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州麻將,在中國麻將界到底啥水平?

揚州麻將

麻將誕生以來,「誰是中國麻將扛把子」這個問題一直都沒有確切的答案——

湖北麻將說自己是第一,廣東麻將就笑了;廣東麻將想扯大旗,四川麻將笑而不語;四川麻將想做領頭羊,浙江麻將表示自己才是根正苗紅……

然而這場中國麻將的C位之戰,最近似乎有了答案。

從南京跑到揚州跨城打麻將的毛老太讓全國人民都知道了,原來揚州才是中國麻將第一都(不是)。處於輿論風口浪尖上的揚州棋牌室,讓全國人民給了揚州一個稱號「拉斯維加斯揚州分斯」。

當然這是一句玩笑話,當不得真。

許多揚州人感到委屈:其實我也沒見過這麼大的棋牌室來著……

不怪許多人不知道,因為不打麻將的揚州人,是真不知道棋牌室長啥樣。然而,隨著地下棋牌室被一個個曝光,揚州人的愛打麻將,還是讓全國網友驚呆了。

放眼整個中國,確實沒有哪個城市可以像揚州一樣,棋牌室的數量能與飯店的數量比肩。

據媒體採訪,此次引發疫情的多個棋牌室,就在小區裡。

揚州的住宅小區,「標配」就是棋牌室。小區的規模要是大上那麼一丁點兒,十幾家、二十幾家都不算多,並且很多都是地下狀態,無證經營,很可能從未被統計過。

也就是說,揚州到底有多少棋牌室,沒人能知道。

而在最近,官方給出了精確數字,進一步證明了揚州地下棋牌室之多——截止到2021年8月3日,僅在揚州市邗江區這一個區內,棋牌室就高達1122家。要知道邗江區總共也不過536平方公里。如此換算下來相當於每方圓1公里內就有兩家棋牌室,跟公交站台的間隔差不多,如此看來還真是便捷到解決了居民最後一公里的問題。

難怪揚州牌友總說他們能在家門口「碼長城」。揚州所在的江蘇省,本身也是棋牌大省,根據官方披露,這次疫情,江蘇全省已經關停45371家棋牌室、麻將館,而搜索關鍵詞「棋牌室」,江甦的數量遠高過廣東、四川等地。△來源:企查查

除了數量驚人之外,揚州的棋牌室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容量大。

在上流君印象裡的棋牌室,是頂多幾張桌子,而揚州的棋牌室,多的竟然能有一百多張桌子。

原來這些棋牌室要么是車庫改的,要么是地下超市改的,還有的是廢棄的工廠車間,而且改成棋牌室簡單易操作,不需要其他設備,加桌椅就行。比如這次引爆揚州疫情的宏遠棋牌室便是如此。單看其門頭平平無奇,然而底下卻別有洞天,可以容納150多個麻將桌,還設有吸煙區和非吸煙區。150桌,每桌至少4個人,一個棋牌室就有600餘人,劈裡啪啦地聚集在一起打麻將的景象,放在平時也算是個奇觀了。

畢竟大家印象裡的棋牌室,都是頂多四五桌的小場面。這樣的聚集情況,自然是對疫情防控不利,也難怪看到的網友們都為此緊張懸心。

另一方面,這些棋牌室的老闆還都是生意鬼才,經常發優惠福利,用最實惠的手法吸引了眾多老年牌友。所以在疫情爆發以前,揚州的棋牌室里基本上天天人聲鼎沸,好不熱鬧。△雞蛋券,可以用來在超市兌其他生活東西|來源:健康時報

於是,數量多、佔地大,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的揚州就這樣成了大家眼裡的「中國麻將第一都」。

然而,要說揚州就是澳門葡京分京、拉斯維加斯分斯,那可能還是有些誇張,對著揚州人這樣說,他們是要生氣的。

四川人愛邊喝茶邊打麻將,擺擺龍門陣,廣東人颱風來了照樣淡定打麻將,在中國,休閒時間打打麻將,再正常不過了。不過,揚州人愛打麻將,確實有其淵源。揚州所在的江浙滬一帶,一向是麻將文化盛行的地方。關於麻將的起源,有說源於江蘇太倉的「護糧牌」,也有說浙江寧波的。

揚州麻將還多產高手,就在前幾年,揚州人還多次在世界麻將賽事上多次獲獎。△來源:揚子晚報

而揚州麻將本身,其實也是一種讓人上頭的智力運動。

為什麼這麼說呢?

這就得從揚州麻將的規則說起了。

首先,揚州麻將玩法很多,常見的有6種打法,分別為二十番起成式、十五番起成式、跌倒胡、六圩式、老三番和老五番。

這些打法各有難易,可以滿足新手和老手碰運氣、講技巧的不同需求。其次,揚州麻將輸贏都很快。

拿揚州地區最流行的跌倒胡舉例。

其規則最為簡單,除了不可以吃之外,基本上沒有其他限制,可碰,可槓,可以一炮多響。

因此跌倒胡的胡牌時間很快,其他麻將規則打三局的時間足夠跌倒胡打上五局。

而玩家們贏得快、輸得也快,但短時間內高頻次的勝利與失敗極易刺激玩家們的腎上腺素,讓他們不由自主上頭。在揚州,麻將不光是休閒娛樂,更是揚州人的社交方式。

在揚州,你約朋友們去唱K,他們可能會面露難色,因為翻來覆去就那幾家。

你約他們去夜店,他們更難同意,因為揚州的夜店五個手指能數得過來。

就連揚州市區的電影院,也都是近十年才逐漸變多的,直到2013年,揚州市電影總票房才進入億元時代。

但你說相約打麻將,郊區的朋友都能打車到市區來與你一戰。或者應該這麼說,在揚州,就沒有三缺一這種尷尬,麻將桌要么不坐,要坐必滿。也正是因為這樣的環境,導致揚州的團購銷售,談的最多的業務便是澡票和棋牌室茶水券。

而他們和甲方客情維護的方式也與其他地市不同,別的地市是酒文化,揚州是牌文化。

當然,或許有人要提出疑問了,揚州人不是以”早上皮包水(灌湯包),晚上水包皮(泡澡)”而著稱的麼?這裡沒麻將什麼事兒啊?

諸位有所不知,揚州的澡堂都很大,配套設施也很齊全,普遍配有棋牌室。實際上,麻將在揚州人的生活裡扮演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很多揚州人的日常行程都是這樣的——

午休時間找個棋牌室打上一圈兒,然後回去上下午班,如果比較空閒,可能會打開電腦上的棋牌遊戲大廳。

到了下班時間,趕緊回家吃晚飯,然後擺桌開戰,打到晚上9點,看個新聞睡覺,也不耽誤第二天早上起來吃早茶。根據媒體報導,棋牌室多以老年人為主。有網友說,不讓揚州的中老年人打麻將,就是在「逼死他們」。

這個說法雖然有些誇張,但也符合揚州這座城市的現狀。

自古以來,揚州就是一座富裕的城市。

在唐朝時期,便有揚一益二的說法,即唐時長江流域的商業城市,以揚州、益州(今成都)為兩個中心,其經濟地位甚至超過了長安與洛陽。

到了清代,揚州鹽商的富庶甚至讓乾隆皇帝都紅了眼,因為國庫收入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於揚州鹽商的貢獻。

富裕讓揚州人可以最大限度地享受生活,由此慢節奏的習慣便自然而然地滋生出來,也因此養成了吃早茶、泡水澡、打馬吊的生活習慣。久而久之,這些生活習慣融進了揚州人的骨子裡,成了揚州人的本能。揚州甚至還有這樣一句話:清明不打牌,死了沒人抬,也就是清明節這天,吃過飯的下午必須打牌。

同時,揚州還是一個老齡化嚴重的城市。

有資料顯示,揚州人口老齡化在江蘇省內排名第五位,高於全國7.9%,且老年人當中有很大比例的空巢老人和獨居老人。

而這些老人,便是揚州麻將的主力軍。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人氣的家裡是不願意回去的存在,人氣十足的棋牌室反倒是他們排解孤獨的庇護所,打牌,也是無奈之選。

疫情以來,每次的流調信息,總能引起大家對某個城市的氣質聯想。

瀋陽的雞架,成都的酒吧,揚州的麻將,都是這類代表,不少人看完流調信息,心裡暗暗發下宏願:以後就去這些城市養老。值得說明的是,揚州當然並不是只有麻將,它還是聯合國認證的世界美食之都,這裡有好吃的揚州炒飯、大煮干絲、陽春面等淮揚小吃,以鮮美和精緻聞名的淮揚菜,每走一步都是風景的瘦西湖、個園,還有承載千年曆史的大運河……揚州還有許多的精彩,等待著被人發掘。

現在的揚州雖被按下了暫停鍵,但所有揚州人都在努力為抗疫貢獻自己的力量,眾多防疫人員正在加班加點辛勤工作中。

祝愿揚州,早日戰勝疫情,恢復皮包水、水包皮的安逸生活。

作者| 放學堵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