載灃的所謂「 有兵在 」

載灃
文:言九林 

據胡鈞《張文襄公年譜》的記載,張之洞1909年去世前夕,曾與攝政王載灃之間,有過一段意味深長的對話。

當時,津浦鐵路有官員遭彈劾革職,載灃欲以滿官繼任。張之洞勸他:「 不可,輿情不屬。 」載灃回复:「 中堂,直隸紳士也,紳士以為可,則無不可者。 」張之洞說:「 豈可以一人之見而反輿情,輿情不屬,必激變。 」載灃回复:

「 有兵在。 」

張之洞遂退而歎曰:「 不意聞此亡國之言。 」[1]


載灃

該年譜還記載,張之洞病重時,載灃前往探病,二人間又有過一番密談。載灃離去後,帝師陳寶琛入內詢問張之洞:「 監國之意何? 」張之洞無他言,唯歎曰:

「 國運盡矣!蓋冀一悟,而未能也。 」[2]

按羽戈的解釋,張之洞之所以將載灃的「 有兵在 」視為亡國之言,是因為「 張之洞還是有一顆敬畏之心 」,「 他終究是一個講究治術的政治家 」,所以才會在與載灃對話時,把「 輿情 」看得那麼重,「 能重視輿情,說明此人心中還有對輿論與民意的顧忌 」[3]。這種解釋令人信服。

但載灃的「 有兵在 」也不能算是錯誤。至少從統治術的角度而言,「 有兵在 」恰恰抓住了最核心的要點。

真正的問題在於:載灃手中無兵,他所謂的「 有兵在 」只是一種幻像。

做了攝政王之後,載灃代宣統皇帝成為全國陸海軍大元帥,以胞弟載濤為軍諮府(陸軍最高軍事參謀機關)大臣,掌控陸軍;以胞弟載洵為海軍大臣,掌控海軍。天下兵權看似集中掌握於兄弟三人之手。

然而,載灃本是一個遇事優柔寡斷之人。其弟載濤對他的評價是「 人都說他忠厚,實際忠厚即無用之別名。……他做一個承平時代的王爵尚可,若仰仗他來主持國政,應付事變,即絕難勝任 」。他之所以一做上攝政王,就要驅逐掉袁世凱,便是知道自己能力不足,若將袁留在朝堂之上,「 自己這個監國攝政亦必致大權旁落,徒擁虛名 」。 [4]


載濤

年紀輕閱歷淺,全無帶兵經驗,在軍中毫無根基,是載灃兄弟最大的弱點——載灃是1883年生人,載洵是1885年生人,載濤是1887年生人。載洵、載濤皆是1904年進入的陸軍貴冑學堂,1908年因光緒慈禧去世而草草畢業,隨後便分別成了清廷陸軍與海軍的最高長官。儘管二人上台後,也曾率團隊浩浩蕩盪出洋考察各國軍政,卻終究只是蜻蜓點水走馬觀花,既不足以掌握到現代軍隊建設的精髓,也無助於從人事上切實掌控軍隊。對於這種弱點,當年的媒體便已一針見血地指出:

「 以全國軍政委之於三二人。三二人中,屬於親貴,以其天潢貴冑,信之於朝廷,是否有軍事之學問,軍事之閱歷,軍事之常識,皆非計也……以此而欲求全國軍事之進步,豈不是南轅北轍,緣木求魚哉!故政府專籌統一軍事以防內亂,實乃春蠶自縛耳。 」[5]

英國《泰晤士報》的駐華記者莫理循也曾在1909年撰文說:

「 攝政王最近的政策極不明智,他試圖加強滿人的權力,結果卻適得其反。他分別任命兩個弟弟擔任陸軍大臣和海軍大臣,但這兩個年輕的親王均毫無經驗和能力,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因而引起了廣泛的不滿,受到報界異乎尋常的大肆抨擊。 」[6]

無學問無常識無閱歷無經驗無能力無根基的結果,便是載灃、載濤與載洵兄弟徒有最高軍事長官的虛名,卻始終無法真正有效掌控軍隊(即便有鐵良這種能臣輔佐)。


載洵

辛亥年,武昌起義的消息傳來,隆裕太后召集御前會議,眾人和戰不定,軍諮大臣載濤一言不發。隆裕太后問他意見:「 你是管陸軍的,你知道咱們的士兵怎麼樣?可堪一戰? 」載濤的回應是:

「 奴才練過兵,沒有打過仗。 」[7]

所謂的「 有兵在 」,只是如此罷了。

註釋
[1]胡鈞:《張文襄公年譜》卷六,第19頁。
[2]胡鈞:《張文襄公年譜》卷六,第21頁。
[3]羽戈:《豈有文章覺天下》,華夏出版社2014年版,第21頁。
[4]載濤:《載灃與袁世凱的矛盾》。收入《晚清宮廷生活見聞》,文史資料出版社1982年版,第79頁。因為相似的原因,載灃也不放心慶親王奕劻,先是用奕劻組閣,以緩衝載灃與隆裕太后(光緒皇后,當時有意效仿慈禧垂簾聽政)之間的衝突,然後又利用奕劻的政敵來做牽制,先後開去奕劻「 管理陸軍部事務 」、「 管理陸軍貴冑學堂之差 」,後又限制則熱內閣不得過問軍國大事,將一應軍事問題轉由「 軍諮大臣負完全責任 」。如此種種,使得奕劻的「 內閣總理大臣 」徹底淪為有名無實的擺設。
[5]佛掌:《中央集權發微》,《克復學報》第二期。收入張枬、王忍之編:《辛亥革命前十年時論選集》第三卷,三聯書店1977年版,第845頁。
[6]莫理循:《中國局勢》。收入竇坤等譯著《直擊辛亥革命》,福建教育出版社2011年版,第64頁。
[7]鄭懷義、張建設:《皇叔載濤》,華文出版社2002年版,第80頁。此說最早出自朱家溍的《有關載濤種種》一文,溥杰對這一說法的補充意見是:「 ‘奴才練過兵,沒有打過仗’一語,雖然可能是事實,但寫出來未免寓有貶意 」。見《皇叔載濤》一書附錄「 溥杰先生的修改意見 」,第367頁。

來源     史料搬運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