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毓明性侵養女案引發女明星揚州瘦馬暗線

沸沸揚揚的鮑毓明性侵養女案

隨著雙方在網上互相披露錄音等證據

竟然引發出劉亦菲楊采鈺等

女明星被富豪從小當揚州瘦馬暗線

揚州瘦馬是古代封建社會社會畸形產物

多少女童因此成為被買賣的商品

在資本和權勢的雙重壓迫下

有多少女明星是從小就甘願當揚州瘦馬

又有多少女孩還幻想一夜成名呢?

鮑毓明語音曝光:我本來也不是好人

我在之前文章中提到,現在隨著進一步的錄音等證據支持,我嚴重懷疑 該女孩很早之前就被父母賣給鮑毓明,鮑毓明一直把她當做自己的童養媳和玩物,這就引發出一條揚州瘦馬的暗線,可能很多老鐵們沒聽說過!

揚州瘦馬是指揚州在古代是兩淮(淮南淮北)鹽商的聚居地,鹽商當年可謂是富甲一方,生活奢侈程度可與皇家媲美,揚州瘦馬他們是迎合鹽商們變態心理需求而產生的。

「養瘦馬」的牙公和牙婆低價買來貧家幼女,養成後再高價賣出去,初買童女時不過十幾貫錢,待其賣出時,可賺達千五百兩

「瘦馬」多是貧苦人家的孩子,在七八歲之時,被人口販子買去。之後,等待她們的就是漫長的集中營式的魔鬼訓練期。「瘦馬」的瘦,既有天生體弱的原因,也是被刻意「餓」出來的。依據先天條件,「瘦馬」被分為三六九等。

並不是所有的「瘦馬」都能成功地嫁入富豪之家。最後,有些被挑剩下的「瘦馬」不得不被送入秦樓楚館。在秦淮河畔,「揚邦」歌女大多是「瘦馬」出身。而那些「有幸」被官宦富商、貴公子納為小妾的「瘦馬」,也並不見得從此就過上幸福美滿的生活,名妓柳如是應該就屬於瘦馬。

電影《繡春刀》中,對「揚州瘦馬」有過一些側面的描述,女主楊冪身分是”瘦馬”,不信的可重新去觀看一遍

鮑毓明性侵養女和新城控股王振華涉嫌性侵幼女案是現代版本「揚州瘦馬」

在他們眼裡,未成年幼女只是一個玩物,他們有權有勢,一手遮天,而那些被性侵的幼女要麼只能忍氣吞聲,悲憤欲絕直到自殺,要麼報案無門遠走他鄉!而這僅僅是冰山一角!

更可怕的是鮑毓明揭露出本來存在的一個黑市(交易幼女),在女孩向警方提交的證據中,有幾張鮑毓明的手機QQ瀏覽記錄的照片。其鮑毓明連續訪問了數名「送養」、「送養小孩」、「送養女寶寶」的用戶空間。

這種以收養的名義販賣嬰兒,已經形成一個產業鏈,甚至有些人養一堆孕婦就是為了賣孩子。「他們為了規避檢查,編造各種謊言,在網絡上以幫助收養的名義從事違法行為。」

 

由鮑毓明案,忽然想到了劉亦菲,張紀中曾說劉亦菲是揚州瘦馬

在娛樂圈,劉亦菲是個奇怪的存在。她「乾爹」陳金飛可謂人盡皆知,曾經很多年前以2.15億美元的資產在福布斯中國首富排行榜第23位的神祕教父

劉亦菲拍的第一個廣告「金菲公寓」就是陳金的產業之一,至於金菲什麼意思,不用我過多解釋,金屋藏嬌的意思?

「教父」早期與劉亦菲緋聞不斷,在生活中教父對劉亦菲「無微不至」,兩人多次被拍到深夜外出,行為舉止曖昧

仔細對比,劉亦菲確實與鮑毓明包養的小女孩有很多的相似。劉亦菲的身世至今成謎,早年守在她身邊的一個是她的媽媽,另一個就是乾爹陳金飛了。這個乾爹送她到美國上學,陪她到國內發展。可謂形影不離。

據說,劉亦菲與陳金飛的關係,圈內人都是知道的。

 

後來「乾爹」因為有了楊采鈺,終於放手年齡已經「太大」的劉亦菲。 

楊采鈺在某些角度上和劉亦菲真的長得太像了!甚至有「二菲」的代號,讓很多人懷疑劉亦菲與教父陳金飛之間的關係

楊采鈺的經歷和劉亦菲迷之相似:出生在中國,後來去了美國,之後又回國考上了北京電影學院,之後一出道就是好資源和女主角

如果是標準的白富美,怎麼會做陳金飛這樣一個老頭子的「新歡」?

當年,劉亦菲在娛樂圈橫空出世時,被打造成一個從美國歸來的白富美少女。但是,這個人設漏洞百出,其中最大的漏洞就是捧她上位的陳金飛

劉亦菲的父母在她年幼時離婚,她跟著母親劉曉莉艱難生活。後來遇到了陳金飛,才開始闊起來。那麼,陳金飛是愛上了劉曉莉嗎?劉亦菲最早的採訪的確是說陳金飛是自己的繼父。是不是和鮑毓明案是不是太相似了?

但後來,又在採訪中糾正,說陳金飛其實是自己的教父

劉亦菲當初回國之後,拍的第一個廣告就是陳金飛的地產項目:金菲公寓。然後就是出演《金粉世家》,當時劉亦菲才15歲;而之後就是在張紀中版的《天龍八部》中演神仙姐姐,一炮而紅

所以,陳金飛到底是為了什麼,出錢力捧劉亦菲?又力捧楊采鈺?專門幫助落魄美少女的活雷鋒。

看似白富美的楊采鈺,被一些網友扒出來,說她其實是棄嬰,被泰國人收養,養父母后來有了親生兒子,這一切就說得通了,然後陳金飛為二菲鋪設了一條相似的人生道路。

楊采鈺出道以來,不論是頭像、自拍照、還是雜誌宣傳圖,都無限趨近天仙姐姐的路線

亦舒的小說《圓舞》,主角就是這種擁有美貌但貧窮的女孩。少女周承鈺的母親一生都周旋於各種男人之間,後來婚姻失敗,把女兒留給了自己的老情人傅於琛。傅於琛收周承鈺為義女,故事中的傅於琛,英俊而富有,對於一個被遺棄的心智未長成的少女來說,是父親、朋友、兄長和人生導師,他們之間的感情完全不對等。周承鈺受這種情感所困擾,人生走了很多彎路,而傅於琛,則不斷地交往長得酷似周承鈺的女孩,一直到最後,傅於琛又收養了一個女孩,和曾經12歲的周承鈺一模一樣

於小說,或許你會覺得這是個美麗而憂傷的愛情故事,尤其對很多有戀父情結的少女來說。但如果這樣的故事發生在現實生活中,你會覺得無比邪惡和噁心。

《圓舞》中提到的《紅色絲絨鞦韆架上的少女》故事裡,紅色絲絨鞦韆架的主人是美國天才建築師斯坦福·懷特,他極其富有,但是有一個特殊的癖好,在他設計的麥迪遜廣場花園這座豪宅裡,一隻紅色天鵝絨鞦韆架從天花板垂懸下來,他最喜歡讓他的少女情人們,裸體坐在紅色天鵝絨鞦韆上面盪鞦韆,拿皮鞭抽打她們……

比《圓舞》《紅色絲絨鞦韆架上的少女》更可怕的,難道不是鮑毓明性侵養女這種揚州瘦馬黑色產業鏈的復活嗎?

任何關於性的暴力,都是整個社會一起完成的。這是台灣作家蔡宜文在《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書評裡說的一句話,所以這裡面一定包括法律的缺失和社會的問題。

鮑毓明不是一個人,他背後是成千上萬的未成年人性侵案罪犯。強烈呼籲有關部門能夠抓住相關細節,順藤摸瓜,嚴查嚴辦,鮑某明的事件能挖出現代版揚州瘦馬的整個黑色產業鏈,清除這類罪惡的土壤,保護這些無辜受害的女孩

娛樂圈很亂,但到底亂到什麼程度,韓國娛樂圈才是最嚇人的!

張紫妍、崔真實、李恩珠、鄭多彬等眾多女性自殺黑幕,張紫妍的遺書中稱自己生前被強迫陪酒陪睡,向31人提供100多次性服務,淪為有錢人的玩物。

案件被立案調查後,證人全都消失不見,最終所有涉事者均判無罪。張紫妍在遺書中稱,自己一次一天接待10位客人,而且有的時候甚至被迫接受5p,更有甚者父子二人同時上陣,張紫妍經常接待完這些客人以後都不能正常的走路,甚至走路的時候腿都是變形的……

遺書的內容曝光以後引起了韓國人民的民憤,20萬人聯名上書,才又開始審理這項案件!

只有5000多萬的韓國,每年都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女團誕生,但真正能出道成名的可能也就兩三個非常多了,大家仔細想想人口14億的中國每年有幾個女團出名的。

在出名概率只有1%情況下,在身材 臉蛋跳舞 才藝大同小異的情況下,你說到底哪個練習生會出名?背後沒有資本和權勢支撐,可能嗎?

據說有些經紀公司來了日本台灣這些地區的老闆,優先安排去練習生的場地,還沒出道的女練習生門一邊賣力表演,老闆一邊好好挑選,選好了直接上去,有專門的房間,此處忽略一萬字。。。。當然練習生沒得選,要麼忍 要麼走人。

當然中國演藝圈的揚州瘦馬還少嗎?

關於鮑毓明性侵養女案,我想最後的結果一定沒有想像中那麼樂觀,即使最高法院下來人了,我們要清楚 鮑毓明自身是一個非常清楚法律的惡魔,他一定會想方設法想好退路,毀滅證據,即使大家都希望重判,在老百姓心中,事實正義遠大於程序正義,但最高法院下來人以後肯定是程序正義大於事實正義,可能比較難懂!

到地方審理的時候可能部分證據不足的情況就可以定罪,但越往上級法院,證據要求越充分,而本案時間過了好幾年了,對於強姦這樣的重罪物證是最重要的,你們仔細想想,即使李文亮事件民憤這麼大,最後不也輕描淡寫一筆帶過嗎?

來源:黑夜研究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