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玩劇本殺能談戀愛,真的嗎?

劇本殺

文:看理想編輯部  

想快速談戀愛,有甚麼方式嗎?對於這個永恆的難題,許多人現在給出的答案是:劇本殺

劇本殺,越來越成為當下年輕人線下社交的一種方式。

另一方面,在很多媒體的報道裡,它被視為「財富密碼」、「下一個風口」。當然,也有很多聲音唱衰,說劇本殺的紅利早就要過去了,只是一窩蜂的創業大潮而已。

雖然可能很多人還不太能搞懂劇本殺是甚麼,但不妨礙它像雨後春筍一般在各個地方冒了出來,劇本殺綜藝,劇本殺手游,劇本殺文旅……

不管怎麼說,劇本殺早已成為一股潮流,而在網路上,也經常能看到劇本殺的各種層出不窮的花樣視頻,讓人不禁感嘆:連劇本殺都卷成這樣了啊!

為甚麼是劇本殺?這次,我們與劇本殺玩家、店主、編劇都聊了聊,通過發掘劇本殺熱度的源起,發現它身上也承載著扮演游戲、推理小說與青年社交等種種有趣的議題。

劇本殺、三國殺、狼人殺…都是些啥?

說到劇本殺這個詞,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曾在前幾年風靡過的三國殺、狼人殺。也許還有人疑惑,它跟更為小眾的桌游、跑團之間,到底有著甚麼樣的區別?

按照Wikipedia的說法:「劇本殺源自於英國,後來在中國開始流行的一種桌游。玩家通過分飾劇本中的角色,圍繞劇本中案件展開推理、還原人物關系、挖掘證據,最後找出兇手。劇本殺也被看做是一種社交平臺。」

在游戲之初,每個玩家都會拿到一本屬於自己角色的劇本,比起以往的影視劇本,它少了其中用以鋪陳的環境氣氛和人物情感鋪墊,留下的是都是高度濃縮的情節故事。

每個玩家拿到的劇本,都以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展開和講述,一般都是糾葛、複雜,隱藏著很多陳年過往的故事。題材也五花八門,發展到今天,恐怖、懸疑、奇幻、科幻…可以說幾乎所有影視中的類型元素,都會在劇本殺中有所呈現。

最後,通過幾個小時的對話與游戲劇情的推進,每個玩家身上的祕密故事和隱藏線索被一一揭示出來,大家一同拼湊和推演出故事真相。

有意思的是,按流行的大致時間來看,前些年的一些線下游戲,從「殺人游戲」到「狼人殺」,再到如今的劇本殺,「你會發現是一個身份設定和規則逐漸複雜化的過程」,推理小說愛好者莫雨笙告訴我們。

殺人游戲的角色很少,只有法官、警察、殺手、平民四種,到後期已經形成了許多固定的套路和規則。

狼人殺則引入了更多的身份,預言家、女巫等,後期還有各樣事件,但也確實因為它已經流行了很久,許多玩家也開始總結套路,還形成了許多口訣,譬如「金水」 「平民跳預言家」等等。

「任何游戲,尤其是社交游戲,一旦出現’高端玩家化’,那就沒甚麼意思了。就像現在許多游戲圈子都會有的生態系統,最高層是幾個’大神’,中間有許多熟面孔,最下一層都是小弟,大家只管膜拜就完了。

但一旦形成了這種風氣,其實游戲和社交屬性就不複存在了,因為大家的身份就不平等了,完全變成了熟悉規則和黑話的『專家』對於普通人的輸出。 」

莫雨笙進一步總結說,因為實質上,殺人游戲與狼人殺是「弱情境、強規則」的,一旦以規則為導向,就很容易總結出規律。

但劇本殺卻是「強情境、弱規則」的,之前高度抽象的殺人游戲被複雜化了,加入了許多角色差異、劇情走向,「因為情境是變化的,角色也會高度分化,每個角色的劇本之間還會形成資訊不對稱。這樣的話就算是高端玩家也很難指點江山,只能老老實實按照劇本走。」

類似的情況也出現在三國殺裡,比如後期某些近似BUG存在的角色,通過某幾種搭配,基本可以實現碾壓式的勝利。

過往的這些游戲,都更偏重於競技性,這會造成另一個問題,早期被殺的玩家,早早出局後,就只能在旁邊無所事事地幹瞪眼幾小時了。

但在劇本殺中,即使你拿到的角色被懷疑是兇手,也得大家一齊將劇本完成,到最後一輪才揭露和投票,很少出現一個人參與度很少的情況。

前編劇,現​​在轉行劇本殺創作兼店主的楚歌告訴我們,普通的影視劇本,需要突出兩三個主角的戲份,其他都是配角。但在劇本殺中,每一個玩家都是自己劇本的主角,需要深挖所有角色的故事,每個角色的身世、經历與死者之間的關系,都需要全面而均衡。

如果要用小說來對比,就有點類似於《冰與火之歌》中的POV(Point of View)寫法。一般來說,劇本殺也不會像狼人殺、殺人游戲這樣,不同角色之間有著涇渭分明的好壞。

它更像是一種《東方快車謀殺案》式的故事——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基本上都不是完全的好人。很可能是一人一刀,交織殺死了被害者,造成了最後的結局。即使中間被指認為是兇手,隨著故事的鋪開,都有可能出現反轉再反轉,甚至翻盤。

而樂趣便隱藏在其中:人性有著千萬種變化,故事走向也有著千萬種可能。

結局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

當然,規則也只是游戲的一個位面,那為何這麼多人沉迷於劇本殺呢?

在美劇《生活大爆炸》裡,謝爾頓和朋友們經常在玩的游戲,《龍與地下城》(DND)。這類游戲在國內被暱稱為「跑團」,這是一種TRPG(Tabletop Role-playing game,桌上角色扮演游戲)。

其核心的要義就在於「role play」,也就是角色扮演的部分。幾個朋友一起,通過看規則書、擲骰子,調動一切想象力,構想出天馬行空的故事走向。

不同人想象的故事走向,處理的方法也可以千變萬化。正如《生活大爆炸》裡所呈現的,跑團的樂趣在於扮演,在於朋友之間的默契度聯繫與互動,在於大家如何構想出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

前幾年推動了劇本殺熱度的綜藝節目《明星大偵探》,看點也並不只是最後的案情本身,而在於明星們的扮演過程,在於前幾季所鋪陳後出的人物互動、每個人的性格表現。

不過,跑團還是相對門檻較高的游戲,每周需要湊齊固定的玩家,還需要一個長時間且非常了解規則的主持人。在當下這個生活節奏和壓力日益激增的時代,它的門檻和難度無疑都要更高。

與之對比,劇本殺擁有一個固定的故事結構,也設定好了開頭、故事走向和結尾,幾個小時就能體驗一個較為完整故事和扮演過程。

當然,許多人好奇,為甚麼劇本殺能讓人一坐下來就是幾小時,而且有時候最後推演出的結局也讓人覺得「就這?」,這又有甚麼好玩的呢?

在與莫雨笙、楚歌的對話中,他們都提到了一個詞匯,「詭計」,這是推理小說裡的用語,比如《名偵探柯南》中柯南每集推算出的作案手法。大部分劇本殺都需要設計一個詭計來制造懸疑、推動劇情讓大家解謎。

如果要對比推理文學和影視作品,劇本殺中的詭計內核,其實並不新鮮,往往都在經典作品中出現過,而且描寫得更加精妙。

但劇本殺的樂趣並不全在於最後真相揭露的時刻,也不是大家通過多麼環環相扣的嚴密邏輯,所推理出的案情真相。

作為推理小說迷的莫雨笙如此看待這個問題:「讀推理小說更多還是屬於自己與作者和作品的對話,側重於隱藏和發現謎題的博弈和快樂。

但玩劇本殺,更重要的是中間的幾個小時的過程,大家困在一起,跟不同的人互相『勾心鬥角』、聊天說話。

劇本殺的核心在於,沒有人手裡面是完整的劇本,必須要把資訊從其他人嘴裡掏出來,才能進行推理,實際上案件的推理難度並不高。但重點在於,即使有人沒玩過,有人的游戲水平低一些,也能參與到這裡面,都能入戲。 」

有趣的是,就像是推理小說發展到後來,並不都全是註重於精巧布局和嚴密推理的英式古典推理小說,還發展出了諸如冷硬派、社會派等註重於氛圍、過程和探討社會議題的類別。

而現在的劇本殺,也並不只局限於案情推理本身,楚歌介紹,目前劇本殺中大致分類有這麼幾種:硬核本(註重於推理)、恐怖本、情感本、陣營本、歡樂本。

楚歌介紹了自己的劇本殺店裡,近期比較受到玩家一致好評的兩款劇本殺。比如《舍離》屬於情感本,推理部分稍弱,很能讓大家演繹和沉浸在劇情之中的情感部分,許多人玩到後面都會哭得不能自已。

另一個則是《灕川怪談簿》,其中加入了帶有日本妖怪的奇幻世界設定,把設定規則做得很詳細,玩家通過劇本所給予的資訊,比如法術、特殊技能等等,進行組合搭配,就能獲得許多不一樣的樂趣。也更能「進入」到不同的世界中,獲得更多的社交快樂。

而不同人在玩不同劇本的時候,也會有不一樣的沉迷體驗,有人體驗的是抽絲剝繭的推理樂趣,有人喜歡體味其中的情感,也有人享受恐怖帶來的感官刺激,還有人熱衷於扮演「戲精」,幾乎能把所有本都玩成歡樂本。

總之,不同的劇本,不同的人,都會碰撞出有趣的、同時也是一期一會的體驗。

真的可以找到對象嗎?——真的

那麼,通過劇本殺真的可以找到對象嗎?

對於這個問題,作為劇本殺店主的楚歌回答是肯定的:「沒錯,也就半年,店裡成了有好幾對啦。」

通過上文論述的特點,就算沒有體驗過劇本殺,你應該也會發現,它是一個能讓人沉浸、一坐就是幾個小時,密集地對話、聊天、互相觀察的社交游戲。

而劇本殺的低門檻與每個角色相對平衡的特點,能讓這種社交能擁有一種微妙的距離感:不像在某些聚會或是飯局中,需要強行與他人尬聊,但也不至於完全不跟他人交流。

在劇本殺裡,你可以選擇沉浸游戲之中,深度體驗劇本,也可以跟他人多多交流,這是一種更為主動、也更掌控在自己手中的社交尺度。

另一方面來說,也是因為這樣能長時間觀察他人的線下社交空間,在如今的時代裡已經太稀缺了。

雖然互聯網讓大家能很方便地聯繫了,但在線上,無法看到對方的動作、神情,也無從得知更為真實的想法,所有的情感與悸動都很可能會被套路化與碎片化。

實際上,許多細節是需要線下、實際接觸才可以被發掘的。作為平時需要參與游戲全程的主持人,楚歌如此觀察:「通過一兩場游戲,你可能不太容易了解到一個人所有的優點,但是ta的缺點肯定是很容易暴露的。

人的優點要花很一段長時間去了解,但如果有某些缺點你難以忍受、或是交流水平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的話,基本上就可以pass掉這個人了。而通過多幾場游戲,總能更了解這個人多一點。 」

就像《愛在黎明破曉前》那樣,在密集的交流中,感受到彼此身上的種種細節——凝視和「crush」由此發生,這是一種愛情發生的關鍵條件。

不過,楚歌也專門提醒說,現在劇本殺玩家中有很多抱著「獵豔」的目的、心思不單純的人。曾有女性玩家投訴其他玩家出現了肢體騷擾的行為,他便很快把那些人從玩家群移除、拉黑、日後不再接待。現在,楚歌都會專門提醒來拼桌玩游戲的女生們,不要輕易答應跟別人吃飯,或是接受開車送行等行為。

當然,很多人也並不完全抱著交友的目的體驗劇本殺,畢竟,任何社交(比如交友)從來都是人群在共同活動中,自然而然產生的結果,並非作為預先目的而存在。

在線下社交游戲中,劇本殺最難得的,是提供了一種「在場感」。不同的人一起走進一個嶄新的故事設定語境,通過角色扮演,配合著探索故事的走向。

在有限的時間裡,故事也為我們架設了各種豐富的互動可能:從對抗到合作,不一而足。在這些互動中,我們不只聽見彼此說了甚麼,更能看見豐富的表情變化,細微的身體語言,從中感知到人與人之間的有趣微妙聯結。

換言之,我們在劇本故事、或是道具服飾的配合下,一起作為在場的「活人」,共同走進一場又一場全然未知的探險之旅。以一個角色身份進入一場故事,與其他角色展開互動,在抽絲剝繭靠近故事核心的過程中,也體味著其中的喜怒哀樂。

早在千年之前,亞裡士多德在《詩學》中就指出,人類善於摹仿,也熱衷摹仿,天然地可以通過沉迷各類故事而獲得情感的宣洩體驗。

當然,在參與各種各樣故事的過程中,所得到的早已不止於體驗故事性、情感宣洩、享受推理樂趣,我們也是在借著故事的外殼,擺脫單調的日常生活,把自己抽離,沉浸到另一個體驗豐富的、互動也更多元的世界之中。

這些當然是愛情或友情萌發的一種必要關鍵,但也更是一種對身處互聯網時代的我們的有效救濟:它讓我們重新觸摸到彼此身上真實的褶皺。

 

來源    看理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