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年輕人玩劇本殺,十個有九個痛哭流涕」 

劇本殺
 

劇本殺,可好玩了。

它好玩就好玩在,哪怕大多數網友還不知道這是個甚麼游戲,扭頭卻發現,連自家小縣城裡都冒出了幾個劇本殺店。

當你還在疑惑,劇本殺究竟是甚麼玩意兒。

打開短視頻app,「劇本殺哭到崩潰」「9個人都哭抽了」的話題不斷沖擊眼球。

點進去一看,先是倆男生仿佛置身瓊瑤劇片場,互相嘶吼、抱抱還不夠,緊接著打了一巴掌。

via @Mobius6

再是一圈少男少女舉著蠟燭燈圍坐,仿佛在進行召喚哭哭神的儀式,桌上堆滿了紙巾。

花字寫著「大家都哭得泣不成聲」。

via @Mobius6

嚇得圍觀的網友們,當場以為這是甚麼「哭喪培訓機構」。

「不懂就問,玩劇本殺一定要會哭嗎?」

「不會哭怎麼辦,有入職培訓嗎?」

01

「玩劇本殺,

我一人幹了六包紙」

你可以把劇本殺,簡單粗暴地理解為高級過家家。

每個玩家,在故事中扮演一個角色,每個角色的任務都不一樣。

任務可能是推理破案、找出兇手,可能是保護另一玩家,也可能是給自己的角色撈一筆錢。

整個過程,相當於抽絲剝繭、慢慢讀一篇小說,還原一個故事。

《明星大偵探》這一綜藝,換成商業角度看就是豪華版劇本殺,幾十上百人的團隊、服務這幾個玩家。

其實就像看電影,又或是玩橙光式的劇情游戲。

有人會為劇情感動落淚,有人不為所動,散場後打了個哈欠就回家了。

「劇本殺哭不哭」,原本也只是個因人而異的事。

但在短視頻或社交平臺上,一搜劇本殺,卻會發現眼淚濃度過高。

不僅要哭到崩潰,還要「把人打哭」,劇本殺店裡不會養了個武當行吧。

玩家把玩劇本殺稱之為「打本」,「打哭」在這的意思是「玩哭了」

似乎會哭,才算得上正宗劇本殺。

連不少探店或推薦劇本殺的博主,也把「會哭」作為某種優勢或亮點寫在標題中。

「這個劇本你一定會哭,快來試試!」

乍一看,這番場面的確荒誕。

一個被各大媒體都報道、看著欣欣向榮的桌游行業,最大特點莫非是「哭」?

任意一個沒玩過的朋友,都會滿頭問號。

既不知道為甚麼哭,也不知道為甚麼要勸人「這本好哭,值得一玩」。

成年人為工作與生活落淚還來不及,何必找個地盤專門哭?

「謝邀,不愛哭,我還是不玩了。」

常見的劇本殺爆哭視頻,多半三個類型。

一是鏡頭掃過桌面,全是用過、哭過的衞生紙,桌邊幾人小聲啜泣。

二是數個NPC哭得撕心裂肺、跪地錘牆。

傷心之程度,讓人情不自禁地想去隔壁小賣部買罐奶粉,因為除了肚子餓了、因為想喝奶嚎啕大哭的小嬰兒,很少看見其他人能哭成這樣。

第三種,是鏡頭直接懟著玩家的臉,畫質精美,美女們妝容也精致,表演一個梨花帶雨。

角度類似這種↓↓

圍觀群眾在震驚之餘不免疑惑:

都哭成這樣了,怎麼還惦記著給自己拍段哭戲?

但如果留意這些視頻的發布者,其實不難發現,許多「爆哭」視頻都帶有很明顯的營銷目的。

或是劇本殺店家,拍自家的工作人員多賣力、氛圍多好、有好劇本。

或是探店博主,幫劇本殺店做宣傳,評論裡都直接說出了店家名稱。

最離譜的是,一些妝容精致的「劇本殺爆哭」視頻,是聞風而來、蹭上的化妝品推廣視頻。

只見麗人們個個捧著劇本,擦著眼淚,交換著「哭」的感受。

然後「漫不經心」地說一句,「還好今天用了XX粉底液,不然這麼哭都該脫妝了。」

在刻意營銷的兩面包夾之勢下,沒玩過的朋友,難免會對劇本殺玩家產生誤解,以為「劇本殺一定得玩哭才顯得高端」,進行一些誇張的調侃。

「把視頻給大姑看了後,大姑說邨裡就缺你這樣的哭喪人才。」

02

那些玩劇本殺爆哭的人,

到底在哭啥?

上述視頻中,除卻一些刻意擺拍的「哭戲」。

唯一沒有誇張的,或許只有兩點。

一是玩劇本殺,的確有玩到「泣不成聲」的可能性,但並非每個人、每一次都會哭。

二是那些試圖讓你「哭」的店員們,真的會很賣力。

恐怖情景的劇本殺,關燈玩已經是基礎操作,工作人員還會實時檢測你的劇情推進到哪裡,在關鍵節點推門而入。

via @天秤少女婧

如果是實景搜尋,換裝給小道具是肯定的,有條件的,還會播放不同的背景音樂畫面。

我曾玩過一場諜戰劇情的劇本殺,劇情開始便是個「認親」環節。

這時,DM(相當於游戲主持人)提醒大家打開最初每人發的一支鋼筆。

有兩位玩家的筆帽內側,分別刻著「死生契闊,與子成說」,是父母在戰亂中留下的誓言。

認親本該是歡樂劇情,但這一次不是。

因為按照設定,故事發生在嚴刑逼供的牢房內,這對戰亂中走失的兄妹,一個成了姦細,一個被血親已折磨到奄奄一息。

此時,房間裡的音箱嚮起,是「牢房BGM」,有鐵鏈、刑具拖動的聲音,有血液滴落的「水聲」,有低沉的風聲,與隱隱、似從隔壁牢房傳來的哭嚎。

在這樣的人間悲劇氣氛裡,沒人敢出聲。

有些劇本殺店甚至裝上了全面環繞的屏幕,來營造氛圍,[email protected]非凡大陸

無可否認的是,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大小不一的情緒薄弱點。

親情,愛情,友情,家國……

得益於劇本殺行業的迅速擴張,這些大大小小的情緒,基本都被開發、囊括進了劇本裡。

養寵物的玩家,根本看不得劇情裡、寵物為救主人而死的片段。

更別說背景音樂裡還放出兩聲狗狗的嗚咽。

經历過長輩去世,又或是日常就很牽掛家中長輩的玩家。

也很難輕易完成一些讀遺書、又或是發現一箱長輩收藏的幼年玩具的環節。

代入自身後,覺得劇情裡說的每一聲「你又高了」「在外面照顧好自己」,都是對自身說的。

有作者自身是地震親历者,劇情中穿插描繪的災難場景與生離死別,店員在一旁都忍不住眼淚。

有劇本的題材是春運,大雪封山,所有人滯留在歸家的綠皮火車上。

讓人回憶起古早的心酸历史,回憶起那個坐幾天幾夜的火車,不論大雪紛飛,甚至睡在座位底下、也想要回家過年的自己。

哪怕你自詡鋼鐵意志的打工人,調侃說自己已經被生活工作磨平了情緒。

那不好意思,連大城市拼搏的劇本都有。

懷疑作者就是資深打工人,對職場上如何被埋沒了成績、獨居生病如何艱難、如何向爸媽掩飾自己的不順這些細微心理,了如指掌。

《明星大偵探》一期節目裡,楊蓉的角色,是一位童年時期遭到性侵的女孩。

她在講出,自己的角色,如何勸另一個被性侵的小女孩「不要穿花裙子、就不會被盯上」的劇情時,就幾度哽咽。

大多數人在生活中,都習慣了情緒內斂、不向外展露。

玩劇本殺時身處一個密閉,有時還要關燈營造氛圍的小空間。

再加上不少劇本設定的悲劇情節或角色沖突,都十分激烈。

這些都讓劇本殺在客觀條件上,讓人觸發一次壓抑情緒的釋放,又或是單純地共情。

via @時髦姐妹

但值得一提的是,像這些容易觸動情緒的劇本,只是劇本殺中的一部分類型。

這一桌游還有其他類型,推理向、歡樂風等等。

只是在劇本殺破圈傳播的過程中,「玩了會哭」,基本成為了諸多店家不約而同的營銷點。

03

劇本殺,真不是只有「哭」

這一個賣點

很多人因為「劇本殺會哭」的營銷,造梗玩段子。

說「我一進劇本殺店就跪下痛哭,大家都說我是高玩(資深玩家)」。

實際上,劇本殺游戲本身的可玩性很強,解謎燒腦,釋放天性地演戲胡鬧,體驗不同的人生故事,又或是和朋友相聚社交,這些都是玩家們的興趣。

「會哭」也算一項,就像有些朋友心情不好時、會特地找一部淚點電影看一看。

但區別在於,「會哭」可能只是前景緊張的劇本殺店家們、找到的最便利百搭的宣傳噱頭。

郭採潔在《明星大偵探》中扮演一個被騙、孩子意外去世的單親媽媽時,也差點哭了

劇本殺誕生與流行之初,核心玩法就是推理與斡旋。

作為普通玩家或偵探,要想辦法推理出兇手;兇手,要想辦法把嫌疑推到其他人身上。

古早的推理桌游 Jury Box,被一些人視為劇本殺游戲的鼻祖。

這種解謎屬性強的游戲,本就決定了它的核心玩家只會是一小群人,譬如推理愛好者。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愛把燒腦、盤邏輯的游戲,當做閑暇時的放松。

燒腦劇情曾被視為劇本殺的特色

但當劇本殺這一愛好,被視為風口上的創業糢式、劇本殺店迅速擴張後。

原本玩家與店家需求平衡的局面,就被打破了。

寫游戲劇本的@DC-非凡大陸,就曾吐槽。

說自己的劇本殺店一個月賠了三萬,與之相對應的是,樓裡已經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了14家店。

然而問題是,推理實在是一個相對小眾的愛好。

哪怕不談推理,如今看小說這一習慣,相比於游戲、看劇而言,都不夠有吸引力了。

在@DC-非凡大陸的視角裡,就是「人人都開店,人人都寫本,店比客人多,本比玩家多」。

店一多,那自然要攬客。

劇本殺想要宣傳,最尷尬之處就在於不能劇透。

綜藝《明星大偵探》,是把一個個原創故事展現出來給大家看,用明星玩家與劇情吸引人。

可劇本殺卻萬萬不能劇透,一劇透,這劇本就算沒用了、大家都知道了結局。

在這樣的前提下,店家就很難向大家傳遞「我家體驗很好的資訊」。

因為一個故事的好壞,是很難用畫面表現的。

要宣傳,就得找噱頭。

「推理」「燒腦」這些硬核的噱頭,只能吸引來數量相對不多的核心玩家,必須另尋他路。

於是有的店家,把「換裝」當噱頭。

劇本如何不重要,我只告訴你,來這能穿好看的漢服、能拍好看的照片。

via @朝陽劉好燃

有的店家,拿社交當噱頭。

直接打出「本店促成了XX對情侶」的宣傳語,走向一切桌游最後都會變成相親游戲的道路。

而「會哭」,可以說是最百搭的噱頭。

它既能夠暗示劇本夠優秀、現場氛圍好,能讓玩家玩哭。

又能夠向新手玩家釋放出友好的信號,「可能沒那麼燒腦,就當做讀故事」。

更重要的是,玩家們淚流滿面的鏡頭將成為畫面足夠有沖擊力的宣傳素材。

玩游戲玩哭的體驗,也催動不少普通人會自發地去分享這次經历。

via @劇本殺大玩家

同時,會哭的噱頭還能和換裝、社交等等噱頭進行組合搭配。穿著古裝痛哭流涕、還認識了個曖昧對象,這經历,絕對印象深刻。

或許這就是,「一哭五吃」。

相比之下,那些硬核燒腦劇本想要推廣,就只能靠玩家之間口碑相傳,範圍小、回報慢。

你要是拍攝現場畫面,只能拍到所有玩家一臉凝重。

當「玩了會哭」被作為諸多店家、博主的宣傳要點後,輿論明顯正在往意料不到的負面方向倒去。

掐頭去尾、缺乏劇情解釋的痛哭場景,讓圍觀的網友覺得無法理解。

本想打出強強組合的「換裝痛哭」,在不了解的網友眼中,更顯得滑稽荒誕。

via @玩武漢

作為小眾愛好的劇本殺,在沒有受眾基礎的野蠻開店、狂奔後,難免會被現實潑上冷水。

入行者都想著,「劇本殺肯定好賺錢,租一個房間,擺一些桌子椅子,買一些劇本來就能開張」。

劇本還能重複利用,上一批客人玩完了給下一批,比密室逃脫甚麼的成本小多了。

當想在裡面賺快錢的人多了,一切就變得魚龍混雜了起來。

玩家體驗在下降,譬如你想推理時,不太感興趣的陌生玩家直接把劇本翻完、大聲說誰是兇手。

同時,外人對劇本殺的觀感也在下降。

哭或不哭、有沒有被劇情打動,本是一件非常個人化、無可指摘的事情。

劇本殺游戲本身除了感人之外,本有著很多其他的魅力。

如今被過度營銷後,這一行為反而被曲解成了笑柄,玩家被曲解成偏激形象,游戲也成了笑料。

就像馬戲團裡,負責招攬游人、觀眾的,永遠是表情浮誇、動作幅度大的小醜。

來源:VISTA看天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