的韓寒早就拿上了稿費,最多甚至拿過500塊錢稿酬。他很有錢,也很讓母親擔心。有一次母親幫他洗衣服時,從他褲子兜裡發現了一些粉末。這可把母親嚇壞了,以為兒子學壞,拿錢買白粉去了。

韓仁均認為《書店》是篇佳作,便建議韓寒把《書店》和《求醫》一起寄去參加《萌芽》雜志舉辦的新概念作文大賽。

《萌芽》雜志的人收到韓寒的文章,都很震驚,韓寒的文章從6000份參賽稿中跳了出來。他們不敢相信,一個16歲的少年怎麼能寫出這麼老辣、且極具錢鐘書風採的文章。他們忍不住猜測是不是有人代筆了,於是韓寒被列為「重點嫌疑犯」。

編輯胡瑋蒔想著,非把你後面的人給揪出來不可。她給韓寒寄了複賽通知,可比賽那天大家都沒看到韓寒。胡瑋蒔火速打電話找上門,得知韓寒沒收到比賽通知,她馬上和領導打好交道,讓韓寒中午之前趕到市中心進行複賽。

韓仁均很激動,一向不舍得打車的他。情急之下,拉著兒子上了輛黑車,花了200塊車費才趕到比賽地點。

編輯李其綱給韓寒出了道試題,他隨手拿了張紙揉成一團,然後把它丟進裝了半杯水的玻璃杯裡。父親心裡很擔憂,與其說是考題,不如說是謎語,真不知道韓寒會怎麼解題。

韓寒思考片刻後,在紙上寫下標題《杯中窺人》。考試時間為3個小時,但韓寒一個小時就寫完了文章,把試卷交給老師。韓寒心裡很是得瑟,我那麼厲害,哪用得著那麼長時間。

考試結束後,《萌芽》的主編趙長天找韓寒聊天,他迫不及待想要了解這個少年。這次的評卷更是讓現場的評委們心服口服,1999年,韓寒獲得了第一屆新概念作文大賽的一等獎。

1999年,韓寒在課堂上寫完了自己的第一篇長篇小說《三重門》。他按照約定把這部不到一年完成的小說給趙長天和胡瑋蒔看,兩人讀過後都贊嘆不已。趙長天還把小說推薦給了上海文藝出版社。

可半年過去了,始終沒有回應。與此同時,韓寒六門功課亮起了紅燈,高一的他留級了。

出版社的編輯還給韓寒寫了退稿信,他們都認為,韓寒的文字較為油膩調侃,體現了中學生的某些陰暗心理。

留級上第一節語文課,他就被班主任投訴了。原因是他和李老師吵了起來。李老師讓韓寒記筆記,他覺得老李說的都是廢話,記了不頂屁用。

李老師問他幹嘛不記,韓寒就說他是班上語文成績最好的。結果一問,去年考試才考了60分。後來,在採訪節目上,韓寒還笑說,我說班上語文最好的是我謙虛了,我應該是全市最好的。

兩人在課堂上吵得不可開交,後續父母讓韓寒給老師道歉。韓寒覺得自己沒錯,憑甚麼道歉。

重讀高一前,校長就曾帶著一票領導和老師集體去韓寒家家訪。這是學校過去95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可學校真的看不下去韓寒這麼墮落了,校長甚至說可以把韓寒當成一個班級看待,派6個任課老師專門教韓寒。學校可以給韓寒安排讀書和寫作時間,但他的功課必須及格。

開學後,校長又給他安排了單人寢室,裡面有電話和衞生間。學校已經給韓寒最大的自由了,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上課照常睡覺,考試依舊掛科,半點面子都不給學校。

學校再也忍不了了,提出讓韓寒休學一年。2000年,韓寒寫了休學申請書,便打包好行李,準備離校。老師們問他,離開了學校靠甚麼過日子,韓寒回答靠稿費呀。

嘴上說的很自信,但其實他心裡也沒底。《三重門》被退稿,新出版社那裡又還沒有回音,他覺得有些茫然。

這一年,作家出版社給了他一個巨大的驚喜。他們決定盡快出版《三重門》,可韓寒必須對小說進行修改,韓寒識相地修改了小說,並巧妙地保留了自己的思想,一些出版社所擔憂的東西,韓寒處理的很有分寸。

《三重門》讓韓寒一舉成名,累計發行200萬冊,成為中國近20年來最暢銷的文學類作品。韓寒拿到了50萬的版稅。

他終於有錢買夢寐以求的北京吉普了,他滿心歡喜的背著20萬人民幣去4s店買車。結果發現印象裡價格昂貴的車只要4萬元,他嫌太便宜,沒敢買。

後來在賈樟柯的紀錄片《海上傳奇》中,他還自嘲:「所以說人有的時候真的很犯賤。」

2002年,路金波與韓寒相識,路金波就是當年網路上有名的作者「李尋歡」。早在90年代末,李尋歡、寧財神和安妮寶貝就並稱為網路文學三架馬車。

現如今,路金波丟掉了李尋歡的筆名,成了書商路金波,寧財神成了編劇,寫出了《武林外傳》,安妮寶貝則成了作家。

2005年,路金波湊出了新的三架馬車:韓寒、安妮寶貝、王朔。

第二次和韓寒見面時,路金波就以200萬的價格簽下了韓寒的《一座城池》。首印80萬冊,首付100萬。兩人談攏後,路金波總感覺心裡不踏實,為免夜長夢多,他晚上又把韓寒叫了過來,立馬簽約,當即給錢。可他的公司融資才400萬,但路金波嘴硬,非要把100萬打韓寒戶頭上。

接下來的4年,兩人相繼合作了《光榮日》、《他的國》等12本書。路金波一共付給了韓寒1700萬人民幣。

但韓寒依然窮得叮當嚮,有一次還開著跑車來到路金波辦公室吐槽。卡裡只剩150了,打算全取出來,傻x提款機居然不能提50。

路金波很清楚韓寒為甚麼這麼能造。韓寒自己在上海買一套房,給父母再買一套,媽媽買張牀都要17萬。女朋友們就更別提了,6個女朋友,人手一張信用卡。今兒買輛蘭博基尼,半個月就膩了,轉手半價給轉讓了。

簽下韓寒後,2007年,路金波以一字3美元的稿酬簽下王朔,出版《我的千歲寒》。路金波稱付了375萬稿酬才拿下這本書,可後來王朔卻在媒體面前回應沒有那麼多。不論如何,路金波也算給許久未出書的王朔,打了一波成功的廣告。

隨後,又花了200萬簽下安妮寶貝的《蓮花》。

2009年,饒雪漫和郭妮成為了繼「三駕馬車」後,路金波簽下的「流水線作家」,以彌補「三駕馬車」無法量產的遺憾。

這一年,饒雪漫和韓寒成了路金波的「王牌」。

路金波坦言:「我希望饒雪漫走商業化的路線,韓寒就去豎牌坊做知識分子。他們倆絕不是女生版、男生版的劃分,而是一個經濟一個政治。」

2006年,互聯網剛剛進入部落格時代。2月,文學評論家白燁發表文章《80後的現狀與未來》。他在文章中指出,韓寒的《通稿2003》沒有文學性,寫得太極端、太過火,就好像表演一樣。他覺得80後的作者很有商業頭腦,和文壇前輩們相比,他們算半個「書商」。

韓寒在賽車空餘時間,點開部落格首頁推送。部落格是按照作者拼音字母排列的,看到字母b時,他剛好看到了白燁這篇文章。於是韓寒便發文《文壇是個屁,誰都別裝逼》來回應。

他先是譏諷白燁連自己的書名都寫錯了,接著罵:「書賣得好不好,和文學不文學沒多大關系。比如這位白燁,行文羅嗦,觀點重複,很沒有靈氣和文採,我要不是憋著要說兩句,真是沒耐心看完這樣水平的文字。」

「文壇算個屁,矛盾文學獎算個屁,純文學期刊算個屁,也就是一百人手淫,一百人看。」

「部分前輩們應該認真寫點東西,別非黃即暴,其實內心比年輕人還騷動,別湊一起搞些甚麼東西假裝甚麼壇甚麼圈的,甚麼壇到最後也都是祭壇,甚麼圈到最後也都是花圈。」

白燁很憤怒,他又寫了《我的聲明——回應韓寒》發在部落格上。他寫道:「這不是文學批評,這些語言已經涉嫌人格侮辱和人身攻擊。」

韓寒偏跟他對著幹,寫了篇《有些人,話糙理不糙;有些人,話不糙人糙》,用更髒的字眼攻擊他。

「我通篇文章裡沒罵您一個字。『屁』是罵文壇的,您別自作多情,以為您就是文壇。『逼』是生殖器,但『裝逼』的意思不是假裝自己是個生殖器,您別斷章取義。我說的是裝逼的逼而不是你媽b的逼。『我操』是我在操,和你沒關系。」

事態發展至此,已經徹底變成以韓寒為首對白燁的單方面網暴了。每天都有大批的韓粉湧入白燁的部落格裡問候他全家,有多髒罵多髒。

白燁頂不住了,於3月6日宣布退出部落格,成為部落格時代第一個被罵到關停部落格的名人。

白燁走了,他的親友團們仍在奮戰,文學評論家解璽璋說:「如果我是韓寒的家長,我絕對大嘴巴子抽他,有人養沒人教。」

作家陸天明也加入了混戰,他說韓寒和韓粉的做法總讓他想起了當年的紅衞兵。

韓寒也不客氣,反手在部落格上曝光了白燁的私人道德問題,摁著兩個新加入的老頭一頓猛攻。韓粉們也跑到陸天明部落格上,罵他老不死的,瘋狂刷屏問候陸天明家人。

陸天明是個斯文人,他罵不出髒話。但他兒子陸川導演可不是好惹的,直接罵韓寒是傻逼,就是紅衞兵。

眼看著陸家人被韓寒摁在地上碾壓,陸川好哥們高曉松跳出來,將韓寒告上法庭。他說韓寒在《三重門》裡引用了他的作品《青春無悔》,沒有徵得他的同意,這侵犯了他的著作權。

表面上,韓寒放軟了態度,願意支付千字千元的稿酬,但依然嘴上依然不饒人。他說,高曉松告韓寒一事,古人早有定論:高處不勝寒。

最終這場混戰以陸軍、高曉松接連關閉部落格告終。這件事也令韓寒的部落格超過了緋聞女友徐靜蕾,成為全球點擊量最大的部落格。

2010年,27歲的韓寒與金麗華結婚。金麗華正是韓寒在松江二中時期談的女朋友,韓寒輟學後,金麗華考上了中戲。還擔任過韓寒首次執導mv《毒藥》的制片人。盡管韓寒身邊女人不斷,還和王朔的前女友徐靜蕾炒了很長時間的緋聞,但金麗華始終陪在韓寒身邊。

11月,金麗華生下一女。韓寒摘得「野百合」之「野」,給女兒取名為小野。

同年,韓寒入選了美國時代周刊全球百大人物名單,媒體為韓寒拉票時,寫下這麼一段話:讓我們都來投韓寒一票,這一票不是投給公共知識分子韓寒,也不是投給輿論領袖韓寒,這時韓寒的身份一點都不重要,因為給他投票不是投給別人,而是投給我們自己,也就是所有稱得上是人類的人投票。

這段拉票話語直接掀起了全民打投的狂潮,韓寒票數一路飆升,巔峰時期,甚至以90萬的票數暫居第二,碾壓美國總統奧巴馬,這也令奧巴馬一度想見見這個來自中國的青年。最終,韓寒登上了美國時代周刊的封面,成為全球第24位最具影嚮力的人物。

這一年,韓寒不過28歲。

年初,韓寒便正式宣布創辦《獨唱團》。僅是第一期雜志,韓寒就耗費了7個月的時間打造。第一期雜志便狂銷21萬冊。本是佳績,但卻被自己嘲笑為娘炮的郭敬明,以《小時代2》力壓成為年度第二。

12月27日,讀者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獨唱變絕唱」。韓寒的主編馬一木在微博上發帖,宣布《獨唱團》第二期中止,團隊解散。

那時,媒體總是把韓寒和郭敬明進行對比。郭敬明說,我不會像韓寒去扮演一個精神領袖,我是一個優秀的商人,我也不會要求韓寒必須去做一個優秀的商人。

雖然韓寒創辦的雜志銷量不敵郭敬明,但韓寒依然是當時中國身價最高的作家。他代言過凡客誠品、雀巢咖啡、華碩電腦、斯巴達汽車等品牌,光雀巢一個牌子,韓寒就收了超過一千萬的代言費。

韓寒依舊瞧不起商人郭敬明,但卻和曾經的死對頭高曉松成為好友。高曉松因醉駕在監獄服刑,執導的電影《大武生》在上海首映,他都沒法去。高曉松在獄中請了一票明星去首映站臺,但最終只有韓寒去了《大武生》的首映禮。

高曉松好不容易出獄,他想打造一個聊天節目,也就是韓寒幫忙取名的《曉說》。韓寒還參加了一期《曉說》,提起《大武生》一事時,高曉松依然很感動韓寒的仗義之舉。

2012年1月15日,it評論員麥田發表一篇名為《人造韓寒:一場關於」公民」的鬧劇》的部落格。麥田在文章中質疑韓寒是路金波包裝出來的,韓寒部落格的文章有槍手,他能在新概念中拿獎是因為當時的出題人李其綱是他父親的好友。

麥田的這篇文章也成為了2012年最大一場新聞「方韓之爭」的導火索。

面對麥田的質疑,韓寒火速加入戰場。他發文懸賞2000萬尋找代筆人,範冰冰也加入戰場,宣布追加2000萬,以表對韓寒的仗義。

韓寒的合作夥伴路金波和父親韓仁均都站出來反駁麥田。粉絲也紛紛下場手撕麥田。麥田沉著反擊,但這時打假鬥士方舟子卻蹦出來,質疑韓寒一邊懸賞一邊刪除博文的舉動,認為韓寒是氣急敗壞。

韓寒也不含糊,反手寫了篇文章回應方舟子的質疑,還譏諷了麥田的性能力,嘲笑了方舟子是個禿頭怪。

在輿論的壓力下,麥田很快就道歉認慫了,並退出部落格。方舟子可不是好惹的,他列出種種證據質疑韓寒《三重門》是他父親寫的。韓寒拿出手稿證明,方舟子就以書面過於幹淨來反駁他。最後由文字造假抨擊到韓寒連身高都是造假的。

方舟子死咬著不放,韓寒也沒辦法,幹脆一紙訴狀把他告上法庭。並整理了1000頁手稿作為證據,向方舟子索賠十萬。

由於方舟子沒有主觀惡意,所以他不會敗訴。但他又沒有鐵證去證明韓寒代筆,這導致雙方陷入膠著,最終以韓寒撤訴告終。

事情是告一段落,但韓寒的口碑遠不如前。罵鄭鈞」當婊子立牌坊」、批陳凱歌太虛偽、餘秋雨的作品沒有文筆可言、陳逸飛不配當大師、嘲諷郭敬明性別、連帶羞辱郭粉是狗等等。韓寒自開部落格以來,他罵過了無數的名人,早已積怨太深,方韓之爭下的兩敗俱傷,更是讓韓寒口碑陷入了穀底。

這一年,「倒韓」之風席卷了整個互聯網。

2014年,韓寒不再寫文章,他拍起了電影。他執導的第一部電影《後會無期》拿下了6.29億的票房。而郭敬明的電影《小時代3》只拿下了5.2億票房,不複前兩部的輝煌。

兩年前,韓寒創辦了《one》電子雜志。兩年後,《one》有了三千萬的下載量。一如當年的路金波一般,韓寒挖掘了許多新銳作者成為暢銷書作家,《one》的作者書系賣出了600萬冊。張皓宸的《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和蔡崇達的《皮囊》就占據了100萬的銷售量。張皓宸憑借這本書賺了650萬,並且在中國作家排行榜中名列19。

2016年,郭敬明號稱投資7億的電影《爵跡》僅僅只收獲了3.83億的成績。電影發布會上,迎著刺眼的閃光燈,郭敬明邊痛哭邊咆哮:「是不是因為我叫郭敬明,所以做甚麼都是錯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們才不會罵《爵跡》?」

2017年,韓寒執導的電影《乘風破浪》上映。電影上映僅26天,就拿下了10億的票房。

截至2017年為止,韓寒導演過兩部電影,票房累計16.23億。而郭敬明則導演過5部電影,票房累計21.71億。

2018年,韓寒接受一條的採訪。採訪中,他沒有年少時遮住單眼的長劉海,言語也不複之前的犀利。他笑容坦蕩,說話得體。

「自我表達是非常奢侈的東西,人不能一方面自我表達,一方面怨市場不懂你的自我表達,這太自私了。」

「我希望和我合作的人不要虧錢,我覺得優秀的創作者從他誕生的第一秒,就應該是個商人。」

2019年的春節檔被人稱為史上最激烈的初一戰,韓寒的《飛馳人生》跟《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撞了個滿懷。但他依然取得了不錯的成績:17.29億票房。

17歲的韓寒寫出了人生中第一部小說《三重門》,被上海出版社退稿。同時,他還被學校勸退。和勸退相比,休學簡直不要太有面子。

韓寒拿上休學申請書去找老師辦手續,辦公室裡,老師們用打量的眼光看著面前戴著黑框眼鏡的小孩。班主任問他:「你離開了學校靠甚麼生活呀?」

韓寒說:「稿費和版稅呀。」

老師愣住了,鐘擺停滯了一秒。隨後,老師們指著韓寒放聲大笑,笑聲尖銳得有些刺耳,鑽進了韓寒的心裡,他們都不相信韓寒日後能靠寫書維生。

韓寒心裡蔓延著一股無名火,他感覺委屈而難堪。但他依然強裝鎮定,也跟著老師們一起傻笑了起來,笑得比哭還難看。

 

參考資料:

1.《兒子韓寒》韓仁均;

2.《投機主義紳士路金波》智族群;

3.《路金波:我比文青更愛錢》新世紀周刊;

4.《十二年前一地雞毛的方韓之爭》B站up主yaoyaoc;

5.《韓寒和方舟子的世紀大戰》喪心病狂的周公子;

6.《韓白之爭》喪心病狂的周公子;

7.《韓寒:偶像的誕生》喪心病狂的周公子;

8.《韓寒:我就希望和我合作的人不要虧錢》一條視頻;

9.《海上傳奇》賈樟柯;

10.《楊瀾訪談之韓寒》;

11.《佳訪:旅行者韓寒》;

12.《魯豫有約:風趣少年韓寒》;

13.《陳丹青對話韓寒》;

14.《新視覺節目》韓寒專訪

來源:往事叉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