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一代宗師》——王家卫為武術正本清源

夏小強:《一代宗師》——王家卫為武術正本清源

香港導演王家衛的影片《一代宗師》,是一部令人驚喜的、極具開創意義的影片,也是一部為中華武術正本清源的作品。

夏小強:《一代宗師》——王家卫為武術正本清源

說到王家衛投入的心血,僅從這一個細節就可以看出:《一代宗師》上映之前,飾演一線天的演員張震前往長春參加八極拳比賽奪得青年組冠軍,而張震原本不會武術,為拍攝《一代宗師》在大陸拜師學習三年八極拳。影片中幾個主演都刻苦練習武術,這點非常難得。

一部名叫《宗師之路》的短記錄片,有王家衛歷時三年為籌備《一代宗師》,而到中國各地遍訪300位民間武林人士的記錄,以及一些對王家衛和《一代宗師》中主要演員梁朝偉、章子怡的訪談,都會對理解這部影片有幫助。

但是,要真正看懂這部影片,除了對影片中歷史時代背景及人物背景有所瞭解外,還需要對中國武術的前世今生有所知曉。其中,對理解這部影片最有幫助的背景資料就是那本《逝去的武林》。

逝去的武林

我在這裡引用山河先生的文章《武林今古事》的部份內容來介紹甚麼是「逝去的武林」。

「儘管習武在中國是已經流傳了幾千年,武術一詞,卻是在清末民初才出現的詞彙。術,在過去一直是包含道術的意思,術類的意思。術,本指「城邑中的道路」,從象徵紅塵俗世的城邑中走出去的道,走向廣闊自然的道,用現在的觀念理解,就是一種可以繞過障礙的無障礙通道、VIP快速通道。說白了,道就是術,術就是道。只是随着阴阳反背的大潮,特別是到了近現代,和許許多多傳統文化的內容一樣,道與術分家了。

中國傳統武術的傳統擂台賽,自從日軍入侵和中共竊國以來中斷七八十年了。 1860年英法聯軍攻入北京,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中慘敗。二十世紀還沒開始,中國已經進入內憂外患時期,清政府放開了民間習武的禁忌,為了拯救國難,各派武師紛紛站出來,習武之風一時興起。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中國陷入嚴重的民族危機中,為了解救民族危機,孫中山、馮玉祥等政界領袖提倡武風,孫中山為武術界寫下「強國強種」的題詞,中華武術呈現出一個高峰期,高手輩出,武術擂台賽亦因之興起。

但自從中共竊國,民眾習武又被禁止了。不是自從「四人幫」倒台之後,民眾習武不是又解禁了嗎?為甚麼幾十年越練越蛻化,水平越來越低劣?因為為了適應黨國利用體育運動粉飾門面的競賽體育,傳統武術的套路統統被改造出了一套套比賽套路。傳統套路追求的是修心煉身加實用,比賽套路追求的是花哨好看;傳統套路用於提高自己,比賽套路用於搞定金牌;傳統套路的魅力來自心靈提高後的氣魄,而比賽套路的漂亮就是體操一樣的花架子、雜技般的高難度。比賽套路跟傳統套路完全背道而馳,而體委編造出的比賽套路才是武術運動員唯一的混飯本錢,這等於是把傳統武術給消滅了。

2000年,特殊的年份。大陸的《武魂》雜誌登載了一篇驚動眾多習武人的文章:夜練形意。文章點出了與人們觀念完全相反的習武真諦:「造作殺心去練拳,人容易陷於愚昧。」「練拳貴在一個『靈』字,拳要越來越靈,心也要越來越靈。」「練形意拳跟瞎子走路一樣,不在拳腿,而在全身。」說的是練武之根柢,其實是修心。修心不是修理別人,是修理自己,修理掉自己的無妄惡濁的信念,讓心越來越靈動,靈敏,並且達到身體也跟思想意識一樣的敏感、靈敏,身心一致。

這篇文章是一個時年85歲、名為李仲軒的老人口述記錄。李仲軒(1915年~2004年),天津寧河縣人,他34歲退隱江湖、文革時期備受迫害、經歷被共黨關押十九年勞動改造。他是形意拳高手唐維祿、尚雲祥、薛顛的徒弟,此三人均為單刀李存義的弟子,他們在武林的地位與當時張大千與徐悲鴻在美術界的地位相當。尚雲祥,是備受好友、同代名家孫祿堂推崇的通過習武達致「形神俱妙、與道合真」者。而孫祿堂,是一個竟然能把形意拳、太極拳、八卦掌俱練入神化境的大天才,時稱國內第一手。

這篇文章在廣大習武人中引起了強烈的共鳴和反響,自此開始的三四年中,李老人陸陸續續通過口述發表了28篇文章,通過豐富的經歷和練武體會,點出了中華武術自下而上的修煉真諦和無止境內涵,一條昇華的路途清晰的展現在人們眼前。

內修第一:「一個人有了這種內在的修養,心思就會清爽,悟性就高了。……眼光沒有一點慈悲,只會凶巴巴地瞪人,可能現在打架厲害,但看他將來,無不是患病而亡——徒弟找師父也是這個標準。」「練武最好不動武,唐維祿教育我:『別人的好,一輩子不忘;別人的不是,轉頭就忘掉。』」

文武同道:「尚老師總是要求徒弟多讀書,說文化人學拳快,一個練武的要比一個書生還文質彬彬,才是真練武的。」

武機天賜:「拳是我練出來的——錯,拳是碰到的,冷不丁發現的,意外相逢的,而且永遠天外有天。」「碰著甚麼,就出甚麼功夫,見識這個東西,你就有這個東西——這麼說,怕把年輕人嚇著,但拳是這麼玩的。」

真正的武功是功能:「分不清,身體超出了身體的範圍。恍然,跟常人的感覺不同,那時候出拳就不是出拳了,覺得兩臂下的空氣能托著胳膊前進,沒有了肌肉感;兩個胯骨頭,能牽動天地;一溜躂,萬事萬物乖乖地跟著……」

武的歸宿是天人合一的道:「練形意的人通過練拳,漸漸地就感知天命了,」「形意進入了高功夫,必定慈眉善目。甚麼是慈悲?這個人感知了天命,思維和常人拉開了距離。甚麼是悟性?悟性就是感天感地,把天地間的東西貫通在自己身上。」

達致道境的武者,就是一個真人:「到了高級階段,沒有具體功法了,都是談天說地。有的老拳師不識字,生活範圍窄,但一談起拳來,也是天南地北的,令人感到很奇怪,他怎麼知道的?但他就是知道了。」

系列文章提供了民國時期中華武林的珍貴史料,當民族危亡之際,武林的熱血兒女是如何的傾力投身於挽救國難。民國國難時期,社會提倡武風,中央國術館是中央政府的直屬機構。在這一特殊時期,武林人士以國家興亡為己任,各門各派突破保守風氣,著書開館廣傳武學。

武士皆以國為身為家:「形意拳傳說起源於岳飛,本就是南宋時代用來訓練士兵的。一定要讓形意拳在現代發揮軍事作用——當時老一輩拳師都在動這份腦筋。練武術的都愛國,當時管武術叫『國術』。李存義說:『形意拳叫國術,就要保家衛國。』」

系列文章後由徐皓峰整理成書——《逝去的武林》。

點評《一代宗師》

後來《逝去的武林》中主人李仲軒被暗殺,他兄弟的外孫也就是徐皓峰,作為北影的編劇老師,就開始嚐試去表現這種歷史上真正的武術人士,去年的《倭寇的蹤跡》就是他拍攝的,被視作一種突破,但是畢竟他做導演資歷不夠、對功夫的瞭解也停留於理論上。

徐皓峰的《逝去的武林》可以當做這部電影的「觀前說明書」。《逝去的武林》講述的人物掌故、武林規矩、功夫心法等是解開這部電影意義的基礎。 這也是王家衛選擇徐皓峰作為影片《一代宗師》編劇的原因。

之前的所有功夫片,包括李小龍的電影,基本上都是基於在京劇武生的舞台表演打鬥。在《逝去的武林》中系列文章問世之前,基本上一般人沒人知道這種舞台武術跟實際功夫打鬥的區別。王家衛是受到李仲軒文章的影響,才把一代宗師拍攝成這種風味的。王家衛的執導方式,非常近似日本早期電影人那種風格、嚴謹、追求慢工出細活。

王家衛通過李連傑的教練認識和拜訪了很多真正的武術傳人。王家衛走訪了很多人,但是,通過該記錄片能看出來,他能拜訪到的,基本都是50多歲到70歲左右的。這個年齡段的傳人,基本上都是深受黨文化熏染,很多精髓已經都繼承不了了。

但是王家衛應該是個聰明人,他知道背後有真東西,不過以他的能力無法觸及。大陸文化人、電影人、所有人應該都沒有這種能力。整個一代宗師的語言風格,都是追求模仿李仲軒那種口語味道。但是誰也沒有李仲軒那種境界。

影片的故事的背景是清末、民國、日寇入侵的亂局,亂局中,三教九流人人都救國救民,所以就有開篇的宮先生跟葉問的對局。

這部電影本身,武術打鬥極其有講究,跟劇情、人物也關係非常緊密。網上有武術人士做了認真分析。在此只簡單敘述。

一套拳法,分三類:練法、演法、打法。練法在於修身、演法用於餬口謀生、打法則是為了保命致勝殺敵。王家衛試圖展現傳統武術與其中真正的內在美感,以前的影片還沒有出現過。武與道之間的那種聯繫和韻味,遺憾沒人能拍出來。王家衛在追求這種韻味,很清楚的在嚐試捕捉和表現。不過話說回來,真正的武術格鬥,電影還是沒有去著力表現。真正的武術格鬥,大陸恐怕找不到的。在海外可能也找不到了。因此,影片中的武術指導,還是以舞台表演、以烘托人物為主了。

影片的細節非常考究,遠超大陸影視作品。王家衛在保持了他原有的電影風格的同時,在影片的音樂、佈景、攝影和人物對話中,都精雕細琢地展現民國時的風貌與細節,試圖尋找那逝去的武林和逝去的傳統。

演員點評

由於劇本的氣度不夠,飾演葉問的梁朝偉則被困在這個不夠大的框架中、所以他的角色雖然中規中矩,但沒辦法拿捏出來那種一代宗師的氣度和風範。葉問角色在於始終被擺在一個高層面,然後又整部電影的層面上不去,所以就略顯尷尬。

宮二小姐的飾演者章子怡,其角色是這種相對弱的氣度的受益者,從最初級的婚嫁情感、到家仇、到武學追求、到淪落,不但有層次還有落差,落差比較大,比較容易表現出來。因此,章子怡在這部影片中的感覺是成功的,也是觀眾反饋章子怡風頭蓋過其他演員的原因。我認為這是章子怡迄今為止最好的電影。

宮寶森宮大先生的表演者王慶祥是一個老演員,演技挺好。但是他沒怎麼練過功夫、更偏向於世俗,也不怎麼像一個真正的大派宗師。他的表演,可以說更多像一個那時候的國民黨將領。宮大先生的氣度,不來自他本人,他的氣度來自那時代的圖救民族危亡的情懷。他對馬三的那種明知有問題還不捨,慈愛有餘但缺乏境界。他這個角色表現層次也有落差,相對容易表現出來。

葉問的妻子張永成由韓國影星宋慧喬飾演,影片鏡頭太少。宋慧喬是韓國明星裡難得的純美沉靜氣質非凡的女星,王家衛找到她,可能是她能把純粹恬靜的氣質與民國女子的優雅之美完美契合。韓國演員能表演出來那種古典的貴氣,選的演員沒錯。古典貴氣,韓國、日本演員都能表現出來。現在台灣、香港演員已經很難做到。香港台灣演員的表演,可能不正規,但是有人性的熱度在。大陸演員、沒有這種人性的熱度、更沒有古典的貴氣。怎麼拼演技都不行。

影片中馬三的表演比較失敗,馬三投靠日本人背叛師門殺害師父。但是宮先生從小收養馬三並收為大弟子傳授武藝,馬三從宮先生那裏學到的不僅僅是武藝,還有舊時的武林規範,即使以後馬三日後反目,也會有一個痛苦的內心掙扎。何況以前的土匪都非常講義氣、臉上都會充滿豪俠之氣,不會有馬三那種寫在臉上的浮躁驕橫。這個應該不是劇本問題、是演員表演的失誤。

趙本山、小瀋陽出演的角色,實在是壞人胃口。這兩個人的出演,恐怕是王家衛出於進入大陸市場的考慮才接受的。趙本山的表演不管怎樣正兒八經,都不像一個一代宗師,都像是一個賊頭賊腦的小丑。

念念不忘,必有迴響

電影最後一個鏡頭,落在宮二決意復仇時停留的佛寺大殿。那是遼寧義縣奉國寺的大雄殿,建於1020年,是遼代佛教建築的最高成就。1948年遼沈戰役義縣攻堅戰,一枚炮彈擊穿大雄殿殿頂,落在佛祖釋迦牟尼佛雙手之中,卻沒能爆炸,只是損傷了佛像右手。鏡頭緩緩掃過塵封的佛台上一盞盞燃亮的佛燈,呼應電影裡武林前輩囑托後輩的一句詞:「點一盞燈,留一口氣。」

王家衛說,「好的東西,某一天還是會保留下來。」影片《一代宗師》是王家衛尋找逝去的武林、尋找逝去的傳統文化的開創之舉。我們可以期待,越來越多的人們發現,如今世界最需要的,就是找回曾經失去的傳統和文化。

正像影片中的一句台詞說的:「念念不忘,必有回想」。

2013年02月26日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