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張獻忠屠四川,只是清廷的栽贓嫁禍,清軍才是罪魁禍首

張獻忠

1980年,在四川舉行的關於「張獻忠在四川」學術討論會,認可魯迅先生對張獻忠屠川原因的說明:「他開始並不很殺人,他何嘗不想做皇帝。後來知道李自成進了北京,借著清兵入關,自己只剩了沒落這條路,也是就開手殺,殺……」但這說白了只是後人的猜測臆想。

由此可見,張獻忠在四川的屠殺是不是謠傳值得深入研究,俗話說三人成虎,所得多了就成了人雲亦雲的真的歷史。就像週人造謠帝辛一樣。成王敗寇,帝辛由一代帝王變成了紂王,歷史越編越多,直到後來收錄進《封神榜》,紂王遺臭萬年。但是,歷史上真的帝辛果真是後人抹黑的紂王那個樣子嗎?

張獻忠殺人,但也絕非《明史》等清朝官方歷史文獻記載所言,如此的暴戾,如此的冷血。

所以,張獻忠對於明末清初四川境內的人口銳減雖不像《明史》中描述的那樣需要承擔全部責任!頂多只承擔部分責任。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滿清。

2、清廷對四川的平定,才是四川人口大銳減的主要原因

在四川舉行的關於「張獻忠在四川」學術討論會後所著《關於「張獻忠在四川」學術討論會的情況綜述》中,認為清初明末的四川人口銳減並不能將責任歸結於張獻忠一人,清軍官兵對四川的武力平定和清軍在四川境內同明軍、同吳三桂等的數場戰爭才是主要原因。

張獻忠的大西政權現在四川存在了只有兩年多的時間,而且其轄區只有四川疆域的三分之一,所以即使張獻忠「每日殺人」,也不可能對四川造成滅絕性人口銳減!

清軍在四川境內共發生了四次大規糢的軍事行動,而且在張獻忠死後,面對不折不撓的四川民眾竟然用了整整十三年的時間才完全侵占。第一次是清軍同張獻忠的大西軍對戰;第二次是清軍在川東與「搖黃」武裝、南明殘軍作戰;第三次是清軍鎮壓夔東十三家起義軍;第四次就是請軍統吳三桂軍隊在四川的對決。對四川人民的這種頑強不屈的抵抗,清軍採取了徹底屠殺的辦法作為報複。即不論是「張賊」,還是無辜的平民,一律斬殺。

對於此事,《清代通史》中記載的一份刑部上奏順治皇帝的奏摺中能夠看出端倪:「民、賊相混,玉石難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

另外自《清聖祖實錄》中,也記載了康熙對清軍下達的類似張獻忠收繳軍需物資的命令:

「惟蜀路運糧,最為重要,宜於所複城池、邨落,遍訪賊積米穀,悉行察收。俾進蜀官兵,不悞支給。」

在此命令下,清軍過境之地,一片「敗兵奔駐雅州、名山兩地,民間穀、豆、蕎麥盡掠,雞、鴨、牛、羊盡殺,瓦屋茅舍盡毀。人民無依,悉赴川西逃生。」的悲慘景象。

另外上述《蜀龜鑒》中,對於清軍平定「搖黃」起義軍對四川民眾的傷害也有過數據分析:

痛乎,明季屠川之慘也。川北死於搖黃者十四五,死於瘟、虎者十一二,而遺民千不存一矣。川東死於搖黃者十四五,死於瘟、虎者十二三,而遺民萬不遺一矣。

明清史研究家李光濤在其所著的《明清檔案論文集》中,對於清軍造成的四川人口銳減有過更為直白的說明:

清人之殺人比之流寇之殺人,更殘忍,更無數。雖然,此殘忍嗜殺之結果,於彼亦不利。」

由此可見,除了張獻忠屠殺和瘟疫、虎患外,清軍在四川的長達十三年的血腥鎮壓和在四川境內的數次大規糢作戰才是四川人口大銳減的主要原因所在。

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胡昭曦先生對於四川人口銳減問題的看法似乎更被信服:所謂張獻忠「屠蜀」對四川造成的破壞是有限的,清軍才是四川人口滅絕性大銳減的罪魁禍首,也正是為了掩蓋這一罪惡,清政府才指使禦用文人編造種種謊言,將責任全部推給張獻忠。

 

參考文獻:

《明史·列傳第一百九十七·流賊傳》、《中國人口發展史》、《後鑒錄》、《紀事略》、《湖光水利論》、《聖教入川記》、《關於「張獻忠在四川」學術討論會的情況綜述》、《蜀龜鑒》、《清代通史》、《清聖祖實錄》、《明清檔案論文集》

來源  史事挖掘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