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內蒙古牙克石特大兇殺案

內蒙古牙克石特大兇殺案

1983年6月17日下午16時後,內蒙古牙克石林業公安處接到九名紅旗溝農場女知青的報案。所有女知青顯然受了極大刺激,精神幾近崩潰,公安處的警察從她們口中了解了駭人聽聞的案件,立即通知喜桂圖旗公安局,警察和武警趕到農場,抓獲主犯於洪傑,並對其餘罪犯進行追捕。案件共導致27名受害者身亡,主犯之一的韓立軍也死在自己的暴行之下。

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下轄的牙克石原名喜桂圖旗,位於大興安嶺中脊中段,呼倫貝爾草原東端,是中國土地面積第六大的縣級市。大興安嶺林業管理局就設在牙克石。文革時期,林業局在距離牙克石10公裡的紅旗溝農場設定了一個知青點,解決知青的工作問題。文革結束,各地知青紛紛返城,到1983年,還留在紅旗溝農場的知青只剩21人,其中女性17人。這21名知青,都屬於家裡沒有背景回不了城,所以個個心裡都有怨氣。

於洪傑19歲,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地痞流氓,他1983年4月作為林業管理局的子弟被安排到紅旗溝農場勞動,不僅消極怠工,還總是鬧事,兩個月內多次和農場隊長何景增發生沖突,曾公開說要殺掉隊長。何景增認為於洪傑是個不定時炸彈,數次向領導反映情況,建議將於洪傑調走。領導沒有當回事,何景增見拿於洪傑沒辦法,幹脆得過且過,見到於洪傑都繞道走。

於洪傑不只是看不慣何景增,他根本就是厭惡社會,如果不能流芳百世,他就想遺臭萬年。

6月16日,於洪傑照舊偷懶沒有下地幹活。他叫上同宿舍的韓立軍,楊萬春一起去牙克石改善夥食。韓立軍18歲,三年前因搶劫罪服刑一年,楊萬春18歲,因慣竊被判三年徒刑,剛剛獲釋。三個人臭味相投,經常在農場裡做一些雞鳴狗盜之事。於洪傑是領頭的,韓立軍個子大,算是打手,楊萬春為人狡詐,充當軍師。

三人到牙克石吃了兩頓,喝得醉醺醺,楊萬春從家裡拿了以前從石料場偷的20根雷管和一卷近30米長的導火索裝進挎包,在路上遇到了鄰居16歲的王守禮,於是王守禮也被邀加入。四人去一家小飯館再吃喝過後,於洪傑帶著所有人去與自己有來往的王玉生家。王玉生15歲,還在上初中。於洪傑向王玉生表明他們接下來的計劃,王玉生本來不想參加,又怕被眾人瞧不起,就也入了夥。

接下來,這幫人先後拉了路上碰到的小混混17歲的李亮明和張光祖,磚瓦廠的臨時工17歲的杜小峰和16歲的包達山,結成了9人的隊伍,晚上22時回到紅旗溝農場6號宿舍。於洪傑拿出魚罐頭和白酒,叫醒了睡著的同宿舍知青李東東一起喝酒。一個小時後,十人把一塑料桶12斤白酒喝光。

23時,韓立軍掏出匕首往桌上一戳,叫囂要血染紅旗溝,問弟兄們敢不敢參加,無人嚮應。韓立軍大喊:「沒甚麼關系,我領著弟兄們幹。」年紀最小的王玉生鼓足勇氣說自己不敢參加,被韓立軍一刀刺過去。王玉生躲過韓立軍的刀後,只好同意跟韓立軍一起作惡。於洪傑拔出匕首,和韓立軍一個個問其餘七人敢不敢入夥,只有王守禮和李東東堅持不敢。於是於洪傑命令王守禮和李東東去牀上躺下,不準亂動,也不準和別人說他們的行動。

楊萬春去木工房找來斧頭,錘子,鑿子,菜刀,還有屋裡的木棍,酒瓶,燈座等等分發給眾人作為武器。臨近午夜之時,於洪傑喊著血染紅旗溝現在開始,拉開門第一個走出宿舍,直奔走廊盡頭的10號宿舍,韓立軍,楊萬春等七人跟隨在後。

10號宿舍住的是農場職工潘亮和趙波,於洪傑破門而入,在潘亮和趙波反應過來以前,和韓立軍用菜刀朝二人的頭部胸部砍去,不久兩人就斷氣了。見帶頭的兩人真的動了手,其餘六人一來害怕不跟風會被於洪傑和韓立軍教訓,二來酒精上頭,又對著倒在血泊裡的潘亮和趙波刀砍斧砸。於洪傑和韓立軍的下一個目標是8號宿舍的農場職工王元章和孫貴。王元章50歲,已經被於洪傑一夥人的動靜驚醒,他以為於洪傑又借醉酒鬧事,剛開了燈,就看見踹開宿舍門進來的八個兇徒,人人手上都揣著家夥。王元章還沒來得及搞清情況,就被砍了一斧頭。於洪傑等人圍上前來,對王元章連砍帶刺,王元章死了。孫貴的弟弟孫友才剛上初中,這一天正好來農場看哥哥,不幸和哥哥一起被歹徒砍倒在牀上。

農場指導員王化忠聽到10號和8號宿舍傳出的打鬧喊叫,披上衣服舉著蠟燭走到走廊裡喝問大家又在吵鬧甚麼,讓他們趕緊回去睡覺。王化忠是複原軍人,配有槍彈,於洪傑,韓立軍被王化忠的問話嚇住了,萬一王化忠身上帶著槍,他們幾個小命就不保了。楊萬軍靈機一動,轉頭對同夥大喊,讓他們回去睡覺。於洪傑等人會意,便假意聽話,向後散去。

王化忠以為又是於洪傑喝酒以後尋釁,沒有多疑,轉身回宿舍休息。他剛上牀,於洪傑就尾隨而來,踢開了宿舍門。王化忠沖向放著槍的櫃子,還沒來得及開鎖,於洪傑用錘子朝他的後腦砸下,王化忠倒地,又被砸了一下又一下。於洪傑殺掉王化忠後用他的鑰匙打開櫃子,取出王化忠的半自動步槍和30發子彈,將子彈裝滿槍膛。

還不到十分鐘的時間,農場的所有五名男性職工接連遇害。於洪傑等人接下來要對付的是在食堂工作的臨時工吳文發和何俊民。吳文發和何俊民睡在廚房裡,以防有人要偷食堂剛剛煮好的豬肉。因為吳文發和何俊民除了插上門閂外,還用木棍頂著大門,於洪傑沒能推開門。楊萬春上前用腳踢門,嚮聲吵醒了吳文發和何俊民,二人問門外是誰,要做何事。楊萬春假稱指導員生病,要給他找點水喝,騙得吳文發開了門。

門一開,楊萬春對著吳文發的肚子就是一刀,何俊民還沒清醒,頭上就挨了一錘。兩個臨時工被八名兇徒砍殺。

於洪傑命韓立軍和楊萬春帶著五人繼續去殺人,他自己背著槍回宿舍抽了兩根煙,隨後舉著槍把住在1,2,4,7號宿舍的17名女知青叫醒,集中在2號宿舍。2號宿舍約30平方米,是所有宿舍裡面積較大的。17名女知青剛被趕到2號宿舍時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是後來才從於洪傑和同夥的對話裡才得知他們在瘋狂殺人。

韓立軍和楊萬春帶著人直奔宿舍後的菜園。這裡除了名叫胡喜成的菜農外,還住著食堂的大師傅魯文才。小屋的門沒有上鎖,韓立軍等七人直接進去,魯文才剛開口說話,就被人砍了一刀。魯文才以為來了土匪,大叫「有胡子!」警示胡喜成,又操起小炕桌朝歹徒砸去。韓立軍見魯文才竟然敢反抗,怒從心頭起,下死手和同夥拼命向魯文才砍去,直砍到他血肉糢糊才罷手。胡喜成聽到魯文才的喊叫,才剛坐起身來就被砍了一斧子,倒在牀上,接著胸腹部被連刺數刀。

韓立軍想讓所有人返回宿舍和於洪傑會合,楊萬春拉住他,提議要去老楊家。

楊相成不是農場的職工,被楊萬春盯上,實在屬於連帶損失。楊相成十多年前從老家山東離開到處漂泊,最後才在紅旗溝安定下來,開了荒地,蓋了房子,回老家結婚,把媳婦兒和父母接到內蒙團聚。平日裡楊相成一家和農場的人來往很少,只算是點頭之交。

楊萬春一腳踹開了楊相成的家門,楊相成醒了,一邊叫媳婦兒一邊下地想查看情況。他還沒來得及穿鞋就被韓立軍用刀捅倒,楊相成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哭喊著,想要逃過這場劫難,沒幾分鐘的時間,母子三人被砍死在炕上,身上頭上全是傷口。

楊相成的母親聞聲到兒子兒媳的房間幫忙,被楊萬春一刀刺死在門邊。楊相成的父親被其他歹徒殺死在牀上。

6月17日淩晨一時多,紅旗溝農場已有16人被殺害,受害者分別是農場職工潘亮,趙波,王元章,孫貴,王化忠,臨時工吳文發,何俊民,食堂的胡喜成,魯文才,以及孫貴的弟弟孫友,還有楊相成一家六口。

韓立軍,楊萬春帶著其他五人回到宿舍,向於洪傑講述他們剛剛犯下的罪行,2號宿舍裡的17名女知青膽戰心驚,大氣都不敢出。

於洪傑一夥人分頭去各個宿舍確認受害者已死,認為沒死的再紮上幾刀。於洪傑和韓立軍寫了遺書,交給女知青趙丁枝保管。韓立軍接下來率人去農場的各個宿舍,房間搜刮錢物,受害者身上的手表,現金,糧票都不放過,於洪傑則帶人去砸農場倉庫,把倉庫裡的四箱硝銨炸藥搬到1號宿舍,接上楊萬春從家裡帶來的雷管和導火索。

被於洪傑下令去弄汽油的楊萬春和幾個同夥拎了幾桶汽油到宿舍,於洪傑嫌少,楊萬春於是和人一起去把倉庫裡所有的汽油桶都滾到1號宿舍,把蓋子全部擰開,準備炸毀農場。

清晨5時許於洪傑一夥把17名女知青押到農場後約100米的菜窖裡,又把關在6號宿舍的王守禮,李東東也帶了過去,綁在菜窖的柱子上。八名兇徒從外面把菜窖的鐵門鎖上,回到6號宿舍,從食堂找了些酒菜,吃著喝著等農場隊長何景增回來好把他解決掉。

何景增前天下午被騾子踢倒紮傷了眼睛,去牙克石看傷,順便回了趟家。原本他打算當晚就回農場,幸好被妻子留下住了一夜。於洪傑一直沒有等到何景增。

8時許,附近生產隊的牧民李彥堂騎馬來農場找人。他放牧時看到農場的牲口在田地裡啃麥苗,就想提醒農場的人拴好牲口。李彥堂在農場裡沒見到人,就下馬,把馬拴在大門,向隊部走去。李彥堂剛走近隊部門口,躲在門後的韓立軍等四人一擁而上,對著李彥堂砍殺,瞬間李彥堂就被砍倒在地,於洪傑吩咐韓立軍把他的屍首拖進8號宿舍藏好。韓立軍到8號宿舍發現孫貴居然還沒死,就去通知楊萬春。楊萬春提著菜刀去8號宿舍,蹲在孫貴跟前,假裝安慰他,幾乎昏迷的孫貴睜開眼睛看見楊萬春,懇求他救救自己。楊萬春答應著,用手摸上孫貴的頭,再用刀對準他的脖子就是三刀。

11時許,鄰近生產隊的隊員魯鐵成,劉占山,於洪利開著拖拉機來農場借柴油。於洪傑和韓立軍,楊萬春迅速商量了對策,於洪傑迎上去和魯鐵成三人打招呼,說自己不知道柴油放在哪兒,不如大家一起找。於洪傑和幾個人帶著劉占山和於洪利去倉庫,楊萬春和韓立軍帶著魯鐵成去後院,將三人分開對付。楊萬春和魯鐵成在前面走,韓立軍故意落在後面,拔出刀從背後刺向魯鐵成。魯鐵成立時摔倒,韓立軍趁勢沖上去,又朝魯鐵成連刺數刀。劉占山和於洪利剛進倉庫,於洪傑就拿出步槍對準他們,要求他們跪下。劉占山和於洪利還以為於洪傑是在開玩笑,沒料到於洪傑用槍托打倒劉占山,他的同夥則圍住二人,用刀活活將二人砍死。

此時是13:00過後,受害者增至20人。於洪傑們等了八個小時還沒等回隊長何景增,暫時放下此事,轉而和韓立軍,楊萬春商量菜窖17名女知青還有王守禮,李東東的命運,於洪傑認為應該殺了不聽話的李東東和王守禮,放了所有女知青。楊萬春卻說有幾個專門拍隊長和指導員馬屁的女知青也該殺。

杜小峰和張光祖經過一夜的瘋狂殺戮似乎終於清醒過來,想要回牙克石。於洪傑朝二人開槍,二人僥幸躲過子彈,便假意求饒,要求繼續跟著於洪傑幹大事兒。於洪傑經其他人好說歹說才算饒了二人,讓他們去路上監視外面的情況。

杜小峰和張光祖待於洪傑等六人去菜窖對付剩下的19人,立刻扔了於洪傑交給他們的步槍,騎著剛被殺死的李彥堂的馬跑路了。

於洪傑很快就發現杜小峰和張光祖逃跑,決定加快行動,按照楊萬春的提議順手再殺幾個女知青。於洪傑提出被他們點到名字的人留在菜窖,沒被點名的去2號宿舍說事。於洪傑和楊萬春各說了三個名字,韓立軍也說了兩個。沒被點到的九人中,只有18歲的杜鵑紅沒有乖乖跟著於洪傑等人去宿舍,她註意到被於洪傑三人點名的都是和他們關系比較好的,猜想讓沒點名的人去宿舍一定沒有好事。杜鵑紅打定主意留在菜窖,而於洪傑三人也沒註意她,就這樣她逃過了一劫。

吳秀麗,王小鳳,白潔,李東梅,劉敏華,趙丁枝,賀金花和賀銀花八人被於洪傑帶到2號宿舍,其中吳秀麗是之前被於洪傑等人殺死的臨時工吳文發的女兒,賀金花和賀銀花是兩姐妹。於洪傑在宿舍通知吳秀麗她的父親吳文發已被殺死,吳秀麗跪在於洪傑面前,哭著求他讓自己再見父親一面。吳秀麗被領到食堂,見到了父親的屍首。於洪傑又把吳秀麗送回菜窖。

楊萬春給李東東松了綁,帶到8號宿舍,用杜小峰和張光祖扔掉的步槍打死李東東。王守禮知道自己再不表忠心,也會落到和李東東一個下場,便向楊萬春求情,提出只要給自己槍,就能殺人。楊萬春見王守禮「懂事」,又是自己的鄰居,同意留他一條命。

楊萬春帶著王守禮返回2號宿舍,見於洪傑不在,就對在場的李亮明,王玉生和包達山說,反正也活不成了,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楊萬春率先把白潔摁倒在牀上,其餘三人紛紛效仿,撲倒了另外的女知青,所有七名女知青都被嚇傻,絲毫沒有反抗,任憑四個歹徒施暴,有三名女知青因為正在例假期,沒有被強姦,可還是被脫光衣服羞辱。

下午15時許,於洪傑來到菜窖,對沒有被帶走的九名女知青外加回到菜窖的吳秀麗道歉,說讓她們受了委屈,給她們每人敬煙敬酒,之後放走她們。於洪傑隨即去2號宿舍。楊萬春見到於洪傑,小聲告訴他四個女知青被眾人強姦的事情。於洪傑沒想到他一走開,手下們居然就做出了如此下流的行為,認為他們壞了他的名聲,大喊著要幹掉所有人,同時舉槍對準了楊萬春等人。

楊萬春見情況不妙,一邊順著於洪傑的話罵自己,一邊悄悄地向門口移動。趁著於洪傑沒有註意,楊萬春拉上站在門邊的包達山一起逃跑。沒一會兒,王守禮也趁於洪傑分神,獨自跑掉。2號宿舍此時除了七名女知青外,就剩於洪傑,李亮明和王玉生三名暴徒。王小鳳和其他女知青朝於洪傑跪下來求饒,於洪傑看到王小鳳,也動了心思,拉著王小鳳進入隔壁宿舍,對她實施強姦。於洪傑隨後將王小鳳單獨留在房間,自己返回2號宿舍舉刀殺女知青們。王玉生也跟著用刀捅人,李亮明畏縮不敢動手,於洪傑拿著匕首對準李亮明,李亮明無法,只能舉槍朝女知青射擊。李亮明打完了彈匣內的十發子彈,三名女知青應聲倒地,於洪傑拿過槍,重新裝上子彈後,一槍一人解決了另三名女知青。

王小鳳赤身裸體躺在牀上,嚇得一動不動,也不敢逃走。於洪傑殺完人後又找到王小鳳,讓她離開,王小鳳才敢穿衣服走開。於洪傑把王小鳳放走後,要求李亮明和王玉生跟他一起自殺。李亮明和王玉生本來負責持槍警衞,見於洪傑是不打算留活口,兩人一起逃走,半路上丟棄了槍和子彈。

於洪傑在農場轉了一圈,只找到韓立軍,和他到存放炸藥的房間,將汽油桶推倒,點煙,將煙頭扔在汽油上。火勢迅速蔓延,炸藥的導火索也被引燃,炸藥爆炸,韓立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炸彈炸飛,於洪傑也被火藥轟出房間,一條腿被炸斷,全身嚴重灼傷。

被於洪傑放走的九名女知青失魂落魄地走著,聽到身後傳來的爆炸轟鳴,仿佛被喚醒一樣,一個個拔腿狂奔起來。接到報案的警察和武警趕到農場時已經是下午16時後,被炸成重傷的於洪傑被當場逮捕,逃走的李亮明,王守禮,包達山,張光祖當天也在牙克石被抓獲。

兩天後,警方在河南贊皇縣農邨的麥田裡對楊萬春,杜小峰和王玉生三人進行圍捕。楊萬春從農場逃跑後,在牙克石火車站遇到杜小峰和王玉生,三人決定逃到楊萬春的河南親戚家避風頭。杜小峰和王玉生很快就被警方控制,狡猾的楊萬春則溜出麥田,借著草帽遮掩,和農民一起離開。當晚他進當地農戶家要求借宿時,已經得到警方通知的農戶報警,楊萬春在炕上被警察抓住。

於洪傑和楊萬春被判處死刑,李亮明,王守禮,包達山,張光祖,杜小峰和王玉生因不夠法定年齡,被判處有期徒刑。

這起被定為6.16兇案的案件中,共有27人被殺害,包括農場職工潘亮,趙波,王元章,農民工孫貴,孫貴的弟弟孫友,指導員王化忠,臨時工吳文發,何俊民,食堂的胡喜成,魯文才,住在農場旁邊的楊相成一家六口,放牧員李彥堂,附近生產社的魯鐵成,劉占山,於洪利,男知青李東東,女知青賀金花,賀銀花,白潔,李冬梅,劉敏華,趙丁枝。受害者最大的年紀75歲,最小的僅2歲。

兩個月後中央作出了嚴厲打擊刑事犯罪活動的決定,持續三年的嚴打正式開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