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北靈異事之二

靈異

文: 韓麗明  

1、雁北某縣有個李道士。因父母雙亡,跟一個道長長大。後來耳濡目染,也學了些道家皮毛功夫。年輕時常和師傅一起出去給人家祛病安宅,掙些零花錢。

近年來,大同縣為了發展旅遊,將一座古廟稍加修葺後對外開放。李道士被請去當了廟祝,長年累月地住在那座空蕩蕩的大廟裡。

聽李道士說,半夜裡,總能聽到大廟院子裡頭有人走動,還時不時的發出瘆人的哭笑聲。那年,清明剛過。李道士半夜又被一陣隱約的哭聲驚醒。他透過窗戶往外眊,院子裡空無一人。可他一睡下,哭聲又起,且時近時遠。一天,他終於按捺不住,想出去一探究竟。他迷迷糊糊地披了一件師傅留下的道袍,拿了一把度過法的七寸桃木劍,輕輕地出了家門。

那夜,出奇的靜、也出奇的冷。李道士鬼使神差、糊里糊塗地在院子裡轉了一圈,未發現任何異象。他正打算轉身回屋的時候,突然,一股冰涼刺骨的冷風吹在了他的背上。此時,李道士如夢方醒,他知道,後面一定有東西。做過這行的他很明白,此時此刻,是萬萬不能轉身的,否則,頃刻間便有性命之虞。也就一瞬間,不知何物吹到了他的臉上。月光下他定睛一看,是一縷長長、黑黑、枯枯的女人頭髮。

李道士此時來不及多想,一個魚躍向前翻了出去,將手中那把小桃木劍拋往身後。緊接著,又默誦了一連串的法咒。此時,他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一個枯發遮面,衣著破爛的女鬼。

李道士使出渾身的道術,都無濟於事。而那個東西,卻直直地緊迫自己。李道士頓感在劫難逃,立馬把身上的道袍脫下,朝那東西扔了過去。然後飛身進屋,緊插門栓,躲在門後。

突然,屋外一聲尖叫。緊接著一道紅光穿門而入,立馬化作一個身穿紅袍、手執鋼刀的赤臉大漢。那人告訴他:「 若不是我經過此地,你早已命喪黃泉!此禍乃是你掃廟不淨所致。我已將此鬼斬於第十棵靈松之下! 」 說完,一閃而去。

三天后李道士方醒。睜眼前,滿屋子的人都以為他不行了,正準備給他操辦後事呢。

後來,聽老一輩說,那座道觀裡有一尊巨大的神像,後面竟然有一個女子懸在半空。她已上吊數十年了。由於神像高大,修葺時工人疏忽,竟然無人發現。

2、文革時期,雁北某公社興修水利。工地上有架照相機,買回來很長時間沒人會用。轉業軍人王栓柱在部隊學過攝影,這部相機就他會弄。到哪兒都背著,威風凜凜、神氣十足。

這天,在工地食堂幫工的那位後生,悄悄求他給照張相。栓柱痛快地答應了,說著就領他到山坡背陰處找了個景,「 咔嚓 」 了一張。

相片洗出來一看,栓柱嚇得「 啊 」 地一聲扔在了桌上。原來照片上有個年輕閨女在一棵老榆樹上吊著,那閨女梳著兩條長長的麻花辮,瞪眼吐舌,形像極其恐怖。

栓柱馬上去找工地趙主任報告。趙主任五十多了,自然老成些,看完照片後鎮定地說:「 你也真是的,照相機對著個吊死鬼都沒發現? 」

栓柱說:「 照的時候很正常呀,誰知道沖洗出來,咋就變成了這樣? 」 趙主任沉思片刻後說:「 吊死鬼搶鏡頭,這裡頭肯定有冤情。這事你不要聲張,咱們先向當地公安部門報告後再說。  

果然不出趙主任所料,時間不長,就有一位老大娘前來工地尋人,說是閨女玉梅出來好幾個月了沒有消息。在工地打工的對象張二虎也說沒見她。大娘說:「 閨女從家出來之前,不知是咋了,每天愁眉苦臉,跟丟了魂似的。那天她跟我說來工地找她的對象,我問她啥事也不說。她出來時穿的是紅褂子,藍褲子,塑料底鬆緊口鞋。 」

栓柱聽了驚訝萬分,脫口就問:「 是不是燈芯絨褲子,懶漢鞋,梳兩條大辮子? 」

大娘問:「 是呀!莫非你見過她? 」 栓柱趕緊掩飾說:「 沒,沒,我沒見,是我猜的,一般農村閨女都是這種打扮。 」

栓柱安頓好大娘後,直接去找趙主任,趙主任聽完他的匯報後也驚訝不已。照片上的人與老大娘說的完全一致,可以斷定,死者就是大娘的女兒玉梅。趙主任說:「 根據情況,死者的屍體很可能就在你照片上的背景地,特別是那棵老榆樹下。 」

他倆急匆匆地來到那棵榆樹下,發現樹下有活土。新土的蒿草與周圍明顯不同,說明土里肯定有問題。趙主任顧不上請示公社革委會,立即電話通知縣公安局。

公安局行動迅速,很快就派來刑偵科長和幾名民警,又從工地找幾名民工,刨開榆樹下的新土。沒費多大的勁,就挖出了照片上女人的屍體。因為離立夏還有一段時日,屍體還沒有腐爛,繩子還在脖子上套著。  

被逮捕的民工張二虎在人證物證面前,如實交待了犯罪經過。原來他來到水利工地時間不長,就與一位女民工勾搭上了。為了擺脫玉梅的糾纏,兇殘地用麻繩勒死了她。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張二虎很快就被伏法。

3、雁北某寺,有一老僧人在那裡修行。僧人有一條土狗,此狗特別通人性,每日和老僧朝夕相處,須臾也不離分。本來生活很平靜,直到有一天,一輛從大同來的高頭大馬轎車給這裡帶了一點漣漪。那天,老僧把徒弟叫了過來,說今天有貴客登門,讓徒弟幫他準備一些果蔬招待客人。那條狗也異常地活躍起來,在院子裡興奮地上躥下跳,還不時地像說話一樣嗚咽。那天近午,一輛轎車停在門口,下來一對中年夫婦。那女人神色不安,一下車就四處打量,看到狗就直接哭了起來……人們大惑,狗也彷彿有了感應,趴在中年婦女腳下嗚咽,扯婦女的褲腿。

聽那女人講,她們夫婦有個兒子意外身亡,痛徹心脾。最近一個月,兒子經常給她託夢。夢中說,自己投胎在某寺當狗和一個老僧人在一起。他非常想念父母,如果父母也想念他就過來看看吧,於是夫妻倆就半信半疑地前來。沒想到,她們見到的這條狗,真的和夢裡的一樣!而且和它說話,它也頻頻點頭,似乎能夠聽懂。後來,數日後,夫婦倆準備離去,想帶走這狗,老僧也不反對。但不知為何,經再三斟酌,那條狗最終還是留了下來。

後來此事傳開,附近經常有人過來觀看。那狗見人很平靜,從來不亂叫,也不咬人,但如果有時人太多,就會找地方躲起來。

那對夫婦此後經常來,直到狗老死。狗死的時候,他倆提前一天趕來。狗臨終時淚眼汪汪,女人為此號啕痛哭。不久,老僧也圓寂了,夫婦從此和這邊斷了聯繫。

4、雁北某人養了一條大黃狗,多年來都相安無事。可是某一年,這條大黃狗越來越聰明,似乎能聽懂家人的言語。

一天,家里人都下地干活去了。回來時發現,這傢伙自己在床上睡覺,而且還蓋上了被子,家里人都覺得瘆得慌;後來家人又發現:他們下地干活時,這條大黃狗,人模人樣地坐在堂屋裡的太師椅上,兩隻前爪左右一邊一隻搭在扶手上。男主人感到驚恐,於是從村里找來一些德高望重的人商議,最後把那條狗給殺了。但此後家裡很平靜,並無異事發生。

5、上世紀八十年代,得勝堡有一幫後生,整天在外面喝酒打牌。臨近年關的一個晚上,表哥感冒了沒出門,在家看電視。同村的兩個小伙子託人捎來話,說正在五台窪喝酒,一會要去他家打牌,他說行!結果他一直等到半夜也不見人來,就在炕上睡著了。睡著以後他就做了個夢,夢見那倆個朋友在窗戶外面喊他,讓他給開門。他頓時醒悟,出門一看,沒人。此時他感覺感冒更厲害了,頭暈眼花的,於是又爬回炕上睡覺。一會又夢見了那兩個朋友,還是站在窗戶外頭讓他給開門。不過這次夢見兩個人渾身是血,還有一個脖子直接搭拉著,他覺得害怕就沒敢應聲。那倆朋友瘋狂地用手拍窗戶,氣急敗壞地說:說好了來找你打牌你咋不開門呀!他嚇得大喊大叫。這時在堂屋打麻將的人聽見他喊叫,就跑過來看,只見他閉著眼在滿炕打滾。摸摸他的腦袋,燒得燙人,就連夜把他送到豐鎮衛生院去了。他次日回村以後才知道,那兩個後生當天晚上喝完酒騎摩托車從五台窪往回走,騎得太快,撞在路邊水泥電桿上,當場斃命,其中一個把脖子都撞斷了。即便如此,那倆人也沒忘記去他家打牌的事……

6、農村死了人都講究燒紙紮,最常見的就是金山銀山、四合院的房子、金童玉女,再有就是給男的燒個馬車、女的燒個牛車。聽說燒牛車或馬車是為了讓靈魂在黃泉路上可以坐車,不用步行。但得勝堡有個司機為了顯示自己與眾不同,給他去世的老父親燒了一輛汽車,為了講究,還在駕駛座上給放了一個司機。司機紙人而已,當然也沒甚詭異的。只是半年後那家的小男孩哭著跟他爹說:「 我昨晚夢見我爺爺了。爺爺說,你給燒得那個汽車他不會開,那個司機也不聽他的話,開著車到處亂跑,讓你再給他燒架馬車。 」 孩子的爹認為這是小孩子瞎說,沒當回事。後來小孩子連續幾晚都夢到爺爺,而且爺爺的脾氣越來越大。一天睡醒後又對他爹說:「 我爺爺說,你要是再不給他燒馬車,他就叫你去開呀! 」 孩子的父親仍不以為然,還認為孩子是在瘋說瘋道。結果不久他因為罹患重感冒,去村衛生所輸液,因液體反應而暴斃。

7、雁北農村有個禁忌,就是正午時分不宜出門。即使出也不能去野外,因為正午時分,是一天中最兇的時辰。所以在那個時候,村里幾乎看不見人。

那年夏天,得勝堡有兩個孩子正值假期,也正是玩瘋了的時候,哪還管的了這些。一天中午,他們跑向了村外的野地,野地中有一口廢棄的機井。兩天后,人們發現兩個孩子的屍體在這口井裡。

事後,家在村口一位老人回憶起一件事,事發當天,老人在自家院門前閒坐,突然發現兩個孩子飛快地從門前閃過。

讓老人驚訝的是,他發現兩個孩子幾乎腳不沾地,老人當時還喊了一聲,但是孩子們沒有任何反應,飛快地直奔那片野地而去,老人當時以為自己有點眼花也就沒往別處想。

有上了歲數的老人一聽,當即就斷定,孩子們是遭了鬼綁架了,是被鬼架著扔到了井裡。

8、都說小孩子能看見成人看不見的東西,得勝堡有個小孩子就是這樣。那天他耍完回家剛進院子,就看見兩個人從他家裡出來。一個全身黑衣,一個全身白衣。從他跟前過的時候還說了句「 來得早了點! 」 剛好被他聽見了,他就問那兩個人:「 甚來的早了點? 」 這時那個穿白衣裳的就說話了: 「 小傢伙,你能看見我? 」 小孩子也奇怪,就說:「 你們從我家裡頭出來,我當然能看見呀! 」 白衣裳又說:「 小傢伙,炕上躺的是你奶奶哇?她過不了今晚了,快點叫你爹媽回家,你奶奶有話要對他們說! 」 說完就走了。走時還聽見黑衣裳對白衣裳說:「 你告訴他作甚? 」 由於小孩子不懂這些所以也不害怕,於是跑到爹媽幹活的地方,對他爹說:「 爹,剛才有倆人從咱們家出來時跟我說,奶奶過不了今晚了,叫你倆趕緊回家看看,奶奶有事要安頓你呢。 」 他爹媽一聽,這還得了,馬上丟傢伙向家裡跑去,結果晚上老人真的走了。

來源       聽老綏遠韓氏講過去的事情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