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許坐」 的規矩,以及對女性下半身的奇怪偏見

「女人不許坐」 的規矩,以及對女性下半身的奇怪偏見

文:張佳瑋

錢鐘書《圍城》裡有個故事:

大家坐長途汽車,車上有個漢子,不許身為女性的孫柔嘉坐米袋,還說甚麼:

「你們男人坐,可以,你們這位太太坐,那不行!這是米,吃到嘴裡去的。」

諸位未來的大學教授氣壞了,跟他辯;那漢子妥協了,撿一條半舊的棉褲,蓋在米袋上,算替米戴上防毒具,對孫柔嘉厲聲道:

「你坐罷!」

為甚麼不許坐呢?為甚麼 「吃到嘴裡去的米」,隔著米袋被女性一坐,就會有問題呢?

我小時候初讀時也不懂,後來明白了。

這涉及到中國古代對女性下半身的偏見了。

中國古籍《說文解字》說 「姅,婦人污也」,並引《漢律》曰 「見姅變不得侍祠」,意謂受到 「婦人污」 者,不得參與對鬼神的祭祀。

「女人不許坐」 的規矩,以及對女性下半身的奇怪偏見

段玉裁解釋說:「婦人污」,指的是 「月事及免身及傷孕」,就是月經、分娩及流產的血。

《後漢書・禮儀志上》,記載過漢代禮制要求。比較繁瑣,總而言之吧:如果齋戒期間恰逢家中女子行經,即須 「解齋」。

這玩意有沒有科學依據,我不知道。反正我也沒見過鬼神,至於鬼神為啥怕經血,我也不明白。

但這種偏見的延伸,就導致傳統文化中,對(哪怕並非在經期的)女性有種奇怪的偏見。

《太平禦覽》裡有段子:說北海的周澤擔當太常,有段時間為了典禮,在獨自持齋,生病了;他妻子憐惜他,去探望他;周澤大怒,說妻子幹擾了聖潔的齋戒。

當時有段諺語吐槽他:

「居世不諧,為太常妻:一歲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齋,一日不齋醉如泥,既作事,複低迷。」

迷信的東西,傳得最廣。

於是乎民間流傳有經期性交會帶來厄運的說法,俗稱 「撞紅」 或 「見紅」。

月經於是被污名化與隱晦化了。古代不直接稱經血,而稱 「天癸」、「信水」、「經水」 或 「月水」 等。

我估計許多所謂 「經期女性不能進祠堂、不能進廟燒香」 等地方習俗,也是這麼來的。

忌諱了經期還不夠,凡是沒啥科學依據但神神祕祕的東西,都容易擴大。

由此產生了對女性下半身的奇怪想象。

經期被污名化為邪祟之後,遂有異想天開者:既然經血這麼神通廣大,完全可以用來實戰嘛!

比如,《淮南萬畢術》說:

「赤布在戶,婦人留連。取婦人月事布,七月七日燒為灰,置(門)楣上,即不複去。勿令婦人知。」

帶有明顯的迷信色彩。

更有所謂 「陰門陣」,概因中國古代有些人,並不太知道火炮的原理,大概覺得火炮粗長碩大,是個有靈性的雄性物,那就該讓女性來對陣。

明朝播州之役,守軍安排一些女子脫衣揮舞簸箕,嘗試讓明軍火炮射不中,事見方以智《物理小識》。

清末扶清滅洋時,據說徐桐一個讀書人,還對翰林們商量,可用陰門陣作戰。細想來簡直大荒唐。

及至 20 世紀下半葉,雖經時代大變,猶存類似邪想。

如蘇童《另一種婦女生活》裡,兩個碎嘴子女人打架,其中一個便使用沾血的衞生帶攻擊對方,並大為得意。

此舉頗為意味深長:本來經期偏見,受害的是女性;但也有女性接受了這份偏見,並以此來互相攻擊 —— 也算是潛移默化的屈服了。

不難發現,整套 「女性(經期)不潔論」,很大程度上,建立在傳統的迷信與淫猥想象之中。

既無科學依據,還帶點猥瑣,且顯然帶有厭女傾向。

這玩意居然能盛行多年,卻也值得揣想。

我們知道,傳統社會一些狗屁倒灶的規矩,所以能源遠流長,而且枝繁葉茂越滾越大,基本是兩種因素作祟。

其一:對封禁嚴格的地方,每一代人不會去想著開一把鎖,而是加一把鎖。

類似的,許多所謂規矩,都是在原有基礎上,越來越龐雜瑣碎,越來越細化。

甚至為了讓這種擴張正當化,還有一大堆毫無科學道理的附會解釋呢。

譬如魯迅先生說阿 Q 有點癩,一開始忌諱說禿,然後忌諱說光,最後連燈和燭都諱了 —— 許多毛病,都是這麼滾雪球似的滾大的。

其二:那些日益瑣碎龐大的偏見規矩能流傳,不是因為多有道理多正確,也不是因為沒人試圖去糾正。

而是從中得益者,不肯深究更改之故。

「對我們有利的規矩就不妨維持下去,無論是否科學,反正要罵起來時,推說是傳統就可以了!」

當然,類似的並無科學依據但維持至今的傳統規矩,恐怕又不止這一個了。

這類陳腐思想,到了科學昌明的時代,當然會招致反擊。

一種反擊是以毒攻毒。

比如李碧華有個短篇小說《潮州巷》,裡頭有個花心丈夫,自己練功夫請神上身,沒事刀砍自己兩下自覺刀槍不入,還惡狠狠地不許老婆,尤其是經期時節的老婆,進自己的練功房,怒吼:「還毒過黑狗血!」

後來此丈夫有外遇,這個妻子懷恨在心,遂以自己的經血抹刀,破了功,那丈夫練功時,自己把自己砍死了。

—— 你非說這個有毒,行,那就真的有毒吧!

也算是個以毒攻毒,用迷信對付迷信,用魔法對付魔法的故事吧。

正面的反擊,則有一個更為精彩的。

王小波的讀者一定都印象深刻:《我的陰陽兩界》裡,小孫說了個聊齋的故事,王二則說是《閱微草堂筆記》的 —— 然而王二狡猾地補白:

「(假如你在那書裡查不到這件事,你不要和我計較,我是小神經)」。

總而言之,這段子是針對女性下半身最完美的回擊:

說某閣老家蓋房子。正要吊梁,發現一個丫環正騎在梁上。下面的人秉持著傳統看法,都罵上了,丫環卻拍拍下半身,說了一句地地道道,許多人不敢正視的大實話:

你們瞎嚷嚷甚麼?帝王將相,皆出於此也!

來源: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ID zhangjiawei_1983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