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最熾熱處,請留給張恆!

張恆

文:安娜 TM  

張恆不只是渣男,他是惡魔。

現實中,見過分手後將前任描繪成垃圾白痴神經病,見過分手後在朋友圈裡曝光前女友磨牙腳臭打呼嚕,見過分手後捲走對方所有財物且欠債不還,卻沒聽說過分手後想致對方於死地的。

張恆的惡,是最後一種。

遺棄病狗、超市偷吃、報銷造假這樣說出去有損私德的事,一般人只會在最親密最信任的人面前才會毫不掩飾。鄭爽大概做夢也沒想到,當初無遮無攔盡情流露的小性子今日會被曬到大庭廣眾之下,在幾乎所有社交媒體上瘋轉。

尤其利用陰陽合同合理避稅這樣的操作,鐵拳不吃素,曉慶和冰冰敲過警鐘,每個坐在浪尖風口的頂流明星都知道,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從天堂瞬間墜向地獄。

所以若非徹徹底底的信任,把張恆完完全全當成了自己人,鄭爽和爽母也不至於向他敞開如此「 大逆不道 」的操作和談話。

然後,昨天所有的信任(大意),今天都變成了砍向自己的刀劍。

張恆在錄製真人秀節目《女兒們的戀愛》時接受采訪說,決定和鄭爽在一起,不但做好了「 被人稱為軟飯男 」的心理準備,也不怕有更大的風暴襲來。

回頭看這段視頻,現在想來,這場更大的風暴原來說的是他自己。你說張恆不曾蓄意準備今天這一刻,我是不信的。

他悄悄地錄屏錄音了雙方的無數私密交流信息,尤以2018年12月和2019年6月份的信息量最大。

從時間上推測,這個時候正處在鄭爽和張恆熱戀及兩人已經代孕6個月左右,兩人當時並未出現感情不合的跡象,而他居然完好地至今留著聊天截屏和錄屏,可見此人心機之深,隨時都在完善和保留枕邊人的「 犯罪 」證據。

我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度張恆的心計,他從一開始就知道兩人的關係長不了,鄭爽比他富有的程度不是一星半點。女富男普,財富上的巨大差距需要他的低頭迎合和常常示弱來拉近,但這不是他打算長久忍受的,他要的只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取最大的利益。

為了迎接將來分割財產時可能面臨的「 對方不配合 」或者「 自己吃虧 」這種局面,他一直在準備和收集資料,以便在不久之後的關鍵時刻給對方以致命一擊。

再看看張恆這段艾特給某局的話,你聞到「 正義 」的味道了嗎?

我沒有,我只覺得噁心。直接說「 我就是要毀掉她 」可能還比這個假正義能忍受一些。

他的「 正義感 」在月消費百萬之時沒有萌生,在收到鄭爽的2000萬匯款之時也沒有萌生,在支付兩個寶寶的代孕費時還是沒有萌生,偏偏在這個關鍵時刻——感覺來了。

對於鄭爽,我說過以前並不知道她演過什麼戲,直到大瓜出來,才看了一個她和張恆熱戀時參加的真人秀節目。

她確實很美,也強勢,但這不奇怪,任何一個收入數千萬上億的人,沒有這種姿態才比較稀罕。網絡上盛傳著她的各種怪脾氣和無厘頭,我也沒興趣了解,誰沒有點個性?何況還那麼富有。

那個拉著地鐵上的固定手環一直跟男友在吵架的蘑菇頭女孩,明明如此平凡,看起來還不是一身臭毛病的模樣。

只要她的個性和脾氣沒對他人產生實質性侵犯和傷害,都是她自己的事情,親友能忍受就忍受,不能忍受就不做朋友,沒什麼值得探討的價值。

可以探討的是她的合理避稅。

「 如果對於一個人來說,索取你的金錢是錯的,那麼自稱是‘某局’的一群人索取你的金錢,也一定是錯的 」。

適當的逃一逃,躲一躲,是目前人們力所能及的一種自我保護,無論對誰,無論多少收入,都情有可原。

片酬208萬一天高嗎?非常高,但它沒有錯。

錯的是我們不知道一個頂流紅星的價值是無數人用他們真實自願的消費行為堆積起來的。是消費者們用時間和金錢的流量匯成了明星的流量,推高了她們的市場價值。

我很好奇的是,有人平凡得像一棵草,也沒有她的運氣和美貌,出個門連百分之一的回頭率都沒有,又是什麼給了跟他們與鄭爽比收入的勇氣?

兩廂情願的自由交易,無論給多少錢都是公平的。限價權只應該掌握在交易雙方手上,任何人以聽起來冠冕堂皇的理由限制他人交易價格的行為,都是侵犯。

一個可以通過告¥%#密菊報打擊自己所憎恨的人的時代,是標準的黑暗時代。正如某部能憑一紙命令輕鬆拿走他人財產的時代一樣,令人深感驚恐和不安。

現在,張恆把他的前女友——或者前妻——推向了地獄,我不知道前面還有什麼壞消息在等著鄭爽,如果過幾天說她被罰幾千萬或者進去了之類的,我一定會特別難過。

雖然不是她的粉絲,沒看過她演的任何戲,但人本能的同理心和對告密者的厭惡使我不自覺地站在了她這一邊。

張恆這樣的男子,縮小一版,降級一格,也可能隨時潛伏我們的身邊。擦亮眼睛,把他拎出來,可能是女孩紙們最值得修煉的一課。

不建議找成長環境極端惡劣的男人談對象,比如極度貧困父母雙亡不知在哪兒混過的童年和少年。你不知道他們獲得過怎麼樣一種不堪的人生經歷,可能已經毀掉他們一部分內心世界,一旦契機合適,就會爆發出破壞力。

你與對象的賺錢能力至少應該相當,差你太多不宜投入。此處省略一萬字,當然可以參考張恆,用慣了對方的錢,會覺得理所當然,停止給予或者結束關係就相對更容易轉變成仇恨。

另外,酗酒賭博和帶有暴力傾向的人不能深交。理由同上,隱藏的破壞力巨大,人家酒後失控,一隻手就可以把女孩拖進地獄。

我不希望無辜的人進地獄,地獄最應該給張恆一個位置,而且要把地獄最最熾熱處,留給他。

來源      安娜的三千亂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